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铁血1933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百四十四章 侵略者的下场

[字数:7364 更新时间:2013/11/14 21:55:00]



  金霸天打完鬼子一转身又回了黄旗村,按照计划只要一年内到哈尔滨集合就是了,中间自觉赚够的雇佣兵可自行离开,至于赚够是个什么概念那叫见人见智了。

  满铁沿线,鬼子为了控制铁路公路的生命线在满洲铁路公路两侧修筑了无数砖石结构的碉堡,这些大大小小的碉堡少则驻军一个班,多者驻军一个小队。均配置机枪掷弹筒等大杀器,碉堡间用望远镜即可互相看到对方,这种密集程度在历史上是没有的。

  四个炮兵计算着和远处三个碉堡的距离,在这里想穿过铁路线而不惊动碉堡的鬼子守军还是有些难度的。

  对于守卫碉堡的鬼子来说,今天和昨天以及明天没什么区别,每天就是在这里站岗放哨戒严巡逻,四周目力所及的地方空荡荡的——铁路沿线的房子都被拆掉了,因为这些地方有可能藏有当年制造一些列满洲离奇无人爆炸案的凶手们。

  小鬼子高层为这事怀疑过无数人,包括南京政府,沙俄,不列颠,美帝都进入过可疑名单,但苦于没有证据。虽然上海天津租界的报纸上朝鲜人恐怖分子金九天天喊着对这事负责,但是小鬼子不信——金九有这本事早就带人杀回朝鲜去了,还在南京呆着干嘛。

  “**的一天又开始了。”黑泽太郎伸了一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

  黑泽身边的富坚义则抱怨道:“讨厌的眼光,黑泽君你昨天说过爱我一生一世是真的嘛。”

  黑泽太郎情深意重的说道:“当然是真的,富坚君,你竟然信不过我,我太伤心了…”

  这种变态的兄弟之情充斥着各个鬼子的碉堡,鬼子毁了这里的民居和农田,附近没有人烟,可是常驻在这里的士兵也是有需求的,但是像***这么高级的货色也只有大城市及其周边的部队才能享用到。和这里的守军是无缘的,就像二十一世纪的美帝大兵一样,由于长期缺乏女人这里的守军大多玩开了断背山的调调。士兵们到了这里没多久就会成双入对,鬼子大本营也听到一些风声,不过考虑到背背山也会增加部队的凝聚力,就没有声张。

  两颗150毫米的榴弹划过清晨的宁静落向最大的一处碉堡,鬼子在瞬间的慌乱后抱着怀中的恋人又平静了下来——既然是大口径火炮的炮击,躲不开就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吧。

  三层的碉堡被两颗炮弹炸成废墟,炮弹落下后整个碉堡连呻吟声都没发出来,150毫米榴弹的爆炸威力足够大,炸不死也能震死人,大部分人的死因还是因为碉堡的塌方。砖石结构的碉堡对付一下游击队的步枪是犀利的,但是面对大口径火炮就是一个天然的坟墓。

  炮兵所在的高地上两门火炮调转炮口,分别瞄准了主堡两侧的小碉堡,几十秒钟后又是两发炮弹分别打在小碉堡上。

  摧毁了沿路的三个碉堡后,四个炮兵收起150毫米迫击炮迅速穿过铁路,当然了,铁路上留下一颗延时爆炸的爆弹是免不了的。

  爆炸声传出二十分钟后,铁路上来巡查的铁甲车听到爆炸案的汇报一边盲目地开枪开炮最先赶过来,入目则是满目疮痍的碉堡以及扭曲成麻花的铁轨。

  负责检查现场的村上很快发现这是一伙新的敌人做的,若是游击队做的只怕这里能被拿走的恐怕早已被扒个干净了——不说电线能用来作腰带绳子,就是铁道钢对游击队的枪匠来说也是非常好的造枪材料。

