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古武少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十七章 御书房交锋

[字数:4121 更新时间:2013-11-14 1:41:00]




  一路有太子特有标识的豪华车驾飞驰而来,很快随着吴守礼的车马便进入了皇宫的莹献门,期间路过的各个关卡,当皇宫侍卫见到吴守礼手持金色的龙形令牌时,一个个一改往日的严查细问,没有对李玉进宫上前多加阻拦。

  在吴守礼的引领下,一路匆匆,急促的赶来,很快就来到了皇帝李贽的御书房,从第一次因为云贵妃五百万两银子的事件,再到李玉胆大妄为的烧毁圣旨被斥责,这次好像是第三回来到了御书房,但每一次的感受皆有不同。

  吴守礼刚刚进入御书房,站在门外的李玉,就听到了皇帝李贽急切的追问:“吴公公,眼看这一日的光景,可是又将过去的差不多了,朕令你将玉儿遣来,此事可否办成?”

  “回禀陛下,老奴今日可是去往太子府连跑了不下三趟,怎奈整个府邸,没有一人知道殿下的行踪,而且所在府邸之人,也没有人告之老奴,就连那陈宫和那狗奴才,都说是好几天了,都没有见到殿下的踪迹,可是把老奴给气了个半死,好在老奴知道今日陛下是非要见到殿下不可,因此,最后老奴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能守株待兔,最终果不出所料,那殿下可是当真就在府邸之内,但不知身在何处,也是避而不见,可老奴一个做奴才的,又能说殿下什么呢?何况......”

  这吴守礼,一说话,可就把这事给扯远了,心急如焚的皇帝李贽,上前就打断了吴公公的话,厉声说道:“朕就问你一句话,玉儿来了没有?”可见吴守礼这个时表白自己的功劳,可不是个时候,那皇帝李贽貌似等李玉都等得发怒了。

  “来了!”吴守礼也是深谙李贽脾气的一个人,不然他也不会从当初一个默默无闻的司库小太监,至此到今日的如此成就,其原委全都是靠自己察言观色、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等玲珑手段,混到了现在皇宫大内副总管的职位。此刻看到皇帝的不悦,哪能看不出是自己的话说得太多了,因此这次的回答,很是干脆,直接也就这两个字。

  “传!”皇帝李贽比那吴守礼更为的干脆,直接传李玉进来。

  在听到了皇帝李贽传自己觐见时,李玉也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迈步进得御书房来。

  李玉进得御书房,一眼便看到了上坐的皇帝李贽,不用细查,就可看到他眉宇之间略有丝丝的愁绪,看似不像做作出来的,而是一种无法释怀的愁苦,不但表露于面,更是郁结心头。

  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此李玉早已非是大燊朝皇太子的那个痴傻儿,即便就是那个痴傻儿,对那皇帝李贽,也定然没有一丝亲情的意味,更何况现在的李玉可是前世二十一世纪地球来的穿越男呢,对这名义上的皇帝老子,更是没有丝毫的情分在里面,话说本来自古皇家无亲情,自李玉穿越而来,非但没有感受到自己这个老子,皇帝李贽的照顾,反而多加的算计、利用自己,从一开始两人其实就已经走向了一个平行的、不可相融的路线,也许两人的目标都是一致,但路线绝无可能相融的走到一起。

  走进那御书房,见到了皇帝李贽,李玉没有向其他皇子一样,双膝跪地,叩头而拜,而是轻微俯首,抱拳一辑,口中说道:“儿臣李玉给父皇请安,不知父皇这么急的唤儿臣前来,究竟所为何事?想儿臣虽为太子,但目前貌似没有在朝中有任何的司职吧,难道父皇召儿臣前来,是为了家事?”

  李玉和皇帝李贽两人也都是心照不宣,虽然没有过多的言语挑明了来说,但在很多事情上面,两人都是彼此心中明了,只不过是有些事是不能明面上来说而已。

  为此,那皇帝李贽对李玉的无礼也没有过多的在意,而是见到李玉之后,转脸变成了一副满是欣慰之色的神情,谬赞道:“玉儿不必多礼,近日来,你可是风头甚劲,整个国子监的琴歌比赛之后,可是让朕见识了玉儿的六艺之术,原来皇儿蛰伏太子府,数年以来可是卧薪尝胆,勤学苦练,还能做到不露声色,待到那琴歌大赛之后,玉儿可是一鸣惊人,朕还听说你在弈棋之术上赢得了那国子监的诸掌教,你们俩还真是有缘吶!”

