『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白马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集 八百义从 第六十二章 火并黑山

[字数:10114 更新时间:2013-11-15 20:26:00]




  偷空传上一张,然后接着码明天的章节。www.SYZWW.NET

  ————————————

  黑山。

  张婕儿这几日行动颇为少,很少四处走动,她这般,已经要大权在手的褚飞燕放松了许多,倒是病重的张牛角会见褚飞燕的时候,言语之中才会隐晦的提醒几句,褚飞燕却毫不在乎,他以为张婕儿毕竟是女子,威胁不大,倒是应该多多注意于毒等人。其实褚飞燕哪里有张牛角熟悉张婕儿,张牛角毕竟在张角的手下生活了多年,虽然见不到张婕儿插手什么事情,却知晓张角对他的女儿张婕儿的评价异常。

  外行人不清楚,张牛角能不清楚,张婕儿自幼同皇甫岑长成。

  如今皇甫岑声明威震天下,手段不用说,都知道如何,能跟着皇甫岑长大的张婕儿,谁能忽视。

  张婕儿似乎也清楚张牛角明了自己的意图,也从来不在张牛角的面前遮掩,只会等见到褚飞燕的时候,示弱一下。

  张婕儿颇有几分演戏的天分,她这样,弄的于毒都几次三番的以为张婕儿真的放弃了呢,暗中偷偷找张婕儿谈了几回,最后得知后,还是略带担忧的退了回去。

  今天是白波谷郭太他们前来投靠之时。

  张婕儿也早就同张牛角、褚飞燕说过此事,当时病重的张牛角担忧白波谷的山贼引来河东的军队,在张牛角的心中,河东上下是皇甫岑的根基,最好是不要碰触。但开口的毕竟是张婕儿,张牛角不好推辞,当时示意褚飞燕婉拒,可褚飞燕却点头应承了下来。

  在褚飞燕的心中,根本就不惧怕河东皇甫岑,跟不用说皇甫岑只身前往辽东,无暇东顾。

  而对张婕儿的戒备,褚飞燕也没有在意,同自己有异的于毒所部大部分都在北地,还未归来,仅凭前来归附的一些残兵败将,褚飞燕还真就不相信,张婕儿有通天的本领能够逆转眼下的形势。

  褚飞燕如此,张牛角也就作罢。

  所幸,于毒手下兵力不在。

  天一放亮,于毒便坐立不住的赶到张婕儿的客房,本是君臣、男女有别,但张婕儿并未说什么。张婕儿似乎也料到于毒今日会找自己。

  于毒却是憋不住了,张婕儿几次三番的拖延,事到如今,张牛角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褚飞燕接手黑山大权的权限也越来越近,偏偏张婕儿却稳如泰山。于毒没有她那么好的心境,能忍一次、两次,却忍受不了三次、四次。

  今天白波谷郭太投靠的消息传达下来,于毒更加坐立不住,起身来到张婕儿面前,并无虚礼,开口便问,道:“少主,郭太今天已经来了,你到底决定什么时候出手?”

  张婕儿抬头,干净利落道:“今天!”

  “今天?”

  张婕儿如此一反常态的回答,让于毒一惊,甚至有些不敢相信的摸摸自己的耳朵,道:“少主,你说今天?”

  “怎么?”

  张婕儿一笑,却让于毒身子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虽然她天生一副笑面,却很少对某个人这样笑,这接连反常的异相,让于毒有些承受不住。

  “我怎么才知道?”

  “有些人就是这样,每天催促,等真正要办的时候,却发现竟然没有准备好,这般行事,如何能成?”张婕儿鼻子轻哼,起身走到于毒面前,道:“如果让你知道,你以为我们还会成功吗?”

  “少主……你,怀疑我?”

  “不。www.syzww.net”张婕儿起身,拂袖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有所谓的怀疑不怀疑,我只想让自己的计划能够顺利的进行,不想节外生枝。”

  平息了片刻的于毒抬身瞧着张婕儿道:“少主,打算怎么办?”

