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18章 京城新风潮

[字数:5152 更新时间:2013-11-15 13:42:00]



  第218章 京城新风潮

  谢宏当时笑着没解释,不过,到了第二天,其他人却很快就弄明白谢宏话里的含义了,或者说是懂了其中一部分。

  如同暴风吹过,京城中一下子兴起了一股子新风潮,而台球就是风暴的中心。

  宫里本就是个漏勺,除了特别隐秘的事情外,其他消息的保质期基本都不过夜的。王岳的动作大张旗鼓,本就惊动了无数人,而之后他又受了重大刺激,直接晕倒,群龙无首之下,乾清宫更是乱作一团。

  象刘瑾这样跑出去报信的人颇为不少,而且那些探子顺便还去里面张望了一下,不是为了见识皇帝寝宫的气派,而是想看看困扰了众位大人多日的谜底到底是什么。

  于是,一夜之间,台球这个新名词就传遍了京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很多人都想不通,到底一张桌子如何能让皇上沉迷月余,而且还意犹未尽。

  各种谣言和猜测也是喧嚣尘上,有的说桌子里有机关,有的猜测玩法才是关键……

  不管如何说法,毫无疑问的,众人的关注却是从正德身上,转移到了台球上面,能让以喜新厌旧的皇上沉迷不已的,怎么会是寻常的物事?正德贪玩,这条传到民间的士林清议,这时反倒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更何况,其中又有王公公吐血的桥段,台球的传奇色彩和神秘性也就愈发浓郁了。无数人都在翘首以盼,想要见见这个传说中的宝贝,能让皇上沉迷,又让见多识广的司礼监提督吐血,这样的宝贝简直是神了!

  能看上一眼,那也就死而无憾了;若是再能摸上一摸,简直就是三生有幸;要是再能有个万一,能把玩上一番,那真的是祖坟冒青烟呐!

  台球很快在京城中形成了风潮,其风头甚至压过了亮出一堆圣旨,暴打兵部主事的谢宏。

  看不到的,有神秘性的东西才更吸引人,谢宏打人的事情,很多人都亲眼目睹了,除了打的对象不同,打人这事儿也没啥技术含量,当然比不上台球这个传闻中的东西。何况之前的悬念又持续了很久,猛然惊爆出来,其中蕴含的威力自是非同寻常。

  何况,台球的悬念还在持续,因为除了名称和外观,探子们却是说不出来别的了。张永演示的时候,寝宫里只有几个身份最高的,后面再去的,除了听个名称以及远远望上一眼,其他的都是一概不知道,当然说不仔细了。

  不过这也没关系,因为散布消息的人很多,除了各家的探子之外,还有另一群人,带头的姓吴,外号叫乌鸦……谢宏手下的头号造谣手,这样的大事怎么少得了他?

  于是,又一个新名词和台球一起,进入了京城的千家万户。

  珍宝斋!

  名字不算出彩,可却是人人瞩目,因为跟这个名字连在一起的,是人人关注的台球!对,就是皇上玩的那个,有消息说,珍宝斋将会出售台球设备,并且会提供相关的培训!

  这样一来,珍宝斋又怎么可能不受到关注?

  看一眼不再是奢望;摸一摸也不单纯是梦想;就算是想把玩一番,甚至将其拥有,那也不是什么虚妄!

  只要你有钱,就可以跟皇上一同游戏!谢宏的词彻底让京城沸腾了。

  皇上贪玩也好,昏庸也罢,在这个时代,皇权的威严和高高在上却是深入人心的。就算是朝堂上跟皇帝分庭抗礼的士大夫,也绝不敢有什么逾越,他们倾轧皇权的举动都是冠以祖制和圣人之言的名头,而不是堂而皇之的诋毁皇权。

  因此,经过了谢宏的煽动,京城中的绝大部分人都对台球和珍宝斋充满了向往,就算偶尔有人怀疑其中的真实性,可听到珍宝斋的前身正是皇庄之后,也都是疑心尽去了。御用的东西出自皇庄,这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谢宏原本的计划之内,也有这么一次炒作,不过,现在的效果却比他计划的强太多了。

  首先是因为正德的沉迷,让前面的悬念留的足够久;

  而将悬念爆出来的方式又很有戏剧性,更是很真实,完全没有人为因素,简直就是浑然天成;

  再加上谢宏及时的推波助澜,种种因素加在一起,成就的效果远远超过了谢宏的预计,前期宣传的难题迎刃而解,甚至都没费什么力气,又怎能不让他兴奋呢?

