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朝的那些事儿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1381-1390

[字数:16623 更新时间:2013-11-15 21:05:00]




  1381]

  据某些笔记的记载,努尔哈赤和李成梁之前很早就认识了,不但认识,努尔哈赤还给李成梁打过下手,他们之间,还有一段极为神秘的纠葛。www.Fhzww.cOm

  据说努尔哈赤少年时,曾经因为闹事,被李成梁抓回来管教,不久之后,努尔哈赤被释放了,不是李成梁放的。

  放走努尔哈赤的,是李成梁的老婆(小妾),而她放走努尔哈赤的理由也很简单——这人长得好(奇其貌,阴纵之出)。至于他俩有无其他纠葛,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相关的说法还有很多,什么努尔哈赤跟李成梁打过仗,一同到过京城,凡此种种,更不可思议的是,据说努尔哈赤和李成梁还是亲家:努尔哈赤的弟弟,叫做舒尔哈齐,这位舒尔哈齐有个女儿,嫁给了李成梁的儿子李如柏,做妾。

  而种种迹象表明,勇敢而悲痛的努尔哈赤,除了会打仗、身体好外,似乎还很会来事儿。他经常给李成梁送礼,东西是一车车地拉,拍起马屁来,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明史学者孟森语)。

  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努尔哈赤和李成梁家族,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联系。

  当你知道了这一点,再回头审视此前的几条记录,你就会发现,这个流传久远的故事的第二版本,以及隐藏其后的真正秘密。

  万历十一年(1583)二月,努尔哈赤祖父、父亲被误杀,努尔哈赤接受委任,管理部落。

  万历十一年(1583)十二月,努尔哈赤部的死敌,海西女真中最强大的叶赫部贝勒清佳努被讨伐,所部两千余人全部被杀,势力大减。

  此后不久,努尔哈赤率兵攻打尼堪外兰,尼堪外兰自认有功,投奔李成梁,李成梁把他交给了努尔哈赤。

  万历十五年(1587),海西女真哈达部孟格部禄联合叶赫,被李成梁发现,随即攻打,斩杀五百余人。

  万历十六年(1588),叶赫部再度强大,李成梁再次出击,杀死清佳努的儿子那林脖罗,斩杀六百余人,叶赫部实力大损,只得休养生息。

  万历二十一年(1593),努尔哈赤终于统一建州女真,成为了女真最强大的部落。

  万历二十一年(1593)九月,面对越来越强大的努尔哈赤,海西女真叶赫部联合哈达部、蒙古科尔沁部等九大部落,组成联军,攻击努尔哈赤,失败,被杀四千余人,史称“古勒山之战”。

  战后,努尔哈赤将叶赫部首领分尸,一半留存,一半交叶赫部。自此,叶赫部与爱新觉罗部不共戴天。据说其部落首领于战败之时,曾放言如下:

  “我叶赫部若只剩一女子,亦将倾覆之!”

  叶赫部居住于那拉河畔,故又称叶赫那拉。

  1382]

  这是几条似乎毫无关联的历史记载,其中某些之前还曾提过,但请你联系上下文再看一遍,因为秘密就隐藏其中。

  如果你依然不得要领,那么我会给你一个提示——李成梁的习惯。

  所谓习惯,是指一个人多年来不会轻易改变的行为方式,比如李成梁,他的习惯,是谁露头就打谁,谁强大就灭谁,蒙古如此,叶赫部如此,哈达部也如此。

  然而这个习惯,在努尔哈赤的身上,失效了。

  整整十年,努尔哈赤从一个弱小部落逐渐强大,统一了建州女真,对如此庞然大物,李成梁却视而不见,海西女真四分五裂,叶赫哈达部只是刚刚冒泡,就被他一顿猛打,压制下去。

  这种举动,我认为可以用一个术语来形容——选择性失明。

  更有意思的是,偶然之间,我还发现了一条这样的史料:万历二十年(1592)朝鲜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爆发,李如松奉命出征,此时,一个人自动请缨,要求入朝作战,保家卫国,支援李如松,当然了,这位仁兄我不说你也能猜到——努尔哈赤。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个结论:他们,是一伙的。

