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五代末年风云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十三章 行路3

[字数:4828 更新时间:2013-11-12 9:03:00]



  第三十三章 行路3

  冰雪未融,寒风仍劲,近千壮汉在雪地里绕着兖州城狂奔。

  他们赤着上半身,身上却冒着热腾腾的热气,口里喊着“一、二、一”的口号。奔在最前头的却是大首领韩奕,他没将自己及部下们当作贼看,而是一支军队,只是暂时服从于他一人的军队。只要是军队,就得需要军纪与充分的训练,身为首领,更要以身作则,恩威并重,这样才能掌控住军队。

  韩奕**的上身,也在冒着热气,他肩、腹部各一道旧伤痕,而胸口的那个箭伤,正是那夜攻进兖州城留下的。部下们不仅对那夜的韩奕大无畏的印象深刻,又亲眼见他发动突袭,令横行齐鲁、河南多年巨寇齐三毫无还手之力地伏诛,更让部下们由衷地尊敬。

  既便如此,韩奕已经命亲军队长兼军法官陈顺连续斩杀了十余位不听号令的军士,并且赏赐了更多表现出色的部下,做到赏罚分明。再加上他以身作则,又常深入军士当中嘘寒问暖的作风,军士们越来越对这位年轻的首领表示出尊敬。

  只是部下们对年轻的首领一些命令与举动很是奇怪,比如这每天不管下雪还是晴天,都要带着不守值的军士绕城狂跑,跑的大家上气不接下气,连饭都不想吃。但韩奕亲自参加,也就无人敢有异议。再比如,韩首领每天还要命令军士举着兵器,排成一行或一列反反复复地齐步走,如同一根木头。要说这是新阵法,那倒可以理解。

  但坚持了半月,三千人马给人的感觉就明显不同,虽然还远未达到虎贲之师的程度,但至少让呼延等人看到了效果,一支正规军队的雏形已经形成,至少身上的“贼”气消失了大半。

  另一边,陈顺正带着一队骑兵训练骑射,能拥有一支进退如风的马军是韩奕等人的集体希望。会骑马的人不少,但要能做到人马合一,马背上控弦冲杀,进退如疾风,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能左右飞射更难。

  陈顺本是同州人,入伍多年,一直在京师禁军马军中当差,骑**熟。让他当马军统军,也是名副其实。陈顺此人与韩奕等人趣味相投,又因为韩奕对他有救命之恩,所以他勤勉练兵。难得的是,陈顺虽当兵多年,并未在军中养成不良习气,十分本份。

  回到城内,韩奕还来不及擦汗,参军刘德又在他耳边嘀咕:“军上,咱粮食又快没了!”

  “还能支撑多久?你都说无数遍了,说得我都快起耳茧了。”韩奕问道。

  “半个月!”刘德愁眉不展,“我们只能出城想办法,要不然这人食马嚼的,很快就见光。”

  韩奕双手一摊:“看来只能出去狩猎了。”

  “就等你这一句话了。”刘德转悲为喜,“听说近来有几股较大人马,在郓、单、宋、徐等地流窜,收获颇丰,我们不如……”

  韩奕打断道:“让冯奂章仔细打探消息,多派探马,一有准确的消息,立刻回报。我估摸着也只能如此。”

  说曹操,曹操到。冯奂章满头大汗,未经通报便闯了进来:“军上,发现了一队契丹人!”

  “契丹人?”韩奕感到惊讶。

  “只有一队骑军,大约百人,我见其中有胡人打扮的,也有汉军打扮的,正往我们兖州赶来。”冯奂章道。

  “离兖州城有多远?”韩奕问道。

  “大约五十里!”冯奂章回道。

  “只有百人,看来并非是来攻打兖州的,军上是准备先迎入城里,还是……”刘德伸手往脖子上一抹,做了个砍头的动作。

  韩奕深思了一下:“我们对汴都方面的消息,所知不多,又多谣言与不实之辞。先命义勇军戒备,刘参军懂胡语,你去迎辽人入城,一定要让对方打消敌意,想来辽人人少,也不敢率先发难。待打听辽人的来意,再作决定。”

  “是!”冯、刘二人一齐离去。

  一个时辰之后,辽使在刘德的陪同下入了兖州城。不知刘德如何花言巧语,竟将辽使哄得开心不已。

  这位辽使是汉人,名唤赵让,乃辽国头号走狗赵延寿的部下。韩奕率部下,立在兖州城外,夹道欢迎辽使一行的到来。

  “如今我大辽皇帝陛下,已据中原,天下各道无不臣服。今本使传我皇帝钦命,征集四方贡献。”赵让骑在马上,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韩奕等人气愤无比,呼延更是拒绝出迎。这是技术活,韩奕怕他坏事,命他先躲在一旁磨刀。

  “使者远来,鞍马辛劳,不如先入城,韩某已备下酒席款待使者一行。”韩奕恭顺地回道。

  赵让见韩奕恭顺,心中欢喜:“听刘参军说,你率部剿灭了巨寇齐三,安抚了兖州百姓,对我大辽陛下恭敬有加,待本使回到汴州,一定会替你讨个好差事。”

