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铁翼鹰扬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64章 沙皇一家

[字数:5131 更新时间:2014-8-10 12:50:00]



  “长官,从俄罗斯方面传来的最新情报,根据您的命令,昨天夜里,一个通讯小组与一个侦察小组搭乘飞机进行了一次单趟飞行,现在收到他们的电报,表明沙皇一家就住在叶卡捷琳堡.可他们已经落在了工人赤卫队与契卡的手中,并被从城堡当中押出来,”

  听到这样一封电报,唐云扬有纳闷的问了一句。

  “契卡,契卡是个什么玩艺?”

  抬起头看看李劲一脸的迷茫,想想他也不可能知道。

  “管他是什么东西,到那就知道了!告诉他们,继续监视,另外也告诉艇长,我们要准备走了!”

  “啪啪啪……”

  唐云扬回身走了两步,枪声追上了他,可以肯定要不是这枪声,他真就把艾琳娜.蓓尔这个悍女给忘到这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上了。

  唐云扬不知道“契卡”是有原因的,倘若有人告诉这“玩艺”不过就是后世的克格伯,那么他一定就会明白了,原来不过就是这么回事。

  “契卡”领导人为菲利克斯.捷尔任斯基。所谓的“契卡”是把同匪帮、抢劫、和财政腐败的斗争与政治警察任务结合到一处的机构。

  这次革命发动之前,“契卡”已经秘密存在于各省和地区之间并形成一个网络。甚至6月已经举行了,第一届全国契卡代表大会。现在,“契卡”是红色政权进行秘密或者重要行动的主要机构。

  后来,唐云扬嘴里的这“玩艺”,历次改称国家政治保卫局,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内务人民委员会和部长会议国家安全委员会(即克格勃)。

  如果唐云扬知道的话,那么他一定会知道,这时的情势已经到了一种什么样危急的程度。可是,如果赶不及的话,他也只好自叹命运不济。毕竟从几千公里之外使用一支轻兵,前往秘密救援,本身就是件不大容易的事情。

  好在,事情到现在还没有达到什么极度恶化的程度。但一支正在赶往叶卡捷琳堡的由300名忠于保皇派的旧骑兵,报着救援的目的,正在把噩运带向那儿。

  因为叶卡捷琳堡这时已经落入到起义的布尔什维克党的手中,而这里的“契卡”接到了俄罗斯中央革命委员会委员长列宁的指令,如果在沙皇有可能被其他人抢走的时候,就执行秘密枪决。

  可见,有的时候好心未必会办出来好事。

  而这一切,匆忙赶往那里的唐云扬并不知道,他只是和他的手下,在飞艇上一遍遍研究着,侦察小组传来的情报,确定突击的方式与手段。

  按照计划,他们将会在夜里,在叶卡捷琳堡外部艇降着陆。并根据实际情况迅速人拟订突击方式并立即实施。

  而这一切,被困在城堡之中的尼古拉二世一家毫不知情,他们反而在期待着传说中正在赶往这里的300名旧军人的营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也预示着代表着旧时代的沙皇家族,正在一步步的靠近他们灭亡的那一刻。

  数月之前,沙皇尼古拉二世在二月革命的洪流当中,交出了自己的王冠。成了新的李沃夫大公为首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阶下囚。

  随后遇到的事情是,他们到英国去避难的请求被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当中的同盟国拒绝,更不寄希望于美国人,虽然他们的舰队已经集结在北极圈和符拉迪沃斯托克。

  现在,绝望的消息之中,唯一可以带给他安慰的是他童年时代的同学托尔哥鲁基亲王,另一位是忠诚的塔迪斯切夫一起商讨局势。

  与他们在一起的还有跟随皇后的两个女人,一个是她的读报侍者,另外一个是她当初在哈罗加特教黑森公国,学习俄语时的女伴埃卡德琳娜.施奈德,在她结婚之后,一直在照顾着皇后的风湿病。

  “瞧啊,已经不会再有人再给我们付午餐的费用了,这可不是件怎么好龖的事情!”

