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百四十一章 忍,辱

[字数:8382 更新时间:2014-9-10 20:12:00]




  事发至今,王路心里也想明白了,就算原木一号顺利逃到了市区,能不能成功引来外人进攻崖山也是两说。

  崖山的电站、物资虽然诱人。可崖山同样不是软柿子,阿猫阿狗谁都能来咬上一口。

  历经这段时间的磨合,王路自认崖山还是有相当战斗力的,同等人数的团体前来进犯崖山,说不上让对方有来无回,可也必定伤亡惨重。

  王路咬了咬牙,说到底,原木一号的逃脱完全是自己大意了,居然将实验室的安危寄托在一只智尸身上,如果当时在门外安排一个武装部的小伙子,无论是王德承还是蔡春雷,都不至于将事情闹到如今这无法收拾的地步。

  果然,这该死的异能是不靠谱的。王路突然想起那天封海齐教训卢锴的话来――你不知道异能从何而来,也一样知道它会往何处而去。把一切寄托在异能上,真是愚蠢透顶的行为。

  只是,这世上是没处买后悔药的。

  王路在心中闷闷地叹了口气,强打起精神道:“老封,如果换了你是原木一号,你会往哪里逃?”

  封海齐摸着下巴,“我吗?嗯,以前在部队里训练时,如果是深入敌后的话,我们绝不会沿着大路行动,大路永远是敌人兵力最密集的所在,我们更喜欢挑选那种田间小路。如果是我的话,我根本不会逃跑,而是就近在田野、树林里找个隐秘之处甚至挖个洞躲起来。等避过了敌人搜索的风头后,才出来行动,要知道,战场形势瞬息万变,这种大规模搜索不可能坚持太久时间的。”

  王路有点好奇:“老封,你经常要深入敌后渗透活动吗?奇怪,我记得周春雨说你原来是从d海舰队海军陆战队退役的啊,陆战队什么时候需要深入敌后了?”

  封海齐笑着道:“你听周春雨乱说,d海舰队啥时候有陆战队了?南海舰队倒是有这个编制。我原来是d海舰队侦察大队的。”

  王路肃然起敬,侦察大队啊,这在国内,就相当于美d的特种精英了,俗称的“老a”。

  王路一拍手:“这不就结了,有你这个‘老a’在,等明天天亮了,一定能将原木一号给抓回来。切,不就是个街头小混混嘛,我倒不相信,他还真能飞天遁地了不成。”

  就在这时,王路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

  铃声在卫生院里显得如此突兀,王路边伸出手接电话边纳闷地道:“这是谁的电话啊?鸣凤山庄所有人都出动了,龙王庙里陈薇和谢玲也自告奋勇到江边协助周春雨了,难道是王比安……”

  王路话音未落,封海齐猛地伸手挡住了王路正要接电话的手:“你说什么?陈老师和谢玲都下山了?我怎么不知道!?”

  王路被封海齐的举动搞得一愣:“是啊,她们两人早下山了。原本说在卫生院陪着我,可我说用不着。所以两人就去找周春雨了,这种小事,我看你忙着指挥各处搜索小队,就没和你说。”

  封海齐须发齐张,但最后只是长叹了口气,无力地垂下了手:“小王啊小王,你就忘了古代兵法上有一招叫‘擒贼先擒王’。现代军事又叫‘斩首行动’的吗?”

  王路咧了咧嘴:“斩什么首?那原木一号想干掉我,在实验室里下手就行了,他一门心思只想逃跑。都没时间再砸我一下,现在怎么可能有胆子再来斩我的首?老封你多虑了……”

  封海齐象看着一个白痴一样看着王路,王路的话声越来越低,越来越不自信,突然,他望着一直在持续不断振铃的电话机,脱口而出:“龙王庙,王比安、梨头!”

  这果然是一次斩首行动,只不过,原木一号下手的并不是王路那颗初中三年级时曾经考出英语29分的白痴脑袋,而是他心中最牵挂最重要的人也是在末世唯一要守护的人――家人。

  刺耳的电话铃声传遍整个卫生院,一遍又一遍,固执地响着。

  王路缓缓伸出了手,接起听筒,“喂。”他的嗓子眼里,似乎塞着一个毛栗子,痛得要命。而他的心,更痛。

  军用电话的通讯质量还是一如以往的糟糕,听筒里满是嗞嗞的电流声,一个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你好,王路,王哥,王大队长。”

  王路站在办公桌边的身子好像僵化了一样,那是原木一号的声音。

  封海齐站在一边,带着怜悯的神色看着王路,他知道,现在没有任何人能帮得上王路,王路只能孤身迎战。

  整个崖山,拥有大量资源,卫生院、水电站,还有几十号人马,这一切的一切,在一个自己的孩子被劫持的父亲面前,连个屁都不顶用。

  他只能孤身一个人去战斗,否则,他的孩子就会死。

  天子一怒流血千里,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然而即使贵为天子,离自己只有数步之遥的匹夫时,也一样会恐惧匹夫之怒。因为在千万大军将匹夫踩成肉泥前,匹夫也能要了天子的命。不过同归于尽四字罢了。

