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唐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七四章 开荒大元帅

[字数:7697 更新时间:2013-11-12 13:45:00]



  第一七四章 开荒大元帅

  疏勒地面飘起了农歌,许多的田野的稻穗都沉甸甸的。西域这地方,如果天气适合,灌溉充足,种出来的大米也是很好吃的,不过产量就让张迈有些纠结了,农夫们辛辛苦苦忙了大半年,一亩地的产量还不够两石,差不多只够一个人在和平时期一个月的口粮,张迈想想上一辈子所见所闻,动不动亩产千斤以上,自然觉得一亩不足两石太少了,但杨定国等却已经对这个亩产喜出望外了。

  “唉,自己当初口袋里怎么就不带上一把杂交稻种呢?”张迈想。

  疏勒地区的稻田的种植面积约二十五万亩,预计可以收成四十余万石,莎车地区由于没有误了农时,大半的好农田已经种植了小麦并已收成,共收得了三十八万石,另有三万亩的稻田,预计也可收成五六万石的稻子。

  黍稷大麦以及杂粮的播种面积是水稻小麦的五倍,但产量肯定不如稻麦来得高,高产草料的种植面积又是杂粮播种面积的十倍,其产量则尚难估计。此外尚有大片未曾开发的天然草地,那些则是粗放型牧地的所在了。

  郑渭敲打的算盘告诉张迈,今年秋收如果顺利的话,疏勒、莎车两地可的粮食数量大概为两百万石左右,如果只算粮食产量,哪怕只是和平时期本地区的人口消耗,那也可以说是紧巴巴的,打仗就打不起来了——因打仗时士兵对粮食的消耗一般都在平居生活消耗的三倍以上,如果出征地区较远,这个数字还会不断地翻倍。

  但幸好,疏勒地区的畜牧业并非农业的补充,而是可以与农业媲美的支柱,疏勒境内究竟有多少大牲畜(不计算猪)郑渭也没法确切,只能估摸,他告诉张迈大概有一百万头——不过实际上的数量可能远远超过这个估计。

  从大宛地区和新碎叶城迁徙来的新民,善养家畜,主要是马和羊,疏勒地方的唐裔农夫则善养猪与家禽,三大族群混居以后,互相传授经验,在疏勒地面上慢慢形成了一种复合式的农牧方式。他们将粮田与草田区隔着种,上等草料喂马,中等草料喂羊,草料末就丢在田里任其腐烂,养了家畜家禽,分辨全部下田还肥,这些族群聚居的地方是疏勒地区单位粮食产量最高的地方,不过这类的精耕细作尚待。

  作为特使,张迈大力提倡食用奶类制品与蛋类制品,将肉食与蛋奶混合米面杂粮,除了大大改善民众与士兵的饮食结构之外,那些适宜运输的粮食也可以节省下来以备军需。民部的一些妇女正在张迈的启发下研究如何制造速食面,大宛地区搬来的新民则贡献出了制作肉脯的技术,这些看起来很微小的技术张迈却很重视,因为会对往后的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产生相当大的助力。

  “这个年关,能过去了。”郑渭说,“到了明年,我们的日子就会好过多了。”

  因为杨定国已经在疏勒界出了大概五十万亩的备用耕地,在莎车则界出了十五万亩。

  疏勒地方很大,其可待开发的耕地数目其实还是蛮可观的。

  “那就是有七十五万亩了!”张迈叫道:“如果全部用来种植稻麦,那我们的稻子和小麦的收成,岂不是可以一下子增加将近两倍?”

  “没那么多!”杨定国道:“这七十五万亩田地,能用来种植稻麦的不过三分之一,此外今年的稻田麦田,有三分之一要空出来荒置保养地力。还有这些新田就算开发出来,也需要人手来种植,这人力也就成问题了啊。”

  张迈笑道:“我们不是有许多奴隶么?”

