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重回永乐时代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章 风起潇湘 第五二节 广而告之

[字数:4174 更新时间:2013-11-12 22:33:00]




  刘秀珠的到来,给王动身边增加了几分秀色,小六子不是喜欢多嘴的人,旁人看出刘小姐好象与王动有那一点关系,他则是三缄其口。

  王动这会已经发信到长沙府,喊人过来帮忙,能帮上忙的也只有张浩,小徐管事通过这段时间的历练,倒是成长起来了,这会乔掌柜正是在他的帮助下,筹划望江楼的改造,其实硬件方面没什么变化,只是管理上有了变化,望江楼的伙计也轮班过来潇湘记培训实习,潇湘记这边也有人调过去帮忙。

  张浩把张萍MM一起带过来了,丫头到这一看,居然秀珠姐也在,闪了些念头,但也没太在意,知府千金是个女侠,今日长沙,明日岳州,后日到湘潭也是常有的事,侠客行踪飘忽。刘秀珠小姐回的很简单,一是出来走走,在长沙府一人没意思,刘老大人这会把青莲看的很紧,年前刘秀珠带着这个莲姐姐到处走,虽然安全上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老大人是儒生,看不得自家孙女整日里出门东奔西跑。另外还有就是刘秀珠很坦白的讲,王动有把好剑,她师门有套剑法还不错,要教给王动,这就让张萍奇怪,看过些《志异》《刺客列传》之类的东西,知道秀珠是个江湖人士,但张萍儿本人却没怎么真正和武林人士有过什么接触,在她眼里,秀珠姐是不算的,古代拜师学艺可是大事呀。

  一日,王动,两位小姐,在湖边上的一处芦苇滩,张萍没来的时候,他们两在这练剑,今日只是出来走走,结果一路上,看到芦苇荡里人很多,三三两两的,一问才知,开春了,芦苇在水底发嫩根嫩芽,那可是倒好菜,看着这些在芦苇荡里忙,王动倒想起小时候与姐姐一起去挖野菜了,也是这个时节。唉,穿越了,算是重生,老天爷还是给了他机会的,没收了他。

  张萍出来很开心,完全没有在家里的淑女的形象,刘秀珠倒是陪着她应着她,一看就是一个姐姐一个妹妹的样子。这几日王动刚勉强把这一套剑舞全了,只是招式记的全了,别的什么都不是,就象是一个不会外语的人,刚学了几句日常用语,要想才会用,根本没有练武之人那种自然而然的感觉,不过刘秀珠已经很满意了,只要这几日,自己不时的和他拆招,应该能弄熟了,至于对敌,呵呵,看他的造化了。

  王动是个很想的开的人,出了门就是游玩,什么都放一边了,城里的张浩气的要死,一大堆事情落他身上了。好在张浩是在张晋湘身边培养起来的,看了王动的计划书,大方向已经有了,他要干的是只是实施。巴陵县知县一个幕僚代表衙门过来配合,此人姓程,名机,表字经天,精通官府律法,开始王动和他一起商洽时,所议之事稍有违法逾矩,他马上就能指出,这让王动非常佩服,整个一法律字典,但感觉有点死脑筋,程机也是很头疼王动,花样太多,但也敬佩,反应机敏,稍有不合规之处,转瞬便有逶迤之法。和张浩配合起来就舒服多了,张公子显然懂得商家本分,知道行事规矩。

  程机和张浩办事效率还是很快,只花了一天时间,又一份告示送到了两位大人那,大人一看,没啥问题,巴陵群守的大印压了上去,这一盖,两位大人和王动就绑到一起了。

  次日,岳阳楼前、巴陵县衙门口和城门口告示栏三处地方,都贴出了一份大纸

  “大明湖广布政司岳州府巴陵县整治楼前街及岳阳楼告示”,不只是贴,这次还专人在那大声的读和解释。

  前面是一通废话,自太祖皇帝到永乐皇帝,岳州,巴陵,洞庭湖如何如何,圣恩天赐浩泽无边。

  接下来就是为发展地方经济,大吹巴陵县洞庭湖和岳阳楼地位及资源,说的比天庭还要美比苏杭还要富。

  再就是巴陵县衙门体恤民情民意,要搞好经济发展环境,让老百姓休养生息。

  然后大谈国家形势,地方上应该为中央减轻负担,前面提到的改造楼前街和重整岳阳楼,将全部由民间集资。这转到紧要的地方了,接下来是关键,钱怎么筹。

  要搞一个楼前街管事会还要推个里正。由里正及管事会负责全部事项,新的楼前街税制和税金使用办法,按店的面积大小开始收税,当然这个税一成上交官府,九成积留用来修楼改造街道。

  这下子热闹了,管事会共五人,官府出两人,州县两级各出一个,结果州府是知府大人领衔,县里也只能是县令,这王动是花了很多口水才说动知府大人的,当然知县大人也在敲边鼓,若不是岳阳楼这个洞太大,知府大人是不会同意的,再三声明,挂个虚名,不拿一文,其他管事,由楼前街众商家中选出,名额只有三个。

