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唐极品闲人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四章 贪心不足蛇吞象

[字数:13839 更新时间:2013-11-15 6:57:00]



  听杜睿居然问的这么直白,性格内向的杜兰馨登时羞红了脸,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内心也更加爱的患得患失起来。

  杜睿之前是反对他们两人之事的,此刻杜睿又提起来,杜兰馨不知道自己爹爹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杜睿笑道:“馨儿!你与李象是表亲,你们两个的事,爹爹原本是反对的,但是如果你当真愿意的话,爹爹也会随了你的心愿!”

  杜兰馨闻言,心头顿时一喜,看着杜睿,急切的问道:“爹爹!当真吗?”

  杜睿点点头,道:“爹爹从来不曾骗过你!馨儿!你当真喜欢李象吗?”

  杜兰馨尽管心中羞赧,但对未来幸福的渴望还是让她鼓足了勇气,用力的点了点头,道:“爹爹!女儿心中~~~~~心中确实爱慕表兄!还望爹爹能够开恩成全!”

  杜睿闻言,心中不禁一叹,道:“既然如此,这件事爹爹会和你母亲提起,如果你母亲没意见的话,等到国丧之后,便为你们完婚!”

  按照礼制,李象虽然离开皇宫十多年,但毕竟是李承乾的长子,李承乾驾崩,作为长子的李象,是需要守孝三年的。

  可是三年之后,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杜睿也只能事急从权,而且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杜睿不希望李象继续留在长安。

  李象虽然对杜睿说,他的心中已经没有了对权利的**,就算李象说的是真的,可是日后呢?谁又能保证日后不会再有一个和天草四郎类似的人出现,再勾起李象心中的**。

  既然如此,杜睿不如让李象远离长安这个中心地带,回到杜陵去,和杜兰馨一起,过平淡的生活。

  杜睿又和杜兰馨说了几句,看着杜兰馨突然变得开朗的模样,纵然他的心里对这桩婚事再反对,也说不出任何反对的话了。

  离开了杜兰馨的小楼,杜睿接着又进了汝南公主的居所,汝南公主似乎早就猜到了杜睿要来一样,正在卧房内等候。

  杜睿看着汝南公主一笑,道:“你都知道了!?”

  汝南公主点点头,道:“馨儿是妾身的女儿,她的心思,我这个做娘亲的岂能不知道,睿郎!你是如何想的?”

  汝南公主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都不免一阵紧张,她是赞同杜兰馨和李象的,在她看来,让自己唯一的女儿,嫁给她的侄子,这是再好都没有了的选择。

  此前杜睿执意反对,汝南公主只是当成杜睿担心一旦杜兰馨嫁给了李象,会让李象生出些许别样的心思。

  毕竟当初杜睿虽然退隐,但是在朝中,在民间,尤其是在军界的影响力颇大,只要杜睿支持李象,李象未必就没有可能重新崛起,位临九五。

  这也正是汝南公主所担心的,她并不指望杜兰馨能够母仪天下,她所盼望的只是杜兰馨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过那平淡的生活。

  如今这种担心已经没有必要了,李贤登基称帝,已经不可逆转,李象纵然是有些心思,如今也该熄灭了,那么成全这一双小儿女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汝南公主此刻唯一担心的就是杜睿反对。

  如果杜睿执意不赞同的话,汝南公主也没有办法,对自己的丈夫,汝南公主一向都是极其尊重的。

  杜睿见状,知道汝南公主的心思,便笑道:“他们两个有情,我这个做父亲的如何会反对,做那棒打鸳鸯的恶人,这件事便由你来操办吧!等他们大婚之后,便让他们返回杜陵去,馨儿的性子淡,纷乱的长安城不适合她。”

  汝南公主闻言,知道杜睿对李象还是有些防备,虽然不舍得让杜兰馨远离,但是既然能够成全自己的女儿,汝南公主也就只能将心中的不舍放开了。

  定下了杜兰馨和李象的婚事,杜睿也就不在府内停留了,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该到了处理的时候了。

  #¥#¥#¥#¥#¥#¥#¥#¥#¥#¥#

  刑部大牢!