  “那些人,大部分种田不大行的,而且又喜欢偷懒。”杨定国说:“通常得是由我们的老练农夫在旁边手把手地教,人盯人地监督他们做,通常就算是奴隶中的壮汉,一个也还抵不上半个,而叫他们**去耕田,暂时来说是不行的。尤其是在老田亩上,在很多地方乃是精耕,这些人就更不行了。”

  张迈点了点头,知道如何调动这些奴隶的积极性也将成为一个问题。

  “副大都护不要老说消极的话,”郑渭笑道:“就算七折八扣的,我估计明年咱们疏勒的粮食产量,也可以比今年增加四成。不过这里头有个前提,就是副大都护界出来的七十五万亩新田能够开出来。”

  四成,算算也有八十万石粮食啊,那可也是一个不得了的数字。

  张迈叫道:“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去干。”

  说干就干,当天便召集全军,将葛罗岭以东、温宿以西的八成士兵解甲屯田开荒,只剩下两成防守各处要害,又投入了大量的奴隶,就连妇女儿童,也都发动了帮忙。

  这次是农忙与开荒重叠在一起的行动,所以其任务之艰巨可想而知。

  所谓的七十五万亩农田,并非连成一片,而是东边一块,西边一块,这时或长着青草,或长着灌木,或者就是一片湿地,一眼望去啥也不是。将人手分配下去,仍然用主将负责制,一个府的士兵将配备若干老农作督导,同时安插一千五百个奴隶,两千匹劣马或者牛、骆驼,负责开荒两万亩左右。

  石拔听到命令之后甚是不乐,叫道:“还要种田啊?我可是都尉了,手下管着上千兵马,冲锋陷阵所向无敌,西域各国对我都闻风丧胆——还叫我去种田?难道叫我用獠牙棒去犁地吗?咦,那边扛锄头的是谁?”

  “好像是特使啊!”

  “啊!特使,真的是特使!”

  石拔飞步跑了过去,叫道:“特使,你扛着锄头干什么?”他发现张迈鞋子都不穿,还卷着裤腿呢。

  张迈笑道:“种地啊!我负责三万亩荒地呢。”

  石拔怔了怔:“你……你也去种田?”

  “当然啊。”张迈道:“现在不去开荒,入冬之后农夫们就来不及播麦,那来年我们吃什么?我不和你说了,疏勒雪下得早,法信大师说从现在到第一场雪到来,大概不到四十天时间,这还得祈祷老天爷今年不要太早下雪。四十天内要开出三万亩荒地,我想想就头皮发麻。小石头,你负责多少?”

  石拔讷讷道:“一万八千亩。”

  张迈拍拍他的肩头,道:“好极了,咱们来比赛吧,看看一个月后,谁开的快,谁开得好。”

  马小春在旁边嘿的一声冷笑:“他?他行么?种田不但是个力气活,也是个巧活儿,不像杀人那么简单。”

  石拔大怒,指着马小春叫道:“你敢看扁我?哼!我告诉你,区区一万八千亩,我也不用四十天,二十天就弄完他!”

  张迈笑道:“小石头,你要是能二十天就做完,我就表你为开荒大元帅!让你骑马戴花,从疏勒出风头出到莎车去。”

  石拔叫道:“一言为定!”跑回营寨,大叫:“快动手,开荒去!从现在起二十天之内,我要将这一万八千亩地整理完,开不完从第二十一天开始谁也别想睡觉!咱们打仗从来不落人后,种田也不能被人看扁了。”

  有部属道:“都尉啊,咱们可是百战精兵啊,冲锋陷阵所向无敌,西域各国对我们都闻风丧胆——还叫我们去种田?”

  石拔大怒,指着张迈的背影:“你们看看,那是谁?那是特使啊!他都扛着锄头下田了,我们有什么资格说个不字?”

  众兵将便都没话,均想张迈都下田了,自己还能怎么推托?

  “赶快干活赶快干活!就把营地安扎在荒地上!活儿不干完,大家都别回城了!这不是种田,这是打仗!这次我们的敌人就是这片大敌!我们要打败她,然后俘虏她!直娘贼的!明年她长不长毛,就看今年我们刨不刨得动她了!”

