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长安风流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86章 皇宫之行

[字数:38685 更新时间:2013-11-14 11:45:00]




  法门寺的水陆道场,做了半月有余。上千名和尚梵香颂经日夜不休,法门上空都笼上了一层烟云,真有点仙佛的意境。光是燃去的香烛,就有好几车。

  怎么说李佑也曾是个皇子,如今又镀上了一层金身,披上了佛教圣地的光鲜外衣,仿佛他曾经的邪恶就该被遗忘了。于是,朝廷上下的大臣也大多来烧香祭拜了。安置李佑金身的浮屠塔也有了个别名,被称为“齐王塔”。与安置释伽牟尼佛的屠浮塔遥相呼应,倒成了法门寺一景。

  不知道李佑在天有灵,会否觉得讽刺。反正秦慕白是觉得,自己若是李佑,干脆自焚得了,尸身都别留下。常言道一死以谢天下,他这是死了都偿不了罪,尸身仍不得安宁。

  近些日子,李世民着兵部尚书李勣,忙着调兵谴将,准备派兵前往兰州镇戍,增强那里的军事力量。眼下,吐蕃进犯的其实主要只是南方蜀地松州一带,兰州一带向来兵马强盛,又有秦叔宝这样的大将镇守,吐蕃人并未多作侵犯,顶多也就是零星的骚扰与偶尔的掠夺。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皇帝借这个机会派兵往驻兰州,实则是一手放长线钓大鱼,放眼于制霸西域的高招。

  李世民刚登基的那会儿,北方突厥汗国的颉利趁大唐内乱立足未稳,一举南下杀了李世民一个措手不及,兵锋直达长安城下。这口恶气李世民如何忍得下,几年忍辱负重励精图治之后,终于一举灭了突厥生擒了颉利。后来,又平复了吐谷浑镇劾了吐蕃与陇右河套。在对外战争上,贞观大唐从来就不惶多让,李世民也被诸蛮奉尊于天可汗。

  不过,自行平定北方草原之后,休养生息养民抚内的国策,占据了主导。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一批内治能臣开始斩露头角,并渐渐取得了实权。诸如长孙无忌、房玄龄、魏征等人,都是儒仁思想浓厚的人物,一向主张以王道仁政治国,能不打仗就少打仗。而且,休养生息四海呈平,也是当下百姓仕人们的愿望。于是乎,贞观大唐藏兵甲而修学堂,战争变得稀少了。

  可李世民是个雄心之主。这样的君主,天生好斗!拿下突厥,那是报复;平定吐谷浑,根本不过瘾;必须要制霸西域降伏吐蕃,方才能让他的雄心大志得以安慰!

  可是朝堂之上颇多谈战生厌的人物,李世民也不得不考虑到他们的情绪。于是,他将一套制霸西域的方案,不露声色的慢慢铺陈了开来。这第一招,就是扩充兰州都督府!

  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都不傻,自然也是都看出来了。但他们对皇帝这样的安排无话可说呀!——吐蕃进犯,兰州增兵防卫那是理所当然的!

  同时,这些消息灵通的人士,也嗅出了一丝奇怪的味儿:皇帝有了制霸西域的大计,没用李勣、侯君集、李大亮这些人物,也没搬请李靖更没启用他的得意门生苏定方,而是用了一个入仕尚浅年纪轻轻鲜有军功的后辈——秦慕白!

  这是个什么讯号?!难道说,这小子要发达了,皇帝要意提拔栽培他?

  这几日进出皇城,秦慕白也感觉有些异样。那些大臣小臣看他的眼光,都有些怪怪的。心里一琢磨,他也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泰然处之的想道:随他们怎么想,关我屁事!我只管办好我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法门寺的道场总算结束了,秦慕白回了皇宫,向皇帝交旨。李世民在武德殿接见他,谈罢公事,让他随帝驾一往前往蓬莱殿。

  李世民说道:“慕白,你没忘了稚奴和兕子吧?”

  “当然没有。”秦慕白笑而答道,“二位小殿下,现在可好?”

  “好。”李世民也笑,说道,“朕今日就准备回去陪陪他们,恰好你来了,便一同去吧!”

  “微臣求之不得!”秦慕白笑道,“说实话,微臣还真是有点想念二位小殿下!”

  “他们也整天念叨着你呀,哈哈!”李世民大笑。

  到了蓬莱殿的寝宫之中,听到李治和李明达在一起念书,念的还是《礼记》里面的篇章。

  秦慕白不由得笑道:“二位殿下真不错,小小年纪就念《礼记》了。据臣所知,《礼记》可是大经。此前,他们早已学过了孝经、诗经、公羊传,这就要通四经了呀!”