  一切都从万历十一年的那场误会开始,劝降、误解、误杀,但接下来,真相被掩盖了。

  等待着努尔哈赤的,并不是陌生、冷漠、孤独,而是交情、歉疚、庇护以及无私的帮助。

  打击潜在的对手,给予发展的空间,得到的回应是,服从。

  李成梁庇护努尔哈赤,和局势无关,只因为他认定,这是一个听话的亲信。

  努尔哈赤主动请战,和明朝无关,只因为他认定,李氏家族是他的盟友。

  而当若干年后尘埃落定,重整史料时,他们就会发现,一个得到敌人扶持、帮助的首领,是不太体面的。

  所以掩盖和创造就开始了,所以几百年后,历史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1383]

  李成梁做了件不公道的事情,他扶植了努尔哈赤,培养了明朝的敌人。

  但公道地讲,他并不是故意的,更不是所谓的汉奸。

  因为在他看来,所谓努尔哈赤,不过是一只柔弱的猫,给他吃穿,让他成长,最后成为一只温顺、听话的猫。

  这只猫逐渐长大了,它的身躯变得强壮,叫声变得凄厉,脚掌长出了利爪,最后它亮出了獠牙。至此,我们终于知道,它不是猫,而是老虎,它不是宠物,而是野兽。

  但李成梁的观察能力,那真不是普通的差。

  万历十九年(1591)李成梁退休,在此之前,他已打垮了蒙古、叶赫、哈达以及所有强大的部落,除了努尔哈赤。

  非但不打,还除掉了他的对手,李成梁实在是个很够意思的人。

  十年后,李成梁再次上任,此时的努尔哈赤已经统一了建州女真,极其壮大,但在李成梁看来,他似乎还是那只温顺的猫,于是,他做出了一个错误的抉择——放弃六堡。

  六堡,是明代在辽东一带的军事基地,是遏制女真的重要堡垒,也是辽东重镇抚顺、清河的唯一屏障,若丢失此处,女真军队将纵横辽东、不可阻挡。

  而此时的六堡,没有大兵压境,没有粮食饥荒,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不需要、不能放弃。

  然而李成梁放弃了。

  万历三十四年(06),李成梁正式放弃六堡,并迁走了这里的十余万居民,将此地拱手让给了努尔哈赤。

  这是一个错误的抉择,也是一个无耻的抉择,李成梁将军不但丢失了战略重地,毁灭了十余万人的家园,还以此向朝廷报功,所谓“招抚边民十余万”,实在不知世上有羞耻二字。

  努尔哈赤毫无代价地占领六堡,明朝的繁荣、富饶,以及虚弱全部暴露在他的面前,那一刻,他终于看到了**,和**实现的可能。

  万历四十三年(15),李成梁去世,年九十,不世之功臣,千秋之罪首。

  建功一世,祸患千秋,万死不足恕其罪!

  明朝的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384]

  几个月后,万历四十四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建立政权,年号天命,史称后金,努尔哈赤称天命汗。这说明他还是很给李成梁面子的,至少给了几个月的面子。

  海西女真、叶赫部、哈达部,这些名词已不复存在,现在的女真,是唯一的女真,是努尔哈赤的女真,是拥有自己文字(努尔哈赤找人造出来的)的女真,是拥有八旗制度,和精锐骑兵部队的女真。

  辽东已经容不下努尔哈赤了,他从来不是一个老实本分的老百姓,也不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当现有的财富和土地无法满足他的**时,眼前这个富饶的大明帝国,将是他的唯一选择。

  好了,面具不需要了,伪装也不需要了,唯一要做的,是抽出屠刀,肆无忌惮地砍杀他们的士兵,掳掠他们的百姓,抢走他们的所有财富。

  杀死士兵,可以得到装备马匹,掳掠百姓,可以获得奴隶,抢夺财富,可以强大金国。

  当然了,这些话是不能明说的,因为一个强盗,杀人放火是不需要借口的,但对一群强盗而言,理由,是很有必要的

  万历四十六年(18)正月,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发出了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的宣告:

  “今岁(年),必征大明国!”

