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幼麟传-第三百一十六章 又是一年除夕至-军事小说网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幼麟传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百一十六章 又是一年除夕至

[字数:4182 更新时间:2018/8/10 4:48:00]




  时光飞逝,转眼来到建安二十五年,或者说延康元年的除夕。(看啦又看小说)

  这一日晚,姜维召集了义兄关兴、赵氏兄弟、简舒、马钧五人等几位身在成都的兄弟,一起来到张飞府上守岁,顺道替张苞祈福。

  说到关兴,却是是因为张苞生病的缘故,一个人担负起守护宮禁的重任,这几个月时间当真忙得连休沐的时间都没有了。

  直到今日除夕,刘备心存体恤,给他放了一个长假,他才得以赶来和诸位兄弟一叙别情。期间关切问候,自不必提。

  霍弋离去差不多已经有半个月时间,若一切顺遂,再过半个月时间就能请来樊阿回转。

  在此期间,张苞全赖石斌留下的吊命药方乘着,总算由母亲、妹妹无微不至的照顾,又有姜维时常探望,他的病情这才没有恶化,堪堪还能支撑下去。

  今夜,六个小伙伴齐聚张府,问候之余,说南道北,尽挑一年当中好玩之事来说,更是带来阵阵欢声笑语,阖府上下充斥着少年人独有的蓬勃朝气,着实热闹非凡。

  张苞虽然口不能言,但面带微笑,显然很是开怀。

  “开心就对了。”

  人大抵还是群居性的,若周遭的人大多心情良好,伤患者容易受到影响,进而而变得心情良好。姜维最是知道病人需要心情舒畅,这才有今日之举。

  入夜时分,张苞终究身体虚弱,怀着笑意,沉沉睡去。

  张星彩便将诸人引导堂中安坐。

  这一夜既为了守岁,又为了祈福,自然注定无眠。

  张星彩又命下人送来酒菜供诸人享用。诸人便一边饮酒,一边就着方才未完的话题继续闲聊。

  年轻人总有使不完的精力,说不完的话语,直到夜色深沉,诸人依旧精神饱满,丝毫没有打瞌睡的意思。

  这时,但闻“砰”地一声,堂门猛然被推开。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条高大的黑影裹挟着一阵寒风进入;定睛望去,却是此间主人张飞张翼德。

  诸人急忙起身行礼:

  “拜见三将军!”

  “嗯。”

  张飞黝黑的面上带着一抹驼红,胸前还沾着不少酒渍,径直走到主位上坐下,作势就要去取案几上的酒杯。

  张星彩见状,娥眉微皱,忙上前阻拦,一边问道:

  “父亲不是在主公府上守岁么,怎么不到半夜就归来了?”

  张飞眼神空洞,凄声笑道:“苞儿生死不知,汉家皇帝也给曹贼害了,这日子过得没滋没味,窝囊得紧,还守个什么岁!还过甚屁个年!”

  等他发泄了两句,却见酒杯已经被女儿紧紧攥在手中,看情形是不允许他再喝了。

  张飞向来疼爱女儿,叹了口气,道:“将酒杯给为父,为父要敬一敬这群小辈。你兄长病重不起,还有这群朋友不离不弃,你说为父当不当敬?”

  张星彩无奈,只得将酒杯交换,又浅浅倒了半杯。

  张飞心神不定,浑然不察,举杯环视了一圈,高声道:

  “你……你们很好,苞儿有你们这群兄弟,也是不枉!这一杯俺老张谢你们!”

  说罢,仰起脖子把半杯酒水一饮而尽。

  诸人见状,皆口称:“三将军言重了。”亦举杯一饮而尽。

  张飞此前在刘备府中,本就有了吃醉,此番既然饮了一杯,当下便有些禁受不住,再次向女儿讨酒喝。

  所谓知父莫若女,张星彩见他心情不畅,知他有借酒消愁的意思,故而只是一味不允。

  张飞无奈,冲着门外喝道:“范疆、张达,你们两个给俺滚进来!”

  不过片刻功夫,两名武将打扮的中年男子走进堂中,齐齐躬身抱拳行礼,口呼:

  “将军有何吩咐。”

  从他们出现的第一刻起,姜维的眼神就紧紧盯住,再也难移开一刻。

  历史上的这两人,就是谋害张飞的元凶;但此时,他们是张飞的心腹家臣,面上只见恭敬,丝毫没有桀骜。

  只听张飞吆喝道:“你二人赶紧去后厨搬些美酒来,俺要与小子们痛饮三百杯。”

  “是!”

  范疆、张达答应下来,正要转身离去。

  张星彩却蓦然喝道:“我父亲醉了,就快休息了,不劳两位将军的大驾!”

  范疆、张达对视一眼,皆面露无奈。

  一方是脾气暴躁的顶头上司,一言不合就要拳脚相加;另一方是顶头上司的宝贝女儿,最受宠爱,自小就有主见。

  两相比较,谁的话都得听啊,这可如何是好?

  就这么一犹豫的功夫,张飞已然须发皆张,暴跳如雷,怒喝道:

  “好啊,你们两个贼厮胆敢违抗俺的命令了?莫非找打不成!”

  一边骂,一边抽出腰带,直奔两人所在方位。

  他心中本就有气,不敢往女儿身上撒,但教训两个家丁下人,却是丝毫别扭也无;他又是盛怒之下,纵然张星彩奋力去拉,也是停不下半分脚步。

  范疆、张达哀叹一声,齐齐抱头跪地。瞧他们这幅模样,想来对于挨打一事早已轻车熟路,绝非一次两次。

  堂中,关兴、赵氏兄弟等人陡然见到这般火爆的场面,尽皆面面相觑,不敢发声。

  张飞怒气冲冲,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举起腰带就要抽打,这时,斜刺里忽伸出一双手,将他举鞭的右手架住,这一鞭便怎么也抽不下去了。

  他怒气更盛,放眼望去,发现来人却是姜维。

  他下意识想伸脚将姜维踹开,但转念一想,此人不仅是张苞的结义兄弟,而且对二哥一家有恩,大丈夫快意恩仇,这恩将仇报的恶人,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愿做的。

  念及此处,张飞只得强忍住即将爆裂的怒意,电目一扫,喝问道:

  “俺教训家奴,干你何事?”

  姜维凛然不惧,抬目相迎,正色道:“二伯,小子心中有一言,不吐不快!”

  张飞忿而撤下腰带,睁眼怒瞪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姜维深深吸了一口气,抱拳躬身道:“二伯容禀,小子今日请了诸位伙伴同来,便是为兄长他祈福的。”

  张飞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