  而这批人显然不在意这些东西,看来只是为了爆破铁路和碉堡而来的,莫非只是为了过路,那只能说这里的守军是遭遇了无妄之灾了。

  回到黄旗村的金霸天又进入调教蓉儿的大业中,走小路的黄耗子比金霸天等人早回来一步,对大伯和大哥说了听到山岗子那边有过密集的枪声。黄老先生对这支号称中央军的不明番号的队伍战斗力看的很强。

  只是这支队伍神龙见首不见尾,大部分人不知道埋伏在哪里,黄老先生也只能让庄子里的人减少到外面的走动——万一被发现为了封口而灭口的事情太多了。不过这支部队即不征粮又不征丁,让早就准备好粮食的黄老爷子感觉很难受,就像一拳打在了空气中一般。

  一般来说,哪有驻军不扰民的,扰民的是常态不扰民的是变态。黄老爷子可不想自己也遇上个变态,莫非一个蓉儿他们就满足了,蓉儿在这小村里算是一朵村花可是去过大地方的黄老爷子知道,蓉儿算不上什么倾国倾城的美女,要说那老总身边的美女吗,还真当得起国香天色这四个字。

  最后黄老爷子决定除了好生招待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只是这两个老总水也不喝黄家的饭也不吃黄家的,这好生招待又从何说起?

  蓉儿自从成功爬上老总的被窝后,在家中地位渐长。尤其是黄耗子回来将中央军打鬼子的事迹凭空想象的一说后,这个庶出的小女儿更威风起来——睡我的男人是打鬼子的。

  东三省各地虽然遍地义军,但是真能打鬼子的少之又少大部分是刚打起旗号就被鬼子派出的剿匪纵队追的满山跑,不然马占山在东三省也没这个高的声望,小鬼子可是悬赏五万大洋买马占山的人头——小鬼子也知道就是一千万一亿元的伪满银行卷也不及白花花的大洋有吸引力。

  可是大洋虽好,也得有那命拿才是,马占山本部骨干分子和军官都是前东北军出身,和鬼子那是有血海深仇的,而且偶尔又能得到中央军海上空中的支援,装备在义军里那是头一份。对一些眼红的匪部来说,打人头和地形都熟悉的马占山部比打鬼子还难,毕竟得罪了鬼子可以通过穿山林来躲开鬼子的追击,马占山部可也是钻林子的行家而且对各家匪部的老窝了若指掌。

  马占山部直属的部队装备也分做两块,一是中央军支援的制式装备,二是从鬼子手中缴获的日式装备。中央对敌占区部队的支援自然不能支援最好的武器装备,因为在敌后作战要考虑到一个落入鬼子的手中怎么办?

  所以中央军对马占山部的支援的装备仅限于换装之前的中央军装备,例如汉阳造捷克式花机关等。马占山本人对此当然毫无意见,因为他心目中中央军的制式装备就是如此,后来南京知道马占山部通过缴获装备了一批日式装备,此后又有不少缴获自战场的三八大盖歪把子掷弹筒等通过空投海运给马占山部使用。

  马占山当然知道中央军送来的这些日式装备不是买来的,可是能缴获数量如此之多的完整枪械那想必打死的鬼子也不在少数了——按常理战斗中损毁的武器肯定是更多,由此马占山对南京中央又多填了几分敬畏。

  打鬼子的第二天一早,分别中出了瓦尔梅和蓉儿,金霸天再次和瓦尔梅踏上昨天的路,去查看鬼子的动向。这次带路的是黄耗子。

  到了昨天的伏击点,只见鬼子的尸体已经集中了起来而且被扒光了,几只野狗在这里游荡,看肚子也是在这附近吃饱了的主。赶走野狗也可能是野狼金霸天看着几乎被扒光的小鬼子尸体笑骂道:“手脚够快的。”

  瓦尔梅:“我们看不上的东西在村民或土匪眼中或许是好的。”

  “应该是吧。”金霸天想起旧时空游击队或民兵弄到一支三八大盖能美上半天。

  “应该给他们立块木牌。瓦尔梅去找块木牌或是木板来。”金霸天从包里拿出了一支折叠工兵铲对黄耗子说道:“你去在那群人身边挖个坑。”

  耗子接到工兵铲:“挖多大的?是要埋了他们吗?”

