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工业造大明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四百七十一建奴进攻

[字数:3874 更新时间:2018/12/6 15:47:00]




  叶桂当然不知道为啥要找郑成功,也不知道那位大人为何要找郑成功。不过上面都吩咐了,他自然照做就是了。至于其他原因不是他考虑的,他想的办法就是如何才能让把王晨交代的事情做好。至于其他的他完全不需要考虑,事情就是这么的简单。意外之喜他也是挺高兴的,说不得王晨就会给他不少奖励呢。

  “这些东西你千万要小心,万万不可让黄御史知道,建奴狼子野心说不得……”最后他还是交代了一下,如果走漏了消息他还准备提前跑路呢。

  (关于郑成功的名字问题,最终还是选择郑成功而不是郑森,知名度比较高这点还望各位别介意。)

  郑成功点头说道:“叶会长放心,只是还有一问?不知道能不能告诉成功,这信是从那边来的?”他知道自己问是谁给他的,肯定是没有戏。

  叶桂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信是从西边来的,至于其他不便多说。等将来或许你会知道,只是现在不适合。”这东西还是不能随便说的,以后等他想知道了再说。

  郑成功离开了,只是结果是怎么样也不是他考虑的事情了。叶桂把这里的事情飞快的给王晨说了一下,免得出现什么意外了。当然他也准备好了两条路,如果消息走漏了他们立刻就撤离。钱财什么的根本不重要,王晨给他们的话就是如果走漏了消息就想办法全部撤走就行了。

  信封传递的还是很快的,当然建奴已经开始朝着福建攻打了,郑芝龙也开始在福建部署了。清军兵分两路有仙霞关和分水关逼近福建,与此同时豫亲王也传书给了郑芝龙,至于许诺了他三省总督,郑芝龙表示了投降。

  当然这是大体上的布局,也是暗中的传信,真正的过程还需要走一走。比如说建奴进攻了福建,郑芝龙稍作抵抗。最后不敌建奴然后投降,然后建奴大肆宣扬一下,郑芝龙都投降了福建自然也归他们了。

  至于郑成功回去做了什么,叶桂就不知道了。福建表面平静的很过分,一切看上去仿佛那么的自然。不过暗中叶桂却打探到,郑成功似乎带一部分人有行动了。转移走了一部分财物还有一些火器之类的东西。不过算算时间,建奴已经逼近福建了。

  镇守仙霞关的郑鸿逵恐怕要完犊子了,那里是进入福建的门户,宛如雁门关、剑阁等重要的地方。一旦失陷了,可以说福建就和中原一样一马平川了。仙霞关守兵不多,郑成功多次建议父亲加派驻军,可都被父亲拒绝了。这让他越发的感觉到心凉了,对于父亲投降建奴的事情越发肯定了。

  九月十九日清军大举来袭,博洛贝勒、尚可喜、豫亲王多铎,兵分三路朝着泉州而来。这是要一口气拿下泉州,这一刻泉州万分紧急。反观郑家却没什么事一样,乡绅郭必昌亲自带诏书去了郑家。这是要招降郑家了,大肆宣扬许诺他三省总督,连带着江西似乎也要给她?

  “父亲可是打算去奉那建奴的诏书?”跪在屋内,郑成功有一种绝望的情绪。仙霞关想来一定守不住了,可以预见整个福建要完犊子了。最最关键的是,他的父亲在泉州并不打算去支援。

  郑芝龙看着郑成功,自己这个儿子果然是读书读坏了。这让他不断的皱眉:“大明和大清不就是一个回事,谁当主子又有什么区别?只要我们郑家在就好了……”郑成功和郑芝龙就是两个观念的人,一个从小海盗出身一个读书成人。他们彼此的观念就有了冲突。

  郑成功看着父亲,不忠不义这种东西很沉重。眼界月开阔,就坚持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可以说如果不是读书多,他估计就这么认为了。可他觉得自己读书了就要有追求,因为懂得多了就不单单追求财富了。名声是这个时代的重点,财富什么的郑家有权力自然也不差了。

