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汉鼎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第90章 木秀于林(2)

[字数:10596 更新时间:2013-11-15 15:37:00]




  好在刘鼎他们只是控制了街道,并没有继续前进,怀宁城的慌乱在渐渐的平静下来,街道上却已经多了许多杂物了。www.SYZWW.NET怀宁的民众以为淮西军来了,丢下自己的摊档就跑,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等到逐渐平静下来的时候再回去,摊档已经变得空荡荡的,早被人洗掠一空了,只好欲哭无泪,妇女小孩都坐在地上哭。

  二乔馆里面的气氛却是极其安静的:山雨欲来风满楼那种安静。

  刘鼎他们占据的这个水榭是独立的,那些保信军士兵来来往往,却无法将他们也纳入包围圈,只好在他们附近列队,将里面的雷池水寇团团包围起来。这时候鬼雨都战士和保信军之间的距离,还不到三十步,相互都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杀意,相互间都小心翼翼的提防着。

  萧骞迪和藏勒昭等人,都在细心的打量着那些保信军士兵。这些人的素质要比麻东的麾下高多了,无论是人的精神面貌,还是武器装备,甚至是训练水平,都完全要高出几个档次。保信军控制了舒州、庐州、和州等地区,财政收入相当的丰厚,因此在军队的装备上有明显的改善,盔甲已经配备到骨干士兵,只要是军官,都从头到脚保护的严严实实的,明光铠是最普通的装备,高级点的军官大多数都配备着锁子甲,黑的发亮,锃亮锃亮的令人羡慕不已。

  鹰扬军自从成立以后,主要的对手就是淮西军和大别山的匪徒,他们的装备和保信军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如果淮西军有保信军这样的精良装备,鹰扬军恐怕战斗起来会非常的吃力。难怪淮西军调集了近十万人进攻庐州,也无法啃下来,这其中除了淮南军的增援意外,保信军原来也是蛮有战斗力的。

  一个彪悍地保信军军官冲过来,远远地对着刘鼎他们大喝一声:“你们是什么人?”

  殷红林大声说道:“他们是刺史大人请回来的壮士!休得无礼!”

  那军官显然认识殷红林,微微一皱眉头。然后说道:“原地勿动。”

  殷红林还要说些什么。却被刘鼎制止了。

  “多听少说,多用眼睛少用嘴巴。”这是刘鼎平常训练鬼雨都战士说的最多的语言之一。

  在他们的注视中,外面还有大批大批的保信军涌来,数量足足有七八百人之多,衣甲鲜明,装备精良,前锋部队配置的全部都是强弓怒矢。不过好像没有看到伏远弩和擘张弩地存在,他们牢牢地包围了刚才厮杀的地方。刚才刘鼎他们所站的地方,也都在强弓怒矢的射击范围,那块地方甚至连遮头地瓦片都没有。一阵密集的箭雨下来,后果可想而知。

  殷红林脸色煞白,终于意识到刘鼎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刘鼎等人的脸色,也都显得相当的凝重。

  他们已经完全收起了对保信军的蔑视心理。

  这些随后赶来的保信军士兵,才是真正的保信军精锐,不需要了解他们平常是如何训练和战斗的,只需要看他们地精神面貌,就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绝对不是淮西军那样地乌合之众。或许保信军内部的确是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但是他们军队的战斗力,还是比较可观的。他们是一支名副其实的军队。

  之前麻东率领的那群保信军士兵,怀疑根本就是小混混冒充的,目地不过是用来麻醉保信军地敌人,准确来讲,可能是贝礼翊这一方用来麻醉林度这一方的,平常保信军扮猪吃老虎,说不定将林度和王博蒙骗过去了。由此推断。这个贝丹山和贝然清。都不是纨绔子弟,看来之前地情报有必要修正了。

  刘鼎沉吟着说道:“这个贝丹山不简单。瞬间就能想到一石二鸟的办法,想要将我们和雷池水寇全部埋葬到一起,这样就可以给你和刺史大人安上勾结雷池水寇的罪名!不知道这是薛成的指点还是贝丹山自己的策略,如果是贝丹山自己想出来的,这个人肯定不容易对付!”