  “不是,立块墓碑而已,不用太大。去吧。”

  打发黄耗子做点事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毕竟瓦尔梅用刀砍树的动静太大了——什么,你说用刀不能砍树,那个小佣兵艾米什么的还用剑砍树劈柴呢你怎么不去说。

  只见进了林子的瓦尔梅刷刷几刀,就拖了一块四尺长两寸厚的木板回来。

  金霸天找出毛笔蘸了墨水,盘算着在木板上面写点什么好,当然“天皇士兵在此退出圣战”之流的文字自然是不行的。

  最后金霸天还是想着写简单点,在木牌上用毛笔歪歪扭扭的写下:这就是侵略者的下场。

  写好墓碑那边黄耗子挖坑的工作也差不多完成了,在坑边瓦尔梅小心翼翼的从包中取出十块**,外加一块触发式地雷一一放在坑里,金霸天将墓碑顶在地雷上后对身边的瓦尔梅说:“埋土的时候记得小心点。”

  “放心吧。只要木牌不松就不会炸的。”说着瓦尔梅很快地将坑填满,又在木质的墓碑下方堆起一个小土丘来保持木板的稳定性。

  弄好这一切,两个人也飞快地离开这里,这玩意并不稳定说不定一场大风或是一条野狗就能触发爆炸。地雷的杀伤力倒也罢了,但是地雷的爆炸会触发那些每块重达一公斤的高爆**,那可是金币货非常好用。

  黄耗子早就躲得远远了,地雷这东西黄耗子还是听说过的,三个人离开并不算绝对安全范围的山岗子,提前一步进了树林。离开山岗子之前瓦尔梅在山岗子制高点布下一个微型监控器探头,利用这个监控器探头连接个人电脑光幕就能看到是谁踩雷了——金霸天和瓦尔梅都没有在这里喝西北风等鬼子的意思。

  在林子里等了一会没有爆炸声,三个人就回了黄旗村,那里有暖和的屋子。

  大石桥的鬼子在派出一个小队鬼子去追缴几个村子历年积欠的粮食顺带剿灭一小股义军,结果当天出去的鬼子小队竟然没有在当晚按时返回。

  这也不算什么,可能是开了一个村子大家玩的有些疯了。可是到了第二天的中午还没有返回的迹象,小鬼子在大石桥的部队坐不住了。大石桥鬼子的战斗兵一共也只有八个战斗小队组成的两个中队,这出去的一个小队说多不多可也是鬼子八分之一的战斗兵。

  派出去打探消息的骑兵很快传来不好的讯息,出去的那一队鬼子在半路上都被游击队宰了,手法上绝对一致——几乎每个人都被扒光,地上连子弹壳都没剩下多少。

  “我要一查到底,绝对不能放过这些该死的游击队。”说着石原三郎眼睛都红了:“他们是我的部下,我要给他们报仇。让我带我的中队去吧。”

  两个中队长原本没有职位高下,但是此时石原三郎凭空少了一个小队,就把自己的姿态放得低了一些。大岛太郎也不想为这事闹翻:“石原君,切切小心为上,以游击队的战斗力能一口吃下皇军一个小队的起码要有二十倍以上的兵力,也就是一千人以上的精锐才能做得到。”

  大岛的话也不是无的放矢,游击队什么的在他们看来战斗力真是弱得很,就连马占山部也是缺乏火炮的——因为游击队经常需要快速转移,带着大量火炮炮弹什么的转移当然很不方便,马占山部也只配了少量的六零迫击炮和掷弹筒就当做炮兵来用了。

  石原三郎倒是很不在意:“放心吧,就是一千游击队不过是以一敌五,我部也有战而胜之的把握。而且我想那些去了天国的士兵已经给予了此游击部队予以重创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完成他们未完的遗志将这股游击队彻底消灭。”

