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朝的那些事儿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1601-1610

[字数:16640 更新时间:2013-11-15 21:06:00]




  [01]

  他说:我五年平辽,全凭法度,今天不杀你,如何惩戒后人?皇上给我尚方宝剑,就是为此!

  这是句相当忽悠人的话,特别是最后一句,皇上给我尚方宝剑,就是为此。

  为此——到底为什么?

  所谓为此,就是为了维护纪律,也就是客气客气的话,没有特指,因为皇帝并未下令,用此剑杀死毛文龙。

  但在毛文龙听来,为此,就是皇帝发话,让袁同志拿着家伙,今天上岛来砍自己,所以他没有反抗。

  换句话说,毛文龙同志之所以束手待毙,是因为他的语法没学好,没搞清主谓宾的指代关系,弄错了行情。

  从小混社会,有丰富江湖经验的毛总兵就这么被稀里糊涂地干掉了。这就是小时候不好好读书的恶果。

  人干掉了,接下来的是擦屁股程序。

  首先是安慰大家,我只杀毛文龙,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然后是发钱,袁崇焕随身带着十万两(约六千多万人民币),全都发了,只是这种先杀人,再分钱的方式,实在太像强盗打劫。

  而最后,也最重要的一步,是安抚。

  毛文龙手下这几万人,基本都是他的亲信,要保证这些人不跑,也不散伙,袁崇焕很是花了一番心思,先是换了一批将领,安插自己的亲信,然后又任命毛文龙的儿子毛承禄当部将,这意思是,我虽然杀了你爹,但那是公事,跟你没有关系,照用你,别再闹事。

  几大棒加胡萝卜下去,效果很好,没人闹,也没人反,该干啥还干啥,袁崇焕很高兴。

  毛文龙就这么死了,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但后果是有的,且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严重。

  最高兴的是皇太极,他可以放心了,因为毛文龙所控制的区域,除皮岛外,还有金州、旅顺等地区,而毛总兵人品虽不咋样,但才能出众,此人一死,这些地盘就算没人管了,他可以放心大胆地进攻京城。

  而自信的袁督师认定,他的善后工作非常出色。但他不知道的是,在那群被他安抚的毛文龙部下里,有这样三个人,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尚可喜、耿仲明、孔有德。

  这三位仁兄就不用多介绍了,都是各类“辫子戏”里的老熟人了,前两位先是造反,折腾明朝,后来又跟着吴三桂造反,折腾清朝,史称“三藩”。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02]

  而最后这位孔有德更是个极品,他是清朝仅有的两名汉人封王者之一(另一个是吴三桂)。现在北京有个地名叫公主坟,据说里面埋的就是孔有德的女儿。

  当汉奸能当出这么大成就,实在是因为他的汉奸当得非常彻底。后来镇守桂林时,遇到了明末第一名将李定国,被打得满地找牙,气不过,竟然**了。清朝认为这兄弟很够意思,就追认了个王。

  这三位仁兄原先都是山东的矿工,觉得挣钱没够,就改行当了海盗,后来转正成了毛文龙的部将。事实证明,这三个人只有毛文龙能镇住,因为两年后,他们就都反了。

  事实还证明,他们是很有点水平的,后来当汉奸时很能打仗,为大清的统一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再提一句,那位被袁督师提拔的毛文龙之子毛承禄后来也反了,不过运气差点,没当上汉奸,就被剁了。

  所谓文龙该死,结果大致如此。

  但跟上述结果相比,下面这个才是最为致命的。

  到底是朝廷里混过的,杀死毛文龙后,袁崇焕立刻意识到,这事办大了。

  所以他立即上书,向皇帝请罪,说这事我办错了,以我的权力,不应该杀死毛文龙,请追究我的责任,等待皇帝处分。

  袁崇焕认识错误的态度很诚恳,方法却不对。如果要追究责任,处分、

  撤职、充军都是不够的,唯一能够摆平此事的方法,就是杀人偿命。

  杀人的必备程序

  在明朝,杀一个人很难吗?