  大唐实行科举,官方教材分大经、中经、小经三大类,《礼记》与《左传》并为大经。学业有通二经、通三经、通五经的档次分别。自然是通得越多,表示越有才学了。

  李世民也欣慰的点头微笑:“虞世南真是个不错的老师。而且,稚奴和兕子也都勤学。这说起来,还多受了一些你的影响。想当初,稚奴可是最不爱读书的,翻开书本就泛困。若非是你陪他们养成了每天读书的好习惯,他定要变得不学无术了。”

  “呵呵,陛下说笑了。其实晋王殿下很聪明,只是有些贪玩。晋阳公主则是罕见的聪明,堪称天才啊!”秦慕白说道。

  “对,说到点子上了。”李世民点头道,“可惜朕的兕子是个女儿身,不然将来定是个非凡的人物。”

  秦慕白微然一笑:“陛下,女子也未必就不能非凡了。譬如长孙皇后,便是母仪天下流芳千古。”

  “是啊……”一句话勾起了李世民的无限回忆,他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朕的这么多儿女当中,恪儿最像朕,兕子最像皇后……嗯,咱们进去吧!”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秦慕白心想道:听李世民这口气,是在叹息兕子怎么不是个男儿?她既是嫡出又聪明有德,若生为男儿,可就真是个最完美的接班人了!

  说来说去,李世民还是在为接班人的事情烦恼!

  二人前后脚走进去,李治和李明达就兴奋的叫了起来:“父皇——哇!村长!”

  “哈哈!”秦慕白大笑,一眼就瞅到李治,可是大变样了!

  一年不见,他长高了不少,简直像换了一个人。声音也有些变了,俨然是个半大小子了嘛!

  看来古人的确是早熟一点,这小子才十一二岁就开始猛发育了!

  “晋王,公主殿下,你们还好么?”秦慕白见了礼笑呵呵的问道。

  “好呢!村长,你可是快有一年没来看我们了!”李治的嗓门变粗了不少,孩子气少了去,有些像鸭公,怪难听的。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憨厚与单纯也一如此前。

  反观兕子,仍是当初的小模样儿。虎头虎脑白白净净的非常可爱,笑容极甜,而且比以前养得胖了一些,活像个洋娃娃。

  “看把你们高兴得。”李世民呵呵的笑,说道,“稚奴,兕子,书念得如何了?背一段给你们村长听听吧?”

  “好呀!”

  他们两个也就正而八经的开始背书了,背的是《礼记》里面的一段,之乎者也的背得还挺顺溜,秦慕白听了呵呵直笑:“这背错了我也不太清楚,反正这书我是背不得。二位殿下可比我用功和博学得多了!”

  “慕白,你这么说会教坏他们的,他们会骄傲!”李世民呵呵的笑,慈爱之情溢于言表,他将两个小皇子唤到身边,搂着他们说道,“转眼过了年,稚奴就十二岁,也该开府设署了。朕老早就答应过你,让你担任晋王傅。怎么样,你没意见吧?”

  “微臣且敢?”秦慕白拱了拱手,说道,“只怕微臣才疏学浅,又常年不在京城,无益于晋王殿下。”

  “无妨。”李治抢着说话了,“村长只待答应就行。反正,我只愿村长担任这个晋王傅。换作是别的人,我不乐意!”

  “是呀!”兕子俨然和他哥哥是同一战线的,笑嘻嘻的道,“村长,你就答应了吧?就算你在外地做官儿,也总有回京的时候吧?回了京,你就到九哥府上去,那我也去,就又可以听村长讲故事了!”

  “哈哈!”李世民被逗乐了,“兕子呀,晋王傅可不专是讲故事的,那是你九哥的老师,知道吗?你们得跟着他学东西,有不懂的就问,有危险就让他来保护你们,明白吗?”

  “嗯!”李治煞有介事的认真点头,“村长可不就是一直保护咱们的吗?有他在,我和妹妹都睡得安心些。”

  “呵呵,你都听见了?”李世民笑呵呵的道,“用不了多久,你也就是他们的姐夫了,一家人,朕更加放心。”

  秦慕白笑呵呵的道:“如此,微臣便答应了。”

  “好。待稚奴开了府,你就是晋王傅。”李世民笑呵呵的道,“慕白啊,女婿胜半子,朕可是把你当儿子看待了。对稚奴和兕子,朕也一直视为心头肉一般,到时也就都交给你了。”

  “陛下放心。”秦慕白微笑的点头。

  “好,一起用膳吧!”李世民心情颇佳的爽朗大笑,“稚奴,兕子,吃完饭把你们的琵琶拿出来弹一曲听听。让你们的老师也检验一下,究竟练得如何了?”