  光叫口号是不够的,无论如何,还得找几个开战的理由。

  四月,努尔哈赤找到了理由,七个。

  此即所谓七大恨,在文中,努尔哈赤先生列举了七个明朝对不住他的地方,全文就不列了,但值得表扬的是,在挑事方面,这篇文章,还真是下了点功夫。

  祖父、父亲被杀,自然是要讲下的,李成梁的庇护,自然是不会提的,某些重大事件,也不能放过。比如边界问题:擅自进入我方边界。经济问题:割了我们这边的粮食。外交问题:十名女真人在边界被害(这个理由好像很眼熟)。

  其中,最有意思的理由是:明朝偏袒叶赫、哈达部,对自己不公。

  对于这句话,明朝有什么看法不好说,但被李成梁同志打残无数次的叶赫和哈达部,应该是有话要讲的。

  这个七大恨,后来被包括袁崇焕在内的许多人驳斥过,凑热闹的事我就不干了。我只是认为,努尔哈赤先生有点多余,想抢,抢就是了,想杀,杀就是了,何苦费那么大劲呢?

  杀死一切敢于抵抗的人,抢走一切能够抢走的东西,占领一切能够占领的土地,目的十分明确。

  抢掠,其实无须借口。

  万历四十六年(18)四月,努尔哈赤将他的马刀指向了第一个目标——抚顺

  明朝的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385]

  有一位古罗马的将领,在与日耳曼军队征战多年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他们不懂军事,却很彪悍,不懂权谋,却很狡猾。

  这句简单的话,蕴藏着深厚的哲理。

  很多人说过,最好的老师,不是特级教师,不是名牌学校,而是兴趣。

  但我要告诉你,这个答案是错误的。

  在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老师,是生存。

  为了一块土地,为了一座房子,为了一块肉,为了在这个世界上多活一天,熟悉杀戮的技巧、掌握抢劫的诀窍,无须催促、无须劝说,在每一天生与死的较量中,懂得生存,懂得如何去生存。

  生存很困难,所以为了生存,必须更加狡诈、必须更加残暴。

  所以在抚顺战役中,我们看到的,并不是纵横驰骋的游牧骑兵,光明正大的英勇冲锋,而是更为阴险狡诈的权谋诡计。

  万历四十六年(18)四月十五日,努尔哈赤抵达抚顺近郊。

  但他并没有发动进攻,却派人向城里散布了一个消息。

  这个消息的内容是,明天,女真部落三千人,将携带大量财物来抚顺交易。

  抚顺守将欣然应允,承诺打开城门,迎接商队的到来。

  第二天(十五日)早晨,商队来了,抚顺打开了城门,百姓商贩走出城外,准备交易。

  然后,满脸笑容的女真商队拿出了他们携带的唯一交易品——屠刀。

  贸易随即变成了抢掠,商队变成了军队,很明显,女真人做无本生意的积极性要高得多。

  努尔哈赤的军队再无须隐藏,精锐的八旗骑兵,在“商队”的帮助下,向抚顺城发动了进攻。

  守城明军反应很快,开始组织抵抗,然而没过多久,抵抗就停止了,城内一片平静。

  对于这个不同寻常的变化,努尔哈赤并不惊讶,因为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很快,他就见到了计划中的那个关键棋子——李永芳。

  李永芳,是抚顺城的守将之一,简单介绍下——是个叛徒。

  他出卖抚顺城,所换来的,是副将的职称,和努尔哈赤的一个孙女。

  抚顺失陷了,努尔哈赤抢到了所有能够抢到的财物、人口,明朝遭受了重大损失。

  明军自然不肯干休,总兵张承胤率军追击努尔哈赤,却遭遇皇太极的伏兵,阵亡,全军覆没。

  明朝的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386]

  抚顺战役,努尔哈赤掠夺了三十多万人口、牛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财富,但这一切,只是个开始。

  对努尔哈赤而言,继续抢下去,有很多的理由。

  女真部落缺少日常用品,拿东西去换太麻烦,发展手工业不靠谱,抢来得最快。而更重要的是,当时的女真正在闹灾荒,草地荒芜,野兽数量大量减少,这帮大爷又不耕地,粮食不够,搞得部落里怨声载道,矛盾激化。