  答案是不难,拍黑砖、打闷棍、路上遇到劫道的,手脚利落的,也就一根烟功夫。

  但要合法地杀掉一个人,很难。

  因为大明是法制社会,彻头彻尾的法制社会。

  这绝不是开玩笑,只要熟读以下攻略,就算你在明朝犯了死罪,要想不死,也是可能的。

  

  比如你在明朝犯了法(杀了人),就要定罪,运气要是不好,定了个死罪,就要杀头。

  但暂时别慌,只要你没干造反之类的特种行当,不会马上被推出去杀掉,一般都是秋后处决。

  有人会问,秋后处决不一样是处决吗?不过是多活两天而已。

  确实是多活了,但只要你方式得当,就不只是多活两天,事实上,据记载,最高记录是二十多年。

  之所以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是因为要处决一个人,必须经过复核,而在明朝,复核的人不是地方政府,也不是最高法院大理寺,甚至不是刑部部长。

  唯一拥有复核权的人,是皇帝。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03]

  这句话的意思是,无论你在哪里犯罪,市区、县城乃至边远山区,无论你犯的是什么罪,杀人、放火或是砸人家窗户,且无论你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还是王侯将相,只要你犯了死罪,除特殊情况外,都得层层报批,县城报省城,省城报刑部,刑部报皇帝,皇帝批准,才能把你干掉。

  自古以来,人命关天。

  批准的方式是打勾,每年刑部的官员,会把判刑定罪的人写成名单,让皇帝去勾,勾一个杀一个。

  但问题是,如果你的名字在名单上,无非也就让皇帝大人受累勾一笔,秋后就拉出去砍了,怎么可能活二十多年不死呢?

  不死攻略一:

  死缓二十多年的奇迹,起源于皇帝大人的某种独特习惯,要知道,皇帝大人在勾人的时候,并不是全勾,每张纸上,他只勾一部分,经常会留几个。

  此即所谓君临天下,慈悲为怀,皇帝大人是神龙转世,犯不着跟你们平头百姓计较,少杀几个没关系。

  但要把你的性命寄托在皇帝大人打勾上,实在太悬,万一那天他心情欠佳,全勾了,你也没辙。

  所以要保证活下来,我们必须另想办法。

  不死攻略二:

  相对而言,攻略二的生存机率要高得多。当然,成本也高得多。

  攻略二同样起源于皇帝大人的某种习惯——日理万机。

  要打通攻略二,靠运气是没戏的。你必须买通一个人,但这个人不是地方官员(能买通早就买了),也不是刑部(人太多,你买不起),更加不是皇帝(你试试看)。

  而是太监。

  皇帝大人从来不清理办公桌,也不整理公文的,每次死刑名单送上来,都是往桌上一放,打完勾再换一张,毕竟我国幅员辽阔,犯罪分子一点不缺,动不动几十张勾决名单,今天勾不完,放在桌上等着明天批。

  但是皇帝们绝不会想到,明天勾的那张名单,并不是今天眼前的这张。

  玄机就在这里,既然皇帝只管打勾,名字太多,又记不住,索性就把下面名单挪到上面去,让没出钱的难兄难弟们先死,等过段时间,看着关系户的那张名单又上来了,就再往下放,周而复始,皇帝不批,就不能杀,就在牢里住着,反正管吃管住,每年全家人进牢过个年,吃顿团圆饭,不亦乐乎。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04]

  而能干这件事的,只有皇帝身边的太监,而且这事没啥风险,也就是把公文换个位置,又没拿走,皇帝发现也没话说。

  但这件事也不容易。因为能翻皇帝公文的,大都是司礼监,能混到司礼监的,都不是凡人,很难攀上关系,且收费也很贵,就算买通了,万一哪天他忘了,或是下去了,该杀还是得杀。

  无论费多大功夫,能保住命,还是值得的。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以上攻略不适用于某些特殊人物,比如崇祯,工作干劲极大,喜欢打勾,一勾全勾完,且记性极好,又比较讨厌太监,遇到这种皇帝,就别再指望了。

