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狼行水浒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第一百八十章 千尸沉湖定毒计

[字数:4102 更新时间:2013-11-15 21:01:00]




  如果不是祝彪和郧哥及时来援,沙洲的损失绝对不止这些。www.syzww.net他们不但带来了沙洲急需的物资,更加为这些将士带来了无尽的信心。在武松公开表扬郧哥和祝彪的功绩时,他在内心也在暗自悔叹。难道回鹘的领兵之人真的是史文恭,不然他怎么会这么小心,平白浪费了自己抛出去的诱饵。

  武松故作轻松的对着祝彪问道:“郧哥这是第一次出征,想来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这次陛下可是猜错了,郧哥绝对是名师出高徒呀!我们这一路来……”当祝彪说完后,郧哥既是在沉稳也忍不住一脸得意之色。武松没做任何表态,而是深深的陷入了沉思之中。对方用兵的姿态让他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后世经典的游击战。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算他们撞到枪口上了。

  事实果然让武松有幸言恭即便不是领兵之人也相差不少,他给统帅木木斯的提议就是不管什么情况下都不要和武松硬拼,因为那是最不智的事情。如今回鹘初战告捷,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功成身退,武松不来冒犯自是最好。如果他赶来冒犯,那千里戈壁和茅草丛林里有都是伏击他的地方。如果能用他送给自己的奇隆弓为他的帝国画上一个休止符,那无疑是史文恭毕生的荣幸武松确实如他所想,至少没有在大军开至的第一时间内展开进攻,这让史文恭多少安心不少,要说他一点不惧怕武松那是不可能的。对于武松残暴地性格他可是深有感触。这也是迫使他离开武松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不过探马来报,说是武松正在搜集尸体,不是掩埋而是堆积在一起任其发臭。

  木木斯极度不安的向史文恭询问,问他这是不是来自宋朝的一种巫术?在史文恭万分肯定的情况下,木木斯在终于多少安了点心。因为总有一种不祥地预感回绕在他地心头。他的预感是正确的。没过几天就有两个万人的骑兵大均从沙洲里开拔出来,随同他们出来的还有大量的瑙重部队。最为奇怪的就是这些骑兵似乎不是来打仗的,经常走走停停,往往一天也走不了多远。

  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就在木木斯想要一探究竟地时候,这两支骑兵大军竟然奇怪的不战而回。派出探马得到的回报居然是这些人真的退了,似乎……难道……华国的威名都是他国过于无能的造就?不然为何在我回鹘勇士面前不战而退,一定是这样的!!想遍千万可能。只有这条最能让人接受。

  在史文恭的阻拦下,木木斯一连派出数十批探马,所得到的情报皆与之上相同。自以为华国软弱的木木斯很想借此机会来彰显回鹘地威名,不是都说华国是碰不得的老虎吗,那我偏偏要擒下这只猛虎!

  随着部队平安的进发,木木斯越来越肯定自己内心的猜想,一连路过几个绝佳的埋伏地都没有遇见华国的军队,这不是无能是什么?当然,就算他们埋伏自己也不会上当的,自己派出去的探马可不是吃干饭的。

  相比于他的自信。史文恭越来越觉得恐惧!这不符合常理,武松断然不会如此用兵,一定有什么隐藏地杀招是自己没有想到的。每当心情烦躁的时候,史文恭都要用冷水浇面才能平静下来,只有借助冷水的刺激他才能冷静下来。百思不得其解的史文恭没有发现那根不属于自己的长发,那根自水囊中流出的长发。

  谁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队伍里突然出现很多拉肚子的人,而且大有加速扩散地趋势。www.SYZWW.NET查遍了所有饮食也没有发现异常地木木斯简直都要崩溃了,因为士兵那蜡黄的脸色和不断虚弱地身子实在太像一个症状了,瘟疫!难道天神就这么眷顾华国。不然怎么会……

  就在木木斯无限懊恼的时候,史文恭突然一拍大腿高声叫道:“我知道了!”

  史文恭用满是惊惧的眼神看着木木斯说道:“我终于知道武松为什么不进攻了,因为他早就已经攻打过我们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看着木木斯不解的眼神,史文恭哀伤的解释道:“您还记得探马的回报吗?就是报告华国大举堆积尸体一事?”