  杜睿来见天草四郎,并非临时起意,或者是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去嘲笑天草四郎这个失败者,事实上从很早以前,察觉到有天草四郎这个同为穿越者的人存在开始,杜睿就想要见识一下了。

  或许现在的大唐百姓,朝臣,抑或是正被大唐奴役的倭人,都不明白杜睿对倭国为何格外的重视,仇恨,甚至在当初灭掉了倭国之后,派重兵驻守,对倭人的几次反叛都血腥镇压十分不理解。

  但是这个问题,杜睿心里清楚,天草四郎的心里肯定也和明镜一般一一日本忘我之心不死,我灭日本之心永存。

  无论是地缘关系,还是历史上的恩恩怨怨,华夏和倭国注定是一对解不开的死对头,互相之间都满心是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的心思。

  倭国,一个岛屿之国,面积不大,尚且不如大唐一道,四周环海,没有陆地线,人口不多,这样一个国家却时时刻刻都怀着一个大陆梦想,千百年来不曾断绝过,他们想要摆脱内心之中的危机感,唯一的出路就是对抗大唐。

  在历史上,倭国从来都不曾放弃过窥伺华夏的心思,他们的人口虽然不多,但是在后世,却都有着绝对的高素质和教育基础,短小精悍,精益求精,计谋深远,立足点高,同时也透露着欺弱怕强,弱肉强食,强取豪夺的根本性格,思想之中渗透着军.国.主义思想,是危机感特强的一个民族,这就是杜睿对倭国比较理智的描绘-

  杜睿来自后世,对倭人的心态究竟如何一清二楚,有一点必须指出的就是,倭人压根里就看不起华夏这个民族,从后世历史上的一战到二战,对华夏侮辱侵略胜利更是加强了这种蔑视华夏民族的根本思想,直到后世二战结束之后的几十年之后,倭国如果要侵略他国领土的话,首先要打击侵略的国家绝对是华夏。

  天草四郎没想到杜睿回来刑部大牢见他,看到杜睿的时候,这个倭人依然高昂着头颅,极力保持着他那点儿变态的自尊心。

  天草四郎是必死无疑的,杜睿绝对不会放过这么一个祸患,杜睿很清楚,天草四郎也很明白,之所以将他羁押在刑部大牢这么长的时间,那也是因为这段时间要忙着处理李承乾和李弘的身后事,还要稳定朝局,杜睿也就暂时没顾得上处置天草四郎,如今诸事已经处理妥当,大唐也已经完成了权力交接,是该到了清算一下的时候了。

  杜睿挥挥手,让侍从都回避,看着天草四郎,道:“神交已久,今日方才见面,不知道我该怎么称呼你,田迎,还是天草四郎,我知道这个也不是你真实的名姓。”

  天草四郎冷哼一声,道:“你来做什么?是来嘲笑我的吗?你这个该死的支那人!”

  杜睿听到“支那”这个词的时候,眉头不禁微微一皱,但凡是中国人,没有一个不对这个词反感,痛恨的,但是此刻面对着天草四郎,杜睿的心情倒是很平静,天草四郎的话,在他听来,不过是一个失败者的狂吠罢了。

  “嘲笑你!”杜睿淡淡的一笑,“你觉得你现在还有什么是值得我嘲笑的吗?你已经输了,事实上你从来都没有机会赢!”

  天草四郎冷眼看着杜睿,道:“你能赢,不过是你的运气好罢了,如果武京娘那个女人能够听我的,早早的解决了你们唐人的皇帝,胜利者就会是我!”

  杜睿一笑,也不反驳,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将带来的酒菜都摆了出来,道:“既然你想要辩论的话,何不一边饮酒,一边说,我虽然痛恨所有的倭人,但是却也不反感和你这个仇敌喝上几杯,说起来,我们倒是同一类人,虽然话不投机,却也未必没有共同语言!”

