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兵痞帝皇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九十六章 真相(六)

[字数:3459 更新时间:2017/5/27 16:05:00]




楚孝风跟着陆丰走进了他的家门,顿时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院子里晒满了各式各样的鱼干,墙角处,堆满了一筐筐垃圾。不远处的一座小草棚中,拴着一匹骨瘦如柴的马,马肚子底下,正躺着一个酣睡的人。
  
那人衣衫破烂,几乎不可蔽体,蓬头垢面,浑身泥污。楚孝风慢慢走近那人,一股若有若无的酒气袭来,他眉头一皱,如今这人满脸泥垢,头发蓬乱,他也没办法辨认出此人的身份。
  
“这么快就来了?”楚孝风刚要俯身仔细查看,却见那人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淡淡的说道。那声音让楚孝风立刻判断出,此人正是从毒医那里走丢的萧霄。
  
“嗯?萧护卫知道我要来?”楚孝风闻言一怔,难道萧霄知道自己一定回来找他么?他微微后退一步,狐疑的问道。
  
“既然来了,那就快点动手吧,我不会反抗的。”萧霄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楚孝风听了却更加疑惑,但他立刻就明白了,萧霄肯定认错人了。
  
“萧护卫,我是楚孝风。”楚孝风凑近萧霄的耳边,低低的说道。
  
“什么!”萧霄骤闻此话,立刻翻身坐起。吓得不远处的陆丰一个激灵,他还以为这盗匪头子,狗急跳墙,要大开杀戒呢。
  
“此地不是讲话的地方,你跟我走。”楚孝风说完,一把拉起萧霄,对着陆丰冷冷的说道:“这人就是朝廷钦犯,你算是立了大功,这锭金子就当奖励吧。不过,你要切记,不要将此事说给任何人听,明白么?”楚孝风说完,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还坐在门前的肥胖女人,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大......大人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管好自己的一家老小。”陆丰急忙跪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一锭黄金,心中稍稍安定,不管怎样,这条命总算保住了。
  
看着马车渐渐远去,陆丰一把将媳妇拉近门内,急忙关好门,颤抖的说道:“赶快收拾东西,我们马上搬家,有了这些钱,咱们到哪里都能活。”
  
“我说你他妈的犯什么神经!好端端的搬什么家?”肥胖女人一把揪住陆丰的耳朵,低声咒骂道。
  
“他妈的,你这个臭婆娘放手,疼死我了。”陆丰将肥胖女人的手打开,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可知道我救的是什么人?那可是朝廷钦犯,刚才跟我来的就是个官老爷。他们虽然表面放过我们,不出一天时间,咱们就要人头落地。我在燕京城什么没见过,咱们还是快逃命吧。”陆丰恶狠狠的瞪着自己的老婆,转身向屋里走去。
  
肥胖女人咂了咂嘴,突然满脸惊恐的跟着陆丰跑进了屋里。民间也有说书的艺人,她倒是听过那么几次评书,了解什么叫做毁尸灭迹。
  
不多时,一股股浓烟从陆丰的家中冒出,渐渐的火势越来越旺,照的整个天空一片通明。不一会儿,嘈杂的声音响起,他的邻居们一个个提水灭火。
  
楚孝风驾着马车,拉着萧霄漫无目的的奔行。他突然一笑,想当初,是萧护卫拉着自己远离燕京城,如今自己又拉着他回到了燕京城。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不知道萧霄是睡着了还是在思考事情,车厢中十分安静,安静的仿佛根本没有人。
  
楚孝风驾着马车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只是看到东方已经露出光亮,黎明就要降临。他把马车停靠在一片树林深处,将马拴好,钻进车中。却看到萧霄正愣愣的盯着车窗外发呆。他轻声笑道:“萧护卫怎么又落得如此田地?”
  
“三殿下你......”萧霄并没有回答楚孝风的话,而是皱眉问道。他这才发现楚孝风的浑身漆黑,早已经面目全非,若不是他对事物有敏锐的感知力的话,他真怀疑眼前之人时冒充的。
  
“哎!别提了。”楚孝风叹了口气,便将自己与他被毒医救起等一系列的遭遇说了一遍。而后不悦的说道:“当日你不辞而别,可真是吓坏我了。要是没有你,谁来证明我的身份。”虽然幕昌兰、郭清筝等人相信自己是三皇子,但父皇信么?满朝文武信么?
  
“当日,我突然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茅草屋里。我那时头脑中一片混乱,踉跄着跑了出去,等我彻底清醒后,却忘记了自己从哪里跑出来的。”萧霄苦笑着叹了口气,他接着说道:“我在附近逗留了一段时间,就是为了打听殿下的消息,最终一无所获。最后,我决定先回燕京城,将发生的一切告诉皇上。谁知,当我来到燕京城时,才发现整个燕京城的格局大变。”
  
“什么!难道出了大事?怪不得昨夜我在燕京城的街道上,竟然看到兵部侍郎、户部侍郎和御林军总管成了阶下囚。父皇怎么样?他没受到伤害吧?”楚孝风眉头一皱,难道是谁策动了政变?不可能呀,自己虽然身在清荷镇,但若是改朝换代,不可能一点都察觉不到呀。
  
“呵呵......殿下放心,皇上好得很,而且想必他此刻比任何时候都要好!”萧霄自嘲的一笑,语气悲戚的说道。
  
楚孝风眸中闪过疑惑,他眉头紧锁,低声问道:“萧护卫此话怎讲?”
  
“三殿下可记得,当日是我和众位兄弟护送你去边疆充军,只是后来,被庞温老贼截杀,我们这才落难异乡。”萧霄眼中泛着泪光,仔细的看着楚孝风,一字一字的说道,想必他又想起自己那帮枉死的兄弟。
  
“我被大哥陷害,强*暴了关家大小姐,父皇大怒,将我贬为庶民充军,这才让庞温老贼有机可乘。”楚孝风握紧拳头,恨声说道。他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让庞温老贼血债血偿!
  
“哈哈......”萧霄听了楚孝风的话,仰天大笑起来。声音凄楚惨绝,许久,他才满面泪水的吼道:“殿下,难道你就一点没有怀疑过么!”
  
“我......”楚孝风被萧霄这突如其来的大声质问,问的哑口无言。是的,他也曾经怀疑过,质疑过自己的父皇,只是他不相信,他也不敢去想。“轰隆”一声,一道闷雷炸响,刚刚泛白的天空,瞬间阴暗无比,随即,天上开始下起了大雨。
  
“哗哗......”的雨中,两人互相望着对方,一时间忘记了说话。楚孝风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住自己的眼泪,不要让它流淌下来。其实,他有很多办法返回燕京城,接近父皇,只是他心中害怕,害怕自己内心的那一丝怀疑变成现实。所以他才急切的想要先与萧霄商量一下,做到万无一失。
  
自从母后过世后,他早就不相信任何人了,他答应过母后,一定会好好活下去。他害怕自己对世间唯一的感恩都会消失。
  
“其实我早就开始怀疑父皇了。”楚孝风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眼泪瞬间模糊了眼睛,他一拳狠狠打在车厢的木板上,低声抽泣道:“父皇寿诞那天,突然要立我为储君,事前我都不知道,而大哥却早就得到了消息。要不是在模糊中,听见那两个抬我回去的小太监低声私语,我可能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成了众矢之的。”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