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宋疆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百九十二章 地图

[字数:4269 更新时间:2019/1/10 7:24:00]




  韩侂胄一边听着叶青夸赞着他,一边深情有些震惊,飞快的翻阅着叶青推到他跟前的那些纸张。

  随着叶青刚刚说完话,韩侂胄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噌的抬起头,神色惊喜的看着叶青道:“这是金国的地图?”

  “不算完整,但大部分我能够看到的、标注的都已经尽力做到了。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叶青点点头,看着神情反应都在意料之内的韩侂胄说道。

  “重点是,这里面颇为详尽的几个城池以及周遭,都是当年我宋廷一路南渡时,所经过的城池,这是按照当年金人攻打我大宋的路线,做的北上地图。”韩侂胄语气坚定而又自信的说道。

  这一次轮到叶青吃惊了,他真的没有想到,韩侂胄竟然能够一眼就看出,自己所画的那些零散地图,按照北上路线的排列,竟然能够被韩侂胄一眼就看穿。

  当然,让叶青心里真正感到震惊以及欣慰的是,韩侂胄一眼能够看通透这些零散还需整合的地图,就足以说明,北上抗金收复失地之志,在韩侂胄的脑海里丝毫没有停止过,要不然的话,他绝不会这么快就能够看通透这些地图。

  “不,我想说的重点是,这些地图的精确度,韩兄可以完全不必怀疑,这些甚至比我大宋留存的那些最为精要的地图,还要准确几分。”叶青同样语气自信的说道,心头对于韩侂胄的震惊跟佩服,完全也没有流于到脸上。

  韩侂胄继续低头翻阅着那些厚厚的纸张,时不时的问着叶青一些问题,但有时候也因为过于关注那些地图,反而会忽略了叶青的回答或者是问话。

  “这怎么还有羊皮绘制的?”韩侂胄再次把脸从地图当中抬起来,这一次惊喜、狂热激动的神情终于是稍微平淡了一些,拿出一块夹杂在里面的羊皮说道。

  叶青望着那一小张羊皮绘制的地图,平静道:“燕京城防图,当初怕在燕京引起他人的怀疑,所以在穿越草原时,用休息的时间绘制的,不过也绝对准确。”

  “怕是一时半会儿还用不上啊。”韩侂胄满眼小星星的看着那张燕京城防图,一时之间有些爱不释手又带着一丝的遗憾。

  “燕云十六州脱离我们大宋时间太久,或者说根本不曾被我大宋治理过,想必在韩兄的凌云之志中,应该有燕云十六州吧?”叶青有些玩味儿的问道。

  “说真话,只有喝多酒的时候敢想想,至于清醒后,看着朝堂之上的迹象,能够收复当年我大宋失去的疆域,我韩侂胄就已经谢燕云十六州了,过泗州都很难的。

  “那就先留着吧,万一哪一道。

  “此物太过于贵重啊,不过我大宋有少卿如此之能臣,才是我大宋之福啊。”韩侂胄看着被他划拉的满满一桌子地图,如同看着金银珠宝、古玩玉器似的,满眼的爱不释手跟珍惜。

  “我?”叶青笑了声接着道:“若是有一道最后,还是不信任我们武将。所以说到底,若是有一道。

  “好,若是有那么一,甚至比一箱子金银还要值钱,还要让他感到高兴跟踏实,就仿佛他心中抗金之志,已经被朝廷允许,仿佛明日就可以让他率军去北上抗金了似的。

  第二道。

  “看到了,您说?”

  “进去打探打探,看看他们说什么。因为夫人的关系,他们认识我,我不太合适进去。”墨小宝还是对着同伴解释道。

  “那……那一会儿我哪里找您?”卖糖葫芦的少年看了看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临安御街问道。

  “到时候就在大瓦子的茶铺里头见面。”墨小宝脑海里,此时觉得不管何事儿,到时候有兰儿姐帮着分析,那肯定是错不了的。

  卖糖葫芦的少年点点头,应了一声后,便嘴里吆喝着走上了御街,而后在茶楼伙计那嫌弃的目光下,掏出几个铜板傲然道:“嗓子喊累了,进来喝茶不行吗?”