  “出城迎接之时,便动手。”

  张婕儿风轻云淡,仿佛是在办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我想如此行事是不是有些鲁莽。”

  “鲁莽?”张婕儿道:“你倒是说说该怎么做?”

  “至少要等我黑山军归来,有足够抗衡的实力,然后再动手不迟,虽然我往日催促少主动手,可也是希望少主能把管亥调回来,我们在思谋夺取黑山。”

  张婕儿摇摇头,道:“等他们都回来,我们在谋取黑山,你不觉得晚了吗?届时我们还会有机会吗?褚飞燕何等人物,虽然近日来我麻痹大意此人,却是因为我们手上无兵无将,他才敢放心我等,你黑山大军归来,褚飞燕纵然看扁你,也绝不会放松对你部下的警惕。”

  “这样?”

  于毒冷汗涔涔。

  “哼!”

  “可是,我们这样是不是有些冒险?”

  “冒险?如果不冒险,还谈何火并黑山!”

  “你可想好他们二人如何对付?”

  “我就是要腾张牛角的病情如此时候才动手,如此一来,我们就不必派人多加注意,只要褚飞燕被除掉的消息出现,他张牛角必定吐血身亡。”

  “能成?”

  “能成。”

  “那我该如何做?”

  于毒把心一横,反正张婕儿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事到如今想要退缩没有机会了,莫不如就这么跟着张婕儿走下去。有的时候,确实需要闯一闯的!

  “你什么都不要做,跟着我便可以。”

  “那谁来斩杀褚飞燕,谁来安抚黑山其他诸统领。”

  于毒纵然决定如此,也要明确谁能杀死褚飞燕,怎么善后。

  “褚飞燕那里我来。”张婕儿摸了摸自己的胸怀,然后看着于毒道:“对付诸统领,只要太平清道领一物便可!”

  “太平清道领?”

  于毒一怔,这是被传乎其神的东西,不是在张角和于吉的手中吗?怎么会出现在张婕儿的怀中,而且看张婕儿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在撒谎。

  张婕儿确实没有撒谎,太平清道领确实在她手中,只是她一直不太信任此书中的学说,但却明白,太平清道领在太平道之中的地位,此时,正是借助太平清道领处理善后事宜。

  “有此物在手,纵然褚飞燕不死,我等也有八成机会掌控黑山军大权。”

  “八成?”

  张婕儿一怔,目光转向河间府方向,喃喃自语道:“八成够吗?”

  “八成足够了。”于毒说完,才发现张婕儿的目光在瞧着远处,急忙道:“少主还在考虑那件事。”

  张婕儿点点头,他能不担心那件事情吗?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天子北巡,处理黑山军不过是一小步而已,最重要的是,她要掌控黑山军,然后寻机联系那些隐藏在河间府的势力,联手对付天子刘宏。

  见此,于毒摇摇头,拍拍屁股,一身草莽气的回道:“少主,我先去准备准备!褚飞燕的武力不俗,我可不想做他刀下鬼!”

  ……

  “张将军,我等就在此安营寨扎吧?”

  狄清转回头凝视着张飞,道。

  “这里?”张飞瞧了瞧,靠山靠林,地利颇为不好,如果敌人夜袭,只要暗中放一把火便能让自己大军不战自乱阵脚。随即撇撇嘴,凝视狄清,道:“胡扯什么,我看河东六艺学社的书你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这等地方怎能安营扎寨!”

  “再往前走,就除了并州,也到黑山脚下,只有此处才算最稳妥之地。”

  其实狄清暗中绯议不服,可是也惧怕张飞的武力,这个面如冠玉,白衣翩翩的家伙,打起架来一股暴戾之气,就连久居白马义从的老卒都抗衡一回合,就更别提自己了。自己拿敢同他对付。

  张飞似乎也瞧出狄清的忧虑,得寸进尺的调戏道:“无事,咱们就往前在赶一赶。”

  “不行。”

  狄清扭着头不赞同。

  “你这家伙,不是说好的随我一同前往河间吗?怎么这还未到黑山便婆婆妈妈的,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不还是你忽悠的吗?”狄清不忿道:“华子鱼先生说让我们在此观望,却没有让我们如此深入虎穴。你这般个追法,白波谷的贼人定然会发现异常,倒是破坏了大人的好事,你能受得起,我可受不起!”