  “好呀!”李治和李明达可就乐了,欢天喜地的拉着秦慕白往餐厅跑去。

  李世民看着他们点头微笑,自语道:“这可真算是缘份!”

  在蓬莱殿吃了饭,又听了李治和李明达弹琵琶,时间便很晚,天色渐黑了。秦慕白拜别了皇帝等人,离开此地准备回家。

  方才走到下马桥,却见这里有人掌着灯笼坐在桥边,似在等他一般。

  不是别人,还真是高阳公主。

  “玲儿,你怎么在这里呢?”秦慕白走过来关切的问道,“天黑转凉了,可别冻着。”

  “等你好久了呢!”高阳公主温柔的一笑,将灯笼递给秦慕白,“给你拿着,我手冻红了。”

  “就你一个人,也不叫个宫女陪着。”秦慕白接过灯笼,又将他的手握在手心里哈着热气,说道,“专程等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等你呀?”高阳公主俏皮的笑了一笑,说道,“我听婢子说你陪父皇一起来了后宫,去了蓬莱殿,就在这里等着你,想和你说说话嘛!”

  秦慕白笑了一笑:“还专挑的这么一个好地方。我好像记得,这里曾经有人英勇跳河的呀——你不害怕?”

  “讨厌啦!”高阳公主脸上一红,羞恼的瞪了秦慕白几眼。

  “说吧,有什么事情?”秦慕白呵呵的笑了一阵,问道。他知道,若非有事,高阳公主也不会大半夜在这里候着。

  “嗯,我听说你要离开京城,去兰州了是吗?”高阳公主问道。

  “你消息还挺灵通的嘛,朝廷都还没正式下文呢!”秦慕白笑了一笑,点头,“是的,陛下是这么吩咐的。”

  高阳公主便拧起了眉头:“我们可是要定亲了,父皇怎么能让你这时候离开呢?”

  “国事为重嘛!”秦慕白呵呵的笑,“放心,我跑不了。还不是被你捏在手心里?”

  “不害臊!”高阳公主又好笑又好气的白了他两眼,说道,“这才回京呆几天,又要走?反正,我心里不舒坦。我要跟你一起去兰州!”

  秦慕白皱了皱眉头:“其实,我也想带你一起去。不过兰州可不是襄州,那里可是边关,随时有战事,兵荒马乱的一点也不好玩,还有危险。”

  “我不管!反正我都发过誓了,从今往后,你在哪里我也要在哪里!”高阳公主犯倔了。

  秦慕白为难的看着她,苦笑不迭,温文细语的道:“玲儿,别这么任性嘛!这回倒不是皇帝陛下同意不同意的事了,是我不乐意带你去。话说我们定了亲,那就是夫妻了,皇帝陛下也不会怎么管着你。可是兰州那里,我也是一片陌生。是太平地界还好,若是三天两头的打仗,我怕我会无暇分身照顾你啊!”

  “讨厌!我就那么累赘吗?”高阳公主撇着脸恨恨道,“不去就不去!我还不稀罕了!哼!”

  说罢,她一扭身就要走。

  “呵呵!”秦慕白笑了起来,一伸手将她拉往揽进怀里,笑道,“看你,又犯孩子气了吧?”

  高阳公主脸上一红,嘿嘿的笑:“我不管!总之这次,我要跟着去兰州!你不带我,我就自己偷偷跑去!说不定半路就被吐蕃蛮子截到高原上挨欺负去了——你看着办!”

  秦慕白苦笑:“你这是分明就是威胁人嘛!”

  “还就是!”高阳公主脸蛋儿一扬,蹶着嘴哼哼的道,“你能把我怎么样吧?”

  秦慕白无可奈何的摇头苦笑:“罢了,我算是怕了你。要不你去问皇帝陛下吧!他老人家要是答应了,我没二话,行了吧?”

  “嘿嘿,这才乖嘛!”高阳公主得意洋洋的坏笑,“父皇陛下嘛……小菜一碟儿!”

  “拜托你小声点儿行不行?”秦慕白哭笑不得,“罢了,此地曾有人跳河那便不宜久留,我得回去了,你去找你的小菜吧!”

  “嘿嘿!去吧去吧,我去蓬莱殿找父皇!”高阳公主得意的笑,踮起脚尖在秦慕白脸上“波”了一口,一脸喜滋滋的模样。

  “就知道耍流氓!”秦慕白笑骂了一声,摆摆手走了。

  “耶!太棒了!”高阳公主跳着脚兴奋的低嚷,“离开长安,去兰州!”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