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南宋一统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70章背叛到底

[字数:7624 更新时间:2013-11-15 9:50:00]



  第270章背叛到底

  “轰轰轰轰轰……”

  合赤温带着四千人马一路往北逃窜,可是还没走二十里,前面的斥候就踩到了地雷,二百名斥候,就这么成为炮灰。。。

  “怎么回事?”合赤温大惊失色,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最怕听到这种爆炸声,没想到这种声音,没想到在回去的路上,又被西夏人暗算。

  “这是地雷的爆炸声,前面肯定有埋伏。”哲别对于地雷爆炸的声音已经很是熟悉,隔了好几里地就能听得出来。

  “快,马上改道,往西”合赤温大声说道。

  “好。”哲别并没有提出反对之意,前面既有地雷阵,再往北去就与送死无异,虽然乞颜部的都是勇士,但也不能白白送死吧。

  乞颜部大军根本不再往北,直接转道往西,这让杜杲布下的地雷阵只炸了二百名斥候,这点人还不够自己塞牙缝的呢。

  “留下一百人起雷,其余人跟着往西追。”杜杲连忙下令。

  杜杲的人一动,合赤温马上就发觉了。“术忽台,你带一千人马断后。”到了这个时候,合赤温也顾不上其他,只能舍丢卒保车。

  “是。”术忽台一口应承,他脸上一点也没有惧怕之意,相反,心中窃喜。他也自诩是乞颜部的勇将,现在部落中其他人都对西夏火器畏之如虎,如若自己能大败西夏军队,嘿嘿,乞颜部第一勇将就莫自己莫属了。

  虽然术忽台很想大败西夏军队,可是却一点也不敢小视。得了命令之后,他将自己的千人队以十人队为单位,分成一百个小队。蚁多还能咬死象,自己一百个十人队,遍布满山遍野,西夏人火器再多,也不能将所有地方都埋个地雷吧?

  论集团冲锋,乞颜部也许不如西夏军队。但要讲单打独斗,术忽台有信心,乞颜部的勇士绝对能干番西夏的士兵。

  术忽台的命令刚刚下达,杜杲的大军就到了。远远的,杜杲就见到了满山遍野乞颜部。

  “这他**怎么回事?”杜杲眉头紧皱,现在的形势就像一个大人对着上百个小孩似的。

  “军长,有什么考虑的,直接杀过去就是。”赵世杰不屑的说。

  “人家的速度可不比咱们慢,你杀过去了,后背怎么办呢?”杜杲笑着问道。

  “那我们也留点人手断后。”赵世杰也知道这些人的用意,拼了小命,也要将自己等人留下。

  “那留多少人合适?留得少了,有如肉包子打狗,留得多了,那追击便会无功而返。”杜杲轻笑着说道。

  “这可如何是好?”赵世杰也傻了眼。

  “赵营长,你看看他们留了多少个肉包子给我们?”杜杲笑着问道,此刻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自己只有一千来人,就算追上去,也不一定能有多在作为。现在既然对方送了份大礼,不收下就对不起乞颜部的心意了。

  “至少有一千来人。”赵世杰眼光很毒,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就说得**不离十。

  “好,我们先是大败铁木真,现在又有一千乞颜部士兵送来,咱们的胃口虽好,能吃下二千乞颜部士兵也算不错了。来人,传人,派一个阵沿途监视前方大队乞颜部,剩下的人准备吃包子。”杜杲说道。

  “是。”赵世杰现在正在盘算,是继续监视乞颜大军呢,还是留下来吃包子。他是护卫军第一师侦察营营长,盯梢、监视敌军正是他的职责所在,但是他对于上阵杀敌也是心仪已久,将敌人的头颅一刀砍下,那是多么的酣畅淋漓?可是还没等他考虑清楚,杜杲已经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林如风,你率领一个连继续前往监视,剩下的人随我吃包子”杜杲说道。

  “是。”赵世杰见杜杲下了命令,知道军令如山倒,此时已经不可能更换,如果刚才自己早点提出来,军长也许会给自己一个机会,也许就能留下下,但现在只能继续北上监视合赤温的大部队了。

  “大人,西夏的一个百人队突然向北而去,不知是否要拦下来?”一乞颜部的斥候突然向术忽台禀报。

  “不必拦,区区一个百人队不足为虑,他们只是想一路追随合赤温的大军,不会有何威胁。”术忽台摇了摇头说道。既然对方只派出了一个百人队,肯定也不想再去追击大军,既然如此,也就是说,这些留下来的人是一心一意要对付自己了。

  “大人,现在该如何办?”

  “怎么办?很好办?他们进,我们就退,我们攻,我们就跑,总而言之,就是不跟他们动手,就一个字:拖”术忽台轻笑道。

  术忽台这一招还让杜杲有无从下口的感觉,眼睁睁的看着四处都是“肉包子”,可抓又抓不到,杀不杀不了。

  “军长,我们是不是也像他们那样分兵?”