  综上所述,在明代,要合法干掉一个人,是很难的。

  之所以说这么多,得出这个结论,只是要告诉你,袁崇焕的行为,有多么严重。

  杀个老百姓,都要皇帝复核,握有重兵,关系国家安危的一品武官毛文龙,就这么被袁崇焕杀了,连个报告都没有。

  仅此一条,即可处死袁崇焕。www.syzww.net

  更重要的是,此时已有传言,说袁崇焕杀死毛文龙,是与皇太极配合投敌,因为他做了皇太极想做而做不到的事。

  这种说法是比较扯的,整个辽东都在袁崇焕的手中,他要投敌,打开关宁防线就行,毛文龙只能在岛上看着。

  事情闹到这步,只能说他实在太有个性了。

  在朝廷里,太有个性的人注定是混不长的。

  但袁崇焕做梦也没想到,他等来的,却是一份嘉奖。

  崇祯二年(29)六月十八日,崇祯下令,痛斥毛文龙专横跋扈,目无军法,称赞袁崇焕处理及时,没有防卫过当,加以奖励。

  这份旨意说明了崇祯对袁崇焕的完全推崇和信任,以及对毛文龙的完全唾弃。

  他是这样说的,不是这样想的。

  按照史料的说法,听说此事后,崇祯“惊惶不已”。

  惊惶是肯定的,好不容易找了个人收拾残局,结果这人一上来,啥都没整,就先干掉了帮自己撑了八年的毛总兵,脑袋进水了不成?

  但崇祯同志不愧为政治家,关键时刻义无反顾地装了孙子:人你杀了,就是骂你,他也活不了,索性骂他几句,说他死得该再吐上几口唾沫,没问题。

  袁崇焕非常高兴,杀人还杀出好了,很是欢欣鼓舞了几天,但他并不清楚,他可以越权,可以妄为,却必须满足一个条件。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05]

  这个条件的名字,叫做办事。

  要当督师,可以,要取消巡抚,可以,辽东你说了算,可以,杀掉毛文龙,也可以,但前提条件是,你得办事,五年平辽,只要平了,什么都好办,平不了嘛,就办你。

  袁崇焕很清楚这点,但毕竟还有五年,鬼知道五年后什么样,慢慢来。

  但两个月后,一个人的一次举动,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顺便说一句,这人不是故意的。

  崇祯二年(29)十月,皇太极准备进攻。

  虽然之前曾被袁崇焕暴打一顿,狼狈而归,但现实是严峻的,上次抢回来的东西,都用得差不多,又没有再生产能力,不抢不行啊。

  可问题是,关宁防线实在太硬,连他爹算在内,都去了两次了,连块砖头都没能敲回来。

  皇太极进攻的消息,袁崇焕听到过风声,一点不慌。

  北京,背靠太行山脉和燕山山脉,通往辽东的唯一大道就是山海关,把这道口子一堵,鬼都进不来,所以袁崇焕很安心。

  关卡是死的,人是活的。

  冥思苦想的皇太极终于想出了通过关宁防线的唯一方法——不通过关宁防线。

  中国这么大,不一定非要从辽东去,飞不了,却可以绕路。

  辽东没法走,那就绕吧,绕到蒙古,从那儿进去,没辙了吧。

  就这样,皇太极率十万军队(包括蒙古部落),发动了这次决定袁崇焕命运的进攻。

  这是一次载入军事史册的突袭,皇太极充分展现了他的军事才华,率军以不怕跑路的精神,跑了半个多月,从辽东跑到辽西,再到蒙古。

  蒙古边界没有坚城,没有大炮,皇太极十分轻松地跨过长城,在地图上画个半圆后,于十月底到达明朝重镇遵化。

  遵化位于北京西北面,距离仅两百多公里,一旦失守,北京将无险可守。

  袁崇焕终于清醒了,但大错已经酿成,当务之急,是派人挡住皇太极。

  估计是欺负皇太极上了瘾,袁崇焕没有亲自上阵,他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赵率教。

  皇太极同志带了十万人,全部家当,以极为认真的态度来抢东西,竟然只派个手下,率这么点人(估计不到一万)来挡,太瞧不起人了。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06]