  尽管情况已经相当混乱,曾经的沙皇尼古拉二世依然尽量保持着他的风度。他身边的两位朋友脸上都蒙着一层阴郁的色彩,几乎每个人都明白,当布尔什维克完全取得政权的时候,他们恐怕很难会饶过对他们深恶痛绝的沙皇,甚至包括他的一家。

  他的同学挪动脚步,向外面看了看,回来悄声告诉他说。

  “主上,我得到消息,现在正有一他忠于您的士兵正在骑士赶向这里,我想……”

  尼克拉二世动了动他满是大胡子的下巴,仿佛想要说什么,可是喉头的酸楚又令他把头仰起来,把那种感情重新压抑因胸膛的深处。

  “不,我想你们知道,俄国军队在前线损失惨重的消息,已经彻底摧毁了我们家族费心心机,用了几百年才在百姓们脑海里创造出来的‘小父亲‘的形象,现在再想重新得到这样一顶桂冠,那将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如果可能的话……”

  说着沙皇把他的目光转移向他的孩子们,他们按照年龄依次是奥莉佳,塔吉亚娜,玛丽娅、阿娜斯塔西娅、皇储阿列克塞。此刻,孩子们正聚集在由几张板凳组成的小圈子里,听着他的长女奥莉佳为他们朗读书籍。

  虽然孩子们为了故事当中的人物和他们的奇遇,不时发出一声声惊叹或者欢笑,但尼古拉二世依然感觉到他们心中的惊惶。

  “两位先生,我想你们也到了需要离开的时候,至于我,我想我的命运恐怕已经是一件注定的事情,可是……可是我的孩子们,我的天哪,我真想知道那些布尔什维克会怎么样对待他们,他们都还是孩子们哪,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跑下来向列宁乞求,我只希望他能够放过我的孩子……”

  尼古拉二世说这些话的时候,他那种出于伪装的尊严突然之间崩溃了,他不敢想像自己的女儿们和自己的儿子,当他们面对枪口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

  “噢,我的天哪……上帝请您救救我的孩子吧!”

  当尼古拉二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再次仰起头,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下来。

  他的同学托尔哥鲁基亲王以及忠诚的塔迪斯切夫先生两个人面面相觑,这并不是因为尼古拉二世的眼泪。而是由于他们对于苏维埃政府会不会向未成年的孩子们下手,拿不出准确的看法。

  “主上,我想他们既然宣称他们是正义而又文明的一群人,或者……大概……大约他们不会做出那样没有人性的事情吧!”

  还是他幼时的同时终于咬着牙,吞吞吐吐的说出一番安慰人心的话来。这番话大约他自己也不会相信,从布尔什维克以往的作为当中,他看不到这种善良。

  “一起看文学网首发,请支持正版阅读,支持作者创作”不笑生A群:35761481;邮箱:qljrjaaa@163.com政治往往是一种无情的游戏,现实当中人们为了美化一些所谓的“伟大”人物,善意的忘记了政治当中隐含的血污。大约有的时候并不是善意,大约有一些史学家写下那些歌功讼德的话,只是由于对生的希望。

  这种对于局势的讨论与担忧,皇后亚历山德拉.费奥多萝芙娜是不会去参加的,但她的眼睛当依然不时蒙上一层忧虑的神色。

  她是黑森-达姆施塔特公国的公主,那时他的名字叫爱丽丝.维多利亚.海伦.路易丝。此刻作为母亲,她正在为她的小儿子,皇储阿列克赛织一只长筒袜。虽然现在这个月份就进行这样的安排似乎尚嫌早了一些。

  但仿佛冥冥之中,正有一种力龖量促使她努力的,拼命的、赶紧的完成这项工作。

  当其他的姐姐与兄弟阿列克赛倾听着故事的时候,尼古拉二世的只有16岁不到17岁的小女儿,敏感的阿娜斯塔西娅看着母亲飞动的手,却在不知不觉中淌下泪水。

  她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在昨天她还可以自由的发电报向龖上海,可是今天,他们已经被关进了叶卡德琳堡的监狱之中。

  在这里每天早8时,他们必须都要起床,穿好衣服接受视察和点名。如果是交上好运,早点可能有黑咖啡和不新鲜的面包。

  然后,他们一直要等到下午2点才能用上正餐,有时比这还晚。虽说这里有一位女厨师和侍者,但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烹饪,食物是从苏维埃的一个集体食堂弄来的。

  有的时候,父亲会在下午,领着她和她的姐姐们沿着院墙散步。在那里他们可以望见在监禁他们的这所监狱的屋顶上,有红旗在飘扬,在距他们很近的耶稣升天大教堂大圆屋顶的十字架周围,架起了机枪。

  那时,倾听着监狱四周生命和自由的声音,也会使人心里涌起某种对生的希望。

  阿娜斯塔西娅的眼睛向窗外瞟去,那里的天空阴郁仿佛要下起雨的模样。这和她的心情一样,充满了沉重而又阴郁的云彩。

  心中想到自己还自由的最龖后一刻所发出的电报,她并不知道那个肤色较深的有着棕红色头发的姐姐是否看到,现在这几乎是她唯一可以挂念的事情。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