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狼行水浒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将卑鄙进行到底

[字数:2826 更新时间:2013-11-15 21:01:00]




  再次控制武定城的武松一反常态,竟然没有打开杀戒,这倒让众位梁山好汉的心头轻松不少。www.SYZWW.NET那些被史文恭再次收拢的原住民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还有存活的机会,在武松的赦令下那个不感恩戴德,纷纷表示一定要痛改前非。武松也大量的给了他们一个机会,那就是协助好高顺重新兴建武定城。

  武松还和上次一样,只留下高顺一部,不过这次的离去和上次却大有不同。上次是戴着平叛的心理,这次却是完全放心的交给高顺,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叛变的事情。

  武松的再次凯旋和辽国的求和事件风一样的在武松的境地内快速传播,人们都在盛传武松的威武。被武松派出征讨各地的将军们也是捷报连连,挟其武松大胜之威,迅速一统整个北方。而那曾为一方起义头领的田虎,也在逐渐退出那原本属于自己的舞台。他的败在于内,李铁打着他的名号横征暴敛,所过之处如蝗过境,民不聊生。这从根本上就断了田虎的兵源,等到田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时,大错已经再也无法挽回了。

  没等他清剿李铁的部队,李铁就给他来个先下手为强,再一次雨夜中以全军突击田虎的大本营,于乱战中斩了田虎的首级。此后田虎军再也无所建树,一直持续在反复的征杀中。直到武松胜利回归的消息传来,这些人才慢慢消失于民间。

  武松这次的回归,再为领地内的建设增加了很多新的活力,无论是牛羊还是金银,都是经济建设最或不可缺的物资。现在的南宋已经彻底没有脾气了,他们也看出来了,想要北方再回归于朝廷的掌握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也不指望武松能把领地交出来,只要他不把主意打到南宋,那些高官就要偷笑了。

  问题是武松能让他们笑出来吗,这边刚刚接到武松出征辽地获胜的消息,武松的捷报就派人送过来了。捷报里先是对徽宗一顿高歌颂德,紧接其后又是一顿诉苦,说什么军资消耗过多,人员耗损过大,希望能得到朝廷的补助。并且人家在捷报里说的很清楚,如果朝廷拿不出钱来,那就请开放边境城市,并润许双方通商。

  有识明士一听这个捷报就连连反对,这哪是什么捷报呀,这分明是两个国家的外交吗?武松不臣之心已是如此明显,怎可不舍防备?可南宋的朝廷已经从根上腐朽了,徽宗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些忠臣的劝谏,反倒听从了高逑等奸臣的蛊惑,选择了与武松通商。高逑等人之所以帮着武松说话,是因为武松的承诺,那就是来日城破之时不杀他们,并让他们保有自己的财产。

  与此同时,武松也加紧了和方腊的联系,比如做生意……

  只要方腊付出一定的资金,武松就派出队伍协助他们作战。队伍的大小完全决定于方腊的资金,久无建树的方腊一听就满口答应下来,武松的战斗力可是天下闻名,有了武松的协助,那颠覆南宋朝廷就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谁也说不清楚方腊和南宋的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是怎么展开的,一切都很突然,没有一点的预兆。只是方腊此次的叛逆战事大为反常,那犀利的攻击根本就不像是他所能展现的,虽然只有一小部分人能展现这种夸张的攻击力,却造成的以嗲点破面的效果。经常战事刚一开始,就看见一队彪悍的士兵快速冲到城下数百米处,这些人或是压制城墙上的弓箭手,或是辅助进攻,端是犀利无比。短短十天,南宋就丢了七座城池,为了挽回败绩,朝廷一连派出数位大将上前督战。可惜这些人往往刚一露面,就遭到了重点打击,除了两个运气暴好的,其他的全部战死于城墙之上。

  就在南宋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武松再次派来遣使,表示愿意帮助南宋收回故地,但是开出的条件却是很高,那就是收复的领地要给武松一半。这个条件确实过分,别说那些忠臣义士,就连昏庸的徽宗也接受不了。用他的话讲,那就是……

  “想我堂堂天朝上国,还能畏惧些许匪寇,被敌所占的不过区区弹丸之地,只要我天兵压境,立时可让其灰飞烟灭。”

  作为辽使的慕容秋寒什么也没有说,而是满含深意的告退了,接下来的几天里,告急的文书一封接一封,无非又是那个城破了,那个城需要支援。这样不利的战事又持续了十天,这短短的二十天内,方腊的势力大了不止一倍,所占领的土地几乎可以和南宋相媲美了。直到这时徽宗才慎重的考虑起武松的提议,他现在实在很为难。

  如果不答应,拿自己很快就面临亡国的危险,可一旦答应,那自己的领土就会大面积缩水。说句危险耸听的话,如果兑现了武松的承诺,那武松南方的领土和北方的领土就会成为夹击之势,把自己包裹在内,那样南宋就会成为一个国中国,那和亡国又有什么区别?

  难呀……

  徽宗难、田虎又何尝不难,自己的力量膨胀的太快了,如果武松的队伍在这里还好,一旦武松撤军,那自己根本就压不住这急速扩张的领土。他现在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趁着和武松合作的便利,一举拿下南宋朝廷。他甚至已经拟好了国书,只要武松答应他立国,他愿意年年纳贡,岁岁称臣,并为武松永久看守南方门户。

  不管他们谁输谁赢,武松都是赢家,并且还是最大的赢家。

  也许他的手段很无耻,可是政治就是这样,人民只会看见结果,不会看见你的手段。千百年后人们只会颂德武松的雄才大略,而不会提及他的冷血和狡诈。

  (天空里的星,谢谢你一直的支持,这本书之所以可以之一走下去,就是因为你这样的读者的支持。谢谢你,你的鼓励让我觉得很有底气)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