  殷红林用力的握了握拳头,恼怒的说道:“这个老混蛋,我跟他没完!“

  正在说话的时候,保信军队伍分开一条道路,一个高级军官骑马出现在刘鼎他们的视线中,赫然就是保信军忠字营指挥使贝丹山。贝丹山看起来相貌很普通,说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全身大部分都笼罩在厚厚德锁子甲里面,但是浑身上下都有一种兵痞子的味道,无论他为人处世如何,这家伙绝对是从战场上实打实的干出来。

  保信军节度使林度是文人出身,为了和淮南军对抗,不得不依靠武人出身的贝礼翊,以致最后让贝礼翊掌管了大部分的军权。在保信军的内部,林度被架空乃是不是秘密的秘密,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只是没有挑破表面那层窗户纸,因为一旦挑破了,对林度和贝礼翊都没有好处,反而给淮南军直接干预的口实。

  当初朝廷为了削弱淮南军节度使高自远的实力,愣是在淮南道的西部划出了三个新的节度使区域,成立了清淮军、保信和汉阳军,这三支军队虽然基本上都是从最初的淮南军划分出来的,在很多时候也要看淮南军的脸色行事,但是,他们毕竟是名正言顺的节度使军队,其中也不凡有野心的人,不免想要真正脱离淮南军而生存,贝礼翊就是其中的一个。如果说要在保信军里面找一个对淮南军态度最决裂的,不是节度使林度,而是副大使知节度使事贝礼翊。从这一点上来,朝廷削弱淮南军的目的是达到了,可是这些有野心的人,是否能够归依朝廷,只有天知道,反正没有人听贝礼翊提起过“朝廷”两个字。

  目前保信军总共有十二个营的兵力,总兵力在两万人左右,每个营的兵力在五百人到两千五百人不等,各个营都是用一个字来命名的。分别是“炯、贞、玉、韧、英、明、杰、奋、忠、诚、骁、勇”。这个命名充分体现了林度的文人墨客特色,却没有什么威慑力,大部分的军队也都不买他地帐。

  保信军地主力都在庐州周围地区,在舒州只有四个营的兵力,分别是贝然清麾下的勇字营,贝丹山手下的忠字营,庞丹手下的韧字营。董澜手下的奋字营。贝丹山和贝然清都是贝礼翊的“义子”,两人沆瀣一气,控制了大部分地兵力。这四个营的兵力不等,又以贝然清的勇字营兵力最为强大。达到了一千五百人,贝丹山麾下是一千人,庞丹和董澜两个营加起来也不足一千五百人,从兵力上来讲,贝派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地。

  当日在三祖寺外面准备伏击王博的,正是贝丹山派出去的敢死队,结果这批敢死队没有了踪影,王博却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贝丹山心知肚明自己做的事情已经被王博知晓,只是王博暂时还没有能力奈何自己。如果有机会,王博一定会首先拿自己开刀的。因此。无论如何,他都绝对不能给王博拥有可以拿自己开刀的实力。

  “你想招揽刘鼎?我首先送他去地狱!”贝丹山恶狠狠的在内心里对王博说。

  接到求援的信息以后。贝丹山马上作出了安排,准备将刘鼎和雷池水寇都一网打尽,可惜如意算盘暂时落空。贝丹山远远的就注视着刘鼎等人地动静,结果发现刘鼎等人已经跳出了他的包围圈,情不自禁地有点失望,脸色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转过头去。紧盯着水榭中的雷池水寇。最后轻轻的一挥手。

  “预备!”

  有军官沉声喝道。

  保信军的两百余名弓箭手同时举起蛇脊长弓。

  “放!”

  那个军官毫不犹豫地下令。

  嗖嗖嗖!

