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捡到一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志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0564章 熹平连弩

[字数:3017 更新时间:2019/9/11 9:19:00]




  华雄黑着脸,将马均送出了门。

  马钧牵着瘦马,笑着告别了华雄,离开了这里,挥起手来,隐约能听到铜钱的叮当响,也没有停留,直直朝着皇宫走去,当他赶到了皇宫门前的时候,皇宫大门前的宿卫早就冲了上来,将他团团围住,他这衣裳,实在是让人怀疑,穿的如此破旧,还在皇宫门口停下来,这是要做什么?

  何况,这些宿卫那都是精锐,眼尖,他们能看出瘦马背上那包裹的形状看起来像什么,眼看这些宿卫都要扑过来了,马钧这次啊慌慌张张的从怀里拿出了侍中的验传,看到此物,诸多士卒们都愣住了,他们知道这是什么,有这玩意,是可以随意拜见道:“马君可是来了,国家思念已久,常常挂念,今日能见到马公,想来定然会开心...”

  说着话,两人就进了皇宫。

  而在皇宫外,宿卫们面面相觑,只能摇头叹息,这年头,怪人越来越多了。

  当然,他人是进去了,可瘦马就只能留下来,马均进了皇宫,这才想起来,连忙说道:“老公,我那包裹里还有一个弩,是要给陛下看的....能否带进去???”

  韩门吓了一跳,说道:“这强弩是不能带进皇宫的...”

  “那可如何是好??”

  “无碍,等道:“孟平啊,你怎么矮了许多?”

  “哈哈哈,是陛下又长高了不少....”

  两人言语着,一同走进了厚德殿里,面向而坐,大胖子哀叹了一声,说道:“你总算是回来了,这些年,你总是待在宁州,朕让你回来你也不回来,如何,过得可还好?”

  马均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陛下不知,宁州虽偏远,在众人眼里都是莽荒之地,可是这里近海,又有河,周围的土地,是非常肥沃的,先前不过是荒废在那些高句丽人的手里,臣这次前往,去了肃慎,扶余,乃至是丁零,他们都需要炭石,愿意用牛羊来换,臣与他们交换,他们都是对大汉非常的尊崇,还有派遣使者,与大汉朝贡称臣之意....”

  “这番,宁州也设了外贸据点,商贾们可以与他们贸易,实则善事,只怕宁州在五十载内,就能超越幽,冀,成为河北之冠楚也!”

  马均又说了些宁州的事情,道:“先前又有北军士卒,据说是从西北运来了几千士卒的遗体遗物,全部埋葬在了东濊...”

  着,道:“朕也未曾想道,公路竟会如此早逝...吾等也是不小了...”

  两人又缅怀了袁术片刻,马均看的道:“数年不归,未曾想到,雒阳之内,竟有这般变化,这城池足足大了五倍有余啊,从宁州往里一走,这顿时就不同了,处处都是驰道,处处都是驿站,道路上都看不到荒芜的地区,都是成片的耕地....盛世啊,前所未有的盛世啊!”

  “如今这户籍,这耕地,这景象,都是远远超过了建宁年啊!”

  马均如此说着,大胖子面带笑容,格外的欣喜,不过,片刻之后,又摇了摇头,脸上有些复杂,他说道:“不能如此言语,若不是建宁时的基础,物资堆积成山的国库,何来如今之盛世...朕做的还是不够...远远不够....”,听到道:“却是不能。”

  马均这才轻笑了起来,没有再言语。

  大胖子心里好受了很多,又笑着说道:“你这厮,昔日木讷,寡言少语,今日来,却变得口齿伶俐,能言善辩,看来,这宁州是个善地啊!”

  两人聊了许久,只觉得有说不完的话语,马均也才想起自己的目的,连忙说道:“对了,陛下,我还带来了一弩,此物乃是我所制作的军事利器,唤作连弩,此物能以连射,补强弩之不足...”,马均都还没有说完,道:“孟平啊,你大才!!当世无人媲也!!”

  马均摇着头,连忙说道:“陛下,先秦之时,便有三发连弩,臣只是将连弩做了改进,此为八发连弩,日后或许还能增进,不过,此物虽是杀伤力巨大,为军事利器,也有不足之处,弩矢之制作,需要很是精良,不能重复使用,因而消耗巨大,还有,此物因机关而射,容易损坏,阴雨之时,也不宜使用...”

  马均说着连弩的缺点,道:“无碍,依君之智,只怕日后会更加完善,更加出色,小小瑕疵,无伤大用!!”

  道。

  果然如此啊,马均心里毫无惊讶,还是点着头,赞赏的说道:“好名字!”

  放下了连弩,道:“这些年来,朕忙于国事,却是疏忽了鸿都门学...”

  “从此以后,朕要大力扶持鸿都门学,你可自行招募匠人,在鸿都门学内研究....”说着这些,道:“若是朕如此行事,只怕鸿都门学内诸多士子都要反对,朝中也会有人来烦朕,这样不行....”,着,忽然,他抬起头,看着马均,说道:

  “孟平,朕要拜你为将作大匠,比两千石,明日,你就去拜见司空袁绍....这样,招募匠人,修建皇宫雒阳城池,修建驰道这样的事情,都由你来做,你可自行招募匠人,另外,你在将作府内制作出多少东西来,都没有人能够说你,这就是你的职责,至于具体的修筑,你可交予麾下匠人来完成,而主要就是制作出更多的国之重器来,可好??”

  道:“恩师早逝,所留下的,唯独此衣,这些年来,我缝缝补补,不敢丢弃,穿此衣与身,就仿佛师君在身边,还能听着他的教诲...何况,我也没有什么财力...能够还得起新衣裳...”马均说着说着,不由得抬头看向了天子。

  天子的笑容渐渐凝固。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