  杜睿自重生以来,虽然也遇到了几次险境,但是大多数的时候,他都是顺风顺水,给他添麻烦最多的就是这个天草四郎了。

  天草四郎一愣,看着杜睿,突然自嘲的一笑,他是必死无疑了,还有什么好防备的,想着,便坐到了杜睿的面前。

  杜睿端起酒壶给天草四郎倒了一杯,接着又将自己的酒杯满上,对着天草四郎示意了一下,而后一饮而尽,天草四郎也将杯中的酒满饮了。

  “如果我能够早些来到这个世界,我未必就没有机会!”天草四郎依然嘴硬道,“归根结底,还是你的运气帮了你,帮了你的国家!”

  杜睿好整以暇,道:“纵然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你同样没有机会。”

  天草四郎闻言一愣,想要反驳,却终究没有说出口,颓然道:“是啊!这个时代大和和你们唐国的实力相差太多了,不过你也不要得意,纵然在这个世界你赢了,但是在我们原先的那个世界,最后胜利的绝对会是我们大日本!”

  杜睿闻言,逼视着天草四郎,冷笑道:“是吗?在原本的那个世界,日本确实在一些方面有优势,但是在这里,我也要严重的警告你,虽然我们中国没有强大的科技武器来抵抗外敌,但是凭着我十几亿人口的强大爱国之心以及坚韧不屈的意志,任何武器,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征服得了!”

  天草四郎冷笑道:“你不过是嘴硬罢了,二战的时候,如果不是美国人和苏联人的帮助,整个支那都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了。”

  杜睿大笑道:“好大的口气,美英法意等八国联军我们都毫不退缩惧怕,敢问我们又何尝惧怕过你一个区区日本岛屿,弹丸之国,欧美离我几千公里,中国可能有心无力轰炸侵略我国的敌人的本土,但是日本离中国区区几百公里之距,请问以我弹道导弹的现代化技术对你日本侵略者的侵略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何惧之有?日本区区弹丸之国,居然贪心不足蛇吞象,真是可笑!”

  天草四郎强辩道:“大日本帝国绝不承认你所说的侵略,大日本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走出去,所以中日之间的争端,责任绝不在日本,而在于你们支那!你对日本的仇恨根本就是毫无道理的!”

  杜睿冷笑一声,都懒得和天草四郎在这个责任的问题上辩解,天草四郎反正都是个要死的人了,杜睿不可能再继续留着这个祸患,但是要诛其身,先要诛其心,杜睿见天草四郎居然还这般诡辩,自然不介意从头到尾将其驳斥一番。

  从历史角度来看,近代日本对中国发动的毫无道理的侵略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残害了大量的中国人,其中包括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在中国,日本犯下了滔天大罪,做出了许多令人发指的劣行:三光政策、731部队、利用中国人做**实验、慰安妇,侵华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就像天草四郎这样,不仅没有承认他犯下的逆天罪行,反而继续领导日本政府和民众参拜供奉二战甲级罪犯靖国神社,日本政府不顾亚洲各国人民的感情,不顾亚洲各国的强烈反对,一意孤行地不断参拜供奉着包括二战甲级战犯东条英机等人的靖国神社,这代表了什么?

  这样就活生生的证明了日本根本就不认为二次世界大战给中国带来的极大伤害,他们反而认为这些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英雄是日本心目中的战神,日本民众都要学习榜样的作风行为,这个是造就中日两国互相痛恨的根本原因。

  日本右翼分子为了掩饰自己战败的丑陋行为,擅自窜改历史,修改教科书,误导民众。掩埋事实,日本不顾北京和汉城的抗议,批准中学生使用粉饰日本军国主义历史的教科书。

  日本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强制学生在升国旗的时候唱国歌,要知道君之代是带有日本军国主义色彩的,当年日本军队就是在这样的歌中发动侵略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的。

  还有钓.鱼.岛,在钓.鱼岛和东海资源问题上,中国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最开始的时候,日本政府同意了这一主张,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为了资源,日本居然在遵守此主张几年后擅自将其抛于脑后,禁止中国渔民在钓.鱼岛附近进行捕鱼作业,后面几年更是猖狂,宣称钓.鱼岛是日本所有。