  一阵密集的弓弦响,密密麻麻的箭镞落在水榭的中间。

  水榭上面是有凉亭地。但是根本挡不住保信军地箭镞,片刻之后,就有几个雷池水寇惨叫着倒地,他们的身体刚刚一暴露,就被更加密集地箭镞射成了刺猬模样。残余的雷池水寇利用石桌石凳作为掩护,在水榭里面苦苦的支撑,最后连同伴的尸体也被他们当作了挡箭牌来使用。保信军弓箭手根本不吝啬弓箭,连续射了十二轮以后,才堪堪停手。暗红色的鲜血从水榭中慢慢地流淌出来,顺着小沟源源不断地流入旁边的池塘,却不知道雷暴到底是死还是活,反正里面听不到丝毫的声音。www.syzww.net

  刘鼎眼神微微一沉,好个保信军,看来是在对自己进行下马威啊!

  “停!”有个保信军军官一挥手,弓箭手停止了射击,跟着上来一百二十名的长枪手,后面跟着一百二十名的刀盾手,最后又是密密麻麻的弓箭手。他们在空地上整理好队形以后,开始渐渐的向着那座水榭压迫过去。

  水榭静悄悄的,仿佛已经没有了活人。

  前面的长枪手伸出长枪,将可以看得见的尸体扒开,同时挑开零散的石桌石凳,仔细地寻找漏网之鱼,水榭内非常的安静,眼看整个搜索过程已经基本完成,依然没有发现活着的人。

  哗啦啦!

  就在大多数人都觉得雷池水寇已经全军覆没的时候,废墟中突然跳起来两个人影,他们一把撒出白色的灰尘,挡住了保信军士兵的眼睛,跟着身体飞速的向后退,向着刘鼎他们所在的方向奔过来。

  “放箭!”贝丹山不假思索的吼叫起来。

  嗖嗖嗖!

  保信军士兵毫不犹豫地放箭。

  箭如雨下,箭镞落在两人的后面,却没有追上这两人逃亡的脚步。

  两人连续跑过了两道九曲桥,保信军士兵的箭镞依然死死的追着他们,眼看就要射到刘鼎他们的面前。

  殷红林大声说道:“贝丹山,他们是刺史大人请来的客人,休得乱来!”

  贝丹山阴沉着脸,仿佛没有听到。

  刘鼎等人拖着殷红林,迅速的后撤到围墙外。

  贝丹山深深的眨了眨眼睛,不得不说道:“停止射箭!”

  那两个雷池水寇趁着这个空档,一个箭步就从围墙的缺口冲出去。

  萧骞迪、秦迈等人从两边包抄而上。

  这两个雷池水寇已经是强弩之末。能够冲到这里已经是万幸。再也不是刘鼎他们地对手,轻而易举地就被活捉了。

  殷红林快速的说道:“快!跟我来!”

  刘鼎不假思索的一挥手,鬼雨都战士挟起两个雷池水寇就走。

  贝丹山脸色一变,大声说道:“殷红林,留下两个水贼!他们是我忠字营抓到的!”

  殷红林一边走一边回答:“贝指挥,我现在马上就将他们交给刺史大人处理!”

  贝丹山脸色一沉,狠狠地说道:“彭勃。追!务必将他们抢回来!”

  那个叫做彭勃的军官大声说道:“得令!”

  当即带了三百名士兵追赶刘鼎等人。

  殷红林额头上都是汗水,带着刘鼎等人快步而去,彭勃和三百名保信军士兵则在后面拼命追赶。

  萧骞迪奇怪的说道:“不就是两个水寇吗?给他们又有什么问题?”

  殷红林强硬的说道:“他们必须带回去刺史府!”

  萧骞迪悄悄地问黎霏嫣:“邀功请赏?”

  黎霏嫣说道:“你错了,不仅仅是为了邀功!”