  茶楼伙计一脸似笑非笑,看着那糖葫芦少年手里的铜板,点头道:“行行行,小爷您里面请。”

  御街之上一直注视着糖葫芦背影的墨小宝,看着糖葫芦那趾高气扬但明显心虚的样子,呵呵笑了一声,而后才走上御街往大瓦子的茶铺走去。

  当糖葫芦在茶楼二楼临窗的位置找到朱熹三人时,正是三人寒暄完毕,正各自端着茶杯的时候。

  糖葫芦把手里还插着不少糖葫芦的架子靠向墙壁,一边看着眼前的小勾栏里的低吟浅唱的戏子,一边开始侧耳倾听着身后三人的谈话。

  朱熹放下茶杯,先是赞了一声好茶后,便开口对对面的白秉忠道:“当初范兄可是经常在我跟前提及您,只可惜一直无缘能够见到白兄一面啊。”

  “只可惜,白某如今认识了先生,但范兄却……唉,此事儿不说也罢。”白秉忠神色惆怅,当他从岭南回到临安后,在刚一知晓自己那女儿跟她小叔子的事儿后,第一反应便是找范念徳。

  而也是这个时候,他才从白纯的嘴里知晓,范念徳已经死了,乘船意外落水淹死在了水里。

  “听白兄的口气,可是觉得可惜?”吕祖简身为大理寺卿,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关系,看着白秉忠的欲言又止的样子,瞬间觉得其中怕是有什么蹊跷,或者是他跟朱熹不知道的缘由,于是便试探着问道。

  白秉忠显然并没有意识到,吕祖简话语中的试探意味,依旧一脸沉痛的摇头喃喃道:“范兄生前与我乃是至交好友,从小女嘴中听闻此事儿时,白某这心里头真的是如同刀扎一样啊。实在是无法相信,范兄竟然……竟然……,当年我可是亲眼见过范兄游水的……。”

  “什么?范念徳会水?”吕祖简神色震惊的看着一脸心痛的白秉忠,急急问道。

  就是一旁的朱熹,听到范念徳会水时,也是大吃一惊,急忙紧张的看着白秉忠,等待着答案。

  “是啊,范兄不只会水,水性也比白某强了不知多少。生于水边的人,岂有不会水的道理?但还不是应了那句,淹死的都是……。”白秉忠丝毫未曾发现眼前朱熹跟吕祖简的异样,依然痛惜的道。

  “范念徳会水?那么他就不可能是淹死了?何况那时候,听祖谦说,他身上不过是只有一个小包袱不是?”吕祖简丝毫不顾及未说完话的白秉忠,再次打断其话语,对着脸色也瞬间凝重的朱熹问道。

  朱熹先是叹息了一声,而后回忆了下当初在岸边看着船头范念徳,向他跟吕祖谦招手时的情景,沉默了下后才说道:“那日我跟祖谦兄在岸,虽然距离尚远,但老夫确实清清楚楚看到了,他在向老夫挥手时,肩膀上只有一个小包袱。”

  “那这么说来……。”吕祖简看了看朱熹,又看了一眼愣在那里的白秉忠,再次确认道:“白兄肯定范兄会水?水性还极佳?”

  白秉忠先是一愣,不知道这人都已经淹死了,他们现在还如此认真的讨论个什么意思,难道他们的讨论,还能让死人复活不成?

  朱熹看着白秉忠愣神茫然的样子,急忙拦下了吕祖简,而后笑着跟白秉忠解释道:“白兄或许还不是很清楚,当初范兄之所以离开临安,这还是因为……因为令胥啊。”

  “令胥?这……这与他何干?”白秉忠更是茫然了。

  “此时说来话长啊,但当初令胥污蔑范兄乃是金人奸细,而后被拘押在了皇城司,如此不得已之下,才要离开临安……。”朱熹脸色平静的向白秉忠解释道。

  “这……这不可能吧?小女不曾说起过此事儿?还在我跟前说范兄……。”

  “万一你的女儿跟令胥合起伙来骗你呢?当初我可是听说了,为了一个丫鬟,你那令胥就敢跑到范兄府上打伤了范兄好几个下人,要不是范兄宽宏大量,那个时候我就要拿令胥问罪了。”吕祖简语气带着一丝不善道。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