  狄清一点都不糊涂,虽然也贪功,却很直分寸。

  他这么一说,张飞倒是也一怔,张飞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毕竟是出身落魄士人家庭,他本人也向来最重士人名声,要不是起初忽视了狄清的学问,只以为狄清是一个粗鄙边军,只是某种不知道的原因同皇甫岑有了交集才能有如今的地位,今日这几天接触下来,张飞却发现狄清很机敏,也很有胆魄。

  狄清当然不凡,当年在满屋髡头兵痞中第一个出言追随皇甫岑的人,自然要有几分识人之明,也要有几分辨别之明。

  胆魄,这种东西,对狄清来说更是不缺,当年在阳翟公主放肆,执刀闯洛阳,佩刀入皇宫怒斥士人,那个样子,打死张飞,张飞也不相信,那都是狄清干的事情。只是这些年,狄清一直把手箕关,很少追随皇甫岑东征西讨,就少了几分他的传说,也就被关羽、张飞、黄忠等人的风头盖了下去。

  其实,狄清一直都在成长。

  “我还不是因为郭太他们退的急,过了萁关,他娘的竟然连一日都没有抵抗,便夺关而逃,他娘的,他们一定没有什么好事,千万别让老子看到,如果让老子看到,老子一定把他们的狗腿打断,让他们瞧一瞧咱们的厉害。”

  “行了你。”狄清一撇嘴,道:“你还不知道大人要什么?”

  “知道。知道。不是让俺在此关注黑山军的动静吗?”

  “知道便好,一个郭太不过是小鱼一条,你张飞的胃口小,我狄清的胃口可不小,我要看看号称百万黑山军究竟有何实力?”

  “嘿!”张飞一笑,这家伙还真是贪心,不过狄清说的有理,郭太是小,黑山上下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全数把黑山军吞了,才能让自己的胃口吃饱喝足,不过幻想之后,张飞转回头,瞧着狄清道:“你说,郭太他们到底要干嘛?黑山军现在是何动静?”

  “这。”

  ……

  雪花纷飞。

  黑山脚下,褚飞燕、张婕儿、于毒等大大小小五十几个黑山军上下的首领,站在寒风中等待着白波谷的道众前来,这样的场面,不知在黑山上下有多久没有上演。

  可所有人都清楚,黑山上下如此,非是给白波谷郭太面子,而是给褚飞燕继任黑山军统领养声望,也是给少主张婕儿面子。

  证明太平道上下,依旧齐心协力。

  偏偏张婕儿嘴角噙着笑,并不在意他们说些什么,侧着身瞧了瞧褚飞燕,并友好的点了点头。

  褚飞燕亦是同样点了点,算是回敬。

  褚飞燕这样做,看似十分礼貌,熟知太平道内部事宜的其他大方首领却颇为惊讶,能同张婕儿如此的也只有张角的几个徒弟,也就是张婕儿的师兄方敢如此,而且大多是以张婕儿为尊。

  张牛角也未曾同张婕儿平起平坐,褚飞燕这番姿态无疑表明,今天大方的位置,他是坐定了。

  于毒怒不可支,尽量掩饰自己的激动,随即转念一想,过一会便刀戈相见,现在让他猖狂一阵也未尝不可。

  “咚!咚!咚!”