  所以继续抢,那是一举多得,既能够填补产业空白,又能解决吃饭问题,而且还能转嫁矛盾。

  于是,万历四十六年(18)七月,他再次出击,这次,他的目标是清河。

  清河,就是今天的辽宁本溪,此地是通往辽阳、沈阳的必经之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www.SYZWW.NET

  而清河的失陷过程也再次证明,努尔哈赤,实在是个狡猾狡猾的家伙。

  七月初,他率军出征,却不打清河,反而跑到相反方向去闹腾,对外宣称是去打叶赫部,然后调转方向,攻击清河。

  到了清河,也不开打,又是老把戏,先派奸细,打扮成商贩进了城,然后发动进攻,里应外合,清河人少势孤,守军一万余人全军覆没。

  之后的事情比较雷同,城内的十几万人口被努尔哈赤全数打包带走,有钱、有奴隶、有粮食,空白填补了,粮食保证了,矛盾缓和了。

  但他留下的,是一片彻底的白地,是无数被抢走口粮而饿死的平民,是无数家破人亡的惨剧,痛苦、无助。

  无论什么角度、什么立场、什么观点、什么利益、什么目的、什么动机、什么想法、什么情感、什么理念、都应该承认一点,至少一点:

  这是抢掠,是自私、无情、带给无数人痛苦的抢掠。

  征服的荣光背后,是无数的悲泣与哀嚎——本人语

  会战

  努尔哈赤是一位伟大的军事家,至少我是这样认为。

  作为一名没有进过私塾,没有上过军校,没有受过系统军事训练的游牧民族首领,努尔哈赤懂得什么是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也懂得如何赢得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他的战役指挥水平,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在抚顺、清河以及之后一系列战役中,他表现出了惊人的军事天赋,无论是判断对方动向,选择战机、还是玩阴耍诈,都可谓是无懈可击。

  毫无疑问,他是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军事将领——在那两个人尚未出现之前

  明朝的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387]

  但对明朝而言,这位十分优秀的军事家,只是一名十分恶劣的强盗。不仅恶劣,而且残忍。

  清河、抚顺战役结束后,抢够杀完的努尔哈赤非但没有歉意,不打收条,还做了一件极其无耻的事情。

  他挑选了三百名当地平民,在抚顺关前,杀死了二百九十九人,只留下了一个。

  他割下了这个人的耳朵,并让他带回一封信,以说明自己无端杀戮的理由:

  “如果认为我做的不对,就约定时间作战!如果认为我做得对,你就送金银布帛吧,可以息事宁人!”

  绑匪见得多了,但先撕票再勒索的绑匪,倒还真是第一次见。

  明朝不是南宋,没有送礼的习惯。他们的方针,向来是不向劫匪妥协,何况是撕了肉票的劫匪。既然要打,那咱就打真格的。

  万历四十七年(19)三月,经过长时间的准备,明军集结完毕,向赫图阿拉发起进攻。

  明军共分东、西、南、北四路,由四位总兵率领,统帅及进攻路线如下:

  东路指挥刘綎,自朝鲜进攻。

  西路指挥官杜松,自抚顺进攻。

  北路指挥官马林,自开原进攻。

  南路指挥官李如柏,自清河进攻。

  进攻的目标只有一个,赫图阿拉。

  以上四路明军,共计十二万人,系由各地抽调而来,而这四位指挥官,也都大有来头。

  李如柏的身份最高,他是李成梁的儿子,李如松的弟弟,但水平最低,你要说他不会打仗,比较冤枉,你要说他很会打仗,比较扯淡。

  马林的父亲,是马芳,这个人之前没提过,但很厉害,厉害到他的儿子马林,本来是个文人,都当上了总兵。至于马先生的作战水平,相信你已经清楚。

  这两路的基本情况如此,就指挥官来看,实在没什么戏。

  但另外两路,就完全不同了。

  东路指挥官刘綎,也是老熟人了。使六十多斤的大刀,还“轮转如飞”,先打日本,后扫西南,“万历三大征”打了两大征,让他指挥东路,可谓志在必得。

  但四路军中,最大的主力却并不是东路,最猛的将领也并不是刘綎。这两大殊荣,都属于西路军,以及它的指挥官,杜松。

  杜松,陕西榆林人,原任陕西参将,外号杜太师。

  明朝的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388]

