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狼行水浒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立储

[字数:3513 更新时间:2013-11-15 21:02:00]




  四阿哥纳了侧福晋后不久,六阿哥便被过继到质郡王的名下,纯贵妃或许是忧思过度,在六阿哥过继后,便病倒在床上。www.SYZWW.NET

  巴勒奔回西藏时,乾隆特许塞娅着西藏服饰去送行,而永璂却是在那一天去了宗人府的牢房。

  牢房里阴暗潮湿,墙上还挂着刑具,他身后跟着的侍卫与太监各个低着头,不敢多瞧一眼。越往里面走,那些关押的人表情就越麻木,永璂走到一间牢房前停了下来。

  里面的人一看到有人来了,便猛的扑到牢门边大吼,“放我出去,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我是冤枉的!”

  “你冤枉什么呢?富察皓祯”后面的小太监搬来凳子,永璂顺势坐下,伸手接过另一个太监递来的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后,“你行为不端,陷皇上于危难之中,莫说治你的罪,就算是诛你九族,也不算是冤枉。”

  “你含血喷人!”皓祯抓住牢门,双目死死的盯着永璂,似乎有滔天的怨恨,“你陷害忠良,仗势欺人,总有一天皇上会看穿你的真面目,你会遭报应的!”

  “人人都会报,便有应,比如你今日落得这个下场,也不过是一种报应罢了,”这些没有用的诅咒对于永璂来说,不过是三月的风,吹过去便算了,倒是他身后的小品子与小安子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我自认做事问心无愧,你骂也好闹也好,”永璂顿了顿,语气变得更加的轻飘,“有些事情,做错了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今天来就是想要看看你是否知错,如今看来,既你已经无药可救,这便罢了。”

  “十二阿哥,这…”看守的人见十二阿哥起身要走,忙上前想打听十二阿哥对这个犯人有什么特别吩咐的。

  “不用管他,往日怎么样,以后也这么样,”左右这人也活不了多久了,他心里的打算与乾隆应该是**不离十,他们都准备拿这个富察皓祯开刀,而整顿八旗迫在眉睫。

  两日后,天气微微有些闷热,乾隆颁下一道圣旨,册封皇十二子永璂为太子,择吉日以告太庙祭天地。

  朝堂之上众臣听了这道圣旨,皆是三呼万岁,倒是没有惊讶,毕竟早在之前,皇上已经有重用十二阿哥的苗头,更何况自从十二阿哥为救皇上,差点丧命于反贼的手上,这在皇上心头,不知又加重了多少份量。

  坤宁宫里的皇后得知这个消息后,喜极而泣,一干子奴才跪在地上贺喜,他们坤宁宫上上下下这才算是熬出头了。www.SYZWW.NET

  “皇后娘娘,这本是喜事,你可别掉泪了,”容嬷嬷上前扶着因为激动而站立不稳的皇后,自己也擦着眼角道,“十二阿哥三日后要与万岁爷一起到太庙祈福,到时候天热,皇后娘娘不如想想怎么给十二阿哥补补身子才是。”

  “容嬷嬷说得对,皇后娘娘可别掉眼泪了,这是大喜事呢,”紫薇上前盈盈一拜,“若是皇后娘娘有什么叫紫薇做的,紫薇一定不会推辞。”

  “你这孩子,大中午叫你陪着我,快去歇息一会,明儿中午叫永璂与我们一道用膳,”皇后红着眼眶笑了出来,心里却有种雨过天晴之感,她虽为皇后,可是家世不比孝富察家,与万岁爷的感情也不及孝贤皇后,这些年来,就连永璂也不受皇上重视,如今永璂能受到如此重视,就算让她一辈子吃斋念佛,她也是甘愿的。

  “格格,”金锁跟着紫薇出了正厅,两人一起到了偏殿,关上门后金锁才压低声音道,“格格,如今十二阿哥是太子,我们日后便好了。”

  紫薇听了这话,先是一笑,继而叹道,“今天是第几日了?”

  金锁微微一愣,方才明白紫薇的意思,低头答道,“第三日了。”

  “明天她就要被杖毙了,”紫薇语气说不上是高兴还是怅然,“进了京城这些日子,方知人的本性有多可怕。”说不怨是假的,她对小燕子一直是有怨恨的,可是如今听闻对方将死,那种怨恨又化作说不出的惆怅。

  金锁听着紫薇的话不言。

  良久之后,紫薇偏头看向窗外一朵胜放的月季,“也罢,人这辈子,总是要遇到一些人,一些事,可是不管是人或事,终究都是要过去的。”

  第二日,原本晴朗的天气下起雨来,永璂在屋子里看书,内务府总管却冒雨来了。内务府总管是那拉皇后母家兄弟,对永璂的事情自然上心,他来也是为了宫女小燕子的事情。

  谁都知道,小燕子就是之前被皇上宣布暴毙的格格,但是谁也都明白,在还珠格格被赐到五阿哥身边的时候,病重的还珠格格便该死了,留下的也不过是入了包衣籍的燕氏而已。

  “十二阿哥,我们本是要用刑,可是五阿哥不知从何处出来了,现在刑室现在一团乱,不知道现今该如何。”他身上已经打上了十二阿哥派的牌子,若是此时处理不好,落得个仗势欺人的名头,只怕是十二阿哥也要被连累,眼看十二阿哥即将成为储君,若是闹出事儿来,只怕不妥。

  “哦?”永璂从书里抬起头,“你是说老五又跑出来了?”

  “是,”内屋总管道,“听侍卫说,五阿哥跟发了疯似的,对侍卫又咬又踢,他们又不敢伤害五阿哥,现在只好把五阿哥与燕氏围在刑室。”

  “既是神智不清,抓他的时候,就算伤到哪,也不过是意外,”永璂食指轻轻点着桌面,“皇上已经知道此事,他认为这样处理很好。”

  内屋总管马上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行礼退了出去,出门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明明看起来如此温和的一个皇子,有时候说的话却又如此的狠利,这便是属于上位者的手段吗?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上来了,大家晚安~

  PS感谢小嘀咕童鞋再次扔的火箭炮

  感谢三世奴情童鞋童鞋、雨落清晨童鞋、hya1234562008童鞋扔给我的地雷~

  谢谢大家,鞠躬~

  <hr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