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新宋英烈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战保兴庄(完)

[字数:3057 更新时间:2013-11-13 2:11:00]



  ,而且火箭弹战斗部的装药量也有所增加,基本具备了实战能力,不再是军事部众兄弟口中“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式装备。目前唯一限制火箭炮装备数量的是其火箭弹的价格——一枚火箭弹的价格相当于三发105mm榴弹——即便是像穿越团队这样资金雄厚且在军事投入上一向喜欢大手笔的组织,在大量装备火箭炮的问题上依然是非常谨慎的。为了不影响其他武器装备的生产速度,此次幽云大战之前,武器科只是为“飞龙军”赶制了三部火箭炮发射架及少量火箭弹,与此前的那三部试验用发射架凑在一起,勉强组建了一个**火箭炮连,交由“南路军”总指挥钱远山直接控制,而并未归入炮兵团的建制之下——六部发射架九十六根发射轨,配备的火箭弹却只有二百发,仅够全连两次齐射所用。

  虽然只有二百发火箭弹,但用来当作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已经足够了。巳时六刻,在对辽军大营进行了约半小时不紧不慢的炮击后,钱远山口中那所谓对辽军最后决定性一锤的火力打击终于开始。 更新随着钱远山一声令下,炮兵团副团长马正声狠狠的挥下了手中的令旗,“南路军”七十八门身管火炮的射速陡然加快,从常规射击变成了急促射击。紧接着,钱远山亲自挥动令旗,六门火箭炮也分成两组次第开火。一发发火箭弹脱离导轨,带着其特有的啸叫声飞向辽军大营,并在发射阵地上激起一阵阵烟尘,很快便将整个中央车阵都笼罩在了里面。

  最后一击虽然只持续了短短五分钟,但被投送到辽军大营的各种炮弹却达到了之前半小时炮击所投送炮弹的六成以上。顷刻之间,整个辽军大营便被浓烟四起、火光冲天。原本就已经被之前的炮击折磨得神经极度紧张的辽军在如此猛烈的炮火下彻底崩溃,各级官长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部下,数万幸存的辽军如开闸的洪水般涌出辽军大营,四散奔逃。包括萧思温在内的一众高级将领此时也回天无力,只能随着溃兵一起逃出大营。

  虽说是四散奔逃,但实际上大多数辽军的逃跑方向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西边的山地——北边是万万不能去的,五千骑兵的覆灭已经证明往那边跑是死路一条;东边虽然只有百余敌军隔岸把守,但那条虽不宽但极深的白沟河却是基本不习水性的契丹人所无法逾越的障碍;南边的周军尽管从辽军大营遇袭以来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但那里却有周国近八万大军,溃散的辽军并不认为以自己现在状态可以冲破周军营垒,逃出生天。因此,最佳同时也是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向西进入山地,借助山地丛林的掩护,绕过北边敌军的营垒,再设法逃回幽州城乃至逃回塞外。于是,在隆隆的炮声中,近四万幸存的辽军一窝蜂似的冲出自家大营,有马的拼命催动坐骑,没马的撒开双腿,争先恐后的往大营西侧不远处的山地跑去——当然,在绝大多数辽军兵将逃向山地时,也有少数自觉悍勇,或者已经彻底昏了头的辽军选择向北、向南,甚至是向东逃去,其结果也只能是白白丢掉自己的性命。

  逃向其他方向的辽军自然是死路一条,而逃向西侧山地的辽军很快就发现自己的选择似乎并不比那些在他们看来是去自杀的辽军好多少。就在数万辽军跑过约一里路,跑在最前面的辽军终于钻进山脚下的树林之中,觉得自己可以稍微放慢一下速度,好好的喘上几口气时,早已在山腰工事中等了大半个上午,被“南路军”北线部队的枪炮声和喊杀声搞得心痒难耐,想和北线的兄弟们一样杀个痛快的“南路军”西线部队,终于等来了指挥官唐潮开火的命令,立即枪炮齐鸣,给予辽军败兵迎头痛击。

