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豺七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豺七初露峥嵘:将遇良才

[字数:2408 更新时间:2014-9-10 13:34:00]





老人听着郑伟的话,半晌没有言语,他慢慢站起身踱到一旁的衣帽架边,看了看上面挂着的一件陆军秋常服和军帽,衣服的肩膀上,一颗将星隐约着散发着光彩。郑伟看老人许久没有动静,也跟着站了起来,垂手站在原地。老人抬起手向后梳了梳头发,回头说道:“你的意见我了解了,不过升级权限的事情我还需要考虑,毕竟特勤不是由你们队伍单独组成,要考虑很多方面。”

郑伟听罢微微张了张嘴,但看着老人异常坚定的眼神,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只低声说了句:“是!”

老人看的出郑伟心中的意思,不过没有过多解释,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快12点了,于是走回办公桌对着一台通话设备说道:“通话:49,警戒级别解除。”话音刚落,小赵便从门口开门进来,随之则是窗户的反光板等设施开始升回,小赵依然立正站在门口问道:“首长!”

老人看了看小赵,对郑伟说道:“你明天还打算在北京么?还是回去?”

郑伟答道:“明天可能会去部署一下我刚才说的东西,如果一天能够结束,晚上我就回基地。”

老人看着郑伟肃然地站在对面,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嗯,辛苦你了,不过你这次的部署要尽量严密,虽然一切事情都有不可预估性,但尽量把影响控制到最小范围,可别像上次又是抢车又是持枪威胁的,你可以问问小赵,当时真是花了太多时间去摆平这事啊。”

郑伟先是楞了一下,随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知道老人说的是宋诗雨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于是说道:“明白!给您这边真是添了不少麻烦,我下次一定注意!”

老人点了点头,说道:“行了,回去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情及时汇报!”

郑伟听罢立刻一个立正,抬手敬了一个军礼以作告别,随后转身冲小赵笑了笑,便向门口走去,可刚一转身,后面又传出了老人的声音:“不要太盲目自信,也不要过于狐疑,把这句话也告诉秦刚。”

“海河小区无线电管理所”的楼门前,雨还是稀稀拉拉地下着,小赵看着外面的天气才恍然大悟:“哎呀,忘了下雨了,给你拿把伞去。”说着就要往回走,可被郑伟给拉住了。二人现在正站在门口的雨棚下面,郑伟看着天空飘落的雨滴,长出了一口气对小赵问道:“哎,有烟没?这一路憋死我了!”

“有有!”说着,小赵从口袋里拿出烟给郑伟点上,自己也点上一支,郑伟猛吸了一口烟问道:“我说,你最近有没有感觉老首长有点不对的地方?”

小赵眨了眨眼睛,沉吟了片刻说道:“呃..怎么讲呢,我上次陪老爷子去军委开会,出来就有些不太对劲,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敢问啊。”

郑伟弹了一下烟灰,若有所思的说道:“噢!对了,老首长今年60几了?”

小赵答道:“没记错的话,64了吧...你是说...”小赵的表情有些严肃。

郑伟摆了摆手说道:“这个不好讲的,我是觉着能让老首长感觉不好几天的事,应该不简单,怕是上面要有让他退下来的意思,你也知道老首长可以说是一线干了一辈子的人...”

小赵有些恍然大悟地道:“你还别说郑大哥,要是真是这样,恐怕老爷子还真就够呛能接受啊。”

郑伟手上的烟熏到了眼睛,抹了一下后踩灭了烟头,说道:“别瞎猜了,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总之跟着老首长不会错的就是!”

小赵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对了,你怎么走啊,这下着雨呢?”

郑伟笑了笑说道:“这点小雨有什么不妥么?你回去吧,下次再见!”说罢,郑伟立起衣领大踏步地走近了雨中,慢慢消失在了北京的雨夜里。

午夜12点左右,柴八硕大的身躯晃进了屋子,宋诗雨正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盯着天花板,只见柴八浑身是泥,像从下水道里捞出来一样,脸上也是基本看不出是人的模样了,一进屋就带着一股气息让宋诗雨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柴八看了一眼已经从床上坐起来的宋诗雨,抹了一把脸上的东西,一边脱鞋一边带着有点嘶哑的嗓音说道:“你别动弹了,别动哈!这个破天,还娘的搞全负重的泅渡...”说着,柴八光着脚走到床边,从床下掏出了一双脱鞋穿上,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卫生间。

宋诗雨看着柴八身上滴滴答答的泥水洒了一地,很自觉地拿过拖布蹭了起来,一路拖到厕所门口,抬头只见柴八一丝不挂地站在水龙头前,拿着水桶开始从头到脚地往下冲着,即使是背影,柴八那健硕的身材也不知秒杀了多少专业健美运动员。

宋诗雨拄着拖布把问道:“你们那个队长不说晚上有热水么,你这用凉水冲多难受啊?”

柴八也不回头,嘟囔着道:“听他的狗屁热水吧,他说的锅炉房就是楼上那个饮水机,那里面是能烧热水,可你去那洗啊?哎,正好,你把那香皂递给我!”

宋诗雨顺着柴八手指的方向拿过香皂,只见柴八胡乱地在头发和身上抹了一层,然后说道:“来!帮个忙,给我浇几桶水!”

宋诗雨会意,走进卫生间拿起水桶呼啦地一下浇在柴八的身上,肥皂泡顺着水流一点点地消失在柴八的身体上。离的近了,宋诗雨这才发现柴八的身上可谓是“伤痕累累”,几乎所有部位都留着各种各样疤痕,有的像刀伤,有的像枪伤,还有的宋诗雨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几桶水下去,柴八拿过浴巾擦了擦,回头看到宋诗雨已经把地上的泥水整理了很干净,便露出一个笑容,说道:“呵呵,挺有主人翁精神啊!”说着便走出卫生间一屁股坐到床上。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