  而在备受争议的东海资源问题上,中.国政府充分考虑到日本方面的感受,严格恪守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一直在中线靠近中国一侧的海域进行资源开发,但日本方面却给脸不要脸,得寸进尺,无理取闹,认为春晓油田在开采资源的时候可能会从海底把日本这边的资源采走,并坚持他自己所谓的经济专属区。

  特别是在杜睿重生之前,美国宣布重返亚太后,日本更是肆无忌惮,一方面急速扩充军力武器装备,一方面剔除国内自卫法,让日本拥有更多合法的航空母舰和建立军队的可能性,再到日本参加并主导的多次针对中国的日美韩东海演习,离中国北京几步之距的济州岛军演,再到日印、日澳之间的军事演习等等目的很明确直指侵略中国。

  日本的最高领导人更是直接把中.国威胁论,不断以夸张、断章取义、污蔑的手法扩散中.国威胁论,导致世界错误理解了中国,诋毁了中国的形象。

  日本除了要继续发展经济,第二件头等大事就是诋毁中国,一心一意的摧毁中国的经济和建设以及中国的军队,驾驭于中国的劳动人民,侵略浩瀚中华就成为了日本政府的执政首要之事。

  还有在杜睿前世,闹得沸沸扬扬的钓.鱼岛事件,更是将日本的野心暴露无遗。

  天草四郎原本在杜睿所讲的事实面前,有些理屈词穷,但是一听到杜睿提起钓.鱼岛,立刻就来了精神。

  “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是完全正当的,反倒是你们支那人无理取闹!”

  杜睿冷哼一声道:“如果钱多就可以将钓.鱼岛纳入购买计划的话,日本政府早三十年都完全具备霸占钓.鱼岛的能力了。正是中国维持东亚和平大局的需要,和相对克制才换来了东海和平,可是你们这些倭人却放着互惠互利的道路不走,一再对中国进行军事挑衅,日本政客赚足了眼球,却狠狠的将国运丢尽了冲水马桶,新仇旧怨,中国有着太多教训日本的理由!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这些倭人咎由自取!”

  天草四郎辩解道:“前世亚太的稳定,你们支那作为一个大国,应当负有更大的责任,而不是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大日本,这是不公平的,正是因为你们支那人有意的妖魔化大日本,煽动国内反日情绪,才将两国的关系推向了深渊,这不是日本的责任,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保。”

  杜睿冷笑道:“那么南海问题呢?这一点你怎么解释,你们倭人介入中国南海的背后阴谋,难道不是为了控制中国战略命脉。”

  在后世南海问题被闹得沸沸扬扬,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和亚洲小北约对中国群起攻之,想要在混乱的局势之中确立自己的优势,分到一杯羹,其中有一个身影就是日本。

  在后世有实力介入南海问题的各方势力,除了中国、俄罗斯、南海诸国、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势力、美国在亚洲及周边的代言人如日本,澳大利亚,最后还有一个印度。

  首先是南海诸国,其国家实力相当有限,本身并不具备对中国的威胁,然而一旦让他们和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长期争执下去,则会演变为限制中国各方面发展的泥潭沼泽,很多人说中国古时候不是一直提倡所谓“远交近攻”吗?那南海国家和中国交恶又会有什么问题呢?

  时代的不同,远交近攻的时代是封闭的封建农业经济时代,对象实际上都是敌人和竞争对手,一切自给自足互相之间并不存在经济上的合作和依赖关系。

  而后世所处的现代社会则是讲究分工合作,中国正在从基础加工为主、廉价劳力密集型的外向经济转变为具有一定自主知识产权的产业结构,出口产品的附加值和科技含量正在逐步提高,也就是说从全球经济的角度来看,过去中国的竞争对手是周边的第三世界国家,而其后的对手则会是美欧日等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南海诸国将成为中国的代工点和原料供应地,中国和他们交恶,导致合作上的疏离,是美欧等国家最希望看到的。

  而从国家安全角度来说,作为一个大国周边如果没有一定的盟友作为缓冲带,其国土安全就无法得到保障。

  所以说在南海问题上叫嚣的最大声的东南亚诸国不过只是西方国家用于封锁中国、钳制中国发展的工具而已,近可以侵蚀国家主权,远可以极大影响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和领土安全。南海问题上,应该注意的是和南海诸国的关系,而不是这些国家本身。

