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657章 ?登州理念(上)

[字数:3474 更新时间:2018/5/22 8:35:00]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数日时光已过,登州刺使府迎来了它的第一波客人,来自长安城的盐商。

  想着只要自己一点头,那些仓库中的食盐就会以正常价格的七成被这些无良的奸商运走,郁闷中的杜构便有种将他们赶出去的冲动。

  不过杜荷这家伙动作却比他大哥快了许多,不等他说话,便首先对老管家说道:“杜叔,让他们进来吧!”

  “喏!”老管家是杜构从家中带过来的,杜家兄弟二人都是他亲眼看着从小长大的,对于杜荷的命令自然不会打什么折扣,见杜构并没有阻止的意思,答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时间不大,四个大腹便便的半大老头儿在杜家老管家的带领下从外面走进了杜构的府邸,来到了专门用来会客的前厅。

  “几位且稍坐,老朽去请我家使君大人过来。”安排下人上茶之后,老管家淡淡说道。

  “老管家请!”几个盐商纷纷起身,客气的说道。

  正所谓宰相门房七品官,杜老管家虽然现在已经不在杜府,可是刺使府邸也不是什么良善之地,相对于长安,地方上的刺使府并不比京城的宰相府差上多少。

  所以那些盐商尽管有着勋贵代理人的身份,却依旧不敢托大。

  老管家对这样的场面似乎早已经见怪不怪,无声的点点头转头离开,向着后宅而去。

  而在杜老管家离开之后,那些大盐商才开始四下打量起自己身处的会客厅。

  只见这会客厅布置的极其简单,几副茶几椅子,几盆盆栽,再有就是四周墙上挂着的一些字画,若不是刚刚进门之前看了的确是刺使府邸,几乎让人以为自己是在一户很普通的民宅之中。

  但即便如此,那些大盐商却显得更是拘束,不为其它,只因为那些字画上的落款实在太过惊人。

  杜如晦的字不用说了,作为杜刺使的老子,挂上一幅并不稀奇,可是其它的那些呢?于志宁、孔颖达、魏征、房玄龄……。

  哦,对了,还有一幅字,那上面的字数极少,只有‘正大光明’四个字,字体犹如鸡刨几可防伪,并且没有落款。

  这字出自谁的手笔不问可知,李承乾的字可以防伪之说已经传偏大江南北,若是看了之后还认不出来,那这人必然是个文盲。

  不过,这幅几可防伪的字却被挂在了会客厅的正中,占了很大的面积。

  由此可见,这杜构刺使若不是一个溜须拍马之辈,便一定是个奉公守法、严于律己的人。

  ……

  “杜使君到。”就在几个盐商琢磨杜构的为人时,外面有人通报道。

  这并不是因为房间内的几人地位够高,杜构来了需要通报才能见他们。

  而是为了躲避一些东西,若几人正在说杜构的坏话,这样一声通报可以起到提醒的作用,省得到时候被撞见双方尴尬。

  不过好在一般来说不会有人这么没有眼色,跑到人家地头来说主人的坏话,所以这一声提醒也可以理解为‘你们想见的人来了,都站起来好好准备准备,别失了礼数。’

  而事实上,房间中的几人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听到通报立刻站了起来,双目直视房门,等一身官服的杜构带着杜荷现身后,齐齐躬身:“见过使君大人!见过杜二公子。”

  “坐吧!”杜构摆摆手,带着杜荷穿过几人中间,在中间主位上坐了下来。

  至于杜荷,他是以私人的身份过来的,所以只是找了一个不大起眼的位置坐下。

  “谢使君大人!”几个盐商等到杜家兄弟都坐了,这才施礼坐下,其中一人在另外几个眼神的怂恿下开口说道:“使君大人,我们这次来……”

  “你们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价格方面可以按照你们在长安商量好的价格。”杜构打断那人,直奔主题。

  “……”几个盐商全都懵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遇到这样谈生意的。

  以往与这些当官的打交道总是要夹七缠八的扯上半话,竟然连谈都不用谈就给了他们最低的价格,如此一来反而让他们有些不放心了。

  杜构见众人不说话,不由皱了皱眉头:“怎么?你们可是还有什么要求?”

  要求?什么情况?要求不都是官府老爷提么?什么时候论到商人可以提要求了?这杜家大少爷到底啥意思?

  懵圈中的盐商面面相觑,半晌才有一人说道:“使,使君,我等没什么要求,只是,只是想问,难道你真的答应以七成的价格售盐给我等?没,没附加条件?”

  “什么附加条件?”杜构被几个商人问的同样有些发懵,转头看向一边的二弟杜荷,意思是:你带来的这些人到底是啥意思?怎么我都答应了,他们还是不走。

  而杜荷呢,杜荷此时也有些搞不懂自己的大哥了,心说自己这大哥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真的生气了?怎么可能谈都不谈就直接点头答应那些商人的要求呢?

  想到这里,杜荷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几个盐商打了下稍安勿躁的手势,然后压低了声音对杜构说道:“哥,你到底是啥意思啊,这些人来这里可是关系着高明的一个大计划,你若是把事情给搅和了,麻烦就大了。”

  “我有什么意思?他们来买东西,我就卖给他们,还有什么其他意思?”杜构不明所以的看着二弟,他并不想关心李承乾的计划,也不想知道什么计划,反正长安那边让他按照这个价格把盐卖了,他卖也就是了。

  杜荷看着自己大哥迷茫的眼神,心中一动:“哥,你不是什么好处也不要吧?”

  “我要好处?”杜构楞了一下,嘴角抽了抽,抬手指着头上最丑的一幅字说到:“这是秦王殿下送给我的四个字,你觉得如何?”

  得,看来是特么误会了,杜荷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正大光明’四个丑字,苦笑着摇了摇头,继而说道:“得,我明白了,一会儿我带着他们去盐场看看,等过几天其他人到了,咱们就把事情最后敲定,行了吧?”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