  刘鼎低沉地说道:“骞迪。小藏,你们应该动动脑子。这些雷池水寇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而来,中间有哪些联络人等,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不过,他们的招供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需要什么样地口供。殷红林之所以一定要将他们带回去刺史府,就是要从他们口中得到不利于薛成的口供。这是一定的,因为所有的口供都是可以编造的。现在王博和薛成的关系非常的微妙。两人都在不遗余力地打击对方,这两个雷池水寇就是最好的借口。”

  萧骞迪苦笑着说道:“这种事情太复杂,我还真的想不明白。”

  刘鼎说道:“简单的说来,就是这两个雷池水寇到底是王博引入来地,还是薛成引入来的。王博抓住了他们,当然是薛成将他们引进来地,薛成必须为此承担责任。贝丹山多半要倒霉;如果是薛成控制了他们。罪魁祸首就是王博了,他这个刺史的位置也该让出来了。这下子总该懂了吧?”

  萧骞迪说道:“还是不太明白。”

  黎霏嫣叹息着说道:“这种事情。又有几个人想得明白呢?我们现在已经上了王博的船,就必须保住这条船不沉,凡是试图对这条船不利的,都是我们打击的对象!”

  刺史府就在怀宁城的西南角,中间隔着三条繁华的街道。刘鼎他们一群人扛着两个水寇,从街道上疯狂地穿过,将周围地民众都吓坏了,还以为是淮西军打进来了,急忙四散奔跑,一时间地上洒满了水果、谷物、鱼类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当蓬勃带人追过这里地时候,好几个士兵脚地下一滑,被摔得头晕脑胀,眼冒金星。

  蓬勃气坏了,大声喝道:“殷红林,你给老子站住!”

  殷红林嘟囔着说道:“你以为老子傻啊,站住!”

  脚底下却是丝毫不慢。

  片刻之后,刺史府在望。

  殷红林远远的就大叫起来:“彭勃想要造反!彭勃想要造反啦!兄弟们,抄家伙啊!”刺史府的守备已经看到了这一幕,正在惊疑,蓦然听到殷红林的叫声,大吃一惊,急忙吹响了哨子,敲响了锣鼓,通知城内的另外一批驻军:庞丹的韧字营。同时刺史府的所有守卫,也都爬上了箭楼和围墙,弯弓搭箭,紧张的对着前面的街道。刺史府的警卫不多,但是武器却十分精良,尤其是淮西军攻破桐城以后,刺史府周围安装了不少的连环驽,杀伤力却也不敢小觑。

  当殷红林带着刘鼎他们进入刺史府以后,黄铜大门马上关闭起来。后面用麻袋装泥土将大门堵死。就算用檑木也难以短时间撞开。那彭勃带人追到刺史府前面,发现刺史府已经张牙舞爪的,全副武装的戒备,而且还通知了庞丹地驻军,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只好长叹一声,下令撤军。

  看到彭勃带人离开。殷红林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刚才的急促奔跑,几乎让他窒息过去,这时候险情解除。他干脆一屁股儿坐在地上不想动了。刘鼎一把将他拉起来,说道:“走走,走走,这样坐下去,万一起不来就完了。”

  殷红林好不容易站起来,艰难的走了两步,恼怒的说道:“贝丹山也忒嚣张了!”

  刘鼎内心说道:“王博重用你这样不学无术的家伙,别人不造反才怪。”当然没有说出来。

  殷红林喘着大气,又悻悻的说道:“庞丹的反应也太慢了,警报响起这么久。还没有到达!”

  转头对着刺史府地侍卫大声吼叫:“敲钟,敲锣。催庞丹快点!”

  刘鼎内心一动,随口说道:“不用了。庞丹该来的始终会来,求救太急他反而不来了。”

  殷红林说道:“什么道理?我不懂。”

  刘鼎只好说道:“你要是不断敲钟,说明彭勃真的是在攻打刺史府,这就意味着薛成和刺史大人是公开撕破脸了,庞丹当然要仔细考虑,为他自己和麾下的几百名士兵考虑。看投靠哪一边比较划算。如果这边安静了。他反而觉得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兴许会尽快地赶来。”

  殷红林歪着脑袋。似乎有些明白,似乎又有些不明白。

  刘鼎恨不得抓住他的脑袋,在他的耳边大吼:“你这样的人作为刺史府的护卫队长,我也想造反啊!”

