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末枭雄毛文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十三章,从此老子做枭雄

[字数:5600 更新时间:2014-4-7 11:36:00]



  新毛文龙有生以来,第一次亲眼目睹袁崇焕督师的尊容,不禁嘿然无语。

  还以为他是一个堂堂七尺奇伟男儿,最不济也该眉清目秀,神韵非凡,儒雅俊致,哪里想到会是一个普普通通,一米六高三级残废身材,黝黑jīng瘦气sè颇为不佳的半小老头儿?这个差距也太大了吧?

  历史书都什么玩艺儿!道听途说,见仁见智也不能有这样大落差吧?

  毛文龙看了半天,才将满心的失望收起,觉得,他身上有两样东西还可圈点,一是目光,寒光闪烁,剃刀般犀利,有种狂妄不羁,气壮山河的上位锋芒,令人稍一接触就感重大压力在身,惶惶不安,二是手中那把纸扇,折叠之处可见jīng美绘画,古朴题字,一定是名家高手所位,要是弄了一把现代去,绝对有收藏欣赏保值的轰动效应。

  “谁是朝鲜使臣?”袁崇焕将面前的这个面sè白嫩,举止轩昂的年轻书生上下打量了一下,压抑了对他傲慢无礼的厌恶,问。

  “大人可是袁督师?”毛文龙歪着脑袋,眨巴着眼睛,带着促狭的冷笑,弯了弯身子。

  “本督问你呢!”袁崇焕见一个白身的书生居然敢反问自己,不禁怒气翻腾,提高了声音。

  “快说,你是朝鲜使臣吗?”旁边,袁督的亲兵也一齐吼叫。

  “哦,这就对了,大人果真是袁督师!”毛文龙笑得很灿烂,“大人,小可不是朝鲜使臣,但是,却受朝鲜使臣的指派而来。”

  “快回督师大人的话,你是什么人?”徐敷奏忍不住挤过来,他觉得毛文龙的面目有些奇异,好象在哪里见过,非常熟悉,又好象非常陌生,两种感觉夹杂在一起,令人费解。

  皮岛的兵被支开了一边等候着,只毛文龙一人面对数名宁远镇将帅。

  袁崇焕等人对徐敷奏抢风头很不满。

  不过,要是他们知道面前站着的人竟然就是他们杀了一次的毛文龙的话,估计得满地吐血找牙。

  要不是火yao焚身,面貌大变,毛文龙也不敢这么轻身犯险。

  看着徐敷奏那骄横的肥脸,毛文龙温和一笑,极尽儒雅亲善:“小可毛文龙。”

  场面上至少沉静了二十秒,没有一人说话,只能听见海面纹起,浪花绽放的微笑。

  第一个爆发出狂野笑声的是徐敷奏,他满脸的钢须都炸开了,随即,周围的将领都笑了,有的笑弯了腰,有的笑撇了嘴,有的揉肚子。就连严肃如袁崇焕也微微波错愕,嘿然一乐。

  娇媚可爱的袁夫人半天才弄明白事态原委,也立即捂着齿白唇红,花枝乱颤。

  不过,远处呆着的皮岛来兵却骤然紧张,一个个刀枪横指,准备应付危急局势。

  “哦,好好好!有趣,天下叫毛文龙的还真不少!”袁崇焕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你怎么象是咱中土天朝人物?”

  毛文龙见场面上气氛活跃,心里原有的一点儿局促也消散了,立即敏锐地回答:“督师大人,小可确实是我大明天朝人氏,还是皮岛毛文龙部下的小小军官,千总。”

  “嗯?”袁崇焕的眼神骤然冷峻。

  “大人,”毛文龙的脸sè更加灿烂,好象抹了蜜糖:“大`人,诸位将军,小可和毛文龙的名讳虽然一字不差,次序却不同,毛龙文,千总毛龙文,本在陈继盛将军手下混口饭吃,可是,几天前朝鲜使臣西来,要向我大明皇帝递交国书,不想,被皮岛几个毛文龙手下亲信将领劫持,后来,陈将军派兵夺回,特派小可带领两船百十号兄弟护送他。”

  哦。

  袁崇焕和徐敷奏等几个将领相视一笑,明白了。

  “既然如此,你们不走天津大道直入京师,怎么反而来到觉华?莫非有事通晓宁远镇?”

  毛文龙坦然自若地迎接着袁崇焕咄咄逼人,有若实质的目光:“大人,小可不知,一切等见了朝鲜国使臣大人zì yóu分晓!”

  “朝鲜使臣真的在船上?”

  “是!在船上。”

  “那他还不出来见我们袁督师?”

  “将军,您说是督师的官儿大还是使臣的官儿大?是督师委屈晋见使臣,还是使臣恭敬叩见督师?”毛文龙“傻傻”地问。

  “混帐!你居然敢跟督师大人犯犟?你小子是不是活腻歪了?”徐敷奏的脾气也是火辣辣的。

  袁崇焕恍然觉得被训斥了的白面书生那股凌厉的目光里按捺不住的杀气,不禁有些惊讶,烦恼地挥挥手,叫徐敷奏这个跳梁巨丑下去:“是不是朝鲜使臣不方便见本督?”

