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晚明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九十七章 抢购

[字数:4512 更新时间:2013/11/25 7:04:00]



  崇祯七年四月,宣大勤王的各路人马陆续回归职,登州和辽镇勤王兵马被命令不得经居庸关返程,辽镇走了紫荆关,王长福带大军缓缓而行,经倒马关和竹帛口返回平原地区。

  龙骑兵返回林县,这支龙骑兵引起了朝廷注意,在朝廷的编制中,突然多出了一个真定总兵的编制,下辖正兵游兵各一营。名义上是为了更好的固守太行各关口,但游兵驻地已靠近武安,针对那支龙骑兵的意图十分明显。

  龙骑兵一回到林县后,兵部的调兵令就下来,让他们跟随祝代春去湖广剿匪,这支人马一分为二,明面上有一支去了河南,大部分却分散到了林县屯堡中,在宣大解救的七千多流民也安置在林县。

  王长福的勤王军穿过保定府去了天津,准备在天津坐船返程,钟老四也跟着大军回登莱,因为王长福的副官悄悄告诉他后续的安排,所以钟老四心情十分放松,一路上都在想着练少年近卫军的事情。

  王长福也知道这个安排,临时让钟老四担任近卫军的训练参谋,好让他建立起与士兵的关系,钟老四一路给这些少年兵讲战例,钟老四这个脾气在少年近卫军大受欢迎,一扎营就有一堆少年围着他等他讲打仗的事情。

  钟老四几乎参加了所有登州镇的战役,也当过陆军所有的兵种,无论鸳鸯阵、长矛阵还是火枪阵都能讲出许多道道,连骑兵的战术他也懂,在那些少年兵心目中成了战神。

  而钟老四也喜欢上这支营伍,这些少年都是屯堡识字班出来的,有化基础,很多人都会画地图会看罗盘。队列和火枪也有基础,训练起来比那些屯户容易得多,学习能力非常强,钟老四所有的想法都能迅速的体会,并且提出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这种少年的激情也影响着钟老四。

  六千多人马在天津呆着,等待登州和登水营运送,直到五月初还没运完。钟老四终于寻到个外出的时间,在天津故地重游,他在天启七年时尚在张家湾当纤夫。当时便在天津短暂停留,然后坐船去了威海,从而改变了他的一生。

  他在城外转了一圈,又进了天津卫城,刚进镇海门大街。便看到有几处人声鼎沸,钟老四一贯挨看热闹,凑过去一看,是几个粮店,许多人拿着粮袋嚎叫。

  钟老四好奇的对旁边一人问道:“又没打仗,为啥要抢粮?”

  那人看看钟老四身上的军装,白了他一眼道:“还不是你们这些登莱兵干的好事。老呆在天津干啥,买那许多粮,从你们到这里,粮价从一两二钱涨到一两五钱。昨日可好,一日之间涨了三钱。”

  钟老四不满的道:“老子登州镇可是去打了鞑子的,回来买点粮还不成了,又没从你家里拿。再说咱们一走。这粮价也就跌了。”

  “那也是你们走了才成,如今粮价日日见涨。各家粮店都不肯卖,等着待价而沽,你让我们去哪里找吃食。”

  钟老四摆摆手,跟这人也说不明白,明明是粮商偷奸耍滑,他非要怪到登州镇头上,钟老四顺着镇海门大街往西,出了西门到了运河边上,他以前在张家湾当纤夫时候也多次来过天津,主要就在运河边,这里变化不大,钟老四能回忆起很多当年的往事,那时候拉一趟纤下来也只够几日的吃食而已,如今却已是统领上千精锐部队的军官。

  在河边走了一圈,沿河的粮店同样挂起售罄的牌子,连棉布店也是如此,很多京师和通州来的客商急得团团转,围在各处互相转着各自的小道消息。

  钟老四想想后把军装脱下来抱在手上,只穿棉布里衣凑过去听那些商人说话,他听的那一堆里面有德州、临清和通州的商人,几人正在讨论。

  “通州有人高价卖粮,听说卖的最多的是四海商社,其他几个朝廷大员开的粮店也在收购,京师有消息说流贼去了湖广,今年粮价一准得涨,但谁也没想到这么早就涨了。”

  “哎,都说胡光熟天下足,流贼去河南的时候咱们就该想到这一节,要是湖广被祸害,那,那粮价还不得翻一个个,你说,老子咋就没想到这一节。”

  另外一个山东口音的人道:“临清和德州也在抢粮,南边的粮船一过来,还没过钞关就有人去抬价买,临清的粮价都一两六钱了,这几日还不知又涨了多少,那些粮商在临清就把粮发了,天津哪里去找货去。”