  一阵阵马蹄声从道路尽头想起,虽然声音响亮,却异常慌乱。

  “来了。”

  于毒握紧手中的长刀,目光极其不自然的看向一旁的褚飞燕。

  张婕儿唯恐于毒暴露,瞪了一眼他,然后纵马上前,喊道:“褚统领,你我共迎方帅归来。”

  “好。”

  褚飞燕纵马而起,亦是不肯落后,他身旁的侍卫随从便要跟上前去,于毒一个眼色,他周身的几个侍卫同时抢前,把他们挤在身后,狭窄的山路中,只能两三匹战马并行。

  于毒一下子便把一众人等甩于马后。

  褚飞燕似乎并未发现身后的异常。此时的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眼前这无声无息的赛马之中。

  二马并驾齐驱,谁也不肯落后谁一步。

  往常二人从没有这般起冲突,褚飞燕和张婕儿都不是争强好胜的人,他们都是喜欢把心计放于心底之人,只是今日褚飞燕就是不明白张婕儿为什么就是不肯让自己一步,似乎在这里一较高下,便能决定黑山军归属的问题。骤然想到这里的褚飞燕猛然抬起一直久久低着不语的头,凝视张婕儿,却瞧见一张如花似玉,美艳不可一世的脸,心中砰然一动。

  随着他心动,他的马势慢了一分。

  对面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未至近前,只看到烟尘之中,有人高声喊着:“河东士卒在后,慌乱不已,少主勿怪!”

  问题此言,褚飞燕不满之心越加明显,这些人本是投靠自己的,现在在自己面前竟然高喊少主张婕儿勿怪,哪里有半分投靠黑山军的意思。

  随着马速加快,褚飞燕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对劲,回头一望,大批黑山统领都在不远处,却被于毒几人阻在外面,根本靠近不来,这段路程之上,只有自己同张婕儿。不过褚飞燕安慰自己道:“一个女人而已,还能吃了我?”疑问间,抬头望向张婕儿。

  正瞧见张婕儿冲他一笑,随即手一扬。

  “不好,暗器!”

  褚飞燕大叫一声,身子顺势躺在马背上,回身高喝一声,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鼻子里塞满了异物。

  “呵呵。”

  只听张婕儿一笑。

  褚飞燕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身子有些头重脚轻。

  此时,郭太等人已经靠至近前,他们早就知道张婕儿要在今日动手,在于毒身后的一众黑山军统领尚未发现之际,郭太等人已经把褚飞燕冲入乱乱的队伍之中。

  张婕儿冲着几个人使了使眼色,杨奉、胡才、李乐等人立刻上前,偷偷把褚飞燕的双手绑了起来,然后快速的假扮好。

  等于毒行进后。

  张婕儿抬头凝望几眼,转回身盯着那些黑山统领。

  褚飞燕的侍卫瞧不见褚飞燕的身影,问道:“褚方帅哪里去了?”他们不敢质问张婕儿,只好抬高嗓音让一众黑山军统领听到,张婕儿纵然位高,也不至于欺骗这些统领吧!毕竟都是同褚飞燕达成协议的人物。

  张婕儿努努嘴,目光示意,大队之中一个人双目无神,身子摇摇欲坠,要不是一旁有皇甫岑搀扶的褚飞燕,恐怕就要从马上跌落下来。

  “褚方帅。褚方帅!”

  那几个侍卫急忙大喊几声,虽然没有人知道褚飞燕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却都能瞧得出褚飞燕情况不好。

  “为什么短短一瞬间,褚方帅变成这样了?”

  “混账,注意你的用词!”

  于毒见褚飞燕被困,已经神志不清,虽然不明白张婕儿究竟怎么办到的,但是却已经放下心来,身旁小卒侍卫质疑,他狐假虎威的一吼,顿时,那几个侍卫胆怯的退了几步,担忧的看着面前的张婕儿。

  身后那些黑山统领虽然没有人向这些小侍卫没有分寸,但眼神之中也颇充满疑问的瞧向张婕儿。

  却只见张婕儿从怀中拿出一卷黄绢,从里面慢慢露出几卷书简,上书《太平清道领》几个字。

  见此,那些黑山头目,齐齐下马,跪倒。

  张婕儿低声吟诵道:“天书上言,黑山军上下皆为黄天子民,你等皆应奉太平道主为主,今贤师归天,皆有少主主事。”说了好半天,张婕儿瞧见众人的表现,才满意的点点头,偷偷握紧手中药瓶,那里头便是华佗的麻沸散,要不是皇甫岑从华佗那里弄到这些东西,自己今天也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拿下褚飞燕,至于如何处置褚飞燕,那就稍候再说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