  赵率教不愧名将之名,得令后率军连赶三天三夜,于十一月三日到达遵化,很不容易。

  十一月四日,出去打了一仗,死了。

  对于赵率教的死,许多史料上说,他是被冷箭射死,部下由于失去指挥,导致崩溃,全军覆没。

  

  但我认为赵率教死不死,不是概率问题,是个时间问题,就那么点人,要对抗十万大军,就算手下全变成赵率教,估计也挡不住。

  赵率教阵亡,十一月五日,遵化失陷。

  占领遵化后,后金军按照惯例,搞了次屠城,火光冲天,鬼哭狼嚎,再讲一下,不知是为了留个纪念,还是觉得风水好,清军入关后,把遵化当成了清朝皇帝的坟地,包括所谓“千古一帝”的康熙、乾隆以及“名垂青史”的慈禧太后,都埋在这里。

  几具有名的尸体躺在无数具无名的尸体上,所谓之霸业,如此而已。

  最后说几句,到了民国时期,土匪出身的孙殿英又跑到遵化,挖了清朝的祖坟,据说把乾隆、慈禧等一干伟大人物的尸体乱踩一通,着实是死不瞑目。当然,由于此事干得不地道,除个别人(冯玉祥)说他是革命行为外,大家都骂,又当然,骂归骂,从坟里掏出来的宝贝,什么乾隆的宝剑,慈禧的玉枕头(据说是宋美龄拿了),还是收归收。

  几百年折腾来,折腾去,也就那么回事。

  但遵化怎么样,对当时的袁崇焕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十一月五日,得知消息的袁督师明白,必须出马了。随即亲率大军,前去迎战皇太极。

  十一月十日,当他到达京城近郊,刚松口气的时候,却得知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原任兵部尚书王洽被捕了,而接替的他的人,是孙承宗。

  王洽刚上任不久就下台,实在是运气太差,突然遇上这么一出,打也打不过,守也守不住,只好撤职,一般说来,老板开除员工,也就罢了,但崇祯老板比较牛,撤职之后又把他给砍了。

  关键时刻,崇祯决定,请孙承宗出马,任内阁大学士、兵部尚书。

  在这场史称“己巳之变”的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中,这是崇祯做出的最英明,也是唯一英明的决定。

  此时的袁崇焕已经到达遵化附近的蓟州,等待着皇太极的到来,因为根据后金军之前的动向看,这里将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这是个错误的判断。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07]

  皇太极绕开蓟州,继续朝京城挺进。

  情况万分紧急,因为从种种迹象看,他的最终目的就是京城。

  但袁崇焕不这么看,他始终认为,皇太极就是个抢劫的,兜***也好,绕路也罢,抢一把就走,京城并无危险。

  其实孙承宗也这样认为,但毕竟是十万人的抢劫团伙,所以他立即下令,袁崇焕应立即率部,赶到京郊昌平、三河一带布防,阻击皇太极。

  到此为止,事情都很正常。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很不正常。

  袁崇焕知道了孙承宗的部署,却并未执行,当年的学生,今天的袁督师,已无需服从老师的意见。

  他召集军队,开始了一种极为诡异的行动方式。

  十一月十一日,袁崇焕率军对皇太极发动追击。

  说错了,是只追不击。

  皇太极绕过蓟州,开始北京近郊旅游,三河、香河、顺义一路过去,所到之处都抢劫留念。袁崇焕一直跟着他,抢到哪里就跟到哪里。

  就这样,袁崇焕几万人,皇太极十万人,共十多万人在北京周围转悠,从十一日到十五日,五天一仗没打。

  袁崇焕在这五天里的表现,是有争议的,争议了几百年,到今天都没消停。

  争议的核心只有一个:他到底想干什么?

  大敌当前,既不全力进攻,也不部署防守,为什么?

  当时人民群众的看法比较一致:袁崇焕是叛徒。

  不攻也不守,跟着人家兜***,不是叛徒是什么?

