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恶汉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章 重生(2)

[字数:4239 更新时间:2013-11-13 11:36:00]



  那叫做牛辅的青年眉头微微一皱,看了看董非,眼中流露出不忍之色。

  只是,他也不敢再劝说,毕竟董非的表现实在是过于诡异,他弄不清楚这孩子究竟是人是鬼,同时也担心,岳父的话语有朝一日会成为事实,当下闭上嘴巴。

  一名健妇上前,抱起了董非。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董非才反应过来。

  “我不是妖怪,我不是妖怪!”他大声的叫喊,同时用力的挣扎。只是那叫喊声从口中发出,却是婴儿的啼哭。而那挣扎,更加深了众人的疑虑。

  这孩子莫非听懂了?若是这样子的话,肯定是妖怪!

  董非在健妇的手中奋力挣扎,可初生婴儿的力量在大人的眼中,简直不值一提。

  原以为死于非命,没想到重获新生。可刚获得了新生,就又要死于非命。

  县城里那个算命的瞎子说的还真不错,董非的这个‘非’只怕是死于非命的‘非’啊!

  董非心灰意冷,放弃了抵抗。

  眼看着健妇抱着他就要走出房门,没成想又停下了脚步。

  一个衣着华贵的老妪在几个奴婢的搀扶下拦住了健妇的路,在老妪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子,年纪大约在十三四岁的模样,焦虑的看着健妇怀中的董非。

  健妇看到老妪,连忙跪在地上。

  “媛儿,是个男娃子吗?”

  “奶奶,是个男孩儿。”

  “把孩子给我!”

  老妪的话语中,有一种令人不敢抗拒的力量。身边的奴婢连忙从健妇怀中接过了董非,放在了老妪的手上。

  这老太太怎么能这样子!

  董非勃然大怒,大声的抗议起来。原来,老妪接过了董非之后,竟然用手去触摸他的小jj。虽然是个婴儿身,可好歹也是成年人的思想。董非上辈子是个处男,从没有碰过女人。可没想到这重获新生之后,居然被一个老太太这样子非礼。

  他越是大声抗议,那哭声也就越发响亮。

  老妪的脸色本来并不好看,可摸到了董非的小**后,居然露出了喜色。

  当她听到董非的啼哭声之后,脸上的喜色就越发的浓郁,到最后居然是笑逐颜开,甚至连那彪形大汉带着人跪在她的面前都不理睬,只是不停的点头笑个没完。

  “是个男娃子,是个男娃子,董家有后,董家有后了!”

  这家人也姓董吗?还真是巧到没边了。

  “孩儿拜见娘亲!”

  别看那彪形大汉长得凶恶无比,可是对老妪却是毕恭毕敬,丝毫没有半点不快。

  “奶奶,真是个弟弟吗?”

  “是弟弟,是弟弟……媛儿,以后你可要好生的待你这个弟弟。”

  “奶奶,让我抱抱,让我抱抱!”

  “小心一点,可别摔着。”

  这女娃子长得很漂亮,丝毫不像那彪形大汉。她抱着董非,咯咯的笑个没完,嘴巴里还说着:“叫姐姐,快叫姐姐……爹爹,媛儿有弟弟了!嘻嘻,快叫姐姐!”

  女娃子的胆子不小,虽然是红着脸,可竟然把手放在董非的小**上面,一下一下的摸弄。

  是可忍孰不可忍!

  董非简直是无地自容,被老太太非礼也就算了,居然还要被这小丫头非礼。一怒之下,小**喷出一道水线,洒的女娃子一脸都是。

  “奶奶,弟弟尿我!”

  女娃子这才发现,老妪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

  “是谁跪在哪里?”

  “娘亲,是孩儿!”

  “孩儿?哈,原来是广武令大人!”

  冷淡的一句话,却让彪形大汉冷汗淋漓,以头触地,竟不敢抬头。

  “娘亲,孩儿要是做错了什么,您打也打的,骂也骂的,您可别这么称呼孩儿。”

  老妪冷笑一声,“我一个瞎老婆子,怎么敢打骂堂堂的广武令大人……哼哼,有道是虎毒不食子,这孩子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竟然能狠下心让人把他给溺死?”

  “娘亲,这孩子是个妖怪!”

  “胡说八道,这孩子哪里像是妖怪?又是哪个高人告诉你,这孩子是个妖怪?”

  老妪居然是个瞎子,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周围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牛辅,说,是谁说的他是妖怪!”

  孔武青年咽了口唾沫,颤声回答:“没,没有人……只是大家觉得这孩子不哭不闹,长得又难看,还克死了阿娟,所以大家觉得有点害怕。”

  “不哭不闹就是妖怪?长得难看就是妖怪?”

  老妪的头发灰白,发起怒来却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杀气,“听听这孩子的哭声,多响亮,怎么是不哭不闹?长得难看……仲颍,你刚生下来的时候也挺难看,我没有溺死你,可我现在不活的挺好?至于阿娟,她是怎么死的,你心里不清楚?”

  “孩儿,孩儿知错了!”

  “我不是要责难谁,怪只怪阿娟这丫头的命苦。眼看着就要有好日子了,却……也罢,这孩子你放在身边难受,那就让老婆子我带着。我已经是古稀之年,活的够久了,我不怕死。如果这孩子是个妖怪,那就让他先杀了我,你不用瞎操心。”

  “娘亲……”

  “好了,就这么办,大家都安心。”

  老妪从女娃子的怀里接过董非,在奴婢的搀扶下就要离去。

  走了两步之后,她突然又停下来,“仲颍,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骨肉。你给他起个名吧。”

  彪形大汉一怔,抬起头看着老妪,嘴巴张了张之后说:“还请娘亲做主。”

  老妪想了想,“你以为他是妖怪,是败坏之人;你以为他杀了他娘,要将他背弃……这孩子天生是个苦命娃子,就叫他俷吧,董俷。我再给你个小名,叫阿丑。”

  董非这时候正在迷茫之中。

  原因很简单,仲颍?牛辅?这两个名字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啊!

  这是什么时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这仲颍是谁,为什么会觉得如此耳熟呢?

  可当他听到老妪给他起的名字,不由得吃了一惊。

  怎么又是‘非’?上辈子叫‘非’,结果死于非命,难不成这辈子还要死于非命?

  不,我不要叫董非,我要换名字。

  董非舞着手脚,大声的抗议。可是那声音传入老妪的耳中,却犹如仙乐一般的悦耳。

  本是板着的面孔,此时也露出了慈祥的笑意。

  “阿丑,这世上谁都可以背弃,可你要记住,永远也不要背弃家人,那是你的根!”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