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秦之帝国再起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九十五章:困难重重

[字数:3289 更新时间:2014-8-1 8:54:00]



  感谢老书友“LSun001”的评价票,荣誉相信你一定是投五星的对不对?对不对……

  也再次感谢“开心坏人”的打赏,谢谢你!

  ………………………………………………………………………………………………

  之后的情况证明吕哲只不过是想太多了,任嚣身为南疆军团的次帅哪怕真的想排挤谁也不会做的太过明显,恒战自然也拿到了调动军队的令符。

  大秦传统的练兵模式是怎么样吕哲从来都不知道,他在受命之后也没有马上行使权利,而是带着亲兵不断在变成大兵营的夷陵来来回回的走动。

  初来乍到的特点就是对什么都陌生,不熟悉实情的条件下怎么练兵?他们漫无目的的逛了五天,吕哲也对南疆军团的现状有了一些了解。后面,他特意去找任嚣,请求查看给予练兵安排的物资,任嚣自然不无应予。

  由人领路吕哲到了囤积物资的地点一看,储备物质的地方戒备非常森严,任嚣带到南郡的一校兵力至少有三千人被安排守卫。

  囤积的物资情况果然如屠睢所讲的那样不容乐观,如果后面没有源源不断的粮草和兵器从全国各地送来,仅仅依靠现有的物资养活只够养活十万大军两个月,兵器也仅仅够武装起八万士兵。

  当然,并不是说只有八万的兵器,事实上兵器例如长剑、戈矛、长矛、弩机、弓、等等武器的数量足有十三万。但是必需考虑到磨损或者战场丢失等原因,十三万件武器必需留下足够的后备,不然在进行大战时无法及时补充兵器,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囤积地点严密的防御非常有必要,这是为了防止百越人的袭击。

  事实上百越人确实有袭击过,来袭的人数规模还十分多,不过那一次上万的百越人在进攻时没有穿越被清理出来的空地就被秦军弩兵和弓箭手消灭大半,残存的败军更是被一名叫元灿的校尉带兵堵在一个小山谷全数歼灭。

  南疆军的各个关卡,那些拒马和围栏上的首级就是上次那波袭击者的头颅。

  一场袭击被围歼之下,进入南郡的十几个百越部落元气大伤,其中不知道有多少部落因为损失太多的青壮年而被其他部落吞并,黯然地离开历史舞台。

  来到南郡之后,吕哲等人所看见的局势其实已经趋于稳定,这时秦军已经以百人为一队的形式在剿杀南郡境内的百越部落,大量小规模的袭击不过是南郡境内百越人的一种挣扎。

  目前夷陵的人口大概是二十七万多,其中有八千是从关中调来的秦军,大概有二十五万是被征调来的原六国战俘或罪官以及其家属,夷陵本地人口不过才七千不到。

  夷陵的耕地不算多,大部分是山中梯田,有七千多人的县在南方已经算是大县。不过再怎么个大县也无法单独负担起超过二十五万驻军的粮草,因此驻军的粮草自然需要整个南郡来供应。这也是为什么秦军一到地头就马上清剿境内百越的原因,其用意当然是保证粮草运输的安全。所以哪怕杀再多或者杀错了,只要达到目的根本不会被追究。

  吕哲做事喜欢按照写计划,他巡视营盘时会查阅兵册,不过比较尴尬的是兵册一般只记录几点,大概是相貌特征、家人、贯籍。

  年龄?好吧,并不是没有记录,但是这个记录的方式有些坑,例如某某谁生于始皇帝二年,然后再按照现在是始皇帝二十六年,得出的结论是这人现在是二十五岁。

  那么六国贯籍的人呢?他们自然也有记录,不过会根据出身于哪个国家来记录。比如魏人,那谁谁谁是魏假王几几年,这个谁谁谁是楚幽王几几年。反正是非常杂的记录,要是一个一个的对证再换算一下,在这个没有加减乘除算法的年代,可以想象工作量多大吗?

  最诡异的是什么?人人都知道自己是哪个王的几几年出生,但是让他们说出自己几岁又是一头雾水……

  别开玩笑了!让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文盲的人去记得自己多少岁,似乎有些难度。毕竟一人哪怕连脚趾都算上都只有二十根指头,很大一部分估计是永远的“二十岁”,因为再往上指头就不够用了。

  受限于无法确认年龄的原因,吕哲注定无法下一道什么段年龄的人到哪集结。不过他也不是傻子,既没有一个一个的挑选,也没有划分一个大范围然后让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而是找军中长史帮了个忙,查阅一下秦孝庄王四十六年都是原六国的什么王的多少年。

  查询这些并不困难,吕哲很快确认当时各国大王的年份,然后他上报任嚣,请求将符合年份的人抽出来。按照纪元来算,被抽选出的人不会多于四十岁。

  为自己机智感到满意的吕哲在接下来的五天内接收大批人员,他再把十五岁以下的人剔除出去,到了第十天总共集结了三万四千一十七人。

  正当吕哲在好奇恒战为什么毫无动静,以为是在被任嚣打压时,恒战带着亲兵出现了。

  或许是恒战意识到自己已经惹到任嚣,近期他很没有存在感。也不知道他因为什么原因,近来更是没有与吕哲有过接触。

  再一次看见恒战的吕哲心里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尴尬情绪,依然是有说有笑。不过恒战看吕哲的目光有些怪,像是责备又像是鄙视。毕竟再怎么看都是吕哲一到南郡立刻被任嚣“收编”,而似乎吕哲是被屠睢点名才加入南疆军团,从哪方面都是吕哲辜负了屠睢。

  当然,吕哲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辜负了谁,他是一名光荣的大秦军侯,又不是某人的亲兵,无论向谁靠拢不都一样是在为伟大的秦帝国繁荣昌盛努力嘛!

  恒战的到来只为了一件事情,他红着脸做出一个请求……

  很难想象一个人怎么能一边羞愧又理直气壮的要求吕哲划出五千经过甄选的兵源?不过恒战这也是没有办法,他查阅兵册后得出的结论与吕哲相同,那就是无法快速辨别兵源的年纪。正当他苦恼的时候,吕哲的招数奏效了。

  思考了一下,吕哲同意了恒战的请求,对于他来说多五千和少五千没有影响。

  似乎是吕哲太利索的举动让恒战意外了吧?恒战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事情好像不是我想的那样?哲并不是忘了上将军的栽培,他只不过是想让南征军快点形成战力,这才配合次帅?”这单纯的小伙子心里这么想。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