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新明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卷 大漠狼烟 第九卷 东瀛平叛 第四十六节 上野泥潭

[字数:5578 更新时间:2013-11-15 16:22:00]




  当侍卫团的官兵将杨天奉拉部队的行动报告给朱祁钰之后,朱祁钰也笑了起来。www.SYZWW.NET这年轻人的创造力确实不差,而且知道该怎么利用军法军规的漏洞。之前,朱祁钰可没有想到用这个办法来让第五军恢复战斗力。当然,其他军团的将军很快就开始抱怨了,如同梁岳这些脾气大点的,早就闹了起来。朱祁钰对其他将军的抱怨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反正大部分的部队编制都很充足,从每支部队抽调两三千人出来,也不会要了他们的命吧?

  “还听说,杨天奉自己掏腰包,让人在附近各城市采购了很多酒,食物。我们还以为他要开酒楼呢。谁知道,他让火头兵做好酒菜之后,自己带头去医院慰问受伤官兵,原来他是在拉拢人心!”那个负责监视杨天奉的侍卫团军官差点就要忍不住笑起来了,“听说,梁岳将军知道杨天奉要去拉近卫军的伤兵,他派了一个营的近卫军去守着医院,结果,那个营的近卫军中,就有五十多人被杨天奉给拉走了,全去第五军做了军官。如果不是陛下没有开口的话,恐怕梁岳将军就要去闹事了!”

  朱祁钰也笑了起来,这杨天奉还真是有胆量。梁岳的火暴脾气在整个明军中都是出了名的,几乎没有哪个将军敢得罪的,一是梁岳是陈懋的嫡系,二是梁岳是皇帝的近卫军军长,以这两种身份,还有谁敢去招惹他?不过。杨天奉也算是开了先河,恐怕今后这两人要斗上一场了。

  “陛下,还有更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旁边一名侍卫军官也笑着说了起来,“前几日,杨天奉将军把东京好几家ji院都给包了下来,还专门请了几个军医去检查。我们都觉得很奇怪,拉军队。也不用到ji院里去吧?谁知,他竟然将那些日本地歌舞伎组织了起来。然后到每家医院去轮回慰问,大概也慰问到了那些伤员的病床上去了吧。结果,这几日主动加入第五军的官兵数量剧增!”

  这下,朱祁钰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个杨天奉,看样子,让他当将军是委屈他了,如果有机会。让他跟着丁用,柴汇这些商人学几年,包不准,他就会成为帝国第一奸商!”

  众人都大笑了起来,显然,连这些侍卫军官都对杨天奉佩服不已,当然,侍卫团的官兵是不会去第五军的。要知道,每个进入侍卫团的官兵都经过了重重考验,而且,他们在皇帝身边得到的好处是其他任何军队地官兵都无法比拟的,走在大街上,他们都觉得高人一等。就连将军见了他们都要低头。就凭这点,侍卫团都要比任何一支部队更有吸引力。

  见到杨天奉干得热火朝天地,朱祁钰也就不操心第五军的问题了,以杨天奉的手段,就算他无法在一个月之内凑足第五军的三万官兵,也至少能组建起一支一万到两万人之间的骑兵部队来,这已经足够了。不过,朱祁钰也没有闲下来,也就在杨天奉将东京的各家医院快要闹翻天的时候,先后两条消息从上野前线战场送了回来。一好一坏。让朱祁钰地心情也顿时沉重了下来。

  因为第四军团是最新组建的,而且肖国清与林宝儒两人之前都没有多少资历。所以两人在到达了日本之后,都想好好表现一下,也让那些宿将能够看得起他们,所谓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也就是这个道理。第十军与第十二军在两人的指挥下,十多日下来,就将上野地区所有人口在五千以上的城镇都占领了,打得叛军落花流水,抱头鼠窜,只能龟缩到荒无人烟的山区里去,而不敢与明军正面交锋。