  果然,大约半刻钟以后,有人报告,保信军韧字营指挥使庞丹率军来到,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殷红林急匆匆地出去了,大概是向庞丹述说情况,但是他一会儿又回来了,满脸悻悻的样子。

  刘鼎心知庞丹肯定是没有给他好脸色看,却故意问道:“怎么啦?”

  殷红林说道:“庞丹也太可恶,居然说我耸人听闻,挑拨离间!气死我了,我要去找大人投诉他!”

  殷红林迫不及待的下令侍卫将雷暴和白朴押解到地牢里,严加看管,随后又说道:“刘校尉,这次一定要麻烦你们在这里住上几天。你们立了大功,大人非常欣赏你们。”

  刘鼎心知肚明怎么回事,不过是殷红林想要自己做他的免费警卫罢了,不过倒没有关系,他本来就是抱着这个目的来的,于是肃容说道:“这个自然。”

  殷红林派人安排刘鼎他们驻扎地营房,还有伙食等相关工作,跟着就转身走了,急急忙忙的向王博报告相关地事情。

  直到深夜,殷红林才从王博那里回来,这时候他的脸色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看不出王博对这个事情是什么态度。刘鼎也没有仔细追问,倒是详细的问起有关雷池水寇的事情来。

  原来,这两名雷池水寇,一个叫做雷暴,一个叫做白朴,那使用铜锤的就是雷暴,使用短剑的就是白朴。他们都是舒州刺史衙门悬赏捉拿地水寇头子之一。那雷暴传言有万夫不当之勇,白朴却是个浪里白条,舒州刺史衙门费了好大地力气,也没有抓到他们两个,想不到今日得以竟全功。殷红林脸上的伤疤,就是一不小心给雷池水寇地分水刺给弄的,因此恨透了雷池水寇。

  殷红林有求于刘鼎,于是将雷池水寇的事情具体介绍了。

  雷池其实是舒州西南方连绵不断的湖泊的统称,主体位于望江县雷池乡,在望江县城东南大约二十里,紧靠长江北岸,面积很大,浩瀚无边,入江处为雷港。因古雷水自湖北黄梅县界东流至此,积而成池,故名雷池,亦名大雷池。东晋时置大雷戌,为江防要地。咸和二年(公元327年)历阳(今和县)镇将苏峻联合寿春(今寿县)镇将祖约叛乱,向京都建康(含南京)进攻,忠于朝廷的江州刺史温峤欲火速统兵去保卫建康。在建康掌管中央政权的庾亮得知后,担心当时手握重兵的荆州刺史陶侃乘虚而入,因此在《报温峤书》中说:“吾忧西陲,过于历阳,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意思叫温坐镇原防,不要越雷池而东。后来用以表示不可逾越的一定范围。

  “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成语,即源于此。

  没有人知道雷池水寇最初出现是什么时候,殷红林推断应该是元和年间,当时的皇帝宪宗在镇压地方藩镇方面,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效果,导致部分藩镇不得不削减牙兵的数量,但是这些当兵的,除了打架杀人,别的事情基本干不来,既然在陆地上没有活干,他们只好往水中去,结果就在雷池和长江边出现了水寇。

  此后,雷池水寇一直是舒州的大患,无法根绝,反而耗费了舒州大量地人力物力。雷池靠近长江,东南边是江南西道的江州、饶州、池州等地,因为分属不同的节度使,剿灭起来格外的困难。当初刘巢起义军渡江南下,渡江北上,都有雷池水寇参与的影子,后来刘巢起义失败,部分起义军士兵也投靠到水寇的行列,使得水寇的势力大涨。保信军在望江县只有一个营不足六百人的兵力,论数量还不扫水寇的三分之一,当然只能睁只眼闭只眼,甚至是和水寇井水不犯河水,和平共处了。

  正在说着,外面脚步声响,却是一个侍卫到来,对殷红林说道:“殷校尉,大人请您带刘校尉一起去见他。”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