  更重要的是,皇太极在这五天里没闲着,四处抢劫,抢了又没人做主,郊区居民异常愤怒,都骂袁崇焕。

  朝廷的许多高级官员也很愤怒,也骂袁崇焕,因为他们也被抢了(北京城土地紧张,园林别墅都在郊区)

  民不聊生,官也不聊生,叛徒的名头算是背定了。

  所以每当翻阅这段史料时,我总会寻找一样东西——动机。

  叛徒是不对的,要叛变不用等到今天,他手下的关宁军是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将领全都是他的人,只要学习吴三桂同志,把关一交,事情就算结了。

  失误也不对,凭他的智商和水平,跟着敌人兜圈之类的蠢事,也还干不出来。

  所以我很费解,费解他的举动为何如此奇怪,直到我想起了在这三年前他对熊廷弼说过的四个字,才终于恍然大悟。

  “主守,后战。”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08]

  致命漏洞

  袁崇焕很清楚,以战斗力而言,如果与后金军野战,就算是最精锐的关宁铁骑,也只能略占上风,要想彻底击败皇太极,必须用老方法:凭坚城,用大炮。

  而这里,唯一的坚城,就是北京。

  为实现这一战略构想,必须故意示弱,引诱皇太极前往北京,然后以京城为依托,发动反击。

  鉴于袁崇焕同志已经死了,也没时间告诉我他的想法,但事情的发展印证了这一切。

  十一月十六日,当皇太极终于掉头,冲向北京时,袁崇焕当即下令,向北京进发。

  袁崇焕坚信,到达京城之时,即是胜利到来之日。

  但事实上,命令下发的那天,他的死期已然注定。

  因为在计划中,他忽视了一个十分不起眼,却又至关重要的漏洞。

  一直以来,袁崇焕的固定战法都是坚守城池,杀伤敌军,待敌疲惫再奋勇出击,从宁远到锦州,屡试不爽。

  所以这次也一样,将敌军引至城下,诱其攻坚,待其受挫后,全力进攻,可获全胜。

  很完美,很高明,如此完美高明的计划,大明最伟大的战略家,城里的孙承宗先生竟然没想到。

  孙承宗想到了。

  他坚持在北京外围迎敌,不想诱敌深入,不想大获全胜,并不是他愚蠢,而是因为他不但知道袁崇焕的计划,还知道这个计划的致命漏洞。

  这个漏洞,可以用五个字来概括:这里是北京。

  无论理论还是实战,这个计划都无懈可击,之前宁远的胜利已经证明,它是行得通的。

  但是这一次,它注定会失败,因为这里是北京。

  宁远也好,锦州也罢,都是小城市,里面当兵的比老百姓还多,且位居前线,都是袁督师说了算,让守就守,让撤就撤,不用讨论,不用测评。

  但在京城里,说话算数的人只有一个,且绝不会是袁崇焕。

  袁督师这辈子什么都懂,就是不懂政治。皇上坐在京城里,看着敌军跑来跑去,就在眼皮子底下转悠,觉都睡不好,把你叫来护驾,结果你也跑来跑去,就是不动手,把皇帝当猴耍,现在连招呼也没打,就突然冲到北京城下,到底想干什么?!

  洞悉这一切的人,只有孙承宗。

  所以谦虚的老师设置了那个无比保守,却也是唯一可行的计划。

  骄傲的学生拒绝了这个计划,他认为,自己已经超越了所有的人。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09]

  就在袁崇焕率军到达北京的那一天,孙承宗派出了使者。

  这位使者前往袁崇焕的军营,只说了一段话:皇上十分赏识你,我也相信你的忠诚,但是你杀掉了毛文龙,现在又把军队驻扎在城外,很多人都怀疑你,希望你尽力为国效力,若有差错,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在史料上,这段话是使者说的,但很明显,这是一个老师,对他学生的最后告诫。

  孙承宗的判断一如既往,很准。

  袁崇焕到北京的那一天,是十一月十七日,很巧,他刚到不久,另一个人就到了——皇太极。

  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曾查过当时的布阵方位,皇太极的军队在北城,而袁崇焕在南城的广渠门,虽说比较远,但你刚来,人家就到,实在太像带路的,要人民群众不怀疑你,实在很难。

