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法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403章 离奇死因

[字数:6267 更新时间:2019/5/14 15:11:00]




  “哼!”

  猛的一拍桌子,乾正将刚刚递上来的折子狠狠往前一砸,折子正好打在刑部尚书陆搵的身上。

  陆搵低着头,不敢有任何不满,旁边的震亲王却是心里暗自窃喜。

  在陆搵管辖的地牢居然有人莫名其妙的死掉了,关键这个人还是震亲王府的大管家雨泽,也难怪乾正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自己家里出了个叛徒都不知道?

  你让朕还怎么相信你啊,陆搵?”

  乾正摇了摇,极其失望道,“你连自己府内那点人都管治不了,还怎么管辖整个刑部?”

  “陛下教训的是。”

  陆搵低头认错。

  “还有还有那个什么...”乾正被气的发昏,一时想不起来要说些什么。

  “皇兄息怒啊。”

  震亲王拱手劝道。

  李英急忙上前为其扶背顺气,乾正挥挥手,示意李英退下,继续道:“那个雨泽的死因,到底是怎么回事?

  死因不明?

  这就是你给朕的答案吗?”

  陆搵提了口气,可终究没有把心底的话说出,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实在不宜打草惊蛇,所以只得继续沉默不言。

  陆搵是什么样的人,乾正很清楚,见他一直沉默不言,乾正的气也消了大半。

  “去给朕查,一定要给朕查清楚,这雨泽到底是怎么死的?

  虽然他是死刑犯,可是就这么死在你的牢里,你让朕怎么对其他人交代,怎么对傅昇交代?”

  说着,乾正看了一眼震亲王。

  “臣,领命。”

  陆搵低头领旨。

  乾正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随后扭头看向震亲王,问道:“你身体好些了吗?”

  “多谢皇兄关心,已经好多了。”

  震亲王回道。

  “嗯。”

  乾正点了点头,见陆搵还在那里跪着不走,便挥手道,“你退下吧。

  “臣,告退。”

  陆搵磕了一头,起身弓腰退下。

  “大人!”

  出了宫门,陆搵直接就上了府内的马车,吩咐车夫直接回刑部,他便直接在车内闭目养神。

  而此时的刑部,有着两位客人,这两人便是曹云一早派人请过来的司马未央与候伯通。

  “神医?”

  “前辈?”

  候伯通一从停尸房出来,曹云与司马未央便上前问道:“可有结果?”

  候伯通眉头微皱,回头看了一眼,道:“先出去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其实早在陆搵走之前,他就已经让曹云派人去请司马未央,因为仵作根本就找不到雨泽的死因,他就想让破获多起案件,验尸本领高超的司马未央来看一看。

  恰好这个时候候伯通也在,简单听了一下死者的情况,候伯通便也主动要求前来。

  事实证明,候伯通还真的来对了,因为如果只有司马未央一个人来,那么注定就要铩羽而归了。

  “看来前辈心中已然有了结论。”

  候伯通走在前面,司马未央与曹云走在后面小声讨论。

  “真的?”

  曹云眼前一亮。

  “那是自然!”

  司马未央肯定道,“如果前辈没有把握,一出来就会告诉我们了。”

  “不过这件事可能没有那么简单,所以前辈才要找个说话的地方。”

  司马未央话里有话道。

  曹云作为陆搵手下最得力的助手,心思自然聪慧过人,当即便明白了司马未央的意思。

  “我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嗯。”

  司马未央点了点头,两人跟着曹云进了一间静室。

  曹云刚刚安顿好两人,便听到下面人禀告,说陆搵从宫里回来了。

  “那正好,等一等陆大人吧。”

  司马未央提议道。

  候伯通自然没有意见,曹云也是点了点头,立刻出去迎接陆搵。

  “多谢神医仗义援手。”

  在了解到候伯通是主动提出帮忙,陆搵急忙拱手谢道。

  “陆大人不必客气!”

  候伯通微微一笑,看了看司马未央,后者对他点了点头,候伯通便清了清嗓子道,“死者的确并非死于任何毒药!”

  “不是死于中毒?”

  陆搵与司马未央都是一愣,后者不由开口问道:“那他是?”