  按理说,“南路军”西线部队无论是总兵力还是辖下“飞龙军”的兵力,都只有北线部队的一半,其炮兵更是只有各步兵营、连所属中小口径迫击炮,火力密度和威力比北线部队要弱许多。如果逃跑的辽军以数万之众尽全力猛攻,未必不能冲破西线部队的阻击,逃入更西边那连绵不断的群山密林之中。到时候,漫说是一万多“南路军”,就算把穿越团队所有的武装力量都调来,甚至是将八万周军都加上,也不可能将逃进山里的辽军都消灭掉,肯定会有许多辽军兵将能够活着走出大山,返回幽州城或者是自己的塞外老家。

  然而,此时的辽军败兵刚刚经历了“南路军”北线部队的火炮猛轰,面对自家大营内那死伤累累、血流成河的可怕景象,这些逃出来的辽军早已被吓破了胆,成了惊弓之鸟。此时甫一遇到西线部队的炮击,跑在前面的辽军立时就慌了手脚,转身就往山外跑,不想却与那些并没有意识到前面情况不妙,仍然在不管不顾的向山里逃的后续辽军撞个正着。结果,这些辽军毫无意外的重蹈了之前冲阵的那五千辽军的履辙,数万人马拥挤在山脚之下一片并不宽阔的区域内,动弹不得。一时间,喝骂声、哭泣声,乃至兵器的磕碰声、受伤士兵的哀嚎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辽军败兵自己将自己堵在了山脚下,“南路军”众将士自然不会浪费这样的大好时机。无论是北线部队还是西线部队,此时都以最快伯速度调整好火炮的角度,将一发发炮弹送入辽军败兵最为集中的地方。

  眼见辽军已然完全崩溃,想要突破己方的防守已无可能,钱远山马上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刚刚杀败辽军冲阵骑兵,正在车阵内休息的骑兵团和游骑兵营立即出击,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山脚下的数万辽军尽数歼灭,从而为后面的战斗争取更充足的时间。同时,他还命北线的“飞龙军”步兵除留一个营与“保安军”各团一起继续把守自家营垒外,其余步兵也全线出击,协助骑兵完成对辽军败兵的合围。

  随着他命令的下达,骑兵团、游骑兵营近三千骑士立即打马出营并拉开架势,用一个非常大,同时又显得比较单薄的大网,将那数万辽军败兵包裹其中,准备以一次大合围来为这次战斗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而在他们的后面,同样近三千人的步兵快速跟进,一方面清扫路上的漏网之鱼,另一方面在骑兵身后形成第二道防线,以备在骑兵部队作战不利的时候,充当第二道防线,为自家营垒进行作战准备或者撤离赢得足够的时间。

  事实证明,钱远山绝对是多虑了。面对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火力凶猛的骑兵团和游骑兵营,已经被彻底打垮、完全丧失斗志的辽军根本兴不起一星半点进行抵抗、进行反击的心思,其近四万名兵将被不足三千人的“南路军”骑兵轰来赶去,很快便被分割成数块,并在“南路军”骑兵、随后赶到的北线步兵,以及从山上冲下来的西线步兵那异口同声、震耳欲聋的“跪地投降不杀”的呼喝声中放弃抵抗,扔掉自己手中的兵器,乖乖束手就擒。

  应历九年阴历四月初三午后,经过短短一个多时辰的战斗,幽云辽军主力八万人马,除萧继先所率的那一万人马因在外游击而幸免之外,其余七万辽军几乎全军覆没。其中死亡或重伤者——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重伤员基本没有生还希望——超过三万人,另外还有包括萧思温及其一众高级部下在内的三万余人被俘,只有不足千人侥幸从“南路军”北线与西线部队的缝隙之中穿过,得以逃脱被杀或者被俘的命运,仓皇逃往幽州城。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