  如果王比安和梨头有所不测,王路就算是将原木一号斩成十七八块也于事无补。

  此时此刻,王路从崖山的首领,再一次变回那个初到崖山时,孤身面对无穷丧尸的,普通的男人。

  王路站在办公桌子前,一只手举着话筒,一只手撑在桌面上,静静地听着,过了良久,他才僵硬地放下了听筒。

  这一瞬间,王路的背似乎有些佝偻。

  但他很快挺了挺身,似乎将自己身上的重压都扛了起来。

  然后――然后,他就赤手空拳,向门口走去。

  封海齐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没有出声,也没有拦阻,他能猜得出在电话里,原木一号开出了怎样的条件。

  要求王路孤身一人不带武器,前去谈判。

  绑匪,人质。亲人,永远是那个调调儿,这样的条件似乎上千年都没有变过。

  真是一点新意也没有啊。

  封海齐知道,王路此去,并没有生命危险,暂时的,没有生命危险,原木一号劫持人质。是为了逃命,而不是报仇,此时此刻杀了王路,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真正的死生关头在交换人质的那一刹那,谁也不知道,怀着满腔仇恨的原木一号,在得脱大难时,会用怎样的手段,来报复王路曾经在他身上施以的酷刑。

  封海齐静静站着,听到走廊尽头电梯关上门向下运行的声音。王路一走了之了,而自己却留下来收拾一堆烂摊子。要安抚住失去儿子和丈夫的陈薇,要劝说一向冲动的谢玲,而面对周春雨,封海齐都不知该怎么开口,告诉他还在襁褓中的女儿落入了原木一号手里。

  这个时候,大家可千万,千万。千万不能冲动啊,冲动是魔鬼,一着不慎。就是几个家庭破碎的下场。

  而刚刚成形的崖山团体,也必然分崩离析。

  封海齐举起了对讲机,冷静地呼唤着:“我是武装部封海齐部长,现在下达紧急命令,重复一遍,紧急命令,所有人员,所有人员,放弃搜索行动,放弃搜索行动,到卫生院集合。”

  王路在崖山上沿阶而上,前面就是断门石仅能容一人通过的险要处了,这处断门石经李波查看后,断定除非用**,不然单纯用人力是挪不开了,但有了新电梯后,盘山石径上留着这样一处易攻难守之处倒也很有必要。像自己这样侧身挤过石缝,断门石后只要站个人,一枪捅来,一刀剁来,轻轻松松就能要了自己的命,哪怕这个人断了一只手。

  不过,断门石之后并没有原木一号的身影。

  王路松了一口气,原木一号并不想要自己命,准确地说,是现在暂时不想要自己的命,那么,孩子们在他手中一时半刻也还是安全的。

  依然有机会,只是这机会太过渺茫。

  王路来到龙王庙的铁门前,掏钥匙开了门,门内蹿过来两条黑影,却是两只丧尸狗,王路挥挥手,示意两只丧尸狗离开,然后走到卧室前,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门没关。”

  王路推门而入,室内明亮的灯光晃花了他的眼,让他眯起了眼睛,眨了眨眼后,才看清了室内的情景。

  原木一号大刀金马坐在床上,梨头搁在他的腿上,王比安反绑着双手站在他的身边,他的脖子上,搁着一把斧头,斧头的柄,紧紧握在原木一号的右手里。

  原木一号看着站在门口的王路,突然露齿一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举起手里的斧头,就向王比安砍了下去!

  王路甚至来不及眨一下眼睛,斧头已经落到了王比安头上,就在王路差一点失态大吼时,斧头突然偏了一个向,砍在王比安肩头,王比安尖叫一声――那斧刃在最后临身时,在他肩膀上一划一拖,拉出一道长长的伤口,鲜血顿时汩汩而出。

  王路硬生生凝住了脚步,他觉得自己的胸膛里的怒火燃烧得象要爆炸开来,他要扑上去,撕裂原木一号的喉咙,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但王路却一动不敢动。因为他已经看出来,原木一号这一斧,并没有要王比安的命。

  原木一号得意地在眼里闪烁着狰狞的光:“不错,不错,你很听话,果然没有带武器,一个人过来了,要不然,老子在你狗崽子身上的这一斧,就算你忍得住,外面跟着你来的人可不一定忍得住。”

  王路强忍着不去看半跪在地上,眼眶含泪,死死忍痛的王比安,直视着原木一号的眼睛,不带一丝感情地道:“你有什么要求?”

  原木一号玩味地盯着王路的神情,希望从他脸上看到痛苦之色,然而他失望了,因为王路木无表情。

  原木一号冷笑了笑,起初只是几声轻笑,渐渐的笑声越来越大:“我有什么要求?你居然问我有什么要求?!姓王的,你在我身体上做生化试验,让我生不如死,日日如同活在地狱之中,生怕哪天一夜睡去就不再醒来。变成了丧尸!你***居然问我有什么要求!老子要你去死!”

