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铁血之抗战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六十七节 重庆年会

[字数:4280 更新时间:2013-11-24 17:35:00]









(  雪啸万万没有想道这些机床对这些技工的诱惑有多大晚上,这些技工都在新居里心如猫抓地睡不着。翻来覆去直到半夜,就一个二个地从床上爬起身来,都不约而同地跑到新厂房附近去游逛起来,最后汇集在一起的技工怂恿厂长钱诚贵去借厂长的身份哄骗开守卫的哨兵,好让大家进车间赶制设备。

  “要实在不行。我们凑钱去贿赂守卫进车间也行啊。就那么三台车床四台冲床大家轮换用,看到这几十台机床还不能用,身上到处痒痒啊。在这么熬我们几天,这身体都要生锈了。”这些技痒难耐的技工为了早点能人手一台机床都不惜下血本了。

  在众技工的扇风点火之下,钱诚贵也终于忍不住了,上前和当值的哨兵勾兑起来。但哨兵因奉上峰的命令,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油盐不进地不肯放行。双方就在车间门口争执起来,从而惊动了当值查哨的新近被提升为防空自走火炮中队的中队长刘卿。

  刘卿经过询问哨兵,了解了事情的原由后,也加入劝慰技工们回去休息的行列。“易守啊。(因唐雪啸取表字着实太不象话,而被梅参谋长替刘卿改表字‘易守’。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意。)你难道就不急?看着大家都没换装备,就这么每天十几支的这么改装那要改到什么时候啊?”

  “但旅座下令,叫大家回去休息,明天再行开工啊。旅座也是爱惜大家身体。怕把大家累垮了。”刘卿也甚感为难,但还是劝大家回去休息。

  “我们的身体好着呢!累不垮的!”一些工人为了能现身说法,甚至在寒风中脱下了衣服,露出了瘦骨鳞峋形如搓衣板的身体,向刘卿比划显示着自己的‘强壮’。

  而老诚的钱诚贵则拉着刘卿讲事实摆道理:“我们这些工人,都是从东北和华北地区的兵工厂逃难过来的。当时小鬼子打过来时我们是逃得了,可惜那些生产设备能搬走得完吗?我们这些工人也就只会造枪改炮,一天没有事做,那就一天都不舒坦。身上不舒坦到是小事,没给国家生产出打小鬼子的武器,我们这心也觉得亏欠得慌啊,想起那些被小鬼子杀死的亲人,想起那些在逃难路途中饿死的枯骨,我们还在这儿一边大米白面的伺候着一边却无所事事的干耗着,我们这心里啊,就觉得亏得慌。易首啊,你也是从天津过来的你难道就不能体谅一下我们的心情?”一边说着的钱诚贵一边象变戏法一般的摸出个干馒头,恨恨地啃起来。那咬牙切齿根馒头较劲的模样活象是在啃着小鬼子的血肉。

  “那,你们悄悄进去,我们当没看见你们,只不过你们动静可搞小点,惊动了上头,你我可都没有好果子吃啊。”被这些技工的敬业精神感动的刘卿松口了。

  众技工千恩万谢之后就压低身子向车间里撒腿就跑。“可是刘队长,这可不合规矩的。”哨兵还在异议。

  “怕什么呢?如是有事,旅座怪罪下来,我兜着就是。你们去给这些工人抬点开水来,再让伙房熬点粥送来,把他们累垮了饿瘦了,那我们才是担当不起的啊,伙食钱就算在我的中队上,宁可我们少吃点,可也不能让他们饿着了。你们去执行命令吧。”刘卿大包大揽地下命令了。

  哨兵们都心悦臣服地执行‘一手’中队长的命令去了。

  不提下面地阳奉阴违。唐雪啸这时也被副官迟变革在屋外叫醒:“旅座。军政部急电!”

  “我曰。军政部地都他奶奶地是夜猫子。刚睡下就给叫醒。”唐雪啸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不满地发着唠骚:“我可没领过他们给地加班费。”

  接过电报。唐雪啸仔细观看起来:电令77旅旅长携家属|:起。于217日前赶到重庆军政部报道——军政部(何)。

  抱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地原则。唐雪啸让迟变革去把梅麒也叫醒。到会议室商谈。不一会。梅麒匆匆赶来急问唐雪啸有何大事发生。唐雪啸把电报拍到梅麒地怀中一边坏笑道:“没多大事。就是想叫你起夜了。”对唐雪啸这般不对题地回答让做事严谨地梅麒为之气结。

  在也看过电报后。梅麒一头雾水:“都快过年了。催我们去重庆报到。还点名让你带家属?这叫什么事啊?”

  “肯定不是坏事。”唐雪啸老神在在地说:“我们地公婆何部长给我们发地电。如是坏事何苦叫我带着家属去趟这混水?我估计可能就是要过年了。单位领导请职工及其家

  年慰问吧?”

