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重生之飞将之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百零一章:军师之战

[字数:6420 更新时间:2019/5/15 8:03:00]




  明天和意外,还真不知道哪个先来!

  吕霖大军才行至荡阴,距离邺城还有两天路程,张也不过刚刚渡过和朝吕霖这边汇合,至于北方的消息,自然什么都没有,没想到意外长了翅膀一般飞过来。(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袁熙带兵三万突袭上艾,一夜之内攻下上艾,此刻高干后军已至,袁熙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又带着两万兵马攻打常山郡,而且目标竟然是真定县!

  吕霖听到这个消息瞬间乐了,这袁熙到底是太卖力还是报仇心切,也太舍得出力气了吧!想必袁熙的举动不仅打乱了吕霖的部署,而且让曹操也吃了一惊!谁能想到,一直低调的袁熙,忽然高调起来,表现得这么强势。

  田丰与司马懿三人被叫到军帐,吕霖也不藏着掖着,直接抛出这个重磅炸弹,四人脸上的表情也非常精彩到位。吕霖自然无暇欣赏他们的面部表情变化,开口问道:“田丰先生,你觉得,这袁熙是唱哪出啊?本王不过让他进兵上艾,他可是太卖力了…本王并不怀疑他的忠心,他何必如此冒进?”

  “禀大王,在下以为,袁熙并非为了表功,而是为父报仇!真定守将夏侯渊麾下有一降将,乃袁尚旧部,却在河北逃亡时背叛袁尚,导致袁尚被杀!”田丰据实分析,毕竟他如今是吕霖的幕僚,自当尽忠职守。何况袁熙乃旧主的后人,如今轻敌冒进,恐为敌军所伏,所以还需吕霖救援!田丰继续道:“据斥候来报,真定守军一万有余,虽不足以退敌,但守城足矣!袁熙若久攻不下,必然士气受挫,故在下以为,若不命袁熙撤回上艾,便要增派援兵!”

  “田丰先生怕是在顾念旧主了吧?”杨修不阴不阳地开口,朝田丰轻蔑一笑:“先生要大王派兵增援袁熙,此举与大王的计划背道而驰,难道要因为他一人而改变计划不成?先生怕旧主为夏侯渊所虏,直接说出来便是,大王不会见死不救的,修乃变通之人也理解先生一片苦心!”

  “杨修,你……”

  “好了!先生莫气,德祖口无遮拦!”没想到这小老头吵架能力这么大,吕霖安抚田丰两句,无奈地扭头道:“德祖,还不向先生道歉?”

  “修愚直之言,请先生见谅!”杨修微笑的拱手行礼,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

  “哼!”田丰瞪了杨修两眼,懒得搭理他,扭头朝吕霖道:“袁熙带兵两万于敌军腹地,倘若为敌军围歼,我军损失惨重啊,请大王明察!”

  “嗯…仲达意下如何?”

  “田丰先生所言不假,真定虽然守军不过一万,却由夏侯渊统兵。夏侯渊乃能征善战之将,若用计突袭我军,则胜负之数难分也!”常山乃河北重镇,曹操不可能弃之不顾,除真定之外,其余城池还有兵卒近万人,袁熙带着两万人便敢冲进去,真不知道是助攻还是卖队友的!司马懿据实分析道:“曹操于邺城屯兵三万,即便张将军三万兵马抵达,短期内也不能攻破,且曹操定会再添援军,故我军主力定陷于此,实在无力增援真定。依余之浅见,不如令袁熙撤回上艾,另图良机!”

  “仲达言之有理。”司马懿说话时,吕霖眼角余光一直盯着他,嘴角淡出淡淡地笑容,时而饶有兴致地看看杨修与田丰。待司马懿说完,吕霖也不急着表态,而是朝陆逊问道:“伯言说说…可有妙计…”

  “禀…禀大王,逊有一策,虽说可行却算不得妙计…故不曾开口。”

  “但说无妨!”

  “逊以为,袁熙大人攻下上艾,如今又出兵常山,乃涨我军士气挫伤敌军之势,不可轻易退兵!”杨修冷笑一声,田丰微微点头,司马懿不置可否,吕霖笑而不语,陆逊继续道:“真定有重兵强将坚守,急攻定不克,不若令袁熙大人转攻元氏、阳泉等地。夏侯渊虽然当世猛将,然常山兵马不足,他也不敢擅自出击。只要袁熙大人攻下元氏、栾城,便能与上艾成掎角之势,夏侯渊也无计可施了!”