  前面提过,太师是朝廷的正一品职称,拿到这个头衔的,很少很少,除了张居正外,其他获得者一般都是死人、追认。

  但杜将军得到的这个头衔,确确实实是别人封的,只不过……不是朝廷。

  他在镇守边界的时候,经常主动出击蒙古,极其生猛,前后共计百余战,无一败绩。蒙古人被他打怕了,求饶又没用,听说明朝官员中太师最大,所以就叫他太师。

  而杜将军不但勇猛过人,长相也过人,因为他常年冲锋肉搏,所以身上脸上到处都是伤疤,面目极其狰狞,据说让人看着就不住地打哆嗦。

  但这位刘綎都甘拜下风的猛人,这次前来上任,居然是带着镣铐来的,因为在不久之前,他刚犯了错误。

  杜松虽然很猛,却有个毛病:小心眼。

  所谓小心眼,一般是生气跟别人过不去,可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杜松先生小心眼,总是跟自己过不去。

  比如之前,他曾经跟人吵架,以武将的脾气,大不了一气之下动家伙砍人,可是杜兄一气之下,竟然出家当和尚了。

  这实在是个奇怪的事,让人怎么都想不明白,可还没等别人想明白,杜松就想明白了,于是又还俗,继续干他的杀人事业。

  后来他升了官,到辽东当上了总兵,可是官升了,脾气一点没改,上阵打仗吃了亏(不算败仗),换了别人,无非写了检讨,下次再来。

  可这位兄弟不知那根筋不对,竟然要自杀,好歹被人拦住还是不消停,一把火把军需库给烧了,论罪被赶回了家,这一次是重返故里。

  虽说过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事,但他的同事们惊奇地发现,这人一点没改,刚到沈阳(明军总营)报到,就开始咋呼:

  “我这次来,就是活捉努尔哈赤的,你们谁都别跟我抢!”

  又不是什么好事,谁跟你抢?

  事实也证明,这个光荣任务,没人跟他抢,连刘綎都不敢,于是最精锐的西路军,就成为了他的部属。

  以上四路明军,共计十二万人,大致情况也就是这样,大明人多,林子太大,什么人都有,什么鸟都飞,混人、文人、猛人,一应俱全。

  说漏了,还有个鸟人——辽东经略杨镐。

  杨镐,是一个出过场的人,说实话,我不太想让这人再出来,但可惜的是,我不是导演,没有换演员的权力。

  作为一个无奈的旁观者,看着它的开幕和结束,除了叹息,只有叹息

  告示

  诸位同志们,今天是四月三十日,大家都要休息吧,没错,我也休息。从今天开始,到五月三日,让我们(特别是我)欢度一个快乐的劳动节,再不好好歇歇,估计我就晕了。

  谢谢诸位,最后跟诸位说两句。这个历史嘛,就是历史。简单说来,是你只能看,不能动,故而,俺认为,无论什么观点,都有存在的权利。过去发生了很多事,将来还要发生很多事,过去不能改变,未来不能知道,其实我们并没有太多选择,其实我们十分脆弱。

  不要顾念过去,不要想着将来,活在当下,就是最好的选择。

  明白,就好

  谢谢大家,节日快乐!

  当年明月

  二00八年四月三十日

  明朝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389]

  参战明军由全国七省及朝鲜、叶赫部组成,并抽调得力将领指挥。全军共十二万人,号称四十七万,这是自土木堡之变以来,明朝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要成事,需要十二万人,但要坏事,一个人就够了。

  从这个角度讲,杨镐应该算是个很有成就的人。

  自从朝鲜战败后,杨镐很是消停了一阵。但这个人虽不会搞军事,却会搞关系,加上他本人还比较老实,二十年后,又当上了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右都御史。此外,他还加入了组织——浙党。