  “会不会是我们在上海之事走了风声,上头想扣家属作人质,让我们把那批黄货都吐出来?”见实过一些阴暗面的梅麒倒出了自己的担心。

  “那也没什么。”唐雪啸笑道:“我们偷这些东西回来,本来就是想给国家增添扩充军备的,他们如要,我们就交上去,毕竟由国家出面买军备也比我们要名正言顺得多。”

  “上交到没啥?我就怕上头还会给我们77旅扣上一个盗窃屎盆子,到时候我们可有理也说不清啊。”梅麒还在担心。

  “不会啦。你想想啊,我们77旅风头正盛,很多势力都盯着我们呢,上头如要对我们翻脸不认,那肯定会把事情闹大,如那样的话,政府也就不能吃进这笔财富,也就只能还给美国花旗银行,如是我国很强很富的话,为了挣个好名声,就可能这么干。但我们国家都快穷得耗子进家都要含着一泡泪水出去了,哪会想要挣啥名声,惟恐不能捂着按着的闷声发财。所以啊,老梅你是多滤了。”唐雪啸也谈出了自己的看法。

  “明天一早我们就去重庆报道,顺便也散散心,多准备礼物和各大佬们走动走动,毕竟我们以后还要和他们互相帮衬在能在这抗战其间存活与壮大啊。”

  听了唐雪啸的话,梅麒也想通了里边的关节,笑着自嘲起来:“真是见的风浪越多,胆子也越小啊。我也睡不着了,干脆我们就合计合计,看到重庆后要拜什么人,要送什么礼。你们从上海带回来的军旗和那根日本狗尾巴是一定要送给老头子的。让大家都高兴高兴。”

  “你去忙吧,你家属没在琅池就不用你陪着睡,你也睡不着,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后唐雪啸指着‘听雨轩’说:“我还有三个老婆要我讲故事哄着才能睡呢。

  丢下一头黑线的梅参谋长,唐雪啸一步三晃地回‘听雨轩’睡觉。

  第二天一早,唐雪啸安排好部队里的琐事之后,就带着三位一身戎装的老婆与梅参谋长一道乘坐两辆吉普车向重庆进发,两辆大卡车装满去进贡的礼品和由十名特种兵组成的卫队紧跟在后面。‘抬水兄弟’也因其强大的体力和身手也被纳入卫队行列,别的不说,就凭兄弟俩胸前挂的那挺路易斯机枪,和背包里的四个弹鼓,整个就俩移动火力碉堡。有他们俩跟在身后,唐雪啸对此次的带家属出行放心不少。毕竟此时的重庆还是有小鬼子养的汉奸狗腿子潜伏着呢。如果发生意外,有俩个强大的火力压制手,大家的安全系数也会多提高几个百分点。

  因为军政部的急令,也因为去重庆也算是轻车熟路了,唐雪啸一行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抵达重庆。在夜色下,车队直驶军政参谋部,到何应钦那儿去应卯。

  见到满面春风的何应钦,唐雪啸见过礼后就迫不急待地询问有什么事来。何应钦笑着解释说:“没多大事,老头子就是想把下面的中央体系的各头头收回来开个年终总结会。再和大家吃个团园饭。”

  唐雪啸不解了:“这军务上的会,就我们来进行了,可这叫我带家属来,可就奇怪了。”唐雪啸想摸摸何应钦的底。

  何应钦笑道:“你和他们不同的。第一,你才加入中央军序列不久,所以让你们都来见见其他军队的头头,第二,你娶宋部长家的侄女,说白了就也算是和老头子多了一层关系,这你还不懂啊?她们来重庆也是老头子亲自下的令。说是亲戚了也就该多走动走动才是常理啊。”

  切,还不就是老蒋要想打亲情牌,想收买人心。唐雪啸心中暗暗地想。但嘴上还得说:有劳委员长挂怀等不咸不淡的感谢话。

  最后何应顷让唐雪啸带着三位夫人和梅麒就在军政部招待所休息,明晚将会军官俱乐部参加由老头子召开的晚会。“你们这些后辈可得准备好给老头子的新年贺礼啊。”何应顷最后点拨着唐雪啸。

  经过一夜的休息,闲不住的唐雪啸就被要去逛“陪都”三位老婆拖着出门,雪莹还不满地批评77旅旅座自己的丈夫为官官僚:去上海公干的奖赏到现在都还没有兑现,在这物价飞涨的陪都,自己和两位姐姐那微薄的薪水,不知能不能买到几样重意的首饰。

  “丈夫就是太太的钱袋子嘛,你们今天要买啥都行,我买单就是。”唐雪啸难得大方的豪气干云地说。)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