  木木斯用呆滞的眼光看了史文恭半天,然后才木然的说道:“你的意思是……”

  史文恭惨笑者接道:“呵呵……,是的、这就是武松!为了胜利,在缺德的事情他都做得出来。可笑你还以为他软弱好欺?哈哈哈……不愧是武松、不愧是振武大帝。我史某输得心服口服。”

  “不会的、不会的、这只是巧合!来人呀,凡是水源都要追其头。探其底!”木木斯一边自欺的自语,一边吩咐下属查水追源。木木斯不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他能想到用类似的办法对付武松,自然也会对武松多加提防,因此他命令部队在每次取水的时候都要用猎犬提前尝试。可惜他忘了,人与狗不同,如果同是毒药自然可用猎犬检验,但是腐尸这种不是毒药的毒药却很难对猎犬产生效果。狗无效并不代表人也可以免疫,虽然不是饮者立毙,却可以造成更隐蔽,更歹毒的伤害。

  是的、武松的战略就是在所有可以取水的深井河流中堆积腐蚀,已达到催化瘟疫病毒的效果。当回鹘的士兵惊骇的从湖水中爬出来的时候,第一个反映就是站在齐腰高的湖水中大肆呕吐。

  “你们在干什么?有没有搞错,你还让不让我们喝水了?”

  “你们要是再敢吐一口,信不信老子直接把你们射死在湖里?”

  面对不解同僚的责骂,几名勘察的士兵一边强忍着呕吐的感觉,一边指着湖水的中心说道:“这水……不、能喝了!里边有……哇……”

  见这几个人反映这么强烈,岸上的士兵也好奇的问道:“究竟有什么,你们倒是说呀!”

  “你们到我这里,把头潜在水里自己看吧!”一个士兵强忍着说完后,马上又忍不住干呕起来。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有几人脱衣下水,这几个人边走边说:“湖水里的东西最好能够解释你们的行为,不然我就把你们切碎了喂鱼。”

  “哇----”连带那个吐感未消的士兵在内,所有站在湖水中的探湖士兵又一起吐了起来,这些人一边吐,一边挣扎着往岸上走,大有再也受不了的意思。与这些人交错而过的士兵却越加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不过这次所付出的代价比较大而已。

  当一名当时的幸存者向日后的儿孙回忆起此时的情景时,仍忍不住面带惧意的说道:“你们知道阿爸当时看到了什么吗?无以数计的腐尸像是向上生长的植物一样耸立在湖底,光是肉眼可见的,岸边的尸体就有不下百具,估计在湖心处会有更多。陛下的天军用索石沉腿,把这些人都“种”在了湖底,我甚至能看见一条游鱼正在啄食……”老人说道这里重重的缓了一口气,然后异常郑重的警告道:“我和你们说这些不是为了恐吓你们,而是要你们深深的记住,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一定要做个遵纪守法的良民,千万不要触怒我们的振武圣帝。孩子们,忘记仇恨好好生活吧!”

  当这些面色发白的士兵一边捂着嘴一边往岸上赶的时候,所有围观的将士都轰动了,他们不顾这些人的不适,一直追问湖水中到底有什么。可惜真相是往往最难以让人接受的,伴随着真相公布的只有那越加增多的呕吐声。这只是数十个取水点中的一幕而已,今天注定是一个节省粮食的日子。

  木木斯心如死灰的听着属下的汇报,这是报上来的,没报上来的还有多少谁知道?自己这一路走来喝了多少尸水谁知道?往前走必是死路,不说武松会不会以逸待劳,但是这一路以来的有毒水源就足够让自己崩溃的了。喝了会造成瘟疫,也许瘟疫已经在自己的队伍中蔓延了,不喝则死得更快,只要几天士兵们就会因为缺水而死。

  左思右想的木木斯终于下了宁为玉碎的决定,那就是目标不变,依旧兵指沙洲。就算死,他也要瘟疫带到敌人的身上才可以死。这是他的信念,更是他属于军人的荣誉!

  武松会让他得逞吗?还是早就张好了落网等着他钻进来?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