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乱臣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六十六章:广西的门户已不再存在了

[字数:2767 更新时间:2013-11-12 22:15:00]




  潘鼎新脸色变幻不定的思量着,一百万两银子他不是凑不到,事实,朝廷拨给他的军费就有七十余万两,现在还没有发放下去,若是再加这几年吃的空饷,捞的外快,拿出一百万两银子倒是问题不大,问题是一旦这军饷不发下去,粮草全给了吴辰,他的兵非哗变不可。

  不过操作倒并非没有可能性,他作为西线主帅,原本朝廷发放下来的是一万余人的饷银,可是这一趟接二连三的溃败,失散、伤亡的人员就超过了一半以,其余的各团练也不太服从调遣,若是他潘鼎新向朝廷申报,就说粮草军费来不及转移,给法军抢了,只是若是这样说,让朝廷重新调拨军费下来,这样做自然有一定的风险性,说不定就是个玩忽职守、罢官免职的待遇。可是比起丢失镇南关的罪过,至少还能免去杀身之祸,什么都不重要,性命才是最紧要的,而且他若是反攻拿下镇南关,定然能让人刮目相看一把,先前的错误恐怕也会被那些御史们人遗忘。

  犹豫再三,潘鼎新最终点点头道:“吴大人,可要说话算话。”

  吴辰道:“什么时候见银子,什么时候吴某出兵,绝不食言。”

  潘鼎新点了点头,他也不怕吴辰反悔:“那么卑职这就去筹措银子,三日之内将一百万两银子运到这里来,吴大人,后会有期。”

  吴辰淡然摆摆手:“恕不远送。”

  待潘鼎新走了。冯子材道:“吴大人,你真的打算要这潘鼎新的银子。”

  吴辰打了个哈哈,笑着道:“为什么不要?不要白不要,我和他有什么客气的。”

  冯子材打量了吴辰一眼:“不成想你这小娃娃竟是个如此贪财的人,真是令冯某失望。”

  吴辰笑了笑:“银子谁不喜欢,这姓潘的银子若是不要,吴某人还真对不起自个儿。”

  过了三日,潘鼎新果然依言送来了银子,数十百辆不知从哪里抢来的大车在鼎字营团勇的押送下进入吴辰营中的库房,潘鼎新心急火燎的找到吴辰道:“吴大人,银子悉数送到,请大人发兵。”

  吴辰点了点头,一边让人将银子悄悄送到桂林去私藏起来,一边下令全军南下,只是这沿路行军的速度并不快,潘鼎新眼泪都要出来了,以为是吴辰在敷衍自己,不断的催促,吴辰只说是让士兵们养足精气,潘鼎新也只能每日软语恳求,对吴辰却不敢丝毫的得罪。

  就这样磨蹭了四天,大军才堪堪走出思恩府进入太平府,当日夜里,一名斥候飞马回到吴辰所在的营地,不需要任何的通报,径直走入吴辰的大营道:“少帅,打探清楚了,法国人在镇南关放了一把火,破坏了所有的炮台关防,从镇南关远遁而去。”

  第二日,吴辰一改以往的懒散,就连潘鼎新亦觉得这姓吴的和往日有些不同,吴辰下达的命令是全速前进,两日之内抵达镇南关。随后义州新军团如了发条一般加快了行军步伐,将萃军和潘鼎新的鼎军远远的甩在后头,义州新军团每日五公里负重晨跑训练可不是开玩笑的,到了这个时候就显现出了优势。

  到了第二日傍晚,义州新军团便先行抵达了镇南关,此时的镇南关只剩下一片烧焦的废墟,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哪里还看得到曾经西南第一雄关的模样,大胡子在一处废墟中找到一木牌,木牌写得是歪歪扭扭的汉字,面炭笔写着‘广西的门户已不再存在了,黄色的猴子们正在不安中度过他们的每一天’短短一一句话,绕是大胡子这样稳重的人亦是火冒三丈,新军团下义愤填膺,都感觉到了法国人的傲慢,唯有吴辰倒是淡漠的很,趁着这个功夫,倒是趁着这个机会,对士兵们了一堂生动课。

  “法国人的傲慢诸位可都看见?想必许多人已火冒三丈了,嘿嘿……你们有理由生气,这里是我们世代繁衍的土地,如今法国人不但侵越我们,还肆无忌惮的羞辱我们,可是吴某却以为,你们的气愤是没有道理的,这不止是没有道理,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吴辰说着说着,便看到无数双愤怒的眼睛望向自己,仿佛他们是第一次认识到了吴辰,许多人甚至不顾尊卑的想捋起袖子揍这吴辰一顿,在所有人火冒三丈的时候,吴辰说出这番话无异于火添油。

  “你们有什么道理呢?你们很生气是吗?可是吴某人要告诉你们,今日的一切都是你们咎由自取,是你们活该、欠揍。法国人为什么傲慢?难道只是因为他们野蛮?不!吴某相信绝不是这样的,因为他们自信,他们认为你们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是一群胆小鬼,我们和法国人打过的交道不少,可是不管是哪一次,都让我们的颜面扫地,你看,你的拳头不够硬,你的勇气不够足,法国人完全有理由来打你,狠狠的踩在你的头颅讥讽嘲弄你,你认为这是法国人坏吗?不,不是的,是因为你们太弱,你没有法国人强,所以他打你是应该的,诸位怎么能有什么怨恨呢?就算法国人今日不欺负羞辱我们,明日就会有英国人、美国人、日本人、俄国人来欺负我们,所以,我吴某看来,法国人非但不是我们的敌人,反而是我们的老师,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去怨恨,而是奋发图强,终有一日,在法国人的调教之下,我们会胜过我们的老师,到了那一天,又有谁敢羞辱我们?”

  这个时候倒是鸦雀无声起来,所有人都是若有所思的模样,就连王二蛋亦在努力的理解着吴辰的意思,吴辰斜了一眼,高声吼道:“他娘的,都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安好营寨,天就要黑了,今夜咱们露宿在这破烂关隘里吗?大胡子,你去安排人埋锅造饭,王二蛋,来,给爷笑一个。”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