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回到古代当将军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09章 归来

[字数:3386 更新时间:2013-11-12 15:27:00]



  张放的蛋蛋“遇袭”,那令人倒牙的疼痛迅传遍全身,他极度怀疑碎了其中一颗孤蛋英雄的悲哀谁能明白?张放心中的念头越发残忍,男的杀,女的奸、奸完再卖看到小依走到跟前,他强忍着疼痛直起身子,“你想求饶?抬起头给爷看看”

  人是最健忘的动物,张放刚刚吃了女人的亏就忘记蛋蛋的疼,他冷笑着捏住小依的下巴,面目狰狞,心头却有种残忍的舒畅

  投降?没门

  “松开你的臭手”

  冯清一把拍开张放勾着小依下巴的手,梦瑶则拉住小依的左手想把她拉到身后小依始终低着头,在她抬头的刹那,右手握着的锋利的军刀狠狠的插进了张放的心窝张放双目圆睁,他不能置信的看着胸前那把匕首以及握着匕首的那稚嫩的小手

  “你…你……”

  小依紧紧的盯着张放,她突然将插进去的军刀拔了出来——在小依心中,这把刀是陈煦亲手交给她的,命可以不要,刀却不能留给敌人鲜血喷溅而出,小依脸上、身上俱是斑斑血迹,这是她第一次杀人,尽管脸色惨白、尽管身体微微颤抖,她却没有退缩的想法

  小依没有亲人,孤苦流浪的她在陈煦身边第一次体会到被人关心的温暖:饿了,有人叫她吃饭;冷了,有人给她添衣,陈煦告诉她这就是家在她心中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值得她用性命去维护

  梦瑶她们料不到小依竟突然杀人“狼牙”的队员,来者不善的锦衣密探,他们无不面面相觑,杀人放血的事儿在他们眼里实属稀松平常,他们惊奇的是这年纪不大的小女孩杀人的手法,一刀毙命、干净利落,他们依稀看到了陈煦的影子

  陈莺儿感到难以名状的心痛,她抢到梦瑶身边紧紧抱住小依;秋月担心陈莺儿,她走过来用身体挡在陈莺儿面前怀孕的女人最闻不惯血腥味,秋月脸色苍白她却不肯退缩也不能退缩陈府大门的背后,大腹便便的青檀面罩轻纱、手中紧紧握着宝剑,陈煦虽然不在了,可她必须得保护他母亲周全至于暴露身份会引发怎样的后果,她也顾不得了

  “狼牙”队员纷纷挡在陈莺儿她们身前,手持弓弩,戒备的看着同样端平弩箭的锦衣密探锦衣卫乃大燕最神秘的“有关部门”,眼高于顶已成为一种习惯,“狼牙”虽号称五军营精锐中的精锐,他们却不将他们放在心上

  瞧不起是一回事儿,开打又是另一回事,俗话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锦衣密探带队头领当然不愿徒增伤亡他举着一卷黄绸布,朗声道:“太后懿旨,陈府图谋不轨,国法难容,今着锦衣密探带回讯问,若欲抵抗、格杀勿论”

  “夫君尸骨未寒,你们却欺上门来,图谋不轨?你们这是血口喷人”梦瑶盯着锦衣卫头领质问道

  锦衣密探不习惯与人讲道理,那头领哼了一声,“建宁候乃国之栋梁他岂会冤枉好人?说你们有罪,你们就是有罪,现在嘴硬,等带回诏狱,你们定然会认罪伏法”顿了一顿他又看着“狼牙”的这几十号人,“你们都是大燕的军人附逆的罪名不用在下重复?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只需放下武器……”

  “阁下勿须多言,陈将军命我等兄弟保护夫人安全,军令在身,恕难从命”

  听到石头的话,锦衣密探头领嘴角有些抽搐

  军令?陈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犄角旮旯了,他的命令顶个鸟用?他有些弄不清楚这家伙是死心眼还是故意消遣他,如果是后者,那简直太该死了

  “一个死人的话也能作数?你们图个什么?”

  “同生共死”

  石头话音落地,他身后的弟兄们异口同声的喊出“同生共死”的话,声震九霄,气势夺人

  那头领脸色有些难看,“既如此,那就休怪我不讲情面兄弟们听我口令……”他那句“放箭”尚未出口,最外围突然传来一个男人愤怒的声音

  “住手”

  陈莺儿她们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声音,她们迅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陈煦”,锦衣卫头领点头示意,围在四周的锦衣密探让开一条通路:陈煦走在最前面,林木以及“狼牙”的二十四人跟在他身后,一行人鱼贯而入

  陈莺儿痴痴的看着儿子瘦削的身子、苍白的脸色,她眼泪止不住的淌下来;冯清她们不能置信的咬着自己手背,梦瑶毫不顾忌的扑过来,她紧紧的抱住陈煦

  陈煦微微咧嘴,他只是轻轻抚摸妻子的脸蛋儿

  “夫人,将军身上有伤”林木小声提醒梦瑶不用抱那么紧

  “相公,你受伤了?伤哪了?”

  看着梦瑶急切的目光,陈煦微微一下,他拉着梦瑶走到母亲身边给母亲叩头,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看虎视眈眈的锦衣密探们

  陈莺儿急忙拉起陈煦,她颤抖的抚摸儿子的脸庞,“煦儿,你瘦了”

  陈煦闻之,热泪盈眶

  “陈煦,你回来的正好,你家人图谋不轨……”

  陈煦头也不回的打断说话的人,他冷喝道,“‘狼牙’听令,给我拿下”陈煦一声令下,“狼牙”几十号人竟仿佛猛虎入丛林般扑进来犯锦衣卫人群之中

  “陈煦,你好大的胆子……”头领怒不可遏,却不想又一次被人打断了

  “老三的胆子一向不小,我兄弟联手于数万大军之中砍下阿剌知院的脑袋,你算个什么东西”

  冯澈如大鹏展翅般跃至头领跟前,这番话说完,他也扣住了头领的脖子,一脚踹在其膝盖上,只听“咔嚓”一声,头领惨叫着跪倒在地

  “哥”

  冯清原本以为哥哥早已不在人世,兄长死而复生,她自己高兴也替爹娘、嫂嫂们欢喜

  “你们好大的胆子,我等奉国舅爷的命令前来诛杀奸党……”

  头领疼得冷汗涔涔,看看全部倒地的兄弟,他想抬出国舅爷自保,可悲的是又一次被人打断,抬头看向说话的人,他不禁魂飞魄散……(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 >-提供最快最新的小说..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