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宋朝探花郎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八十八节 杨延昭被贬

[字数:4863 更新时间:2019/7/12 7:22:00]




  听完刘安的话,李沆站了起来:“百姓过的安稳,粮食产量稳定,这难道不是功。”

  “他在河阳,这地方三年下来,上报的田亩数有增加,但粮食总产量没有增加,他不是废物是什么。百姓的户年收入没增加,他就没给百姓带去富足,只是持平,算什么能吏。”

  “胡扯!”

  “老相公,敢不敢给我一个县,就这样的废物还能评为能吏,那我刘安能给评为神吏了。”

  “狂妄,一县之治,岂能如戏言。”

  “老相公,一县之地没什么难治的,废物只能守家,能吏是可以开创时代的。”

  “你……”李沆给气得不轻。

  一老一少吵上了,皇帝这时回来,在门外就听到屋内有人争吵。

  皇帝在门口听了一会,感觉再吵就会伤和气,这才让小太监推开门。

  皇帝一进屋,两人立即就不吵了。

  皇帝走到御座上坐下,在李沆与刘安施礼之后,皇帝说道:“第一件事,杨延昭外放武官,这事定了。”

  不用细说,皇帝很清楚今完后对刘安说道:“朕念其有功,可以让刘安你选一个地方,外放他为官。”

  “官家,臣以为登州。”

  李沆的脑袋里快速的闪过了大宋的地图,对抗辽国的前线五个州中没有登州,运输补给的路线上也没有登州,那里属于一个闲州。

  而且还偏远。

  唯一的一点作用就是,那里有一个粮仓,江南水路运过来的粮食有一部分就在这里。

  作为沧州的后备仓。

  完全就是北防的三线部队。

  想到这里,李沆说道:“臣以为,可以。”

  “那就登州吧。”

  皇帝说完后又说道:“通许镇,自今日起赐咸平县。”

  李沆听懂了,皇帝听到他们争吵,也没说谁对谁错,既然刘安狂妄,就让刘安试试。

  不过皇帝又说道:“刘安,此县所有官吏,你自行招募,崇正殿这里的事你不能耽误。朕倒要看看,一年后会如何?”

  “谢官家。”

  刘安不能实职,这是皇帝给李沆的承诺。

  更何况,刘安正四品,去当一个八品的下县县令,这个有点儿戏。

  所以,让刘安管一县,还是一个镇子升格的。

  皇帝也就是把这事当玩乐。

  次日。

  李沆没去崇正殿,他上朝了。

  朝堂之上,杨延昭被贬到了三线部队登州当指挥使,五日内离京。

  杨延昭谢恩后走出大殿。

  刘安正在大殿外站着,杨延昭看了刘安一眼,刘安也回视了杨延昭。

  杨延昭脚步没减慢,大步的往外走。

  登州有什么?杨延昭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去登州是刘安向官家进言,这事是寇准告诉他的。

  刘安也没说什么,他相信,杨延昭应该会理解自己的用意。

  曹玮很不爽,在大殿上把文官们骂了一圈。

  可又能如何?

  杨延昭被贬出京,这事已经成了定局。

  刘安入殿,只接了一份旨。

  通许镇升格为县,赐县名咸平。

  咸平是皇帝的年号。

  次日,又是旬日。

  上个旬日因为王钦若大案,所以戏停了。

  这个旬日,戏继续。

  皇帝恢复了脸上的笑容,带着皇后又来听戏了。

  皇帝到醉仙居荷塘的时候,正好看到刘安被打,动手的人是曹玮。

  郭皇后突然来了一句:“这是演戏给谁看呢?”

  皇帝悠悠而道:“曹四家大娘子。”

  郭皇后笑了,笑而不语,很有深意的看了皇帝一眼,然后又女宾那边去了。

  刘安一个书生,曹玮是百战豪将。

  曹玮要打刘安,那怕收着力气也能把刘安打残了,却还能让刘安一边逃一边骂,这不是演戏是什么?

  女宾席。

  潘秭灵也说道:“这戏演的太假了,四婶婶别见怪。”

  曹玮的夫人只是笑了笑。

  而后,好几位夫人也跟着笑了笑。

  没说话,但却达成了一致,防着乐仙儿入府。

  这就是狐狸窝出来的,再纯善也是半只狐狸精,所以不能让其入府。

  铁头呢小跑着到了刘安身旁:“主君,戏演的太假的,霜儿告诉我,二十多位大娘子与咱们大娘都说好了,防着乐仙儿。”

  曹玮把那根包着布的棍子一扔,一脸的悲伤:“我的乐仙儿。”

  “放屁,是我的乐仙儿。”

  石保兴刚说完,其兄长石保吉慢吞吞的来了一句:“看来,弟妹那边你能摆平?或是,今个这话,敢传到弟妹耳朵里?”

  石保兴与曹玮同时打了一个哆嗦。

  两人不约而同的说道:“为了家中安宁,这乐仙儿还是找个合适的人嫁的好,断了念想。”

  刘安一咬牙:“铁头,我弟弟呢?”

  “别,别。”几个人赶紧劝。

  石保吉说道:“你娘会打死你的,这事不能干。”

  刘安心说也是。

  刘安想了想:“范威?”

  在旁的范威吓的一哆嗦:“刘兄,这事你放过我,我也不敢。不过,我有合适的人选推荐。”

  “谁?”至少有五个人异口同声在问。

  “来自荆湖北路复州的一个举子,五考不中。却是一个很痴情的才子,我就我所知,他给乐仙儿写的诗词不少于二百,可太穷,穷到连在迎客楼喝个茶都喝不起,奉年节花魁展艺,他在门口远看一眼,就能开心好几道:“他虽然考不中,但却是一个能人,有京畿第一幕僚之称,京畿周边这些个县的县令,只要请到他,三年必优,三年必升。”

  刘安这才问:“他在那?”

  “王钦若案,封丘县令入狱,他失了东家现在汴梁城中找活,我曾经受他帮助,现在我府中。”

  “叫他来听戏。告诉他,我准备考他,若有才,咸平县丞之职可以给他,但若无材,我会把他乱棍打出去。”

  “是。”

  正戏还没有上场。

  开场是歌、舞,然后是一个说书客的单口相声。

  接下来才是正戏。

  人很快就到了,此人姓郑名向字公明,长的是一表人才,十八岁开始参加第一次考试,然后到上一科,正好五科,人二十八岁了,五科不中。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