  听到此言,李玉心想,这皇帝老儿,到底想说什么,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难道是有什么暗示?当下也是开始跟这皇帝,自己名义上的老爹,打起了哈哈。

  “父皇可是过奖了,弄的玉儿甚是惶恐,这都是父皇筹办的国子监传授的好,儿臣前几日,虽然被那个叫什么封学之约困于直女殿,但几日来可真是学了不少的东西,尤其是在六艺学识方面,更是突飞猛进,这还是要多谢父皇的特意安排。”

  既然是绕圈子,那就绕呗,李玉心想,虽然自己不是什么所谓的老谋深算,但若是论绕圈子,前世在缉拿毒枭卧底时,可是学了不少的经验,虽然是时代不同,时间不同,身份不同,可追根究底,性质也差不多,都是卧底,只不过前世的卧底是为了国家的安全和荣誉,而这次的卧底却是为了自己而为,当然也是耐住了性子,慢慢的跟这李贽玩,看谁撑不住了,先说出自己真正的目的。

  “玉儿还是不要妄自菲薄,国子监区区的几天修习,就能让你突飞猛进?这话说出去了,估计谁都不信,还不是你平日在太子府勤学苦练的结果,以往是父皇看错了你啊,都说朕的玉儿,当朝的太子乃是一痴傻之人,可如今看来,你可是骗了全天下的人啊,不说皇儿的韬光养晦,就说你国子监的七日行,那可是大放异彩,让天下士子监生,都为之疯狂,更是一段段的传世佳话,博得了众多学女们的青睐,就连父皇都是对你佩服、羡慕的紧呢,这样一来,为父的脸上也有光不是,肯定的是这天下人,会说朕这个皇帝还没有到了昏庸无度的地步,就连国之储君选的都符合天下士子的意愿。”说到这的时候,那皇帝李贽还哈哈的笑出了声。

  当说到这的时候,那李玉赶紧的上前一拜,用恳求的语气说道:“皇儿李玉志不在此,还是请父皇饶恕儿臣吧?”

  “玉儿,你何出此言?”皇帝李贽的笑声突然的遏止,一脸疑惑的问道。

  “想必父皇是知道的,儿臣绝无称帝领国之心,玉儿只求能安安稳稳的,快乐逍遥的度过此生足矣,要是父皇真的怜悯儿臣,还是不要说那些冠冕堂皇的粉饰话,直接废掉我的太子奉诏,让我自生自灭可好?”而说出此话的李玉也是一脸的严肃,毫无玩笑之意。

  “你想躲?”皇帝李贽在听到此言时,那是一脸的阴沉。

  “对,儿臣就是想躲,就是想避开这纷扰的事端,找一个快乐逍遥之地,好好的享受日子,不要什么权倾天下,只求一世的快乐安稳,父皇要是恩准,那也算是不枉您刚才对儿臣的一番真情之言。要是父皇不予首肯,你也知道,我李玉是个不安分的人,谁让我头疼,我就让他也不好过,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看最后谁能撑得过谁?”李玉言语之间,满是充斥了年少的轻狂。

  “你是威胁某些人,还是在威胁朕。”皇帝李贽脸上的阴沉之色,也变的越来越难看,反问李玉的声音都开始用上了吼声。

  李玉没有在意皇帝李贽的怒斥,而是缓缓的分析道:“儿臣只不过是随便说说,父皇不要将祸事都往自己身上揽,现在这御书房内又没有其他之人,儿臣说的也是推心置腹的发自内心所言,在来时的路上,玉儿把近几日所历之事都过滤了一边,不是我能折腾啊,而是发现好多事本来都是无事的,可偏偏是有一些不长眼的,一直来算计于儿臣,导致了后来接二连三事端的发生,父皇,你说说,要是儿臣归隐山林,不再问世间的任何事,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快乐逍遥的生活了。”

  “哼,朕看你也就是痴人说梦而已,你也不想想,当你现为当朝的太子殿下,身份尊崇,就这样,所有算计你的人,都以失败而告终,而且失败之后,没有一个人去翻后账,或是再去寻你的麻烦,你知道是何原因吗?”皇帝李贽紧紧的盯着李玉说道。

  “儿臣知道父皇想要说什么?无非就是算计我的人,反而被我算计,之后也不敢来寻我来报复对吗?然后父皇还会说,儿臣所依仗的也无非就是自己这个太子的名号,或者说是在父皇的庇护下而已,玉儿说的对吧!”李玉知道皇帝李贽会有此一说,其目的还是不想让自己放弃那个太子之位,好继续作为一个棋子为他而谋更多的利益。

  李玉也真想抛弃眼前的一切,到一个没有争斗,充满爱心、阳光和抚慰的世外桃源之地,快乐逍遥的过完自己穿越而来的一生,前世就是为了国家的安全,自己可是奉献、牺牲了太多的东西,不但包括自己,还有家人的性命,这对李玉来说,虽然是那份神圣的使命感和国家的荣誉感支撑了自己该如何去做,可穿越到了这个古代大燊朝的世界,自己的方向,究竟在哪?自己的目标,是要干什么?是独树一帜,还是融合到这个时代中来,这确实是需要自己要好好的思索一下,这对于自己今后的路,至关重要!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