  一场风风火火的开荒行动,众将兵在石拔的带领下人人踊跃,但一天下来,进度却大不如意,负责辅佐石拔的老农算了一下,觉得按照第一日的进度,要开完那一万八千亩荒地非得四十五天不可。

  “四十五天?”石拔叫道:“那就超期限了!不行,一定要在十九天之内开完!今晚不睡觉,连夜开工!”

  众将兵都暗暗叫苦,纷纷道:“都尉,我们不是铁打的啊,一个晚上不睡觉可以,但总不能十九天都不睡觉吧?”副都尉也说:“都尉,这么下去,只会欲速而不达。”

  石拔烦躁地挥手叫道:“好了好了,睡觉去吧!”这天晚上他自己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想了整整一天,就是不知道怎么办,半夜里跳起来和副都尉商量,副都尉说:“除非增加人手,要不不可能十九天之内整完这片土地的,不如我们去借兵吧。”

  “哪里有兵可借!”石拔道:“现在到处人手都紧得很。嗯,只有这样了,明日派人回城,把有家室的,老婆也都拉来帮忙。”算算也能拉来三百多个妇女,但恐怕作用也不大。

  “要是那些奴隶能积极点就好了。”副都尉嘟哝了一句。

  “积极点?什么意思?”

  “那些人都很懒啊。”副都尉说:“踢一踢,才动一动,还得看着他们别让逃跑,看着他们都要费很多功夫,如果他们也能像我们这样有劲就好了。”

  石拔忽然跳了起来,道:“对,得让他们也有劲起来。这些人没什么劲头,所以干出来的活儿不多,一个人干不到我们半个人的活儿,但如果我们让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卖力,那不就相当于我们的人手多了起来吗?”

  “都尉说的是,可是,我们怎么让他们有劲起来呢?”

  石拔蹲在荒地上,想了一整晚,第二天起来,召集了所有奴隶,问道:“你们是不是想一辈子做奴隶?”

  众奴隶纷纷摇头,石拔叫道:“现在我给你们指出一条明路!”

  他负责的一万八千亩荒地,被划成了十八块,每块又被划成了两百片左右,共约三千六百片,每一片大概五亩左右。他对那一千五百个奴隶说:“从今天开始,我们不集体干活了,我每人给你们一片地,一匹马或者骆驼或者牛,你们怎么干我不理。如果不懂就找督导农伯问。我只给你们下命令:你们得在十九天之内,按照督导农伯的要求,把活儿给我干出来,十九天之内干不完的,我就贬了你们去开矿山!如果你们妄想逃跑,被我抓住当场就杀了!”

  安西境内的奴隶,按照职业配属有工奴、牧奴、农奴、军奴、矿奴等等,工奴是在各个工坊帮忙,给工匠打下手,农奴是跟着农夫干活,给农民打下手,马奴就是没有人身权的马夫牧民,军奴是随军做后勤工作,至于矿奴则是被贬去入山开矿,都是犯有重罪或者曾经逃跑的人,开矿奴的工作极其繁重而危险,到了那里那真的就如做了畜生一般。众奴隶一听都害怕起来,石拔又说道:“不过如果你们完成了,那干完之后我会去请示特使,让他去做牧奴,或者来我军中做军奴。”

  这些奴隶多是牧民与士兵出身,做牧奴对他们来说是干老本行,相对来说最为轻松,至于做军奴则有可能通过训练与立功进入军队,摆脱奴隶的身份,是许多比较悍勇的奴隶最乐意的种类。

  “但如果你们能够提前干完,提前一天,我就奖励你们一石谷子,提前两天就两担,提前十天的话,我不但赏你们十石粮食,还帮你们脱奴籍!”