  不能等那些个奸商们有应对之策,第二日,岳阳楼前,县衙的衙役过来把门,里面坐满了楼前街的大小老板们,大到潇湘记,小到岳阳楼前摆地摊卖鱼干的,个个都有一席,他们是过来推举三个管事的,另外,还要听听官府到底想怎么来整治这个楼这个街。结果两位大人公推潇湘记出一管事,因为潇湘记已经应承下来,今年岳阳楼修葺他们出一万两,这话一说,所有的老板们都明白了。这个管事是要用钱买的,这时敢抬头看知县大人的人不超过五人。

  半个时辰,针落可闻。

  “洞庭鱼行,出一千两,自荐管事一职,”打破寂静是个陌生的声音,这个鱼行,楼前街的人还是知道的,刚挂牌时间不长,但左近酒楼客栈都到他那买鱼,其实以前他们也是在码头上买鱼,只是突然年后,码头上卖鱼的那些个渔民都投到了“洞庭鱼行”,打鱼的还是那些人,卖鱼的也是那些人,但只是身份变了,鱼的价钱也变了,变便宜了,且鱼收拾的比以前还好,集中了起来后,按着种类大小分在不同的木盆里,看着都整齐肥美,你只要跑这一家,就能买齐你所有想要的鱼,大的小的活的死的,杂鱼都分好类,帮你剖杀,连连鱼籽鱼鳔都成堆的放着在卖。这种集中的优势显示了出来,鱼行抢下了楼前街近八成的生意,那些徘徊在鱼行外的渔民慢慢也加入了进来,最后巴陵县这一带游离在鱼行外的渔民成了个位数了。

  一千两呀!不是个小数呀。这个冒出水面不到一个月的鱼行,居然能出一千两,楼前街老板们个个刮目相看。还有一席,那些有能力出钱的老板们,目光开始迷离了,个个都打起了小算盘了,其实算盘昨天晚上都打过了,但没想到的是,这个管事是要花钱买的,本以为鞋店的龚老实,世代活在这街面上,如今也是六十有余,依着在这楼前街的资历,可以弄个管事,龚老实可是个老实人,一大把年纪了,从不与人争个什么,巴陵城里出名的和事佬。还有那金店的庄老板,庄老板外号庄算盘,一生精打细算,他的店在楼前街占地最大,年年灾荒救济你想他出一文钱,还不如杀了他。若是这两人当选,那就好说了,选了等于没选,那摊银子的事,最后可能还是要官府出。结果这会全变了,要钱买管理,这两人断然不可能出钱的。结果你看我我看你,又半个时辰了,没动静,最后,知县大人发话了,另一个名额给岳阳学堂的曾先生,

  这位曾先生五十有余,岳州华容人士,年青时结果屡试不中,后来断了科考想法,读书人没啥专长,唯一能做的就是教书,先后在些乡绅家里教书,后来在一致仕的官员家里做西席,绝了他入官场的念头,这个致仕的官员不过七品,退休回家良田千倾。不过这个退休的老头蛮欣赏他,把族里的学堂交了给他,后来学生多了,学堂不够用,而这个老头在县城里住了多年在农村反不习惯了,又搬到了巴陵城里,楼前街有族里的产业,地方还不小,老头想着自己也不会做什么生意,也不缺钱,干脆把那些屋子用来做学堂。巴陵城里楼前街这么个商业区突然有了一个学堂,岳阳楼在附近,来往的文人特别多,听的这里的朗朗书声,不免会进来看一下,结果,这个学堂出了名了,出名不是因为这培养出的学生当官的多,也不是教书的先生学问非常之高,而是这名人题字留墨仅次于岳阳楼。当然这位曾先生人肚子里也是有墨水的,本来是个儒生后学庄老,慢慢入世出世,看得开了,一心想把这个学堂操持好,也想着能教些个学生出来。那老头死了后,族里想着这学堂的名声来之不易,决定继续办下去,学生也不只是族里的孩子,也开始收些外姓的学生,学堂还真的办的有模有样了。街面上的商家生意人真正有墨水的不多,那时生意人最巴结文化人,曾先生倒是得了这些商家的尊重。

  管事会五人,楼前街因改制独立设为一里,五个管事里面要推一里正,两位大人放一边,曾先生不提,他是不会当这个里正的,太丢面子了,那只有鱼行和潇湘记了,楼前街的众老板九成以上,特别是开饭馆客栈的,都推鱼行的老板担当里正,结果,人家不干,话也说的漂亮,出千两银子的与出万两银子的比,万两银子的生意大些,眼光高些,应该能把这楼前街的生意带的更好些。气的众老板跺脚,大家都知道,潇湘记也好,三湘客栈也好,鱼也是从那洞庭鱼行买的,多多少少算是他的客户,哪有商家和客户争的,但这话说的在情在理,你也没办法反驳。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