  其次是俄罗斯,俄罗斯想要复兴,不过重点方向是太平洋和北欧以及地中海,对于南海地区基本是鞭长莫及的,实际上高加索地区、中亚地区的动荡就阻挡了他的势力向南亚侵入,更多时候,他是处于搅局和谋利的角色。

  然后是印度,后世的印度虽然也在高速发展中,但国内矛盾多,生产关系落后,基础建设薄弱,科技军事实力都不强,属于依附强国四处逢源的类型,虽然看过去到处出手,但正是由于本身还不能成为一个地区的主导,所以美欧对其并不采取打压的态度,如果他继续发展,即使内部不产生问题,西方国家也一定会对其进行限制,简单的说,西方势力是不会坐视其做大的。

  再来是美欧,他们根本目的是要讲势力扩展到全球,所以要打压中国的发展,经济上把中国固定在其劳动力工厂的地位,政治上孤立分割中国,军事上包围中国,打压中华之心昭然若视。由于地理因素和一片坏账没有处理好的原因,其对中国的压力更多是属于幕后操盘,是中国未来长期的最主要的对手和合作对象,无论民间还是政府对西方势力都已经是相当警惕了。

  最后就是日本,日本距离南海很远,就地理来说其和中国冲突区域更应该是黄海北海一代,为什么他们会如此积极的介入南海事物呢?

  人们都想到了美国在背后作祟,这当然是存在的,可不要忽视对于日本本身,这一步棋也是极大的有利。

  日本在战败后,在军事和政治上受到打压,整个日本都笼罩在美国的阴影之下,从日本在战后的表现来看,不断参与国际军事行动,扩大军备和国际影响力,都是在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国际影响,这和当年一战后德国的“雪耻”思想有类似之处,只不过二战对日本破坏太大,其实力不如德国,且被美国限制的很死,所以到了二战60年后他们才有喘息的空间。也就是说日本的目前寻求的复兴绝不是单单提升国际地位这么简单,而更包含了深层的军国主义思想。

  南海对于北约是交通要道,是军事力量进入亚洲的必经之路,而对于日本本身的崛起和复苏,其意义更大,当年二战日本在太平洋战场的失败是必然的,可极大加速其衰弱和失败的节点就在于其南海交通线被破坏,导致物资无法输入日本本土,南海地区实际上是日本这条毒蛇的七寸。

  日本是个资源贫瘠的岛国,现代战略思想注定了资源就是他的战斗力和生命线,一旦没有足够的战略资源,日本是铁定要失败的。

  因此也可以说日本的军事实力和综合国力甚至是军国主义复兴的物质基础,就取决于他能不能建立一条稳定可控的,由南海地区经由台湾琉球直至本土的物资输送线,能建立起来,日本的威慑力将大大提高,要是南海被中国完全掌控,对于北约可能只是失去一个支点,对于日本则是失去了发展的空间和复兴的可能,也就不难理解日本为什么要不远千里这么积极的参与到南海问题之中了,日本在南海的背后阴谋控制中国的战略命脉。

  随着日本的右翼和军国主义思想不断抬头,一直就没有放弃过大日本帝国的追求,南海的混乱局势以及美欧限制中国的策略是他们放长线钓大鱼的机会,一旦日本在南海建立起势力范围,以大和民族的极端思想,不保证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中国乃至美欧等西方国家有没有能力去阻止他,无论如何,代价都是相当惨重的。所以对于中国来说,防止日本插手南海的重要性甚至大于防范西方势力。

  杜睿前世曾研究过日本介入南海争端的目的,第一个就是,利用南海争端松绑钓.鱼岛争端。日本屡屡就中国在钓.鱼岛的正常行动,做出抗议,但是如果中国真的和日本较真钓.鱼岛的主权的问题,日本还是存在着理亏的地方的。所以日本为了维护自己在钓.鱼岛上的主动权,就将南海问题一起拉过来,形成一种联动的机制,从而打破中国想要的一事一议的处理问题的方式。

