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战国万人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383 形势变化

[字数:3885 更新时间:2019/11/8 16:33:00]




  什么时候返回姑苏,李解并没有考虑太多,现在回去,也不过是参加一下吴威王勾陈的葬礼。

  国丧,要的是态度,李解的江阴邑,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态度。

  没人会指摘什么,除非想要跟李解闹翻,抢夺江阴邑的好处。

  打这个主意的人不少,但随着李解称雄于淮上,这个想法,也就只是想法,敢大胆实践的白痴终究是少数。

  不过随着吴威王勾陈的离去,盯上江阴邑特产的姑苏豪门,并非没有别样的想法,硬的不行,软刀子在他们看来,应该是没太大问题的。

  江阴邑现在各种布匹产量,全靠“来料加工”来拉总产量,靠江阴邑本地的桑麻产出,连总产量的零头都搞不定。

  毕竟桑树成林,那都两三年以后的事情,光优选桑树树种,就是个非常麻烦的事情。细叶桑和大叶桑的质量有着,一亩桑林的鲜茧差距,可能在四百斤左右。

  这个数量扩大到一百万亩,总数量就相当的恐怖了。

  李解的江阴邑,仅仅是单位生产效率高,但老大世族掌控着吴国最优质的土地,在吴威王去世之后,不出意外,王畿地区也会出现一波大规模的“分封”狂潮。曾经属于吴王的“王田”,很有可能也会改名换姓。

  这些土地之上的桑麻,是李解眼馋也馋不来的。

  一次性断绝江阴邑的原料进口,光靠国际市场的采购,基本没啥卵用,因为这年头的吴国,几乎就是桑麻生产的超级巨头。

  什么叫国际巨……头?!

  这就是!

  大吴国际能够动不动战术后仰,光靠老板逼阳国,都知道逼阳子准备请求内附了,那么逼阳国这么大的地盘,有兴修了大量水利设施,不出意外又是一个不错的粮食高产区。那么,这样的良性资产……肯定要私有化喽。

  给大吴国际来经营,保不齐就是入不敷出,说不定就是尾大不掉,搞不好就是恶性循环。

  著名的吴**事家玄学家江阴子李解曾经说过: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人去做。

  吴国老世族累世经营,土地怎么玩,谁能比他们更专业?

  逻辑完美,合情合理,非常科学!

  老世族的这种套路,在李专员看来相当的low,各种骚操作,李专员还是做工头那会儿,那真是见得太多太多。

  不过对李解来说,玩阴的你只管玩,能玩死江阴邑算他输。

  尤其是作为野人头子,李解巴不得姑苏王畿的老世族们蹦跶得更加欢实一点。

  作为吴威王封于江阴邑的“诸侯”,只要李专员想,找个借口拉几万人马直接推平哪个不怕死的家族,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而且完全符合吴国的法律精神,复仇主义,在吴国可是有大市场的。

  相较老世族这帮拎不清的,怎么把淮水两岸的地盘消化下去,才是重中之重。

  传统操作,就是迁徙当地人口,然后重新填空占地。

  然而李专员手头并没有这么多自己的“人口”,操作上就要复杂一些。

  首先楚人、蔡人、夷人、荆人、舒人等等互相之间有仇恨的,可以互相交换杂居,有仇恨传统基础,就不会抱团。

  但是这玩意儿治标不治本,想要转化成李专员自己的“治下之民”,就得有行之有效的管理模式。

  以往的“牧民”传统,有一个很漫长的周期,而且是以一代人为单位。

  李专员哪有那闲工夫,所以就得上老本行,作为一个纺织学院的优秀毕业生,长期从事社会化大分工的基础行业,那么当然是不忘初心,包一个国际最大的工地。

  什么杂七杂八来历不明的人,干活干久了,都是一种人。

  工人。

  而作为工头,只要不拖欠工资,保证工人能活着,在这年头,简直是良心大大地有啊。

  当然了,自耕农和大贵族农庄之下的农奴们肯定很憋屈,但无所谓,李专员有地方送他们去劳动改造。

  矿山辣么多,江河辣么长,你挖矿啊,你筑堤啊,噢,你死了。

  逻辑完美,合情合理,非常科学!

  至于说被老妖怪摩擦了一辈子的吴国强敌们,可能要玩“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但这个十年之中,李专员显然也不会啥也不干,大炼钢铁做不到,大炼生铁还是可以做到的。

  生铁总产量上去之后,再通过科学管理来提高钢产量,哪怕是肌肉发达皮肤黝黑的铁匠们一锤子一锤子敲,控制好原材料浪费,控制好能源选择,总产量依然相当可观。

  至少用来怼大大小小的列国,完全不是问题。

  至于说让李专员上线“马丁炉”还是“马屁炉”,纺织学院没有教,李专员只是听过这个名词,但怎么弄出来……还不如琢磨怎么弄几个美女过来爽爽。

  在安排好最近的人事任命之后,以沙哼为特使的义军使节团,正式前往平舆城谈判。郑侯听说之后,也没有反对,毕竟看上去吴人是要玩命的样子,他们郑国又何必跟人死磕?

  反正蔡国自己都怂了。

  再说了,蔡国给的好处费,郑国已经到手了,还不如顺便跟吴人缓和一下关系,然后安安心心地搞死那帮雇佣兵。

  万一谈得好,说不定这吃下去的许国,就不用吐出来了呢?

  平舆城外两军营地,本该是双方和谈,却变成了三方和谈,但这并不妨碍蔡侯松了口气,吴人现在看来就是“哀兵”,鬼知道会不会又来一波爆发。

  只是隐隐之间,蔡侯总觉得这个事情有点太顺利了一些。

  尽管是认怂,可也不是说认怂就是磕头喊饶命就完事儿的。

  宋国国君子橐蜚认怂的流程,那真是跟杀猪放血一样。

  “众卿以为,此次吴人特使沙哼前来,可是真情实意?”

  “君上,弭兵于两方而言,皆乃美事。江阴野人麾下之师,孤军在外数月之久,若非吴王崩于会稽山,未必能起‘哀兵’……”

  “言之有理。”

  蔡侯点了点头,觉得这说法靠谱,隐隐间还有点期待明天的和谈。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