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八十一章 笑吧笑吧

[字数:3788 更新时间:2014-9-10 20:10:00]




  鱼食里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从渔具店找到的粉状鱼饵用黄酒打湿了,和蛋白粉揉成团――王路一度喜欢过钓鱼,花了几百元买了鱼竿、浮镖、折叠椅子什么的,陈薇也因此知道,鱼粉要加蛋白粉,不然一下水就泡散了――里面还加上了吃剩下的饭粒啊南瓜皮啊什么的。

  弄了个拳头大的鱼食团团,咚一声扔围网中间。这就行了,等明天再来看吧。

  相比之下,浸笼就好处理多了,在笼子底部放上鱼饵,找个草木较多的岸边沉下去,把绳头绑在岸上的小杂树上就行了。[]

  七手八脚做完这一切,夜空中都能看到星星了,陈薇和谢玲也怕王路、王比安等急了,连忙划船回家。

  回到龙王庙,陈薇和谢玲先去厨房清洗了一下,回到卧室,就看到王路和王比安正在摸黑聊着天。

  陈薇啜怪道:“怎么也不点蜡烛?”

  王路笑道:“没事,又不是在看书,点什么蜡烛,多浪费。”

  陈薇笑道:“也没省成这样儿的,对了,谢玲前天从山下找到个好东西,你猜是什么?”

  “是什么?”王路很配合地问。

  “煤油灯!”陈薇边翻出蜡烛边找火柴边道。

  “不会吧?”王路这可是真惊讶了:“现在都什么年头了,就算是农民,也没人用这老古董了吧?”

  谢玲笑道:“也是我运气好,那是件老木房子,也不知道多久没人住了,门外的挂钩锁都生锈了,我也是一时好奇,砸了锁进去,在一堆破烂里找到了这盏灯。”

  王路吧砸着嘴唉呀唉呀叫唤着:“煤油灯可比蜡烛亮多了。只是我们手头没煤油啊。”

  陈薇道:“我和谢玲想着用汽油、柴油试试看,这两种油都能在废弃的汽车里弄到。”

  王路吓了一跳――真是胆大包天的两个女子:“喂,喂,可别乱来,汽油烧起来很厉害的,爆炸了都有可能。”

  陈薇道:“知道知道,我们也就是想试试看,当然会小心的。”

  王路想了想:“煤油这东西现在农村虽然用的少,但也有用得到的地方,有些农机厂什么的,还在用煤油清洗零件的,也有农民用煤油来杀虫的,以后可以多找找这种地方。”

  谢玲大奇:“煤油能杀虫吗?”

  王路笑道:“是啊,象白蚁啊什么的就能用煤油杀死,每年白蚁多的时节,都有农民向白蚁防治所求治,可白蚁防治所才几个人啊,根本不可能跑到各县市区农村去,他们就找我们在网络互动平台上做了次网友互动,里面就提到用煤油可是杀虫,价格便宜使用也方便。”

  陈薇这时已经把蜡烛点上了:“慢慢找吧,反正也不急,实在用不了煤油灯,咱们就用菜油点灯,不就拿个小碗,倒点菜油,再浸根粗棉线嘛,多简单。”

  对谢玲来说,这菜油灯更是传说中的物品了:“姐,你还真用过菜油灯?”

  “骗你做什么,小时候农村经常停电的,一时买不到蜡烛什么的,就用这菜油灯应个急。”陈薇道:“就是烟气大了点。”

  王比安在旁边一直想插嘴来着,这时好不容易逮了个空,忙抢着道:“妈,姐,你们刚才下山后,爸爸在家里做好奇怪的事噢。”

  王路一听王比安的话头就知道要糟,在那儿拼命挤眉弄眼,王比安却压根儿没注意,小嘴嗒嗒地,还比划着道:“那,爸爸就这样坐着,还问我有没有光什么的发出来。”

  陈薇一愣,旋即紧张起来,忙走到王路床头边,但手就摸王路额头:“老公,你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你看到什么光是不是眼花了,还是幻觉?”

  王路躲着陈薇的手含含糊糊地道:“没事儿,王比安瞎说呢。”

  陈薇哪里听得进去,又忙着撩王路盖在身上的毯子:“快让我看看。”

  王路挡住陈薇的手,咳嗽了一声:“真没事儿,我、我只不过想试试有没有异能。”

  最后半句话声音小得听不清,陈薇住了手问道:“你倒底在说什么啊?有什么不舒服还用得着瞒着我的嘛。”声音一顿,瞟了眼向后也同样好奇张望过来的谢玲:“就是在谢玲妹子面前也没什么说不得的啊,你全身上下她哪一处没看过没碰过。”

  王路哪怕脸皮再厚现在也顶不住了,豁出去了,大叫一声:“我只不过想试试自己死而复活后会不会有特异功能!”

  陈薇住了手,半边眉毛扬着,呆住了。

  谢玲张着嘴,半边脸儿笑半边脸儿抽。

  王比安,哈哈大笑起来。

  旋即,一阵爆发出来的笑声在龙王庙上空腾起。

  王路气吭吭地道:“有什么好笑的。”但立刻他自己也忍俊不住,扬头大笑起来。

  笑吧,笑吧,这崖山,这世界,现在缺的,正是笑声。

  次日清晨,陈薇从王路身边轻手轻脚起来,侧头看看高低床,王比安睡得正香,谢玲睡着的下铺挂着的床单也纹丝不动。

  趿着鞋子悄悄出了卧室,陈薇在厨房草草打理了一下自己,就踩着石阶上薄薄的露水向山下走去。

  到了江边,上船,陈薇向昨晚和谢玲一起下网的江段划去。

  陈薇先到了围网边,把围网最外头的口子先封住了,然后拿着长柄网抄,在最中心捞起来。

  哗啦啦,有些沉甸甸的网抄出了水,陈薇一开始感觉到手上的分量还有点喜色,但除着水从网眼里流失,网抄越来越轻,她的脸色也越来越差。

  网抄里的水漏光了,里面只有五六条柳条鱼,也就比牙签大一点点。

  陈薇不死心,又捞了几次,甚至从最外头的口子处往里抄,想把躲着的鱼驱赶出来,却是徒劳,干脆连幼儿院级别的鱼苗苗都没了。

  陈薇很是泄气,八成是垂在江底的网沿没处理好,大鱼都从底下逃走了。

  陈薇报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来到放浸笼的树下,拎着预留的绳头把浸笼拉了起来。

  往里一张,里面有七八条扁扁的俗称的“叉鳊子”,还有一只小龙虾。

  唉,陈薇一股闷起,说这些东西,都不够烧一盆的。

  算了,有总比没有好吧。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