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朝败家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九百四十四章:春秋大义

[字数:6395 更新时间:2019/1/11 6:52:00]




  刘文善疯狂了。

  他知道这是错误的方略。

  若是坚持这样的策略,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

  他决定坚持,恩师的门生,都是骄傲的。

  哪怕……是碎尸万段!

  这一刻,他神经病附体,眼里要喷火,依旧与弘治皇帝对视。

  他分明看到,弘治皇帝皱眉。

  显然这一句期期不敢奉诏六个字,刺伤了弘治皇帝的自尊心。

  堂堂不奉诏。

  看来,龙生九子,这方继藩,也会有劣徒。

  弘治皇帝冷声道:“你想抗旨?”

  “非抗旨!”刘文善正色道:“而是为万民请命!”

  沈文乃翰林大学士,倒是对刘文善颇为爱惜,见刘文善还不见好就收,忍不住道:“刘文善,不要再说下去了,快退下!”

  “宁死……”刘文善正色道:“不退!”

  弘治皇帝脸色胀红,固然有时,会有大臣反驳自己,可大多,还是会选择委婉的,君臣有别,何况,本来遭遇这样的大事,弘治皇帝本已心急如焚,碰到这么个二货,弘治皇帝最后一点的耐心,也消磨了个干净。

  方继藩抬头看什么?”弘治皇帝怒道。

  刘文善正色道:“陛下,此事,万万不可草率处置!”

  “这怎么是草率?”

  “因为当下的问题,乃是市场供需失衡所致!”刘文善开始讲起了他的生意经。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

  所谓的市场供需失衡,颇有几分,一个之乎者也的儒生,对一个乡下的农夫子曰一般。

  对牛弹琴。

  很不幸,弘治皇帝就是那头牛。

  弘治皇帝羞怒道:“卿家到底想说什么?”

  刘文善肃然道:“供需失衡,其本质在于,市场供不应求,这种情况之下,哪怕是用强力的手段,收缴商贾的生铁,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这只会造成更大规模的恐慌,市场,自有其规则,若是按刘公说的去做,供不应求的情况,不但不会缓解,反而会大增。”

  “………”

  满殿,已是哗然了。

  这一次,是直接指着刘健的鼻子骂了。

  刘健:“……”

  说实话,刘文善的话,他是一句都没听懂。

  一个不曾真正观察过经济的人,怎么会理解这些呢。

  刘健是个好宰辅,这一点,历史已经证明了,可他只会是历史中弘治朝的好宰辅,干的不错。可若是将刘健丢到后世的世界中去,只怕……他便如普通的高中生都不如了。

  原因无他,他了解的,只是旧世界而已。

  就如清末一群号称最顶尖的庙堂精英们,面对坚船利炮的西洋人时,无数优秀的士大夫们,总不免会出现各种滑稽的言行一般。

  大家都没听懂,哪怕是看过一些国富论的人,也依旧是懵逼。

  毕竟,这不是简单的学问,单凭一本书,没有真正去观察市场,读了,又有几分用处?

  弘治皇帝的耐心,已至极限:“够了,给朕出去!”

  刘文善眼里,露出了失望。

  这个世上,可能也只有恩师,才真正的懂自己啊。

  可是……就这么放弃吗?

  他的良知,一次次拷问自己。

  若是放弃,又何来的,知行合一呢?

  恩师……教诲自己,要做一个利国利民的人,要匡扶到了一半。

  可此时,刘文善却道:“臣愿拿人头作保!”

  弘治皇帝冷然道:“朕不要你的人头,来啊,拿下去,此人甚狂,廷杖二十!”

  刘文善目中露出了绝望之色。

  他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他脑海里,想到了无数恩师的谆谆教诲,他滔滔大哭起来。

  眼泪滂沱而下。

  世人……无法理解自己啊。

  方继藩一见,也是愤怒了。

  这是自己至亲至爱的门生啊。

  大爷的,谁敢打我门生,我方继藩一定和他……讲道理。

  方继藩正待要开口。

  猛地,刘文善突然平和起来,他抬起头来:“陛下,哪怕陛下要廷杖臣,雷霆雨露,俱为君恩,臣……无话可说……可是……臣依旧还请,陛下给臣四个月的时间,四个月之内,若是依旧生铁不足,臣唯请陛下……诛臣父母,诛臣妻子……灭臣十族!”

