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天烽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六卷 战火纷飞 第五章 明修栈道(1)

[字数:6013 更新时间:2013-11-15 16:02:00]




  牙舞爪的挥舞兵刃展开围攻,一个个远望去凶狠异常,呲牙咧嘴嗷嗷怪叫,跑起来飞快,生怕别人抢先。三寨主咬牙切齿在一旁呐喊助威,盼望着将射伤自己的敌人抓住,再施以酷刑。唯有郑宝静静的注视,仿佛一个局外人。

  吴家的山谷内立刻喊杀震天,特别是声音在谷内回荡,格外骇人。

  典韦、许褚各执兵刃守护在高勇身边,冷冷的看着四周涌上来的山贼,高勇没有下令,他们二人决不离开半步。郭嘉神情悠然,搬了一把折椅坐下,一边摇扇一边指点江山,颇有儒将风范。

  此时的车城圆阵内,一共拥有三个营的作战兵力,合计超过八百人,这些战士通过郭嘉的暗渡陈仓之计,用出去一人回来两人的方式,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队伍中来。至于战斗时一片混乱,谁还会刻意去数里面有多少人。三个营分别防守三个方向,按照郭嘉部署,先期只让一半人参与防御,余者隐蔽待机。

  看到山贼开始进攻,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就算曾经上过战场,心也会不由自主地加速跳动。不过,看看自己所在的车城圆阵,看看层次分明递进抵挡的护卫,担忧之心并不强烈。此刻,山贼疯狂冲至五十丈外,郭嘉目光一瞥,冷喝道:“第一方案!”

  “呜——”低沉的号音响起,三个方向的护卫同时大喝,最外侧蹲在壕沟、粮袋后面的护卫立刻平举长枪;其后半蹲的护卫悄悄握紧标枪,再其后隔板旁的护卫则不紧不慢的举起强弩,弩箭阴冷的瞄向前方……

  郑宝闻听号声心里一紧,说不出何种滋味,只是一种多年未见的恐怖感猛然袭来!山贼们听到号声也是一愣,但进攻的脚步并未停下,官兵胆小懦弱地形象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们的心中。“杀光他们!”二寨主一声大喝,猛然加速。飞一般冲向第一道防线。其余山贼喽罗那个敢懈怠,个个打起十二分精神哇哇怪叫声势骇人。

  郭嘉看到山贼不知死活的狂冲,冷冷的面容露出预知胜利的笑容,“弩箭点射!”

  一声令下,二十余支弩箭争先恐后的飞射出去。二十来丈的距离,根本没有多大的弧道,基本上瞄头封喉。一支支近乎直线地飞行,摄人寒光一闪即逝。“唉呀!妈呀!”十几声哀号喝骂伴随着十几名山贼中箭仰面摔倒。山贼的攻势就此一阻。

  二寨主见状不忧反喜,看这架势,这应该是商队全部的弩箭了,“二十来支……哼!根本不够看!”轻蔑的想法闪过。当即兴奋鼓劲道:“儿郎们!商队只有二十来支强弩,根本无足为惧。本寨主宣布:抢夺强弩者,赏赐加倍!”

  “赏赐加倍”犹如兴奋剂,因为面对弩箭地恐惧而攻势稍缓的山贼立刻恢复了凶悍。前仆后继勇往直前。

  高勇轻轻皱起眉头感叹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千古名言啊!”

  郭嘉点头道:“还是那句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重赏未必是好事,看来还得给他们增加点压力。”

  高勇看着战场局势说道:“压力可以大点,就是别把山贼吓跑了!”

  郭嘉笑而不语。将手中折扇一挥。“第一排准备近战,第二排投掷标枪!”霎那间,冲在最前面的山贼惊愕的发现。车城圆阵仿佛受到惊吓地刺猬。最外一层突然刺出百余杆长枪!枪尖异常锋利。捅人跟跟捅纸一般,一刺即透!一片血雾。这支刺猬发起怒来骇人的紧。

  郑宝心里咯噔一下,虽说死伤的喽罗不多,但这种步步遭人提前打击的感觉极其不好,由近及远,不知道这支敢于谷内扎营地商队究竟还有什么后招!“立刻告诉守卫谷口人马加强戒备!”送信的尚未离开,山坡上又传来一阵鬼哭!郑宝扭头一看……啊!