  当时的朝廷首辅,是浙党的铁杆方从哲,浙党的首辅,自然要用浙党的将领,于是这个光荣的任务,就落在了杨镐的身上。

  虽然后来许多东林党拿杨镐说事,攻击方从哲,但公正地讲,在这件事上,方先生也是个冤大头。

  我查了一下,杨镐兄的出生年月日不详,但他是万历八年(1580)的进士,考虑到他的智商和表现,二十岁之前考中的可能性实在很小,三十而立、四十不惑都是有可能的。

  如此算来,万历四十七年(19)的时候,杨大爷至少也有六十多了。在当时的武将中,资历老、打过仗的,估计也就他了。

  方首辅没有选择的余地。

  所以,这场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的结局,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万历四十七年(19)二月二十一日,杨镐坐镇沈阳,宣布出兵。

  下令后不久,回报:

  今天下大雨,走不了。

  走不了,那就休息吧。

  这一休息就是四天,二月二十五日,杨镐说,今天出兵。

  下令后不久,又回报:

  辽东地区降雪,行军道路泥泞,请求延后。

  几十年来,杨镐先生虽说打仗是不太行,做人倒还行,很少跟人红脸,对于合理化建议,他也比较接受,既然下大雨延期他能接受,下大雪延期,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在这个世界上,好人不怕,坏人也不怕,就怕时好时坏、无端抽风的人。

  杨镐偏偏就是个抽风的人,不知是那根筋有问题,突然发火了:

  “国家养士,只为今日,若临机推阻,军法从事!”

  完事还把尚方宝剑挂在门外,那意思是,谁敢再说话,来一个干一个。

  窝囊了几十年,突然雄起,也算可喜可贺。

  明朝的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1390]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就让杨先生雄不起来了。

  按照惯例,出师之前,要搞个仪式,一般是找个叛徒、汉奸类的人物杀掉祭旗,然后再杀几头牲口祭天。

  祭旗的时候,找了抚顺的一个逃兵,一刀下去,干掉了,可祭天的时候,却出了大问题。

  事实证明,有时候,宰牲口比宰人要难得多,祭天的这头牛,不知是神牛下凡,还是杀牛刀太糙,反正是用刀捅、用脚揣,折腾了好几次,才把这牛干掉。

  封建社会,自然要搞点封建迷信,祭天的时候出了这事,大家都议论纷纷,然而杨镐先生却突然超越了时代,表现出了不信鬼神的大无畏精神。他坚定地下达了命令:

  出征!

  然后,他就干了件蠢事,一件蠢得让人毛骨悚然的事。

  在出征之前,杨镐将自己的出征时间、出征地点、进攻方向写成一封信,并托人送了出去,还反复叮嘱,必定要保证送到。

  收信人的名字,叫努尔哈赤。

  对于他的这一举动,许多后人都难以理解,还有人认为,他有汉奸的嫌疑。

  但我认为,以杨镐的智商,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不奇怪的。

  在杨镐看来,自己手中有十二万大军,努尔哈赤下属的全部兵力,也只有六万,手下的杜松、刘綎,身经百战,经验丰富,要对付山沟里的这帮游击队,毫无问题。

  基于这种认识,杨镐认为,作为天朝大军,写这封信,是很有必要的。

  在成功干掉一头牛,以及写信示威之后,四路大军正式出征,史称“萨尔浒之战”,就此拉开序幕。

  但在序幕拉开之前,战役的结局,实际上已经注定。

  因为几百年来几乎所有的人,都忽略了一个基本的问题:单凭这支明军,是无法消灭努尔哈赤的。

  努尔哈赤的军队,虽然只有六万人,却身经百战,极其精锐,且以骑兵为主,明军就不同了,十二万人,来自五湖四海,那真叫一个东拼西凑,除杜松、刘綎部外,战斗力相当不靠谱。

  以指挥水平而论,就更没法说了,要知道,这努尔哈赤先生并不是山寨的土匪,当年跟着李成梁混饭吃,那是见过大世面的,加上这位仁兄天赋异禀,极具军事才能,如果李如松还活着,估计还有一拼,以杜松、刘綎的能力,是顶不住的。

  实力,这才是失败的真相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