  众奴隶听说无不耸动,十石粮食可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若再脱了奴籍成了平民,往后就能过日子了。按照安西大都护府的规定,平民都能从租到田地或者羊群,至不济也可以到工坊打工,这可是个很大的引诱——何况如果没能干完被贬去做矿奴,那就如同下了地狱。

  石拔下令将马和骆驼都分配下去,这些奴隶本来懒懒散散在旁帮忙时,马驼是有余的,这一分配下去光是众奴隶就分了一千五百头,剩下的五百头军士们就不够用了。

  石拔便派人另外去借,借兵不易,借牲畜却不难。同时选出五十名士兵来作为巡逻队伍,但见有要逃跑的就杀无赦,将自己这次西征所得的犒赏,全部换了面食、羊肉,给全部人加菜,又让媳妇们在荒地上做饭,不管军士还是奴隶,不管他们吃多少,每天两餐管饱。

  石拔给的这个设定,一头是天堂,一头是地狱,从这一天开始,众奴隶便都玩命般地干活了,军士们虽然热情高涨,不过毕竟不如他们有动力。也有个奴隶跑来问可不可以几个人合作开荒,石拔道:“你们要怎么干随你们便!总之十九天后我来验收。”

  几天之后便见成果,那些奴隶也不管是湿地还是旱地,是草地还是灌木,是平坦还是崎岖,都不要性命了一般。这不止要拼命,而且还得琢磨:怎么将活儿干得快而且好。

  到第七天就有五个既强壮又聪明奴隶将分到的五亩地开完了,石拔跑来一看不由得大喜,按照督导农伯的评估,这二十五亩地已经可以播种了,而且从其他奴隶的进度看,只怕十天之内完成开荒任务的将会达到一千人以上!

  副都尉原来认为这些奴隶能够在十九天之内干完就算不错了,哪里想到会这么快!吓了一跳,低声道:“都尉,你好像没权真的放了他们吧。还有,一千多人的话,那可是要赏赐上万石的粮食——我们哪里找来这么多粮食赏给他们?”

  石拔瞪了他一眼:“你管我!”

  却叫来那五个奴隶,问他们怎么能开得这么快,其中四个奴隶都望着最矮的那个,用结结巴巴的唐言说:“是阿齐术儿带领我们干的。”

  石拔看那个阿齐术儿,黄皮肤,黑头发,褐眼睛,却是个羌人,就问他如何能干得这么快,那个阿齐术儿说道:“天下的道理,无论做什么都是一样的,先是选好人,然后让大家有热情做事,然后按照最正确的步骤,让他们去干合适的事情,我选的这几个兄弟,他们都相信我,也相信都尉会兑现自己的承诺,所以都愿意干苦活,其中三个是身体最强壮的,一个手脚灵巧,我让三个最强壮的干重活,手脚灵巧的在旁收拾守卫,我自己全程帮忙,活儿自然就干得快了。”跟着说了一些干农活时体会到的细节,他的唐言可比其他几人流利多了。

  石拔大喜,道:“你是个人才,做奴隶太可惜了,等这事完了后我就帮你脱了奴籍,你敢不敢上战场?敢的话,我就让你到我麾下听命。”

  阿齐术儿叫道:“敢!不过能否请让我这几个兄弟也一起从军?”

  石拔点头道:“行,行,没问题,不过你得改个唐名,就叫齐术吧。”

  齐术跪下,双手高举道:“从今天开始,我就叫齐术,我的姓名和我的性命一样,都是石都尉的了!”

  石拔哈哈笑道:“好!”又让他帮自己调度人手、督导众奴,凡是已经理完所属土地的奴隶便都投入到新的田亩之中,石拔承诺,每多干多一分的活儿,都能领到赏赐,花了十七天,就将所属的荒地都整理完了,算算共有九百名奴隶得脱籍,此外石拔还欠下了一万二千石粮食的赏金。

  副都尉愁眉苦脸,不知道这事该怎么了,石拔道:“你怕什么呢!我告诉你这事不会有问题的。”

  “不会有事?莫非……”副都尉低声说:“莫非都尉你想赖账?”

  “谁赖账了!”小石头有些狡黠地笑了起来:“张特使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啊,只要我做的是对大局有利的事情,他一定会撑我的。有他撑我,什么事情摆不平!”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