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抗日之幸存者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五七章 七天(中)

[字数:4146 更新时间:2013-11-15 13:33:00]



  第四五七章 七天(中)

  (……抗战的头几年里,我们有时候在战场上会看到日军屠杀自己的伤兵,让我们很吃惊他们很多伤兵是高唱着战歌受死的,难道他们还觉得自己代表正义吗?后来我明白了,政客的血总是冷的但军人的血总是热的……摘自《我的抗战回忆——曹小民》)

  “小原,这里交给你了,全军的后卫都交给你了!”没有带军帽也没有穿正装,一个光着头的鬼子军官向另一个头上缠着白布的同僚鞠了一个躬;他的手下连忙回礼却被他上前一步托住:“小原,你受得起任何帝**人的最高敬意,如果我活着回去会照顾你的母亲和夫人的……”

  最后一个撤退的同僚消失在山路的转角处了,小原忽然回身恶狠狠地喊了一声:“杀!”

  身后一个班的鬼子冲进了隐蔽的一大片柞树林里,那里高大的树身下躺满了伤员,全是截了肢或者瞎了眼等等失去战斗力的伤员;也许是早就知道自己的命运,这些鬼子伤兵一边流着泪一边唱起歌来……“行于海,则水浸我尸;行于山,则草生我尸。倘若吾身之逝乃为君,则吾永不悔……”执行命令的士兵闻得苍凉的歌声,一个个满脸垂泪。

  “帝**人,就算是战死也要有战死的壮烈,所有人提起精神来!”头缠白布的小原走进林子,忽然起音高声唱起来,一群执行者和伤员很快合着他的音调跟着高歌!

  “汨罗渊中波涛动,巫山峰旁乱云飞;昏昏浊世吾**,义愤燃烧热血涌。

  权贵只晓傲门第,忧国此中真乏人;豪阀但知夸积富,社稷彼心何尝思!

  贤者见国衰微征,愚氓犹自舞世间。治乱兴亡恍如梦,世事真若一局棋!

  昭和维新春空下,男儿连结为正义!胸中自有百万兵,死去飘散万朵樱!

  腐旧尸骸跨越过,此身飘摇共浮云。忧国挺身立向前,男儿放歌从此始!

  苍天震怒大地动,轰轰鸣鸣非常声。永劫眠者不能寝,日本觉醒在今朝!……”

  歌声中伴随着刺刀入体的“豁豁”声,没多长时间,林子间就剩下了几把变调的但依然高亢的声音混和着那些在哽咽的执行士兵的嗓音继续唱着昭和维新之歌,最后,歌声停了。

  来自九洲久留米的十八师团官兵,大多数是孤儿出身,政府就是他们的父母,这个师团的官兵上下至死依然坚信他们是国家英雄!

  在日军的战壕里,每隔一段就是一名轻伤员,所谓的轻伤员就是那种还有一定战斗力的伤员,还能拉响手榴弹和敌人一起战死的伤员。他们每个人获发两枚手榴弹,一枚都不用扔出去,静待**官兵冲进来的时候拉响,他们是日军布置在阵地上的活雷!

  “今天,战场上将被久留米子弟的鲜血染红,我们就让支那人领教什么是真正的大和武士吧!今天之后,我将和诸君一起在另一个世界痛饮美酒,静看帝国征服支那!”小原在阵地上的演说引起了一阵阵疯狂的回应,被留下的鬼子几乎都陷入到了带着幻觉的兴奋中。一个少佐带着两个大队,其中一半人是伤员,他们组成了最后的阻击线。

  “弟兄们,有人说咱们上来是当炮灰来了;我问大家,怎样才不是炮灰?!”苏祖馨带着警卫连运了很多军装还有两条烧猪上来,也在阵地上做进攻动员:“一路上你们看见的川军弟兄,那是不是炮灰!?八千余人打剩一百多人,是不是炮灰!?几十条山路两旁全是碎尸,是不是炮灰!?”

  “对!我们就是当炮灰来了!”苏祖馨面对着沉默的全军将士道:“在我军中,还有四十二人参加过明光大战,我让他们给大家说说在那个时候我们用多少人命去换一条鬼子命,‘炮仗’,你来说说!”

  “十个,我们用十个弟兄去换一个鬼子;张八山一夜间我们一个师就打光了……”独臂团长“炮仗”嘴唇有些颤抖。

  “弟兄们,前边两天交锋下来,我军伤亡和敌军不相上下;这是什么?这是机会!是我们精忠报国而且死得其所的机会!”苏祖馨眼睛在一瞬间变的血红:“七天,今天是最后一天,我们一定要打出山口!根据空军侦察,日军已经在撤退,他们本来就接近弹尽粮绝,留守部队不会有多少弹药,我们就是用身体接子弹也能全接下来!我命令:全体老兵换军装!”