  这就是朱祁钰收到的第一条战报。当然,这是一条捷报。按照朱祁钰的预测,上野地区以山地为主,道路交通非常不便,而且很多地方都是荒无人烟的大山,森林,根本就不适合大兵团作战。当初,明军进入日本之前,西军与东军就以上野为界。虽然西军一度打到了关东地区,甚至将战线推进到了关东平原地北部边缘,不过在上野,西军一直没有多少进展。后来,明军在关东登陆,迅速的占领了这块战略要地,因此这里也就成了日本西军与东军的天然分界线。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上野因为其复杂的地理条件,很难成为主要战场。而在上野地区的叛军虽然可以借助地理条件抵挡明军进攻,不过,根本就不可能在这里战胜两个军的七万明军!

  没过两日,朱祁钰就收到了另外一条消息,两支给第十军与第十二军运送物资地朝鲜王**队在上野受到了叛军攻击,死伤惨重,而且物资不是被劫,就是被叛军摧毁。当第十军与第十二军接到消息,派军队前去救援的时候,叛军已经消失在了山野里,战场上只剩下了朝鲜王**人的尸体,挣扎着的伤员,以及还在燃烧着的物资!

  这就是一条坏消息了,而且朱祁钰对这条消息非常重视。www.SYZWW.NET也就在当天晚上,朱祁钰亲自去了上杉谦信的将军府。

  “让陛下到寒舍来,上杉失礼了。本来我准备在这几日处理完手上的事情之后就去拜见陛下的,没想到……”

  “将军,什么地方说话方便?”朱祁钰也懒得更上杉谦信罗嗦了。自回到东京之后,上杉谦信的精力就放到了建立幕府政权,并且与天皇接触,甚至负责为天皇修新的皇宫。一忙起来,上杉谦信也就没有时间去缠着朱祁钰,而朱祁钰也乐得清静,如果不是这次事情紧急地话,朱祁钰才不会到将军府来呢。

  “那到书房去吧!”

  朱祁钰点了点头,就朝书房走去。也不管自己是客人,应该由主人带路。本来这将军府之前就是德川家康地府邸。明军在占领东京,将德川家康赶走之后,这里曾经是朱祁钰地别宫,后来在朱祁镇被封为日本王与江户王之后,这里就成了朱祁镇地王宫,再后来。朱祁镇被送到了琉球王国去避难,这里成为了天皇的别宫。后来天皇在原江户城开始修建新的皇宫之后,这里就成了上杉谦信的将军府。朱祁钰对将军府是很了解的,不用别人带路,他都知道书房在哪。

  准确的说,这是上杉谦信处理日本军政要事地办公地点。而上杉谦信本来就是军人出身,虽然他是日本将军中少有的那种博览群书,知识广博地将军。不过,书房里的军队气息还是很浓的,比如作战地图就挂在墙上,还有一个关东地区的沙盘,以及大量的兵法书籍。

  “将军,有些事情,我们要单独谈一下,能否……”

  上杉谦信立即回忆。他将跟着进来的卫兵赶了出去之后,关上了书房的门。在看到朱祁钰一脸严肃地神色后,上杉谦信知道有严重的事情发生了,也就把想歪了的那些事情抛到了一边去,亲自去泡了一壶茶过来。

  “将军不用客气,我们还是说正经事吧!”朱祁钰说着就坐了下来。“将军可否知道上野发生的事情?”

  “上野?前几日收到消息,肖国清与林宝儒将军的军队已经击溃了上野的叛军,控制了所有重要的城市与据点,难道有什么意外发生吗?”

  朱祁钰点了点头。“今日,朕才收到消息,我们的两支辎重军队受到了叛军袭击,损失了两千多人,而且他们押送到前线去地,大概能够供应第十军与第十二军一个月需要的作战物资也损失殆尽。现在肖国清与林宝儒两人正在组织军队清剿叛军,不过。这次是事件很严重!”

  上杉谦信皱了下眉毛。说道:“陛下,损失一点物资不算什么。以我看来,最麻烦的是,这次的事情所含有的意义。如果今后叛军都依据山林,袭击我方辎重部队的话,不但会使我们蒙受更大地损失,而且在上野作战的部队也将陷入困境之中!”

