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血战旗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零四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字数:3953 更新时间:2013-11-12 17:30:00]



  第一零四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两日后的夜里,随州城外不远处的树林中。两个一起在中央苏区战斗过的老战友,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作为红一军团的师级干部,能够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再一次相见,怎能让他们不激动!

  老陈——

  老程——

  相比一直在四方面军的吴焕先等人,陈树湘确实让他们有点陌生,但大家都是干革命的,有着同样的理想,共同的话语。

  才不一会儿,吴焕也加入了进来,拉着陈树湘的手,一个劲的问这问那,曾一阳是哪里人啊!脾气好不好啊!等之类。原来,四方面军的张主席是个孤傲的人,唯天下第一,不能有一点反对意见。

  对此,吴焕先更担心的是曾一阳的年龄。但连从军多年的陈树湘都流露出敬仰的眼神来,彻底让吴焕先放下了心。有机会能在一位豁达的军事长官手下打仗,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走了一天一夜,很多二十五军的战士都是又干又渴,军长也是人,吴焕先看到陈树湘的警卫员背着两个水壶,墨绿色的壶体在黑夜中,更是显得隐蔽,他也是借着一点月光,才看出来其中的不同来。

  陈树湘发现对方的样子,笑呵呵的说:“吴军长,这可不是放的水,而是酒。”

  “酒?我不信,本来,我还想到河边打点水,自己解决了,你这么一说,我还真不信了,非要看看你这葫芦里放的是什么药?”吴焕先不信邪的说道,但眼中却冒着光。

  陈树湘的警卫员为难的看着陈树湘,心说,都是领导可别难为我。见陈树湘点头,解下一个水壶递给了吴焕先,壶盖才拧开,一股浓郁的酒香就窜了出来,凑到壶口,还能感觉到烈酒中辛辣的味道。

  小口抿了一口,顺着喉咙,就像一团火焰,冲破胸腔,直往全身乱窜。

  吴焕先不仅高兴的喊道:“好酒。”

  说着将酒壶递给了身边的几个同志,轮流喝了一口,红军军装本来就单薄,又是走了一夜,正是又冷又饿的时候,喝上一口酒,不但身子暖活了,而且就好像用完的力气,又回到了身体里似的,浑身充满了干劲。

  陈树湘无奈的摇着头,原来对方是看中了自己的酒了,说起来也不容易,二十五军,在两天之内,行军二百余里,缺吃少穿,又是要进入西北的苦寒之地,这样显然不行。于是让部队,将他们携带的白酒,送了一些给二十五军,作为他们驱寒的用品。

  吴焕先觉得,四十军为他们牵制敌人几天,也不容易,反而要当但起,部队的后卫,给四十军的战友保驾护航。

  拍着胸脯就说,要狙击敌人的追剿,让陈树湘带着部队先走,他和一部分红二十五军的指战员留下来,阻击随州城内的一个师的敌人。

  陈树湘其实已经和敌人有过一次交手,就在他的部队,刚行军到随州附近,就和敌人进行了一场遭遇战,双方都有点猝不及防,但好在红102师是整师行动,兵力上占优,一场遭遇战后,敌人损失了一个营后也退却了。

  “吴军长,阻击敌人的任务还是交给二十五军。对于随州方向的敌人来说,我估计他们不会和我们靠的太近,反而我们需要快速渡过汉水。据军部侦查部队报告,东北军51军,已经运动到了河南驻马店附近,正向南阳一线集结。加上刘峙的7个整师,我军已经在很不利的情况下了。所以,军长在早先就命令,让二十五军尽快转移到老河口,接受装备,跟上主力部队北上。”陈树湘忧虑的说着,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就是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在军令面前,马虎不得。

  陈树湘指了指自己,继续说道:“而给我师的命令就是担任狙击敌人进攻,保证我军顺利在陕西站稳脚跟。”

  话说到这里,吴焕先知道大局为重,反而懊恼的拍着自己的脑门,原来他光顾着部队行军,而没有及时的安排电台联系。

  “装备?”徐海东有些不解的问陈树湘,就他的理解,那里会有装备这个词的出现,子弹就是子弹,枪就是枪,那里会这么复杂。

  “棉衣棉裤,还有二个团的武器,一些粮食。我想这些都是你们缺少的。”陈树湘解释到。

  其实,红二十五军刚组建,武器根本就没有后来,连连伏击东北军的手后的好。连枪都无法保证每人一支。当他们听说,前敌指挥部已经在汉水边上等了他们三天了,吴焕先几个,顿时再也等不及了,连忙催促部队,继续行军。虽然他们已经很累了,但毕竟苏区的山里群众组建的红军,觉悟好,关键是吃得起苦。

  红二十五军的战士们,又踏上了行军的路途,连一个抱怨的都没有。饿了,啃一口干粮,渴了抓一团雪,放嘴里慢慢的咽下去……

  等到一天后,他们赶到汉水,踏上了四十军修建的浮桥,曾一阳早就带着吴高群的101师长进入了秦岭南麓,他等不了了,因为再晚,他们连进入秦岭的路都要被国民党军给堵光了。

  看着堆积着满满几个院子的屋子,吴焕先顿时感觉到深深的愧疚,要是能再快一点,就、能会合主力部队,不但在进入陕西之后,能够让方面军指挥部有更多的兵力部署,为更快打开陕西的局面保障。

  这次,不但吴焕先心理憋着一口劲,连二十五军的所有战士,都咬着牙,就是为了跟上主力部队……

  随着陈树湘将部队撤离出随州境内,随州守军向武汉行营以报告,蒋公接到戴笠递上来的绝密文件,原本想来一个军官之间的培训,以便能够更好的配合他的战役计划。

  现在时间上不允许,只好将计划实施,不能再拖了,不然等到红军在陕西站稳脚跟,那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剿灭成功的。

  事实上,除了地方游击队,**有全部剿灭的战绩,其他的红军主力部队,都是围又围不住,剿又剿不完,折腾了5、6年,也反而红军数量越剿越多,让他烦不胜烦。

  行营会议室,满心以为能够见到蒋公的各个军队的将领都严正以待,希望能用最威武的面貌,来引起蒋公的注意,从而提拔一二。

  “委座驾到,起立——”

  没有聚会,也没有轻松的饭局,而是在作战指挥部中,会议室内,蒋公阴沉的金鱼眼,扫视了所有与会的将领。

  良久,才用他一贯的浙江方言开口说到:“你们有谁能够告诉我,围剿的鄂皖赤匪到底去了哪里?”

  站在蒋公身后的戴笠,阴冷的眼神从一干将领脸上划过,他的自从陈立夫手上接过其特务组织,更是如鱼得水。军中也有不少将领知道,身后这个看似无害的戴笠,戴雨农,绝对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

  “我再给你们一个雪耻的机会,此次赤匪聚集鄂北欲图所大,望诸将再接再厉,为党国大业的稳固长久,而不甘落后。”蒋公根本就没有坐下,反而是站着说话,这让很多**将领都很紧张,以为蒋公是来骂娘的,没想到说完这句话,蒋公竟然在众目睽睽下,由他的侍从官们,簇拥着出门,走了。

  与会的将领疑惑了,有人就耐不住了。

  “敬之兄,这是……”

  ……

  此时,何应钦才知道,这次又要背黑锅了,蒋公摆明了是让他又一次站到了风雨台前,大胜是蒋的英明领导,将士用命。要是失败了,抱歉,老蒋不会在武汉多呆一天,所有的后果都是何应钦来承担。

  脸色铁青的看着得意洋洋的胡宗南来到前台,展开他手中的文件夹,底气十足的说道:“委座手令——”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