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汉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八章 同乡酒会

[字数:4102 更新时间:2013-11-13 0:39:00]




  车轮转转,顺开阳门而出,进入商肆,停靠在一处酒舍前,盖俊跳下马车,舒展身体,这个时代马车缺乏减震效果,坐在车中实在和享受不沾边。示意盖胤驾车独自返回太学,便向酒舍走去。凉州士子今日会在此齐聚,却是一早通知他了。

  刚进门就见数十人汇聚一堂,高谈阔论,笑语喧天,极为热闹。

  数人迎面而来,一个二十余岁高大青年当先上前,绷着脸道,“今日酒宴乃是为你举办,盖射虎为何姗姗来迟?真是等煞人也。”此人姓索名展,字伯延,随司徒杨赐习《欧阳尚书》,学问精深,堪称敦煌索氏年轻一代领军人物。

  “有事耽搁,索兄见谅。”

  “何事比得上同乡酒宴重要?”伯父兄盖泓、盖洄皆不满其言。

  “蔡议郎相邀,岂敢不从?”说起缘由,盖俊不免有些得意。

  “蔡议郎?莫不是陈留蔡伯喈?”诸人无不大惊。

  “正是。”

  一位健壮锐目少年嚷道:“虽事出有因,可迟到就是迟到,多辩无益,罚酒、罚酒,早闻盖射虎海量,今日定把你灌醉才甘休。”这人名叫张恭,字子谦,出身敦煌张氏一族,按辈分算乃张奂族孙。

  这边动静早惊动了众人,三三两两过来叙话,这里一些人盖俊入太学时就已通过二伯父兄介绍相识,次兄盖泓为他一一引见未曾碰面之人。

  盖俊对北地人傅巽和武威人周毖格外留意,他早闻二人大名,今日总算见着了。

  既然是聚会自然离不开话题,由于出身边地,大家最关心的还是鲜卑入寇这件事,另外鸿都门事件也谈论颇多。天下人都知道当今陛下刘宏喜欢文学,自己撰写《皇羲篇》五十章,不能说惊艳至少也是颇有水准的作品。前一段下诏特招辞赋出众的太学生待制鸿都门下,其后变本加厉将善于尺牍及工书鸟篆之人也招入进来,侍中祭酒乐松、贾护又引荐一群无德趋炎之徒夹杂中间,陛下不按规矩常常对他们越级擢升,引起朝野非议。蔡邕上书七议就特别提到了这件事,不过未被皇帝采纳。

  “什么时候诗词歌赋也能堂而皇之成为进身之阶了?”

  一名学子的抱怨立刻引来众人呼应:

  “然。诗词歌赋小道耳,于治国毫无用处。”

  “曹兄说得对,经学才是根本。”

  “依我看全是阉人从中作梗。”

  “阉人不除,国无宁日!”

  眼见众人越说越离谱,傅巽出声提醒道:“诸君小心祸从口中,难道忘了五年前那场大祸?”

  五年前有人在【朱雀门】上写道:“天下大乱,中常侍曹节、王甫幽禁谋杀太后,三公、九卿空受国家俸禄而不治事,没有人敢说忠言。”陛下随即下诏命司隶校尉刘猛负责追查搜捕,刘猛认为上面所书写的话与实际情况相符,不肯急捕,被贬为谏议大夫。接替刘猛的段颎一上任便施出霹雳手段,逮捕和关押足有一千余人,其中大部分为太学生。

  傅巽不提旧事还好,一提诸人更火了。

  “大兄提他做甚?白白扫了我等酒兴。”

  “段颎助纣为虐,有何面目立于天地间!”

  “呸……投身阉寺,其妄为名将!”

  “段颎真我凉州之耻、河西之耻,羞煞人也!”

  “……”

  看着那一张张年轻的脸上充满愤恨之色,盖俊心中涌出一丝哀伤,为段颎。段颎可谓当今大汉第一将才,平定西羌之乱多赖此人之力,以他功绩,即使拿到整个汉代也足以排得上号,当他功成名就之际为何投向了宦官?

  名?

  利?

  权?

  迫不得已?

  这个答案可能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清楚。

  诸学子怒火来得快,去得也快,几杯酒下肚,遂展开笑颜,谈论干云。

  众人以盖俊迟到为由,想要灌醉他,哪曾想到他酒量恢弘,当真是酒到杯干,一圈下来,无人不惧。换回难得清宁,他拉着张恭躲到大堂一角闲谈,说起张奂英雄迟暮,都是唏嘘不已。

  索展端杯走来,赞道:“子英可谓海量,我等不如也。”

  “索兄请。”盖俊举杯一饮而尽。

  索展才落座,傅巽又来,四人围成一团,天南海北,侃侃而谈。

  通过一番交谈,盖俊对三人有了一定的了解,张恭性格豪爽,文武双全,颇似其族祖张奂。索展言论严整,可惜脱离实际,他可能会成为一代大儒,但绝不会是一个出色的政客,与其师杨赐相差甚远。傅巽则智慧过人,对政事每每有独到见解,想法时常令人拍案叫绝,然而他为人过于圆滑,如方才劝阻诸学子勿要攻击阉寺,以免祸从口出,虽是好心,却不免有失君子风范。

  ---------

  太学教授五经,共计有十四门分类,校方并无硬性规定,诸生可随意选修,以五经具通为佳。他所选之课是博士南阳刘弘的公羊传。公羊传亦称春秋公羊传,和左氏传注重阐述史实不同,其释史十分简略,而着重阐释《春秋》所谓的“微言大义”。

  路中,不时有人对他行注目、揖礼,他本就是天下第一知名的少年郎,最近又有传闻他与蔡议郎平辈论交,毫无疑问,太学第一风云人物的名头归其所用,臧洪亦远远不及。

  入了讲堂,盖俊很快就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片刻后哈欠连天,昏昏欲睡。他想不明白一本史书刘博士怎地就能讲出这般花样?左熬右挺依旧等不到下课的迹象,无奈把座位让给一位站得腿脚发麻的仁兄,在一众人等的注视下离开讲堂。

  “四年啊……!”

  盖俊一面往回走一面暗暗发愁。

  途中路过臧洪房舍院前正巧碰到他出门,发现盖俊立于自家院外进退不得,臧洪笑得颇为耐人寻味:“子英,你不是才去听刘博士的课吗?为何这么快就返回了?”

  “头痛欲裂,正要回家休养。”盖俊尴尬地回道。

  臧洪哪里肯信,手指天道:“汝谁欺?欺天乎?”复邀请道:“我欲赴一酒宴,子英可同来。”

  “不了,我真头疼。”盖俊咬死不松口,死活不去,臧洪拿他无法,只好苦笑着离开。回到住地,盖胤夫妇见他归来,不明所以,盖俊让他俩该干嘛干嘛,进屋躺在床上随意翻看左传,发觉根本静不下心来,遂更衣换鞋招来盖胤同去马厩。自从入太学以来,皆以车代步,数天没骑马了,骑射是乱世立身之本,万万不能荒废。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