  更重要的是,明朝有规定,边防军队,未经皇帝允许,不得驻扎于北京城下。但袁崇焕同志实在很有想法,谁都没请示,就到了南城。

  到这份上,如果还不怀疑袁崇焕,就不算正常了。

  京城里大多数人很正常,所以上到朝廷,下到卖菜的,全都认定,袁崇焕有问题。

  唯一不正常的,是崇祯。

  他没有骂袁崇焕,只是下令袁崇焕进城,他要亲自召见。

  召见的地点是平台,一年前,袁崇焕在这里,得到了一切。现在,他将在这里,失去一切。

  其实袁崇焕本人是有思想准备的,一年过去,寸土未复不说,还让皇太极打到了城下,实在有点说不过去,皇帝召见,大事不妙。

  如果是叛徒,是不会去的,然而他不是叛徒,所以他去了。

  跟他一起进去的,还有三个人,分别是总兵满桂、黑云龙、祖大寿。

  祖大寿是袁崇焕的心腹,而满桂跟袁崇焕有矛盾,黑云龙是他的部下。

  此前我曾一度纳闷,见袁崇焕,为什么要拉这三个人进去,后来才明白,其中大有奥妙。

  袁崇焕的政治感觉相当好,预感今天要挨整,所以进去时脱掉了官服,穿着布衣,戴黑帽子以示低调。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

  崇祯没有发火,没有训斥,只是做了一个动作:

  他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大衣,披到了袁崇焕的身上。

  袁督师目瞪口呆。

  (长篇)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0]

  一年多啥也没干,敌人都打到城下了,竟然还这么客气,实在太够意思了。

  在以往众多的史料中,对崇祯同志都有个统一的评价:急躁。

  然而这件事情充分证明,崇祯,是一个成熟、卓越的政治家。

  一年前开会,要钱给钱,要粮给粮,看谁顺眼就提谁(比如祖大寿),看谁不顺眼就换谁(比如满桂),无所谓,只要把活干好。

  一年了,寸土未复,干掉了牵制后金的毛文龙,皇太极来了,也不玩命打,跟他在城边兜***,严重违反治安规定,擅自带兵进驻城下,还是那句话,你到底想干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是个人,就要解决袁崇焕了。

  崇祯不是人,他是皇帝,一个有着非凡忍耐力,和政治判断的皇帝。

  以他的脾气,换在以往,早就把袁崇焕给剁了,现在情况紧急,必须装孙子。

  所以自打袁崇焕进来,他一直都很客气,除了脱衣服,就是说好话,你如何辛苦,如何忠心,我如何高兴等。

  其实千言万语就一句话:你的工作干得很不好,我很不高兴,但是现在不能收拾你。

  到这个份上,还能如此克制,实在难得,如果要给崇祯同志的表现打分的话,应该是十分。

  而袁崇焕同志之后的表现,应该是负分。

  说的事情没有做到,做的事情不应该做,又让皇帝大人吃那么多苦头,却得到了这样的嘉奖,袁崇焕受宠若惊。

  所谓受宠若惊,是受宠后自己吃惊,他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别人吃惊。

  在感谢皇帝大人的恩典后,袁崇焕开始了一场让无数人匪夷所思许多年的演说:

  他首先描述了敌情,按照他的说法,敌军异常强大,且倾尽全力,准备拿下北京,把皇帝陛下赶出去,连继位的日子都定好了,很难抵挡。

  这段话是彻头彻尾的胡说,且是故意的胡说,皇帝大人不懂业务,或许还会乱想,袁崇焕是专业人士,明知皇太极是穷的没办法,才来抢一把的,抢完了人家即回去了,竟然还要蒙领导,实在太不像话了。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为什么?

  袁崇焕的这一表现,被当时以及后来的许多人认定,他是跟皇太极勾结的叛徒。

  从经济学的观点来看,这是不太可能的。所谓勾结,总得有个理由,换句话说,有个价钱,但问题是,当年皇太极同志,可是很穷的。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