  “嗯!”吕霖轻轻点头,余光再次瞥了司马懿一眼,只见他依旧不动如山,吕霖没再犹豫,开口吩咐道:“田丰先生,本王与你八千兵马,你经林虑入太行山,北上突袭中丘、房子二县!本王立即传令袁熙,弃真定,攻元氏!”

  “谢大王!”田丰拱手叩拜,不仅感激吕霖的恩德,更佩服吕霖临危不乱的才智!

  ……

  迎着正午的烈日,江陵城外厮杀声惊天动地,吹牛皮号角的士卒格外卖力,不仅因为早上一人吃了一碗肉,更因为他们的吹的冲锋号影响着士气。三万主力与敌军杀得正起劲,号角声要是忽然偃旗息鼓,得多没面子?

  郭嘉依然那般自信满满,甚至连大营都没有出,吃过午饭便躺床上睡午觉了。论心态,庞统与他相处可就不是只差了一个等级,虽然坐镇中军指挥若定,但内心却并不轻松。

  周仓算得上身经百战的将领,吕常也是吕霖欣赏的青年将领,有二人指挥正面冲杀,庞统并不担心。且马超与赵云虽然不能上阵,但马岱与公孙续依然可以发挥西凉铁骑与白马骑的威力,开战半个时辰已经占了上风。越是这样庞统越纳闷,这诸葛亮在搞什么,难道真的只派孟达之徒出战,那他的后手又是什么?

  双方投入五万人的战场厮杀情形根本算不上惊心动魄,唯有孟达能与周仓硬碰硬。糜芳只不过坚持了开局半个时辰,之后便被西凉铁骑和白马骑左右包围,画风瞬间转变成两路骑兵的杀人比赛!庞统在内心忐忑加惊讶故事的剧情之余,更加纳闷诸葛亮的算盘到底怎么打的?

  以刘备如今的家底,绝对不会给诸葛亮两万人试水,且以诸葛亮的谨慎习惯,也不可能做出扔出两万人命打探实力的轻浮勾当!诸葛亮肯定有阴招,但庞统思来想去,始终想不到诸葛亮的算盘打在哪里,索性以静制动,最不济请郭嘉防患于未然!

  骑兵在正面敌对有些先天优势,以至于庞统根本没有发出几道军令,敌军已经节节后退!然而敌军竟然还不鸣金收兵,庞统哪怕再心大,也知道这不是常态!大营守军不过两万,但有郭军师坐镇,定不会发生意外!

  那么诸葛亮的意图…等等…

  依照目前情势,刘备的精锐并未出动,他的精锐定不可能藏在城内!大营距此不足五里,粮草辎重又堆积在一起,虽然郭军师运筹帷幄,但倘若诸葛亮派精锐突袭军粮,貌似也未必不可行啊!庞统吓出一声冷汗,连忙召传令兵到身边,低声交待:“速回营告知郭军师,敌军可能突袭粮草,速速转移粮草!”

  “诺!”

  看着传令兵远去的背影,庞统暗自祈祷,希望一切还来得及,也希望郭军师能…等下…等下!

  粮草乃重中之重,诸葛亮怎会知晓我军粮草囤积于哪里?传令兵回去禀报之后,郭军师必然转移粮草,以防不测!然我军大营虽守军不多,却相当稳固,此番转移粮草,定然扰乱大营秩序,如此一来,岂不是方便了诸葛亮劫营?

  娘啊!我这是给瞌睡的人送枕头来的么?

  ……

  “诸葛亮要派兵偷袭粮草?这是何人探听的消息?”郭嘉连忙起床,鞋都没有顾得穿,抓住传令兵急忙问道:“敌军怎知我军粮草所在?”

  “小…小的不知…”传令兵何曾见过郭嘉如此失态,吓得吞吞吐吐道:“只是庞军师命我传令!”

  “这就怪了!这就怪了!”郭嘉松开传令兵,来回踱步好一阵,忽然拍手大笑一声,士元啊,郭某可是赔上性命配合你了,你可不能失策啊!郭嘉朝外头吩咐道:“来人,传我军令,立即点五千兵马,本军师要押送五万石粮草回当阳!”

  “这…”亲卫哪敢同意让郭嘉亲自冒险,连忙开口劝止!

  “你回去转告军师,本军师亲自押送五万石粮草回当阳,请他依计行事!”郭嘉吩咐完,又转念一想,一个冒着生命危险,确实不太妥当!看着满脸焦急的金蛇卫,郭嘉计上心头,坏笑道:“带一个相貌同本军师一般英俊的小卒来,让他穿上本军师的盔甲。你们护送他押送粮草去当阳!”