  面对原木一号的咆哮,王路无动于衷,他只是牢牢盯着原木一号的眼睛,再一次重复道:“你有什么要求?”

  原木一号牙床紧绷,右手青筋暴起,将压在王比安肩头的手斧上的力又加重了几分,斧刃陷进了王比安原本就在汩汩流血的伤口里。

  王比安惨叫一声,腿一曲。双手撑在地上,终于忍不住呜呜咽咽哭出声来,他再怎么勇敢可毕竟只是个12岁的孩子,肩膀伤口涌出的血已经将他半边衣服都浸湿了,持续的失血、精神的极度紧张、看到父亲之后的放松,让他意志不再如初始时那样坚强。

  看到王比安痛哭失色,原木一号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的笑容越发狰狞,还故意将斧头在王比安肩膀上又磨了磨,激起了王比安更加剧烈的尖叫声。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王路脸色还是如枯木一样。原木一号并不知道,王路已经发动了异能,只要他愿意,他的脸部就会像一具塑料模特一样僵硬。

  因为王路知道,在有人质在手的原木一号面前,自己尽落下风,只有冷静、冷静、再冷静。才能从危机中找到一线生机。

  任何多余的情绪波动,只会让自己一家人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原木一号呸地冲着王路吐了口唾沫,口水正喷在王路的嘴角:“妈的。我还以为你姓王的有多了不起,没想到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听着这狗崽子的惨叫,你居然能够忍得住。”他踢了王比安一脚:“看到没有,狗崽子,你家的老狗根本不在意你的死活。”

  原木一号恶毒的道:“姓王的,在你心里,只有崖山才是你的命根子,什么家人朋友,都可以抛弃,老子见多了你们这种杂种,表面上道貌岸然,私底下比谁都***脏!”

  王路站在门口,连身姿都没变动一下,他声调稳稳地道:“你有什么要求?”

  原木一号的表情终于有了些松动,露出了震惊之色,自打王路进门后,他百般挑衅,就是想找出王路的破绽,然后痛下杀手。

  没错,原木一号的第一要务是逃出崖山,逃出鄞江镇,但是,如果崖山有王路在,原木一号自己掂量不见得能逃过他的追杀,至于事后的报复,更是无从谈起。

  所以,最佳的选择就是,杀了王路。

  杀了王路,只要有王比安和梨头两个人质在手,崖山余下的人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别人不说,陈薇在失去丈夫后,绝承受不了再失去两个孩子,所以她一定会忍辱负重,放原木一号离去。

  但是,没有了王路的崖山,还算是崖山吗?原木一号甚至不需要自己亲手报复,崖山也会分崩离析吧。

  然而,无论原木一号如何逼迫凌辱,王路进门之后却只说了三句话,三句字数、音调、语速一成不变的话――“你有什么要求”。

  果然是身为一方首领的男人,真***有种!别的不说,光这一个“忍”字,就非常人所及。

  原木一号有些后悔,也许自己该在断门石处设伏的,只是自己当时体力消耗过大,又担心王路从别处上山,想着还是掌握着人质更安全点,这才没冒险一搏。

  原木一号收起了压在王比安伤口上的斧头,戏演完了,接下来该谈正事了。

  原木一号不再故意做出狂暴愤怒的样子,冷静地道:“我要一条船,就那条机动船。”

  王路非常干脆地道:“不行。”

  原木一号闻言并没有恼怒,只是盯着王路。

  王路很快给了他答案:“现在正是枯水期,鄞江里的水太浅,很多江段都已经露出沙滩了,那条机动船,连我们自己都没怎么在用,更何况,你想开着船通过它山堰直入奉化江,那更是想都不用想。”

  原木一号吧咂了几下嘴:“***,算老子倒霉。那你给我一辆车,崖山最好最大的车,加满油,还有物资,食品、医疗器械、药品,我统统都要。”

  王路毫不迟疑地道:“我们有辆3吨的东风多利卡,给你。”

  原木一号紧接着道:“多装几桶油,老子可不想跑了一半路突然没油了。”

  王路一口道:“好。”

  原木一号看到王路应了“好”后,却一动不动,顿时变了颜色,重新把斧头压到王比安身上:“赶紧去叫车!***磨蹭什么?想搞鬼吗!”

  王路道:“我给了你车,你又拿什么保证两个孩子的安全。”

  原木一号露出了被烟熏得发黄的牙齿,得意洋洋地道:“没有任何保证。因为――”他拖长了口气:“不管你信不信,你都得听我的。”

  王路指了指书桌上的电话:“我要打个电话。”

  原木一号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鄞江镇卫生院里挤满了人,陈薇、谢玲、周春雨、关新、封诗琪以及从皎口水库赶来的裘韦琴等人都挤在院长办公室里,其他的人都等在走廊上。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