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狼行水浒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第一百八十九章 富贵还乡

[字数:3718 更新时间:2013-11-15 21:02:00]




  自柳湖庄出来后,武松可谓是一路顺畅,轻车快马好不快哉。www.syzww.net就连扈三娘的脸上都带着诡计得逞的坏笑,也许是看武松的兴致很高,扈三娘竟然试探性的提议道:“此去如有空闲,我可否带志远回扈家庄看看?”说完后的扈三娘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小心翼翼的看着武松。

  武松稍微一愣就爽快的说道:“这有何不可,如果你不介意我们一同前去如何?”武松的回答对扈三娘来说绝对是意料之外的惊喜了,老话讲得好,富贵还乡!如今自己已经做到一国之后,天下应该没有比这更富贵的事了。欣喜之下的扈三娘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只得捏着志远的小胖脸蛋说道:“小志远、母后带你去看太爷爷好不好?”

  小志远依旧扎着双臂开心的回道:“啊咧----”

  望着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时迁很是郁闷,本以为陛下此次微服出巡会有什么深意,那想到竟会这么率性而为。先是柳湖庄落脚,虽然竟然轻下决定远扑扈家庄。时迁实在不愿意在回那个地方,老实讲,自己上次的回忆并不是很愉快。

  其实武松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一个人在寂寞的时候总想缅怀过去,扈三娘的提议正中他的下怀。再说此去山东和自己预想的去处相差实在太多,自己一开始都没有想到,王进等人就更想不到了。至于安全方面武松就更不用考虑了,那数百人的暗影成员足够保护自己了,再加上时迁这个玩药高手,别人就是想下毒都没有机会。

  自己一行人唯一的拖累就是小志远,这个小家伙还太小,受不得风寒,不然以武松等人的骑术根本就用不着如此小心谨慎。好在有暗影随路打点,倒也使这一路来不过于空乏。

  十天后,武松一行人已经出现在山东境内,这还是武松连夜赶路的进展。为了节省时间。武松已经累死了数匹好马,这让看到的路人为之惋惜不已。

  熟悉的小路已经不复存在,如今的扈、祝、李三庄也竟成为山东境内最为发达的商业小镇和产粮基地,这里豪宅富户鳞次楷比,这里如今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升龙镇!这还多亏了扈三娘地提议,如果不是她当初提议以三庄之粮以养难民,扈家庄那有今日的风光。镇口镇口两侧立有高达数丈的两排云柱,上以飞檐为顶,整体描金画凤,脚下是水泥板路,如此的张扬。这在当地可是只此一家,外乡人光是看见这份气派就能知道身世显赫的人家。

  武松一行人乘坐地马车并没有惊扰到任何人,为了不引人注意,武松特意等到天黑才驱赶马车进镇。人都说近乡情怯,这话在扈三娘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验,急促的呼吸,潮红的脸颊,这都都在说明主人的紧张。

  为了留住老宅的风水,扈成和老太公并没有搬家,这倒省了甚多事端。为等走到庄园地门口就有巡夜的家丁走过来查问

  “站住、你们是做什么的?怎么鬼鬼祟祟的?”家丁的口气很不客气。www.syzww.net显然是惯以此姿态说话的人。

  时迁冷眼瞥了撇他,然后不得不说道:“看来你是新来的,我不怪你。你找个能做主的人来,就说你家主人的故人来访。”

  领队的家丁见时迁地口气很大,倒也不敢小瞧了他,因此迟疑的说道:“你认识我家主人?行、你等着,你要是敢耍我……”话没说完,但是威吓的用意却是不言而喻。

  不及茶盏世间就有一个身穿青袍地中年人自庄内走了出来,他先是歪着头自己的看了看时迁,然后边想边向这边走来。没走几步他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惊喜道:“您不是时……”

  “十五日到呀?怎么,我们提前到了你家主人不高兴吗?”时迁赶紧拦住他的话,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而报露出武松的行踪。那名中年人也是见机得快的人物,稍稍一停就顺话接道:“您太客气了,向您这样的贵客我们请都请不来那,快快里边请。我家主人要是知道了,不知道得欢喜成什么样那!”随着话音。人已经走了过来。当他看见时迁手里的马鞭时明显呆住了。一种难以抑制地喜色迅速弥漫脸颊,只见他极力压制着自己的声音。异常兴奋得问道:“是不是……是不是……”

  时迁没有马上回答他,他真害怕自己一回答那边就晕了过去。

  “进庄再说,我家主人已经等不及要拜会老太公了。”

  那名中年人猛地一拍巴掌,然后高声呼喝道:“快快打开大门迎接大……贵客……,快、那个谁,快快有请主人和太公。”那名质疑时迁的领队一句话都没说,那名中年人的表情已经做了最好的解答。

  随着庄门沉重的“噶噶……”声,扈三娘终于再次踏入久违的家园。不等扈三娘下车就听见一声熟悉地嗓音问道:“问安、是那位贵客临门了……啊----?哈哈哈哈……我说今日为什么红霞一直绕庄,原来是是将军到了。什么也别说,今晚我们一定要一醉方休!”

  扈三娘可以从兄长地语气中听出他兴奋的神色,他没有听见时迁地回话,但是他很快就听见一阵急促靠近的脚步声。随着车尾门帘的揭起,一个异常熟悉的容貌出现在武松一家面前。

  扈成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在看看武松和小志远,然后很不确认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武松看着好笑,打趣的张口说道:“好了、别揉了,你的眼角很干净,没有眼屎!”

  “哥----、你这些年还好吗?”直至扈三娘开口说话,扈成这才如梦初醒。站在他身边的时迁赶忙拉住想要跪拜的扈成,同时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什么。

  扈成扭捏的看着武松一家步下马车,一幅想说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相比于他的拘束,扈三娘倒是非常放得开。抱着志远下车后的扈三娘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好似庄内的空气与外多么不同似的。扈三娘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建筑,然后满意的说道:“家里还是那样,一点都没有变!”

  扈三娘轻松的语气多少消除了一点扈成的拘束,他一连深吸了几口气才小心翼翼的说道:“从你走后家里就没有变过样,我和爹就怕你回来的时候住的不舒服。爹一直说你不能回来了,我就不信,呵呵----你……您这不就回来了吗?”

  扈成的拘谨让三娘很不舒服,至少和她的祈望差距很大,还是武松及时插话为二人解了围。

  “老太公的身体如何,三娘平日在外没少惦记老太公的身体。”

  “还好、还好、看我,光顾着高兴了,咱们屋里请,爹这时候应该也出来了。”扈成显得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不过总算还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了。

  众人顺这扈成的手势刚刚迈出几步,就听见客厅中有个三老的声音问道:“是三娘回来了吗?”

  “爹、是我、三娘回来看您来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