  根据石原三郎的计算,怎么说六十来个全副武装的鬼子哪怕就是被一千多人的游击队团团包围了,在困境中背水一战这些人也能打死打伤于自己数量五倍甚至更多数量的游击队。这游击队就已经伤亡了至少三分之一,虽然没有发现游击队的尸体,这一定是被埋了或是搬走了。这个可以慢慢查。

  据说现场没有发现炮击的痕迹,很显然对方根本没有火炮。这也就是说,这股游击队根本不是马占山那样的精锐,石原中队还有三个满编的小队,两百人的战斗兵,其中歪把子轻机枪和掷弹筒各有十挺,九二式重机枪三挺,相对游击队而言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弹药充足,就是对上一千人的游击队也是有把握战而胜之的,何况是一支残破的游击队呢。

  但是剿匪行动展开之前,还是要祭奠一番前皇军战士的,战死的勇士也要烧成骨灰送回九段坂的靖国神社。于是石原三郎带着剿匪中队随着侦察骑兵来到天皇士兵战死的地方,在这里三队祭奠的小鬼子免不得流下几滴兔死狐悲的眼泪,说起来这些人前天还在眼前活蹦乱跳的。

  石原三郎对着尸堆鞠躬完毕后发现了地上的木板墓碑,对带路的骑兵问道:“你们来的时候就有嘛?”

  侦察骑兵想了想说道:“没有,我们只是把凌乱的尸体整理起来就回去报信了。这可能是游击队的人做的。”

  石原三郎分析说:“这么说游击队的位置距离这里不远。甚至可能发现了你们,才在你们走后立了木牌。”

  “有可能,我们只在附近转了一下,但是没有进树林。您知道,那些该死的游击队总是藏在林子里。但是我们进去的人一少,就会挨黑枪。”

  “我知道了,这不怪你们。”说着石原三郎拔出军刀从头部右侧高高举起,最后看了一眼木板墓碑上面的字后评论道:“真是拙劣的书法。”然后猛地挥刀砍下去。

  刚到黄旗村没多久的瓦尔梅说道:“炸了。”

  金霸天问道:“怎么炸的?炸死鬼子了嘛?”话音刚落,远处传来一阵类似开山放炮闷雷般的响动。

  瓦尔梅说道:“炸死一百多个鬼子,不错的成绩。值回票价了。我把录像传给你看。”

  金霸天看完鬼子在祭奠亡者的仪式中被炸死炸死一片的录像后说道:“居然没有都炸死,失策啊。”

  瓦尔梅看录像分析说:“有的站位不好,只是被冲击波*及了受了震荡伤害,还有的在远处放哨,这个就没办法了。高爆**的威力也是有范围的。”

  金霸天暗道可惜:“有鬼子活下来,这拨鬼子不会上二次当了。”

  “肯定会更加小心的。”

  那些被炸死炸伤的鬼子在两个人眼中就是个数,但是爆炸现场远没有这么轻描淡写。十公斤**外加一颗反步兵地雷的威力,让原地插墓碑的小坟头为中心炸出一个方圆几十平米,中心半米多深的大坑。

  最中心的处在爆炸位置的石原三郎和一个侦察骑兵最后连点身上的零碎都没剩下,或者说地上的零碎太多了,不知道哪一块才是他们中队长石原三郎的。距离爆炸中心不远的尸堆也被炸得七零八落,很多尸体被炸成了零件分布在几十米甚至上百米远的地方。

  在附近进行祭奠活动的小鬼子更是伤亡惨重,除了在外围放哨站岗的十几个鬼子,剩下的鬼子都在爆炸冲击波*及的范围内几乎全灭,只有寥寥几十人处于被人遮挡的位置在爆炸时虽然被冲击波推出十几米远的距离,现在或七窍出血或大口吐血但是总算保住了一条小命。

  现场伤兵“咦嗒噫”“雅蠛蝶”等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如同修罗地狱一般。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