  “蛊!”

  候伯通肯定道。

  “居然是蛊?

  怪不得了,不管我用任何手段都查不出任何中毒的迹象,原来他是死于蛊!”

  司马未央一拍手,暗骂自己太过大意。

  “蛊?”

  陆搵对于这方面知之甚少,所以第一时间发出疑问,“那是什么?”

  候伯通周游各国,见多识广,其丰富的只是非一般人可以比拟。

  见陆搵摇头不知,候伯通也并不意外,因为如果不是他多年前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个羌奴部落首领的信任,恐怕他也不会接触到蛊这个东西。

  “蛊,说白了就是虫!”

  候伯通笑了笑,开口解释道,“死者所中的蛊,并非一般的蛊虫,而是一种极其稀少,且十分珍贵的蛊,这种蛊有一个特殊的名字,叫雪神蛊!”

  “雪神蛊?”

  司马未央眉头一皱,似乎想起了什么。

  按照候伯通说出,这雪神蛊是只有羌奴巫师才能炼制的东西,这种雪神蛊有一个特性,那就是本身无害,不管任何人吃下他,都不会影响自己的生命。

  “既然无害,那么为什么雨泽还是”司马未央刚问到此处,候伯通便挥手打断,继续解释道:“虽然这雪神蛊本身不会害死人,可是一旦种了雪神蛊的人服用了以蛊王躯壳所炼制的一种药水,那么隐藏在这个人体内的雪神蛊,就会在三个时辰后爆发,一瞬间了结宿主的性命!”

  “三个时辰后?”

  听到这里,陆搵提出了一丝疑问,他看向候伯通问道:“神医,可是这雨泽自从吃过饭,到我去地牢,顶多不超过两个时辰啊?”

  “我刚说的只是正常情况。”

  候伯通呵呵一笑道,“其实这雪神蛊还有一种药水,这种药水是只要中了雪神蛊的人喝了,不出一盏茶,此人就会被蛊虫从内脏侵蚀而死。”

  “居然还有如此狠毒的东西!”

  听完候伯通的解释,陆搵不禁头皮发麻道。

  不同于陆搵的吃惊,司马未央表现的十分平淡,甚至脸上连一丝吃惊的神色都没有。

  因为此时他正在想一件事,一件陆搵此时还没有注意到的事情。

  候伯通已经说了,这种雪神蛊是只有羌奴巫师才能炼制的蛊,而雨泽是早就吃下了这种蛊,他府内的丫鬟彩霞给雨泽送的饭里,很可能只是藏有这种立刻引发雪神蛊的药水。

  那么问题来了,雨泽吃下的雪神蛊,是哪里来的呢?

  “怪不得前辈一定要找个僻静之所,原来如此!”

  司马未央眼睛一眯,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的信号。

  候伯通没有放过这一细节,见司马未央如此淡定,候伯通就知道他已经明白了这件事里隐含的深意。

  是谁杀了雨泽,谁就最有可能与羌奴人有来往,甚至是勾结羌奴人,是大明的内奸!“不对,神医您之前的意思是?

  这种雪神蛊只有羌奴人才有?”

  过了一会,陆搵终于反应过来。

  候伯通摇了摇头,道:“这是只有羌奴人中,一种特殊人群巫师才能炼制的蛊!而且这种蛊几乎不会外传,即使对羌奴巫师也是一种很宝贵的东西。”

  “羌奴人有敢死先锋,这个你们总知道吧?”

  两人点了点头。

  候伯通解释道:“羌奴人的敢死先锋之所以这么不怕死,就是因为他们执行任务前,就吃下了雪神蛊,并且喝下了三个时辰内就会引爆雪神蛊的药水!”

  陆搵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这些人不完成任务就是死,只有回去了,才能得到接触雪神蛊的解药,这才早就了羌奴人敢死先锋的名号!”

  “没错!”

  候伯通点头道。

  话说到这里,陆搵已经明白其中的深意,他与司马未央对视一眼,两人皆看出对方眼神中的意思。

  想要雨泽死的,只有震亲王,而震亲王手里却有着雪神蛊,那么也就可以间接说明,震亲王一定串通了羌奴人!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