  嗡嗡嗡……

  一下子,殿中哗然。

  所有人震惊的看着刘文善。

  没见过这样的狠人啊。

  这刘文善,疯了……

  方继藩:“……”

  小善善,为……为师得罪你了吗?为啥是诛灭十族,你说九族会死?

  方继藩开始怀疑人生了。

  自己是不是把这家伙脑袋教坏了。

  刘文善却显得极平静:“臣自入仕以来,一直默默治学,侍奉恩师门下,恩师待臣,恩重如山,若本应是对的事,在臣看来,虽千万人,吾往矣。今陛下明明要行恶政,臣绝不答应,哪怕陛下今日将臣杖毙于这玉阶之下,臣也恳请陛下……收回成命,给臣一些时间。”

  说罢……

  刘文善拜倒,叩首:“臣泣血而告,愿以十族为注,四月之内,君忧,臣十族死尽!”

  ……

  弘治皇帝震惊了。

  他没有见过,世上竟有这么个疯狂的人。

  所谓的诛灭十族,哪怕是造反,也不过是祸及父母妻儿而已,这诛十族,唯一享受此待遇的,也不过是靖难时期的方孝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可这刘文善……

  弘治皇帝突然心有些软了,他看到了刘文善的刚烈,竟是有些钦佩。

  可是……

  如此重大的事,就凭一个区区翰林的刚烈吗?

  弘治皇帝显得有些焦虑,他不禁道:“方卿家,你怎么看?”

  方继藩脸涨得很红,他沉默了片刻,怯怯的道:“陛下,臣有一个小小的疑问,这诛十族,包括没包括师生?”

  弘治皇帝意味深长的看了方继藩一眼:“门生之门生尚且要杀尽,他的恩师……是否囊括其中,方卿家以为呢?”

  方继藩:“……”

  “怎么,方卿家,你不说话了?”

  方继藩道:“儿臣……还想好好的侍奉陛下。”

  众臣一听,也算是无语了。

  如此刚烈的弟子,配上这么个人渣……说实话,哪怕是再不认同刘文善的人,甚至是被刘文善指着鼻子指责的刘健,都被刘文善的刚烈所震撼,可是……现在再看方继藩,竟突然对刘文善生出了卿本佳人、奈何从贼的同情。

  可惜了啊,多好的人,一生的败笔,料来就是……

  弘治皇帝眉微微压着,他对方继藩心情很复杂。

  方继藩继续道:“所以臣左思右想,觉得……还是不要这么冲动为好,和气生财,啊,不,朝堂之上,应当以和为贵,有什么事,是不可以讲道理的呢?所以,依臣看来……”

  殿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咳嗽。

  却听方继藩道:“陛下啊,刘公错了!”

  什么……

  所有觉得尴尬和滑稽的人,都是一愣。

  弘治皇帝楞了一下,看着方继藩,似乎也觉得不可思议。

  方继藩抬头,道:“刘公所谓的方略,不过是懒政,却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市场的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调节着供需的关系,漠视这一只手,是要吃大亏的。臣的门生刘文善,在臣的门下弟子之中,是最愚钝的……之一……”

  “可是……臣毫不客气的说,他虽没不准还能混口饭吃。”

  去你大爷的,不服就干,你以为方继藩不敢,我方继藩是什么人,我方继藩怕死?我方继藩只是想死的轰轰烈烈一些而已!

  “……”

  师徒二人,都是鼓着眼睛,瞪着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彻底的懵了。

  他四顾左右,竟发现,自己的目光,竟是无法去面对这两个发了疯的家伙。

  继藩这是脑疾又发作了吧?

  而大殿之中,却是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他们见证了历史。

  ………………

  如期而至,四章送到,求月票!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