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1845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21 平南

[字数:3304 更新时间:2013-11-15 5:41:00]




  风云强推了,感谢编辑和读者们抬爱。因为有些新来的读者不清楚本的来龙去脉,作者把前传发出来(发在资料里,不计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字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

  石凤魁在破寺之后,撒内卡不撤外卡。内卡即围寺之兵,外卡即离寺数里或十余里之要道隘门,设兵防守,故寺僧侥幸逃出重围者,至外卡亦多被击毙或捕杀。

  石凤魁又指挥大兵,向稻城叛匪进攻。双方发生混战.稻城人数数虽多。但所持都是土枪,哪里是正规军的对手。而且四郎吉才已被击毙,稻城兵失去首领、四散逃窜。

  石凤魁进入桑披寺,马上拆毁庙堂。掘平城墙,寺内铜佛,亦作为战利品运往康定。

  “一座佛就是一门炮呀。”平定了桑披寺之后,林深河也轻松下来。

  “一门炮就是一座佛?林都尉说话真有禅意。”不管怎么说,桑披寺之战林深河立了大功,石凤魁的脸色也好看了一点。

  彭大顺部在理塘北面也获得了胜利。理塘宣抚司恩珠仓·贡布扎西和巴塘宣抚司甲把仓·桑培分头逃窜。甲把仓·桑培勾结宁静地区叛匪普巴本、扎巴喇嘛等,进行骚挠。

  恩珠仓·贡布扎西逃到盐井地区,勾结盐井西岸睹翁寺叛乱。(百度搜索
更新最快最稳定,思源中文网)睹翁寺自谓系属藏境,向来不服清廷管辖。拒不纳税,共和军入川以后,睹翁寺围攻驻在盐井之清军,清军兵无战心,自行溃散。

  石凤魁命令林深河率全营士兵,前往征服。盐井河西腊翁寺,地居川滇藏之间,藏问之则属川,川问之则属滇,规避差粮,不纳盐税。

  乡城之战期间,睹翁寺聚众约二三千人。乘着林深河前进半路,睹翁寺叛匪倾巢来犯,林深河全营都是驼鹿步枪,列阵以待,对方进入射程,才开枪射击,一弹一人,应声而倒,而匪徒人数虽多,都是土枪,虽然弹飞如雨,但三十米之外已经无力。

  林深河一战歼敌三百余人,残匪即向寺内溃退,深河乘胜追击,阵斩领头人巴拉渠江,夺寺外碉堡十四座。到了寺外。林深河从寺左冒险直上,花月影、花黑影兄弟,河马等人率兵绕出山后,从高压下,前后夹攻,叛匪见势不敌,从山间小径逃跑,林深河夺占该寺,将睹翁寺夷为平地。盐井之变遂平。

  四月底的时候,康南除了少数骚扰武装,基本平定,捷报送到武汉,楚剑功却去了桂林布置安南战役。

  去年七月的时候,一届一中全会决议进攻安南。(百度搜索
更新最快最稳定,思源中文网)虽然一百个不理解和不愿意,但毕竟是一届一中全会第一次做出的决议,楚剑功可不想由自己亲手来破坏全会决议的权威,因此,虽然盘踞江西的忠义救国联军纷纷东调与太平军鏖战,西面和南面分别只剩一个营头,共和也只是袖手旁观,专心进攻安南。

  在桂林开完作战会议的广威军观察使庞天寿已经回到了南宁,他一拍桌子:“这一次,由我们广威军和广武军联合行动,进攻东京。”

  庞天寿把右手支在桌子上,往两旁扫了扫炮兵营长冯子材和七个步兵营长,大声吼:“钧座说了,这次进攻东京,谁打得好,就任命谁为平南将军。”

  自从翟晓林在黄梅之战阵亡,季退思接任平东将军以后,平南将军的位置就一直空着。

  “那肯定是庞将军您呀。”边上有一人奉承着,“我们广威军已经有八个营,和剑南军入川时候一样,领头的当上将军是肯定的。”

  庞天寿满意的点点头:“我要当上平南将军,广威大都尉,我就推荐你们柳家,”他看了一眼冯子材,改口说,“咱们广威军的营长来接任。”

  柳家也是广西的大族,庞天寿和石达开刚刚在广西站住脚的时候,石家子弟成为全军骨干,庞天寿就试图笼络一些当地大族来平衡石家。柳家就是其中之一,他们在广威军中人数不多,但训练都非常刻苦,还有一个叫柳宇的同宗在红河上游传教。

  石达开带领剑南军去四川以后,柳家的势力慢慢进入广威军中。一届一中全会确定要打越南,广威军开始扩充,新扩的三个步兵营全部是柳家子弟担任:柳镜晓、柳宇、柳畅。当然,柳宇加入共和军以后就写下血:同一切反动会道门断绝了联系,而且他已经申请加入正儒锐士。

  庞天寿讲了一番话,却让柳家人的心思活动起来。

  “庞大都尉刚才一番话,分明就是要推荐我们柳家的人,后面又把话收回去了。”

  “不推荐我们柳家,他还能推荐谁?冯子材是炮兵,陈显良是磨豆皮的,李文茂是戏子,陈开是箍桶匠,他们还有何禄都是钧座最忌讳的三合会,阿宇,你申请成为正儒锐士批下来没有?”

  “还没有,要考察,然后当两年的守阙锐士,才能转正。”

  “真是麻烦,这次去安南,可要好好表现,冯子材是钧座看重的人还好说,可不要让那几个三合会的爬到我们头上。”

  “兄弟们都加把劲,不能被三合会的比下去。”

  那边陈开等人也在商量:“我们也都是共和军的老兵啰,1842年广州首义,我们就跟着张兴培大哥参加了共和军,本以为奔到个好前程,谁知到会党身份,最犯钧座的忌讳,不然也不会跟着庞天寿来广西。林深河,知道,参军比我们晚一年,什么后台都没有,前天传阅的捷报,他已经是左都尉。和我们平起平坐,这次又新立大功,眼看要爬到我们前面去了”

  李文茂说:“这次东京之战要好好打呀,别的不说,要是让柳家的几个小子爬到我们头上,那才真是没脸见人了。”

  这下勾起了陈显良的火气“柳家的几个小子什么功劳都没有,就仗着是本地人,在各地帮着建锦衣卫,广威军扩军,从锦衣卫里成百上千的调,一下子就出来三个营长。”

  “也不能说柳家的人一点功劳都没有,打桂林的时候,冯子材的炮兵营要上山,就是柳镜晓和柳畅的两个连掩护他。而且柳家的人故意和石家别苗头,让庞观察使省心不少。”

  “嘿嘿,走了一个石达开,这次却又要和广武军合作,广武军,可都是我们广东老乡呀,俗话说得好,老乡见老乡,骗他底掉光,嘿嘿。”

  广州,广武军经略使张彪也在伤脑筋:“谁先打进升龙,谁就是平南将军,这不公平,他们从南宁走,顺着左江就杀过去了。我这边还要渡海。海军我又指挥不动。”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