  “如若父亲一去不回,将来孩子自当给父亲报仇。”这话有点决绝了,意思就是投靠了建奴的郑芝龙已经死了。

  郑芝龙看着郑成功冷哼一声:“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眼中可还有我这个父亲?”说完甩走就要出去。

  郑成功看着郑芝龙远远的喊道:“自古忠孝难两全……”看着郑芝龙消失之后,他立刻就起身准备的挨着母亲出海了。按照叶桂给他的分析,一旦郑芝龙降了他们郑家也就完了。因为对于大清而言,郑芝龙只是海盗还是那种满嘴谎言的。

  当晚郑成功去找了叶桂,对于这个知识丰富很有参考意见的会长,他此刻的感觉非常好,等到晚间他带着接个人就朝着叶会长的家里而去。之前的消息并没有走漏,可正因为如此他的内心越发的不安宁。

  “叶会长我父亲已经打算投靠建奴了,明日就会接了诏令。恐怕父亲也会被抓走……”郑成功脸色非常难看,从一开始这个叶会长就看的很清楚。

  叶桂叹了一口气说道:“三省总督这是骗你父亲的,才不配位那是那么好得到的吗?不用想根本不可能,恐怕此去之后你父亲要凶多吉少了。此番叶氏商会也要关门避祸了。”说道这里他叹了一口气,可是他内心更加惊惧。这里的一切都和王晨说的那么相似,恐怕郑芝龙的结果真的不会那么好。

  郑成功有点艰难的说道:“不知道叶会长有什么指点的吗?”

  叶桂开始了沉思,他只是一个商人,还没有那么多的军事眼光。不过他却知道一件事,打仗就是打的钱粮:“你想办法带一部人和钱财离开,去一个你认为安全的地方修整一番。等福建乱作一团的时候,那时候你在回来。”

  郑成功听到这里说道:“既然这样先生不如跟我们一起走,小子虽然不才可还能护的先生周全。”

  叶桂笑了笑说道:“我可走不掉的,再说了叶氏也不惧怕那建奴。此番你回去好好休整,将来朝廷必然会大举对付建奴,你到时候配合一下,赶走建奴还不是轻松随意?”

  郑成功有点迷茫:“难道现在不能前来福建吗?”

  叶桂笑道:“一方面建奴太强,朝廷需要积蓄势力。另一方面水师这个东西只有你们郑家有。你需要做的就是保全这些东西,在那位大人眼中保全这些东西更重要。将来说不得还要在海上和荷兰、葡萄牙、西班牙的船队过招呢。”

  郑成功默然却是起身离开了,说再多都没有用,还是回去把眼前的难关度过了再说。看着郑成功离开了,他又是一封书信邮寄了出去。这边的情况万分紧急,可是却没有大战爆发的情况。三路清军直入福建,完全就没有什么抵抗。

  此刻的王晨就很舒服了,九月份出来你们可能不信,等咱们占据了福建之后,那里可是有很多海鲜。河鲜虽然说很不错,可是海鲜更加的好吃。你们大概不知道,毕竟咱们这里的人大多都是中原人。等占据了福建之后,咱们就弄个船队往中原运送海鲜,这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想一想这个生意就给张令张将军……”王晨最近挺无聊的,这自然聚会也就多了。不说了,王晨很多手下都有王晨指点的产业。这种利益都捆绑在王晨这条大船上,一旦王晨倒下去不知道多少人要损失多少财富。恐怕为了这些钱财,这些将领还有士兵都会为之战死。

  不用想这些士兵很多家人都在王晨工坊里面做工,这些当官的也开设的有工坊。这种上下一体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绝望了。以前的皇帝只是赏赐财富,这直接赏赐一个生计。这其中自然不可言喻,当然他们肯定不知道这种方式在后世有一个说法。那就是国企,随着时代的进步这些东西也会慢慢淘汰。除了几个必要的东西,王晨全部都可以给出去。一旦百姓们开了智慧,这些东西也迟早会落下帷幕。

  利益、还有权力、以及待人不错,难怪这里的感觉就不一样了。看着张令那个样子,祖大寿就明白了。妥妥的一个忠臣就出现了,这位大人的手段对于赚钱太了解了。随便就是财富,难怪建奴看到都要头疼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