  韩奕瞥了刘德一眼,心说刘德真会胡说八道,说不定他方才给辽使许诺了什么好处,哄得辽使欢心。

  “多谢使者大人!”韩奕笑道。他一挥手,一个亲军上来给赵让牵马,自己则步行跟在后面,他盯着赵让高傲的后背及脖子,心中合计着砍哪里更好。

  韩奕命人张罗了一桌好席面,在觥筹交错之间,向赵让打听汴都等处的消息。一个无心,一个有意,这恐怕是赵让能愉快地在兖州城内享用一桌好席面唯一的原因了。

  耶律德光已经在汴都做了中原的皇帝,他拒绝了汉臣要给辽兵输饷的建议,因为他坚称契丹人只有“打草谷”的习俗。所谓打草谷,那便是劫掠了,辽兵主要在汴、洛及郑、滑、曹、濮数百里间劫掠,这些地方的村落为之一空,*掳掠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辽主耶律德光又命部下向汴都富民索要钱财,这自然又给汴都百姓带来痛苦。这还不算,耶律德光还派使者,派遣至各州,到处搜刮钱财。各镇各州权贵们虽然不乐意,但惧怕辽主派兵来讨伐,也都使出浑身解术,从百姓身上搜刮钱财,讨好辽主,只可怜百姓早就食不果腹了。

  耶律德光得了多如山积的钱财,却又不给辽兵犒赏,惹得部下辽兵也颇有怨言,这却是韩奕后来才知道的。辽人只能控制河北及汴、洛附近州县,还无法控制整个中原,各镇表面臣服,但都心怀异心,这才是韩奕等人敢对耶律德光的使者打坏主意的原因所在。

  河东节度使、中书令、北平王刘知远,也上表称臣,自称河东番夏杂居,须要防止有人作乱,所以不便离镇入朝。又因辽将刘九一驻守南川,有碍贡道,请将刘军调开,俾便入贡。耶律德光览表甚喜,命左右拟诏嘉奖,特提起笔来,将“刘知远”三个字上,加一个“儿”字。耶律德光这是自作多情,除了石敬瑭、赵延寿之流,中原并非是人人都愿意当他儿子。

  赵让来到了兖州,听他意思大有要在兖州停留一段时日,等搜刮够了钱财,才会心满意足地回汴都交差。韩奕命人取来一些金银器皿,奉到了赵让面前,只说是给赵让本人的见面礼,待赵让离兖时,还会有重礼相赠,这赵让立刻眉开眼笑。至于辽兵们,则在偏厅里也是好酒好肉供着,浑不知自己的末日到了。

  冯奂章站在门口,冲着韩奕使了个眼色。韩奕会意,起身对赵让道:“使者请慢用,在下与刘参军还有一些急事要处理,去去就来。听说有小民,胆敢拒绝出犒赏钱帛,韩某要去教训小民一番,以免惹使者大人饮酒不能尽兴。”

  “留后大人请自便!”赵让满意地说道。

  韩奕与刘德出了厅堂,见呼延扛着大刀,正急不可耐地在前面走来走去。他见韩奕出来了,连忙问道:“杀辽狗还要分个时辰,选个良辰吉日?”

  “时辰已到!你自便吧!”韩奕点头道。他话音还未落,呼延已经带着军士闯进了宴堂,立刻一阵惊恐与惨叫声传来。朱贵等则率兵闯入辽兵入住的地方,又掀起一阵惨叫声,他们至死也不明白,这好客的主人翻脸如此地快。义勇军又添了两百匹上好的战马。

  赵让的脑袋,被呼延从屋内扔了出来,滚到了韩奕的面前,双目圆睁,临死前是一副惊恐万状的模样。韩奕嫌恶心,一脚将那圆脑袋,踢到了一边。

  韩奕又命人将唯一的一个活口,砍掉一只胳膊,给了他一匹马和一些干粮,让他驰往汴都报信。

  “好久没杀过辽狗了!”呼延直呼痛快。

  “你杀的不过是走狗!要是能杀掉辽主,那才是真本事。”韩奕道。

  呼延满不在乎地说道:“等我做上了节度使,我……”他忽然止住了话头,颇觉不好意思,嘿嘿一笑,带着部下将死尸抬出去扔了喂狗。

  “我想过不了多久,不仅是辽主,就是中原各镇都会知道军上和义勇军的名号。”刘德成竹在胸。

  韩奕笑道:“辽主纵兵在汴都四处打草谷,徒增中原百姓反抗之心,又遣人四处索要犒赏,料想必会引起四方怨恨。耶律德光很快就会自食其果,他若真想做咱中原的皇帝,那就得改变辽人的习性,想来胡虏本性难移。”

  “汉夷大防,不可相忘。”刘德道。

  “可李氏、石氏、刘氏,皆是沙陀人!”韩奕却道。

  这一日,韩奕和他的义勇军是各地方镇或守军中,第一个杀了契丹使者的。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