  “那我说,为啥棉布也涨?老子可不是来买粮的,老子只想买些登莱产的棉布,通州去了说没有,天津也没有,难不成就只有济南府才有,但那里走陆路过来,得贵好多了。”

  “天津的棉布也有人收,听说有一股流寇只往南直隶而去了,这万一要是守不住,棉布的价翻几倍也是有的。”

  另外一人急道:“谁,您听谁说的有流寇往江南去了,我听到的是一路去湖广,一路还在河南打转,听说要打开封。”

  “哎,不管打哪里,湖广和南直隶都乱不得,那价真要是高了,买得起的就少了。”

  “你担心买得起的少了,如今都拿不到货,大伙还是想想去哪里找货来。。。”

  钟老四听得有些惊讶,看来还不止天津一处缺粮,他哼哼一笑,“老子这就去找方才那人说个明白,这事分明就是到处抢粮,就跟咱们登州镇一点关系没有。”

  。。。。。。

  天津四海商社总号,这里属于商社北直隶商圈和运河商圈的交界点,如今都在王二丫的分管之下,也是登州此次经济战的指挥处。

  天津此地是四海商社势力最稳固的地方,登州镇两次勤王都经过此地,加上陈新和刘民有出自天津,在这里的民众认可度最高。这里距离京师很近,温体仁和梁廷栋等人对这里颇有影响力,当地官员根不敢和登州的生意作对,反而有不少其他商社看四海商社的脸色行事。

  “这一条假消息改一下,就说建奴今年很快要入寇京师,人马已经在路上,所以大家都要屯粮。”王二丫用笔勾了一条,对旁边的卢友说着。

  “是,属下再加几个地名,显得真实一点。”卢友飞快的记录着。

  王二丫又看了一条,“流寇已经过了襄阳,你们不妨再夸大一些,就说有一路去了汉中,另外一路连破湖广大城,汉江沿线全部残破,湖广今年恐颗粒无收,江南嘉兴府大旱的消息夸大一点。”

  卢友得意的道:“是,王总管好计策,这一下整个北直隶都要抢粮,最好蔓延到陕西和宣大去。”

  王二丫揉揉发红的眼睛,“这是陈大人和刘大人定的,我不过把他们的策略细化罢了。”

  “那也得王总管来主持才行。”卢友带着些佩服的道,“光靠咱们商社收购,价格上涨不了那许多,二丫总管你这一出手,临清以北同时开始采购,引发其他粮商惜售,而且也同时出来抢粮,这样一来百姓会自发抢粮存在家中,这个数量便无法估量,在短期内运河运力有限,根无法平抑粮价。”

  王二丫此时也有些得意的道:“江南如今不出产粮食,漕粮多来自湖广和江西,今年流寇一去湖广,大家都会认为秋粮会歉收,南方也会存粮,待北方粮价大涨,南方亦会引起抢购,这粮价便涨了。至少要等到湖广和四川秋收后,粮价才会回落,那时候再从南往北慢慢平抑粮价,等到北方粮价回落,已经入冬了,南方粮食也就运不来北方,老娘看建奴去哪里买粮去。”

  卢友叹道:“二丫总管您这招最厉害的,是让百姓人人惊慌,都在家中多存粮,购买量会在短期突然增长很多,即便咱们不屯粮,粮价也会高涨,昨日的消息,关宁的粮价已经二两五钱一石。”

  “不过你别忘了陈大人和刘大人的目的,首要是打垮那些在辽西做生意的人,你告诉那些家一起屯粮的大商家,大家得统一步调,等到关宁粮价布价大涨再一起出货,在天津和京师缓缓放粮,把利润赚足了,偏偏只在辽西压价,打垮了那些老的辽西商家之后,咱们慢慢再分辽西的好处,分成好商量,到明年就好办了,辽西那点辽饷都要被咱们赚光。”

  卢友有些担忧道:“那万一吴襄他们是自己在贩粮,到时在辽西。。。”

  王二丫满不在乎道:“你怕什么,他吴襄敢动咱们四海商社不成,他还想不想赚蒙古的银子了,还想不想要卷烟了,再说咱们一起动手的商家,背后都是朝中大员,吴襄也得罪不起。”

  卢友嘿嘿一笑,然后摇摇头道:“都在二丫总管算中,那万一朝廷或是天津的衙门来查囤积居奇怎办?”

  “朝廷的德行就那样,咱们自己打发那些地官员,让外务司想想办法打理京官,另外跟王长福说说,留一个千总部在天津,总之他自己想办法,至少留到七月,如此就稳妥了。”

  卢友摸摸下巴,“可这想什么法子。。。”

  王二丫头都没抬,随口就说道,“就说没船回去就是,或是跟水营起点纠纷,等着朝廷来调解,这些多简单的事情。”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