  第二个,通过开采海底稀土,逼迫中国放开稀土。稀土作为中国的特有能源,日本借助从中国购买了大量的稀土资源,一部分用于生产,一部分用来储备。按照后世日本所储备的稀土,在使用五十年是完全可能的。

  但是就算稀土大国的中国,所有的稀土,最多保证二十年的使用。而日本在稀土问题上纠缠不休,其实就是向掏空中国的资源,从而让中国失去生产和反击的能力。借助南海海底捞稀土,以达到逼迫中国放开稀土。

  其三,逼迫中国在经济上救日本,在与西方的紧密关系之中,日本同样的也遭受了大量的问题的冲击,而日本想要在此次经济危机之中获得安宁,没有中国的大市场是不可能的。

  所以说,无论处在历史的哪一个节点上,日本灭亡中国的野心都是昭然若揭的。

  日本一个弹丸岛国,有史以来,就没有停止过对外扩展侵略,最早的是派遣水鬼倭寇,对周遭国家地掠夺历、骚扰,发展到了穷兵黩武公然侵略亚洲国家,特别针对的是中国、朝鲜、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菲律宾,甚至想吞并整个亚洲乃至苏联,进军到欧亚纵深国家。日本与中国从来没有真真正正友好相处过,这和日本好战的传统,以及弹丸岛国难以持久发展的资源限制有关。

  在历史上,日本真正臣服于中国只有两个历史时期,那就是成吉思汗时期和盛唐时期,这两个时期,中国异常强大,日本骚扰中国遭到了中国的反击,几乎成为了灭顶之灾,不得不乖乖地来朝进贡。

  此后日本几乎就没有停止过对中国的袭扰直至侵略了全中国。最后战败,但是其贼心不死,右翼势力一直在积极复活日本军国主义,世界上一有风吹草动,日本就来劲。

  日本在军事大国的庇护下,急速膨胀军事势力,不断地向中国挑衅、恣事生非,力图霸占中国海疆扩张日本领土地盘,这些一方面是日本侵略者的自身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其主子干涉亚太地区的需要。

  以至于,在中国眼皮底下狼烟不绝,而且越演越烈,骄横不羁,恨不得马上就置中国于死地。

  对于世代以中华为敌的日本,杜睿从来都不曾抱有和平友好的幻想,所以当初几乎举国反对,太宗皇帝都不解其意,杜睿却执意要攻其本土,毁其命脉,为的就是将这个一直对华夏不怀好意的恶邻毁掉,让华夏能够长治久安。

  日本灭亡中国之心不死,究其源头,还是小国寡民,居安思危的思想在作怪,说直白一点就是倭人都有被迫害妄想症。

  就地理上而言,日本岛处于环太平洋地震带上,该地震带不仅集中了大量浅源地震,而且中源,深源地震也很活跃。

  日本还是世界上活火山最多的国家,境内大小活火山多达83处,占世界上活火山总数的十分之一,据不完全,日本每年发生的地震数千次,其中震级在三级左右的每天就有四次,火山喷发年年都有,可以这样说,日本的历史就是一部自然灾害史。

  随着太平洋板块与亚欧大陆板块的相互作用,日本岛沉入海底只是时间问题,这一点日本人自己非常清楚。于是,寻求新的生存地域或空间就成了日本民族最终的目标,而中国大陆就是这一目标的最好的终极地。

  杜睿前世看到日本近百年以来那一连串的地震伤亡之后,难免也有恻隐之心。但是,杜睿更加清醒的是,对日本持怜悯之情者,无疑是东郭先生第二。

  日本自明治维新以后,向外拓展生存空间的思想在日本深入人心,侵占,吞并中国从娃娃就做起了,以至于后来侵略中国的日本军人,非战斗杀人,与杀鸡无二。

  那时日本民间有大量的浪人在中国游走,而且大部分日本浪人都以个人方式自费在中国收集情报,他们收集的情报除政治,军事,经济,地质,资源等而外,已经细化到了中国不同地域的民风民俗,这些情报为后来的侵略中国,或“大.东亚共荣圈”的制定提供的第一手资料。就连遍及中国的“仁丹”都制作成了日军行动的指向标。可见,吞并中国早已成为日本全民的自觉性了。