  “不可,他们这是想拖住我们,如果我们分兵,正好中了计。”杜杲摇了摇头说道。“当然,分兵也是要分的,但是不能像他们这样分,传令下去,以连为单位,分散出击”

  杜杲这一分兵,术忽台也不好受,杜样吩咐所有的连队全部往西走,术忽台的人不追的话,杜杲就直接去追击合赤温的大军。术忽台要是阻挡,他的十人小队可是挡不住。除非他也将自己的人按百人队集合起来。但那样的话,护卫队一通手榴弹再加标枪,术忽台就要死伤惨重了。

  但是术忽台最终还是没有集结军队,他料定杜杲已经放弃了追击,只想着要将自己的人留下。因此在护卫队突破往西去时,术忽台只是在护卫队后面不紧不慢的跟随,根本就没有要强行拦下来的意思。

  术忽台的意思被杜杲一眼就看穿,他当即下令,加快速度,奋力追击合赤温的大军。他这一招,让术忽台看不透了,追吧,他怕掉入护卫军的陷阱,不追吧,自己断后的任务好像没能完成。

  术忽台稍许犹豫间,护卫队的几个连队已经不见了踪影。“追”术忽台咬牙切齿的吐出了这么一个字。

  可是护卫队的速度已经提起来了,术忽台想要追赶,只能拍马快赶。可是赶了二十里,硬是没有见到护卫队的影子。

  护卫队呢?术忽台心中越来越惊慌,西夏军队的速度什么时候这么快了?

  因为想着快点追赶护卫队,术忽台原本分散成一百个十人队,现在却慢慢的集中到了一起。可是现在术忽台已经没有再要分兵的打算,护卫队没有了踪影,自己的任务就没有完成。原本是要阻击护卫队的,可是现在却连护卫队在哪都不知道。若是因为自己而坏了乞颜部撤退大计?

  “追,一直往西追,不追到护卫队誓不罢休”术忽台说道。

  可是还没有走出十里,突然在一直山坡后杀出一队人马,正是术忽台久寻不见的护卫队。可是此时护卫队也像术忽台一样,全体集合起来。术忽台还没发出命令,护卫队的标枪有如下雨般落到了乞颜部的队列中。

  现在术忽台深刻体会到了合赤温碰上护卫队的那种无奈,护卫队兵器精良、盔甲周全,乞颜部的长弓如若射不到护卫队员的要害,基本上就是隔靴搔痒的效果。可乞颜部要是中了一标枪,那拇指粗的伤口看着就让人恐慌。再加上护卫队的手榴弹好像不要钱似的,劈里啪啦的甩过来,就算是乞颜部的战马受过突击训练,可是架不住手榴弹的威力啊。

  “前进前进给我吹号角,只有向前才能活下去”术忽台看着周围的部众一个个的掉落在马下,双眼赤红,大声咆叫。一将无能,累死三军,自己明明判断出护卫队是要全力以赴对待自己,可偏偏还是上了当,上了当啊。

  术忽台的判断确实没有,这个时候无论乞颜部是撤退还是苦斗都只会自取灭亡,只有向前,突破护卫队的正面队列,才有可能逃出生天。

  乞颜部的牛角急骤的吹响,所有乞颜部战士都是精神一振,他们突然像发了疯似的,不管前面有多少标枪和手榴弹,只是将身子伏在马背上,有些人甚至还钻到了马肚子下面。对护卫队的攻击不闻不问,只是闷声往前冲,这一招使出来立刻就见到了效果。

  因为双方的马速都很快,这次的标枪和手榴弹只给乞颜部造成了不到二成的伤害,术忽台以下,竟然有近八百人冲破了护卫队的队列。走在前面的术忽台大喜,终于突破了,虽然自己也败在西夏军队的手中,可是与合赤温的全军覆没相比,损失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术忽台正在那里自鸣得意,可是杜杲岂能如他所愿?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吃掉这一千个“肉包子”,杜杲显然不可能留下这么大的漏洞。在乞颜部冲破自己的队列后,杜杲并没有立刻追赶,而是先打扫了一下战场,保证没有一条漏网之鱼后,才慢悠悠的朝着术忽台逃跑的方向追来。

  这样的速度是不可能再追上的术忽台回头望了一眼,西夏军队也许是太过疲劳或是高兴,这样的速度在术忽台看来,与龟速无异。可是他脸上的得意之色还没有褪去,马上就被地下的爆炸声给惊得呆若木鸡。

  地雷

  望着自己部落的勇士被掀在空中,术忽台的脑海中立刻冒出这个词。只有地雷才会有这样的威力,只有地雷才能造成出这样的效果。

  “轰轰轰”接二连三的地雷爆炸让术忽台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护卫队竟然会在这里埋下如此多的地雷。要知道这里正是刚才护卫队的后方,难道西夏的军队不怕被自己冲散,自己踩上地雷?