  “对,这就是朕所担心的事情!”朱祁钰长出了口气,“当初,我们决定先平越后,后攻陆奥的战略方针时,就是考虑到陆奥地区地形复杂,叛军如果被我们击溃的话,会进入山林打游击战。虽然,上野地区的叛军数量比陆奥少很多,不过地形更为复杂,而且他们的藏身地点更难以被发现。根据我们获得的情况来看,上野地区的残余叛党不过万余人,他们就能造成这么大的破坏,如果今后有更多地叛军进入上野地话,那么我们就要遇到更大的麻烦了。”

  上杉谦信也皱起了眉毛,朱祁钰地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而是正在变为现实!日本中央军在击溃了越后的叛军之后,那些没有投靠过来的叛党全都集中在了上野与越后之间的山地。虽然这些叛党一直想打回越后,但是现在却有很多叛党开始向上野方向发展。同样的,陆奥地区的叛党也进入了山林里,与日本中央军打起了游击战来。虽然朱祁钰并不关心陆奥地区的情况,不过上杉谦信却得为那边的战局担心。

  朱祁钰看了一眼沉默的上杉谦信,眼珠子转了一圈,说道:“现在我们在西线的进攻已经全面展开,不过西军的抵抗非常顽强,西线军团的压力很大,陈懋多次来信,要我们在这边配合他们。现在,朕已经让第一军发动了进攻,不过其他部队都没有完成休整,难以发动大规模的进攻。照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西线兵团的进攻最多还只能维持一个月,到时候就应该由我们担任主攻了。而第十军与第十二军都是下一轮进攻的主力兵团,如果他们无法及时恢复战斗力的话,恐怕……”

  “陛下,”上杉谦信哪能不明白朱祁钰的意思,“对付上野叛军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这……”朱祁钰有点为难的样子,“现在中央军的主力都在陆奥地区,恐怕你们也没有足够的兵力部署到上野去吧?虽然上野偏僻,不过这里也是东京的门户,如果被西军控制了上野,那我们就不得不花费更多的兵力在防御上,能够投入进攻的就更少了。”

  “这点陛下完全不用操心。新一批中央军已经组建好了,随时可以投入战斗。而且,陆奥地区的平叛行动一时也完成不了。等到宇佐美定满的军队扫荡了出羽之后,我就从陆奥地区调一批军队去上野。到时候,我们大概能在上野投入五万到八万的兵力,这足以对付西军的进攻了。当然,要平定上野的叛党,这需要更长的时间,我们必须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工作!”

  朱祁钰这才点了点头。“那好,现在东京还有多少中央军?”

  “大概有三万人。”

  “那将军立即派这支部队进入上野,虽然还无法完全打败叛党,不过要控制上野也已经足够了。朕让第十军与第十二军撤到高崎休整,并且为中央军提供支援。如果宇佐美定满的军团能在一个月之内完成扫荡出羽的任务,转战上野的话,到时候,第十军与第十二军就投入到对西军的进攻中去。至于作战物资方面,我们会向中央军提供全力支援的!”

  “谢陛下,只要能保证物资供应,我有足够的信心消灭掉盘踞在上野山林里的叛党!”

  得到了上杉谦信的答复之后,朱祁钰也就满意的离开了。他可不会去关心日本中央军的死活,甚至不关心日本人的死活,而且这是上杉谦信自己揽过去的任务,又不是他强迫上杉谦信接受的。当然,朱祁钰关心的是明帝国将士的生命安全。只要第十军与第十二军撤出了上野,就算上野成为真正的游击战场,也与他没有关系。

  让朱祁钰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决定,最终导致上野的叛乱持续了十多年,是最后一块被日本中央军所控制的地区。而后来早就有要出家修佛意思的上杉谦信也正是被上野的战局拖着,直到十多年后,他的儿子长大成人时,他才将平叛大将军的位置传了下去,自己去山里的寺院出家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