  甲午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是日本侵占吞并中国的开始。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结束第二年日遭天谴,日本宫本县发生7.2级大地震,海啸造成22000人丧生。于是,日本加紧了对中国的侵略,伙同八国联军攻入了北京城。

  关东大地震是日本历史上损失最为惨重的大地震,日本对自身国土的安全感大大降低,生存危机感大大增强,他们深知无论科技多发达,国力多强大,都不可能改变这一国土危机。于是开拓新的生存空间再次成为日本各阶层的共识,灭我中华再次成为全民的自觉。

  日本战败之后,身背战败国身份的日本,深知用武力征服中国已不再成为可能,于是改弦更张,寻找新的机会,加之战后重建,经济萧条,日本暂时无力与中国较劲。在美国的监管下,及来自国内的民声,日本右翼势力失去了对政府的控制,中日两国进入了相安无事期,之后随着中日两国邦交正常化,甚至进入了蜜月期。

  直到1995年大阪神户地区发生了7.3级大地震,造成了重大的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世界第二大港口神户港受损严重,一千公里高速公路被破坏,电力供应瘫痪,直接经济损失一千亿美元,占当时日本GDP2.5%。阪神大地震又一次刺激了日本民族的国土不安全感,日本再一次坐不住了。他们利用当时中国改革开放还不够成熟的市场和产业结构,对我们中国进行大量的产业渗透及思想文化渗透。

  提出日本对中国要有“竞争对手意识”,要充当“战斗的家长”,海洋国家要与大陆国家对抗,要利用“非华人对华人感到的压力”广泛团结非华人国家对抗中国大陆。

  这就是大灾之后的日本,它总是象冻僵之后又苏醒的蛇咬中国一口。

  天草四郎听着杜睿驳斥的话,一双眼睛都变得赤红起来,他想要和杜睿大声争吵一番,但是却发现那样做根本就没有丝毫意义,就眼下来看,他是杜睿的阶下囚,日本是大唐放在砧板上的肉,确实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了。

  “要怎么做,你才能放过大和?”

  杜睿没想到天草四郎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方才还在大声叫嚣,如今却要低头求饶。

  “你现在算是在求饶吗?”

  天草四郎面色一变,但最终还是低下了头,道:“我请求你放过大和,日本的民众都是无辜的!他们不应该成为仇恨的牺牲品!”

  杜睿冷笑一声道:“除了这些陈词滥调,难道你就没有别的话想说吗?放过倭国!你自己觉得可能吗?就想你们这些混账倭人当年一样,你们发动侵华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杀戮我华夏子民的时候,你们想过饶恕吗?倭国在我的眼中就是一条毒蛇,一个贪心不足蛇吞象的恶邻,对待这样的一个恶邻,我唯一的手段就是亡其族,灭其种!”

  “为什么?”天草四郎闻言疯狂的大叫起来,“为什么你一定要置大和于死地,现在的唐国根本就不需要如此,大和也绝对不会对唐国造成威胁,我只是请求你,留下大和的血脉,难道这个你都不肯答应吗?”

  杜睿看着色厉内荏的天草四郎,道:“我做事的风格一向都是不留后患,现在的倭国确实很弱小,你的同族如今不过是大唐圈养的奴隶,但是既然历史都已经证明了倭人就是毒蛇,你觉得我会怎么做,将这个后患留着,让我的后辈儿孙去解决吗?天草四郎!我今天来,只是想要看看你,看看你这个疯狂的倭人,现在我见到了,不过如此,好了!你可以放心的去了,用不了多久,你的同族,我会将他们统统送入地狱,让你们在地狱里继续疯狂!”

  天草四郎闻言,疯狂的想要扑过来,杜睿只是一挥手便将其打到了一边,好整以暇的起身,最后再看了天草四郎一眼,道:“享受你人生的最后一餐吧!记住了!这是大唐对你这个倭人,最后的恩赐!”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