  “诺!”众亲卫终于松了口气,郭嘉要是发生任何不测,他们可都要掉脑袋的!

  ……

  江陵城内,刘备还在议事厅来回踱步,自昨夜到现在还没闭过眼睛,此时他脸上满是疲惫之色。亲随已经劝过几次,但刘备哪里睡得着,不单说城外厮杀声不绝如缕,就说那诸葛亮的计策,实在过于奇诡,令人难以接受。

  “主公!拜见主公!”诸葛亮急匆匆地走进来,向刘备拱手见礼,只见刘备脸色倦容,愧疚道:“亮无能,让主公担心了!”

  “先生怎能这么说?若是没有先生,备如何守得住这江陵?”刘备客气了一句,便问道:“先生布置的如何?那庞统是否中计?”

  “回禀主公,却如亮所料,据斥候来报,郭嘉亲自带着一队兵马转运粮草撤离大营,应当是准备回当阳。”诸葛亮淡定微笑,扶着刘备坐下才继续道:“刘封与关平二位将军虽然年少,但也是忠勇之将,押运粮草的兵马不多,二位小将军足矣胜任,请主公安心等待即可!”

  “先生神机妙算,备自然相信!”刘备这才露出笑容,疑问道:“只是备不太明白,郭嘉此人诡计多端,怎会相信我军突袭粮草之事?”

  “郭嘉何等聪明,自然不会相信,故而才带着些许粮草出营,且他亲自押送,便是以自身为饵,引诱我派兵伏击他!”

  “原来是将计就计,郭嘉果然奸诈!”这些个军师,实在是才智过人,刘备微微扬起头看了看诸葛亮,暗自有些庆幸。只是诸葛亮既然知道郭嘉将计就计,为何还要…刘备十分不解,此人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刘备问道:“先生既然知道郭嘉的用心,为何还要…”

  “哈哈……主公许是太忧心眼前战事,忘记黄忠将军了吧?”诸葛亮轻轻抚摸着羽扇,提醒道:“郭嘉行事周全,既然知道我会派精锐伏击,定然早有打算。眼下城外战事焦灼,可用之人唯有三十里外的徐晃了…”

  “孔明的意思是…调虎离山…”

  ……

  果不出诸葛亮所料,与此同时,一队兵马押送着粮草从大营北门出发,与往常押送不同的是,此番还有八百骑兵护卫,然而骑兵护卫的并非粮草,而是军师郭嘉的车撵!护卫的骑兵皆精挑细选,是由梁武训练的金蛇卫于今年初扩充的,本想着不过壮大声势,没想到此役便派上用场!

  粮队刚出大营不足十里便遇到敌袭,敌军准备在山坳峡谷之处,正是适合伏击的好地方。若是庞统在此,定会驻马赞一句“真是杀人的好地方!”一阵乱石箭雨之后,护卫粮草的将士倒下大半,刘封与关平一前一后堵住路口,护粮兵立即陷入混乱。关平举起斩马刀,朗声大喝道:“郭嘉速速前来受死,其余降者不杀!”

  ……

  押送粮草的大多是老弱病残,一般情况下除了逃命便是投降,然而关平这声大喝却没有任何作用。只见军师车撵中那人转身,扯下披风大笑道:“军师早就料到尔等来劫粮,已经布下伏兵,并命我佯装军师,引诱你们出来偷袭!”

  听到假郭嘉这么说,押运粮草的士兵更加安心,而关平、刘封左右的骑兵却慌了!人家将计就计,咱们还撞人家枪头,待敌方援兵赶来,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听到身后人心惶惶,刘封也慌了,第一次带兵便遇到这种事,真是被诸葛亮给坑惨了!

  等等…敌方既然知道我军偷袭粮草,援兵应当早有埋伏,为何还不出现…

  刘封心神大定,举起大刀厉声喝道:“敌军诡诈,并无援兵。他们已然强弩之末,兄弟们不要被他们骗了!冲!杀了他们,抢夺粮草!建功立业就在今日!”

  论武力,刘封不是关平的对手,但今日这个情形,关平着实被震慑到了,但刘封却忽然发现问题,这确实是关平不能比的!听到刘封的声音,关平也反应过来,率先提刀冲上去,大喊道:“杀啊!”

  “速速保护粮草!”这是什么剧情?不仅刚刚放下心的老卒,连梁武这个金蛇护卫统领都有些惊呆了!对方这么不要命,粮草可如何守得住?别人不知道,他梁武可是知道的,郭军师根本就没有安排任何援兵,守卫这五万石粮草的苦差事,只能落到他自个手上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