  何况,王岳的行为给他带来的好处还远不止如此,如今,对这个只见过一面的老太监,谢宏心里充满了感激,多好的老头儿啊,简直是喜从天降的大福星啊。

  几家欢喜几家愁,谢宏高兴了,百姓沸腾了,所以,也有人开始犯愁了。

  前面说了,绝大多数人都对能陪皇上玩很向往,当然,也就有少数派对这事很不喜欢,或者说是相当不满。他们之中,有人忧心忡忡,有人勃然大怒,也有人痛恨不已,更有人追悔莫及,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年纪都很大,地位也很高。

  从前在京城中流传的皇上贪玩、性情顽劣,喜新厌旧的消息,正是这些人有意无意散播出去的,理由么?呵呵,坏事推诿给别人,好事往自己身上揽,很多人都会这种小手段,朝臣们更是其中翘首。

  而要推诿事情给皇上,总得有个由头。曾经,朝臣们也对自己的手段很是自得,却不想此时却成了引火的柴薪,导致京城中的火头越来越大了。

  宫中的变故发生后没多久,李东阳就得了消息,那时,他刚刚出了刘府,还没来得及去寻闵珪呢。结果听到了这么个消息,他吓了一跳,然后很快也想到了此事有可能带来的影响,所以他又转了回去。

  刘、谢二人也是一样,因此,三大学士把刘府当成了文渊阁,又重新计议了一番。

  对于台球什么的,刘尚书和三大学士也都没在意,更加不会想到后续的事儿了,四位大人都是读圣贤书的,怎么会去研究商家的手段?

  更别说这个时代的商家,对于炒作什么的还都只是模模糊糊有个概念呢。就算让他们炒作,也不过是在街坊间吆喝宣传罢了,除了谢宏之外,谁又敢把主意打到宫里?打到皇帝身上?

  于是,几位大人早上一起身就震惊了。这时候外面流传的消息已经系统化了,前因后果,各种神奇,甚至很多细节问题都是随便一打听就知道,而且珍宝斋这个名字也已经跟台球并列,传得家喻户晓了。

  别人可能还不知道珍宝斋的底细,可几位大人和刘尚书却是昨天刚议过的,哪能不知?本来几人只当是两个少年胡闹,并没没当是多大的事儿,拟定的策略也很随便,可今天一看,却发现谢宏竟然是早有预谋的,而且如今声势已经起来了,甚至形成了风潮。

  众人都是惊怒,惊的是谢宏的谋虑太过深远,计划环环相扣之处,全然就不像是一个少年,就算是久经世故的老者也未必有这样的谋略;怒的当然是他们被耍了。

  何况,谢宏既然计划周详,谋略深远,这珍宝斋也不会象他们原本想的那么简单,不说其他,只说那店铺如今还没开业,声势就已经如此浩大,那开业后的盛况和人气还用得着怀疑吗?

  珍宝斋到底卖些什么?能不能赚到足够皇宫用度的银子?这些细节问题无从知晓。

  不过几位大人都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谢宏此番也是来者不善,再不能轻忽了,这次如果再让谢宏得了手,那事情就真的很棘手了。

  一定要阻止他!几位大人都是匆匆出了门,打算在上朝之前,先行商议一番,然后拟定个章程出来,再在朝议上发难。

  于是,这一天上朝的官员惊讶的发现,按规矩,应该到得最晚的阁臣和九卿尚书们竟是早早就到了,而且还聚在了一起。

  朝***了什么大事么?不知情人士是大多数,见了这情景,却都是忐忑不安的交头接耳。有那想象力丰富得,把眼前所见跟昨天的变故联系在了一起,于是就更加不安了:是不是大人们要有大动作了?按说应该不会,可世事难料,谁又说得准呢?

  阁臣九卿乃是天下众臣的表率,平日里都是举止从容,肯定不会有这种容易引起误会的举动,可今天他们却都顾不得了。

  谢宏带给他们的实在压力太大,尽管依然没人认为一个店铺能养得起整个皇宫,可众人都对谢宏的手段有了惊惧之心。他的谋划太过奇诡,不遵循常理,却又环环相扣,最后效果也是惊人。

  不理解产生恐惧,用来形容他们的心情再合适不过了,任他们如何想象,又如何从史书中翻查,也是找不到原因来解释谢宏的存在。

  手艺神乎其技,谋略出神入化,辩才也是无双,更有奇异的魅力——能让皇上都倾心不已……这样一个人,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又是怎么能拥有这么多种特质呢?

  他们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最后都在心里将谢宏划归妖怪一族,商议时也只想着如何将这个妖孽抹杀。

  “闵尚书,这次怕是要劳动你了。”商议了一会儿,李东阳避开其他人,单独拉着闵珪,把昨日商定的办法说了一遍。

  本来这个谋划不过是他谨慎起见的随意而为罢了,可今天一看,思来想去之下,他还是觉得这个办法最合适。

  其他办法或者太激烈,容易引起正德的反弹;或者太慢,见不到一时之效。而不管谢宏有多少手段,总要店铺开起来才能施展,只要单纯针对珍宝斋从源头上截断,事情也就解决了。

  “李阁老放心,此事本官定会责成顺天府全力以赴。”闵珪跟李东阳没什么私人交情,可应诺的时候语气却很有力。

  倒不是为了别的,大朝会那天谢宏舌战群儒,固然是威风八面,让正德很开心。可他也结下了不少仇家。闵尚书就是其一,而且是仇恨比较大的那种,他被谢宏多次抢白,颜面大损,对谢宏的愤恨并不在刘大夏之下,所以,这时也是慨然应命。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