  在“刺猬”亮出周身防护的长刺之后,活下来地山贼还未来得及庆幸,却又惊讶地看到山坡上飞出一波黑黑地短枪!最前边的山贼本能地抱头蹲下,此时的他再也不敢想什么金银珠宝、赏赐加倍,想的只是如何能够留下命在。

  二寨主最是吃惊加恼怒,眼见商队的防守花样层出不穷心中惊讶,又见山贼因这三轮打击气势大减十分愤怒。一个“漂亮”的扑到,躲开投来的短枪后,一边听到身后响起哀号,一边轱辘起身,二寨主从没打过这么窝囊的仗,就算对上张多、许乾也不曾如此吃鳖。当然,到死二寨主也无法了解,这种军阵根本不是他们这等山贼能够对付的,更何况阵内还是当今大汉朝最厉害的一支部队。无名野火在胸腔内燃烧,二寨主双眼立刻通红:“都他娘的起来!杀不死敌人,谁也别想好好活!”吼毕,手起刀落,将身旁仍在蹲地发抖的喽罗一刀结果掉。

  杀一儆百,在这种乱军中作用虽然不大,却也能够起到震慑作用。山贼的混乱崩溃苗头被压下了。二寨主身形不停,继续向前。其余山贼再也不敢妄想临阵逃脱,全部迎着头皮前进。幸好只剩下十丈距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郭嘉微笑着“欣赏”,但是命令却准确无误的下达。“给他们来一场小型飓风,就像乘船南下时遇到的那样!”

  这一次,不再像刚才只有二十来支强弩,而是超过百人,弩上都是三矢箭。不夸张地说,这一口气射出去的三百余支弩箭在山贼看来,确实称得上是小型飓风了。

  怒火红烧的二寨主边跑边看,他担心商队再出什么怪招,故此不得不打起十二分警惕。但是,山坡中部突然站起的百余人仍吓了他一跳,特别是视线落在强弩上时,胸口一紧……瞬间而已,一片比刚才更密集的弩箭暴射出来……“娘的,拼了!”二寨主怒喝一声,激起手下的士气后,自己将速度提到最高。他明白。弩箭虽然瞄准的是第一排,可一旦速度够快,往往射中的是后面的人。

  ——又是一阵惨烈的哀嚎,二寨主不敢回

  ,而后面地郑宝早已睚眦欲裂,至于三寨主……闭口实,三个人的心理同时明白了一点:他们好像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弃枪,戴盔。拔刀,提盾,近战!”五道命令依次下达。整个车城圆阵立刻转动起来。最外围的护卫放下长枪撤后一步,将早已准备好的头盔戴好、盾牌举起。然后抽出明晃晃的战刀,十人一队,组成一个小扇形,其中一人低喝一声:“杀!”刚刚略显缩小的防线陡然扩大。更有一股无可匹敌的杀伐戾气铺天盖地地袭来!

  二寨主神情一怔,顿感窒息,脑子里闪过不好的念头,但手中的刀还是砍了上去。此时此地。容不得半分迟疑——迟疑者死!几百人瞬间冲撞到了一起,场面堪比小型战场。

  看到交手之后的场面,高勇不得不赞叹郭嘉地才智。车城圆阵不愧是能够抵挡住强横秦军攻击的野战防御战阵。至于山贼。任他们如何勇敢(其实并不勇敢)。在拥有防御加成的护卫面前仍旧显得孱弱不堪。

  一些低头猛跑的山贼抬起头后赫然发现等候在面前地不再是一个个普通的脑袋,而是戴着从未见过的样式怪异的头盔、罩着漆黑骇人面具、穿得鼓鼓囊囊地人。怎么看也看不出刚才被徐六那伙人一吓即跑的样子!但是,山贼也是有一定组织的,在上头没有下达撤退地命令前,临阵脱逃着与官兵一样——死!