  但这个想法只在术忽台的脑海中停留了一下便消逝,以西夏军队的战斗力和威力强大的火器来说,草原上还有哪支军队能逼得对方后退么?没有,就算是札木合的军队也不可能。那他们在自己后方埋上地雷的用意就呼之欲出,这正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啊。

  一招不慎,全盘皆输,怪不得刚才护卫队还能好整以暇的打扫战场,怪不得他们不紧不慢的后面尾随,原来是想让自己一头踏进雷区可笑刚才自己还在嘲笑护卫队的龟速,可笑自己还在自鸣得意

  乞颜部的人突然停了下来,谁也不敢异动,身在雷区,随便乱走一步,也许就会造成三十丈内人畜全亡。谁知道拿火器不当回事的西夏人会埋下多少地雷呢?现在不动还能留下条命,要是乱走一步,可能不但自己得死,周围三十丈内的人都得死啊。

  术忽台也停了下来,他原本想撤退,准备拼死一搏,可是在后面见机得早的人在退回去后,也有不少人踩中了地雷。西夏的地雷是专门为骑兵特制的,里面光是黑火药就整整三斤,一人踩中,殃及三十丈啊。

  不是乞颜部的人怕死,他们可以战场上死得轰轰烈烈,可要是踩中地雷而死,他们会觉得很冤枉,很窝囊。

  可光这么站着也不是回事啊,乞颜部既没有专门的排雷人员,现在也不是安全地带,就在几百米外,一支西夏护卫队正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他们呢?只要他们稍有异动,标枪和手榴弹就会像冰雹一样的砸来。

  现在标枪和手榴弹这两样护卫队的制式武器已经让乞颜部的人吃尽了苦头,至于护卫队的马刀和连发弩箭,乞颜部的人都还没有机会见识。

  “乞颜部的众人听好了,我是西夏护卫军的杜杲,现在你们已经走投无路,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降。”杜杲策马来到地雷阵前,大声说道。

  “投降?不可能我乞颜部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术忽台怒吼道。

  “你是何人?”杜杲沉声说道。

  “我乃乞颜部千夫长术忽台”术忽台傲然说道。

  “你就是术忽台,我原本以为抓到了条大鱼,没想到却是个小虾米。”杜杲冷笑道。

  “你是什么人?胆敢藐视我。”术忽台望着杜杲,这位西夏将军看上去文质彬彬,细皮嫩肉的,根本就没有英雄形象,自己怎么可能被他杀得无路可逃?越看杜杲,他心里越是不服。自己堂堂乞颜部的有名勇将,竟然会被这样的人打败?

  “我乃西夏护卫军军长杜杲,你乃我的手下败将,我如果都不能藐视你的话,还有谁能藐视你?你说乞颜部的人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这是你一人之意还是这里所有人的意思?”杜杲对术忽台的不屑不以为然,他并没有把术忽台当成自己的对手,在草原上,杜杲只有一个对手,只有乞颜部的大汗铁木真。

  “既是我的意思,也是其他人的意思”术忽台对杜杲的无视很是愤怒,可现在人在石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可不一定,你不怕死我可以理解,但是却不能断了其他人的活路啊。”杜杲笑道。

  “兄弟们,你们愿意与我一样赴死吗?”术忽台对周围的乞颜部手下大声问道。

  术忽台很想听到异口同声的回答,可是他等了半天,却没有听到一个人说话,所有人都沉默,用沉默表示对他的不满。如果不是术忽台,他们不至于陷于绝境,如果不是术忽台,他们也许现在正把西夏人当成俘虏呢。一个无能之将,到临死时竟然还要拉着手下同死,这样的将领会得军心吗?

  “你们?你们……不配当乞颜部的战士”术忽台见无人响应自己,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既然术忽台都说你们不配当乞颜部的战士,那你们主水土干脆逐了他的心愿,为我西夏效力算了。”杜杲在一旁说道。

  “你……”术忽台没想到杜杲这么明火执仗的挖自己的墙脚,若是传了出去,恐怕自己一辈子都在乞颜部抬不起头。

  “诸位,只要你们将身上的武器扔到地上,你们的性命就得到了保障。但要记住,武器要轻轻的放下,否则触动了地雷,可不关我的事。”杜杲缓缓的说道,他此时看向术忽台是一脸的鄙视,做将领做到他这个地步,也算是他的悲哀。

  所有人都开始照做,纷纷下马,但落脚时却是轻巧无比,同时很熟悉的将身上的长弓、箭壶、弯刀等解下来。

  “谁要是将术忽台生擒过来,马上赏银百两,升为千夫长。”杜杲又轻轻的说了一句。

  所有人身子一顿,赏两百两、升为千夫长,这对他们的诱惑可是相当大的。既然已经背叛了乞颜部,又何必再在乎背叛术忽台呢。

  望着刚才还是自己部众的慢慢向自己围来,术忽台一阵恶寒。他脸上阴晴不定,一把就将自己的弯刀拨了出来:“谁要上前领死”

  “嗖”一支长箭突然射中术忽台的后背,正举着弯刀的术忽台被这股大力一下子给推离马背,人刚落地,旁边马上就有几人扑了上来,将他死死的压在下面,任凭术忽台如何神勇,也不能动弹分毫。

  更新,更快,尽在(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