  全体老兵,指的是这次反击战以前就和日军交过手的官兵,包括从其它兄弟部队调过来的教官。他们要换上苏祖馨带来的军装,一批弹痕累累的军装。

  “这些,都是我部在历次战斗中阵亡将官的军装,他们有幸被抬到后方下葬;他们有幸在下葬时换上了崭新的军服……”苏祖馨一边说一边自己拿起了一件布满弹孔洗得发白的军装穿上,然后一颗颗地把自己中将军服上的勋章摘下,一颗颗扣在这件破军装上:“老兵带队,当旗手,新兵跟着,半步不许退;今天不打出山口,一三五师不会有一人生还!……以前先走一步的弟兄们,等着,咱们过来喝酒啦!”

  全军突击队人人脸上爬满了泪水,也许是激动也许是对生命的眷恋,但是没人表现出一丝怯意!一个这次才补充进来的新兵忽然上前了一步越出队列:“报告师座,士兵李大容;参加过三天山地战,不是新兵,是老兵;我申请穿上一件新军装,我申请扛旗!”

  一刹那,全军动容接着全军肃穆,苏祖馨一口把已经涌到胸口的激动、已经涌到眼角的泪水全吞下了;他郑重拿起一件下摆已经成为布条的军装迎着士兵走了上去……空气凝结,一股杀气忽然从这队新兵中冲霄而起!

  空中忽然传来了马达轰鸣声……“我们的战机!”欢呼声中,带泪的欢呼声中大家仰头向天,看见的是那种可以在山间灵活转动的双翼机,**的战机!

  “噌噌噌噌噌噌……”经常被**官兵当做狙击枪用的歪把子在扫射,两个副射手在拼命地给弹仓填弹,鬼子的子弹也像雨点般打来……“噗”一声机枪手的后背爆出血花,一颗子弹带着一蓬血雨脱体飞出!机枪手停顿了一下,机枪竟又响了起来!

  “噗!噗!噗!……”接连子弹打进**,机枪手倒下了,但是一个副射手顶上去了……

  “连长,敌人太多,顶不住……”“他娘的,顶不住你有办法退下去吗?能拼一个是一个,弟兄们,报国就在今朝!”连长沙哑着嗓子,把最后一个备用弹夹装上快慢机,枪交左手右手提起大刀怒吼道:“弟兄们,准备肉搏!”

  “杀给给!……”潮水般的鬼子涌了上来,打光了子弹的**官兵们扔出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一阵爆炸在战壕前沿炸出了一堵灰墙……“冲啊!弟兄们冲啊!”战壕里剩下的官兵怒吼着挺着刺刀舞着大刀向那一堵灰墙猛扑,迎头把那些还带着眩晕靠着惯性冲过了爆炸带的鬼子杀得整排倒下……“杀给给!……”后续的鬼子疯狂的波浪式攻击迅速掩过来,似乎把灰墙的墙根也淹没了……“杀啊!”厮杀声带着人类最后的疯狂响彻天空又瞬间静了下来,一个连的**全军战死!

  “鬼子在疯狂反扑,我多部遭到敌军强攻……”一骑侦察兵直接扑进指挥部人还带着下马的惯性就把战情报告了……

  “命令各部让开去路,归师勿遏!让各部在两侧用火力绞杀敌军……”秦岭一边下令一边布置自己本部官兵的阵地,沉静的表面下一颗心已经猛跳道嗓子边上了:**各部零零散散除了几个团级单位外全靠人力传讯,消息来得及传下去吗?各部能够躲得过敌军的迎头猛冲吗!?

  躲不过!大多数的连级小分队都在想办法打穿敌阵,但是这时敌人迎头反冲锋上来了!躲不过就拼,至少面对猪突式攻击等把子弹打光已经是暴利了!面对必死的局面,第三野战军的官兵们表现出了绝不比对手差的战意,每一个小分队都拼到弹药打光然后迎着鬼子冲上去再以血肉之躯硬扛!

  一道道战壕被日军踩平,一批批官兵陈尸荒野,但是他们的牺牲为后边的部队巩固阵地争取了时间,而且这每一道战壕前都留下了倍于自己的敌军尸首!

  重炮在轰鸣,但是对于分得很散的**各部影响却不大,只是给战场上到处在肉搏的惨烈加上一些背景音;战场的主旋律依然是厮杀,到处都是血肉横飞的自杀式攻击,到处都是一片片倒下的双方成堆的尸体……这是七天会师死命令的最后一天,今天过后拿不到桂军的关防印章,团长以上全部坐连,苏北军迎来了自成军后最惨烈的大战!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