  于是,最外围地壕沟、粮袋成为了不可逾越地天堑。山贼冲,战战兢兢的挥动兵刃劈砍,却很快惊讶地发现刀剑无用,砍在商队护卫身上没有任何效果,只有轻微的闷响。可是护卫砍回来的战刀却货真价实,轻者血肉翻滚,重者断胳断腿,更有甚者,脑袋直接飞升。

  坡顶,郭嘉折扇纶巾,谈笑风生,时而指点东南,时而下令西北,端得潇洒倜傥。若此时有年轻的小妹妹在,一定会为之神魂颠倒。战局完全在郭嘉的预料之中,只不过,郑宝这伙山贼的耐力确实很强,只见不断涌来,如同潮水只涨不落。

  郭嘉如此想,郑宝却有苦自知,脸上写满了惊骇。山坡上的商队仿佛是一座巍峨的万丈高山,纵然其上拥有金银无数,却也只怕无命去取。三寨主忍着伤痛劝道:“大哥,让二哥撤下来吧,这么下去兄弟们都要死光了!”

  郑宝扫视战场,知道三寨主说的不假。山贼的攻势虽然猛烈,却仅占了数量上的优势,场面上好看而已。若论及核心,早已一败涂地,以两千余人围攻几百人而不下,反倒被杀了几百人,这种战斗在郑宝有生以来从未见过,更未想过。“撤下来吧!”咬紧牙关,郑宝发出了命令。

  随着山贼那边的锣声响起,山贼们如获大赦,像见到猫儿的老鼠,一个个飞奔起来,胆小的早已丢掉兵器,只图尽快脱离这是非之地。于是,山谷内的喊杀声逐渐弱了下去,直至悄无声息。

  郭嘉手中折扇一合,“第一场戏结束了!”

  高勇看看郭嘉成绣在胸,忍下了问第二场戏的冲动。恰在这时,一声低沉的号声从山谷北口传来,跟着南口也响起了同样的号声,之后开始传来若隐若现的砍杀声。高勇惊讶的看向郭嘉,还是问了出来:“奉孝,这是第二场戏?”

  郭嘉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算是吧,不过比预想的要快上一点点!”说着还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划起来,度量这一点点究竟是多久。

  高勇一拳“打”过去,笑骂道:“别算了,事事岂能尽如人料,还是小心为上!”

  这边扔下护卫回收箭矢、标枪不提,单说心痛的郑宝听到号声后,脸色刷刷变了几变。这号声不是自己安排的,哪又有谁掺合进来?

  两名小头目飞快的奔跑回来,异口同声道:“大寨主,不好了!”

  郑宝脸色一沉,“谁来了?”

  “是许乾的人,不下三千!”

  三寨主一听哼道:“该死的许黑子,敢打老子们的主意,大哥,让我带上一千弟兄直接杀了许黑子!”说完转身欲走。

  “站住!”郑宝急喝道,“剩下的两千多人是保命的本钱,老二带出去的两千人死的死、伤的伤,余下的派不上用场,你还要带走一千,万一商队护卫杀出来……咦?不对啊,探子不是说许乾的人到这里还得一天吗?怎么这么快?”

  三寨主脚步一滞,“快不快谁管得了?关键是现在怎么办?”

  郑宝恼恨道:“又能怎办?我要是知道就不会这么愁了!该死的许黑子!”

  三寨主抬起一脚踹在树上,“娘的,打劫打到这份上,抢不得,杀不得,走不得,简直窝囊死了!”

  仅片刻,郑宝的主意还未想出,山谷两头的喊杀声消失了。率领手下撤退一半的二寨主惊讶的发现,回去的路上竟然被匆忙跑来的败兵堵住,跟着,另一伙贼寇气势汹汹的狂奔而来!

  “许黑子!是许黑子的人马!”二寨主惊呼出来,但为时已晚,撤回的道路已遭封堵,而手下喽啰大战刚过,无力再战,无奈之下,只好退向东边待机。

  坡顶,高勇好笑的看着谷内发生的事。旁边郭嘉又开始分析起来,“这伙人不是许乾便是张多,肯定是听到谷内喊杀声没了,以为战斗结束,故此才要趁着郑宝放松警惕的机会杀进来。”

  随着分析,第二支山贼亦配合默契的冲了进来,快速准确的将郑宝的兵马截为两段。不久,一个黑瘦的汉字在百十名山贼的护卫下走了进来。一张黝黑的脸上写满得意,不过,当他的目光先后扫过伤亡颇重的郑宝人马以及山坡上的混乱景象后,得意迅速被惊诧取代。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