  “大人,使臣受伤了,还在船上躺着休息。”毛文龙不愿意再节外生枝,恭恭敬敬地一弯腰:“大人请上船。”

  袁崇焕没有丝毫的怀疑,确实没有什么可疑虑的,不就是见一个朝鲜国的使臣吗?他有什么了不起?在宁远镇的重兵防御之地,还怕一个小小的朝鲜使臣胡闹?

  袁崇焕把下巴一抬,招呼亲随官兵跟着,向舢板走去。

  “大人!大人!”袁崇焕的小妾脆生生地喊道:“奴家是不是先回去?”

  其实,她的目光被这两艘造型奇异的外国船吸引住了,她很想上去看看,可是,她害怕袁崇焕,不敢直接提出来。

  倒是毛文龙怜香惜玉,立即敏锐地想到了这一层,还能从周围官兵对她的谨慎态度,以及她和袁崇焕的亲密程度猜测出二者的基本关系:想不到道德标兵,冠冕堂皇地斥责俺“yín人妻女”什么的为一该斩死罪的爷儿们也光明正大地包二nǎi呀。

  “督师大人,您还是让夫人上去看看吧,朝鲜使臣此番前来,还带着夫人,若是督师大人夫人前去,正好两相接洽,更增和睦。”

  袁崇焕停下来,凝视毛文龙片刻,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很有意思,不显山露水的伶俐口齿之间,隐藏着一股机智和周密。

  “好吧!你可以来。”

  听到这句话,小妾欣喜地雀跃了下,少女的单纯和欢喜溢于言表。赶紧跟在后面向船上走,后面,更有士兵们赶紧拿出长枪来,给她两面扶着,增加保险系数。

  看着这个美少妇,毛文龙心里暗暗为袁崇焕不齿:看样子她不到十八岁吧?嗯,或许连十六岁也不到,正是幼冲无邪稚气,却被你这厮玷污了。。。。。。也好,老子就给你一个便宜,让这个绝世红颜为你今生的囚徒生涯陪葬吧。

  宁远军的官兵十几人上了船,毛文龙等几个上了船,皮岛来的上百水军大多在岸边严阵以待。

  两艘战船引起了宁远官兵一阵阵惊叹。

  确实该惊叹,这两个是大家伙,也就是利用李永芳不费一枪一刀骗到手的五走巨型龟船中的两艘,本来,毛文龙还计划有了时间命令皮岛的造船厂加紧仿制和改进,打造中国人自己的海上装甲舰队,可是事情紧急,只能先拿来主义,直接使用了。

  十一丈三尺长,一丈四尺宽,巨大的龟船象一头威武雄壮的龙体**的混合神像雕刻,黑森森的覆盖铁板,一丛丛纹起的锥刀,黑呼呼的箭弩枪shè击孔,粗犷的炮管,蜈蚣腿般的木桨座,都令人望而生畏,叹为观止。

  第一艘龟船上,袁崇焕第一个闯进去,早有兵士微笑着毕恭毕敬地掀起了覆盖的甲板,露出宽敞的通道。

  “朝鲜使臣在哪里?”袁崇焕问。

  “在后舱!”毛文龙示意其他宁远官兵留下,自己在前面引路,领袁督往后面走去。

  看着他那诡异的目光,周围的士兵心领神会。

  船上还有不少士兵在伺候。笔直的军姿让宁远官兵觉得很诧异,这是哪里学的姿势?

  走在宽敞,装璜豪华的船舱里,袁崇焕心情大好,脚步生风,神采奕奕,不由自主地紧跟了毛文龙,跨进了那扇门。

  有些幽暗的房间里,一张床,一个人还盖着被子躺着,边上两名士兵靠着墙壁。

  “他就是朝鲜使臣?”袁崇焕惊讶地指着问。

  “不是。”

  “他是谁?朝鲜使臣在哪里?”袁崇焕的从容证明他还没有意识到危险。

  “他是水军的都司赵不歧,朝鲜使臣根本就没有。”毛文龙凶相毕露,咬牙切齿地说。

  袁崇焕大骇,立即向腰间摸去,至少,那里还有佩剑。

  一名士兵早已冲过来,用刀逼住了他的后腰,还趁机抽去了他的武器。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袁崇焕很快就被冲上来的两名士兵扭住了胳膊,抓了起来。

  “老子,毛文龙,今天,老子专门为报仇为来,”

  “你。。。。。。胡说。。。。。。”袁崇焕爆发出一股强韧的力量,挣扎着。

  这时,后面一股凉风骤然袭来。

  毛文龙轻巧地一闪,晃过了偷袭,然后顺手一抓,拧住了偷袭者徐敷奏的肩膀,大吼一声,腰间一旋,把个肥壮如牛的徐大将军甩到了半空之中,接着,在一人高位置的窗户和铁甲板的地方,传来了一正剧烈的碰撞。

  徐敷奏重重地砸下来,昏死过去。

  “老子本来想做英雄,忍辱负重也要为国为民的英雄,可是,你们这帮人渣不给老子机会,告诉你们,从今往后,老子不做英雄,只做枭雄,只做jiān雄,一言不合,拔刀而起,一嗔之怨,腥风血雨,我要叫这满天神佛世界,都在老子脚下发抖!”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