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655章 杜家兄弟(上)

[字数:3229 更新时间:2018/5/15 23:15:00]




  提到送信之人,杜构这才想到那个送信来的家伙似乎一直没有离开,抬头看去却发现,此人正在以一种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自己。

  那送信之人见杜构看自己,忽的露齿一笑,也不等他多说,首先开口说道:“使君,这次与我同来的其实还有一人,不过在进来之前,那人说是要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没有跟着进来。”

  还有一人?还惊喜?杜构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看着那送信之人说道:“跟你来的是何人?为何要给本官一个惊喜?”

  那送人之人并不受杜构不怒自威的气势所影响,相反脸上笑容更甚:“使君大人,那人只说请使君大人出去一见,至于是谁,小人实在不便明说。”

  “好,本使君便出去看看那人到底是谁!”杜构看了李承乾的来信心情本就不好,再加上送信之人的一再相激,心中打定了主意,一会儿出去不管来人是谁,一定会让他好看。

  毕竟在登州府他杜构个这刺使完全可以算得上土皇帝的存在,敢来他这里讨野火,岂不是显得他杜构软弱可欺!

  ……

  但是,杜构想要大发神威的想法注定是要胎死腹中了,就在他气冲冲的来到府门之外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年轻的青年正笑吟吟的站在正门那里,一身月白长衫套在身上,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扇面上写着‘难得糊涂’四个大字,一看就是出自杜构自家老爹之手。

  “二弟?怎,怎么是你?”看清来人之后,杜构可是真的被惊了。

  “怎么?小弟便不能来了?”杜荷‘唰’的一声收起从老头子那里顺来的扇子,突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快速上前几步,一把将惊讶的杜构抱在怀里,兴奋的说道:“大哥!小弟来看你了!”

  杜构突然间被二弟抱住,整个人都是僵的,似乎完全接受不了杜荷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事实。

  好在杜荷也是知道轻重的人,只是抱了杜构一下就将他放开了,然后开心的说道:“怎么样大哥,惊喜不惊喜?开心不开心?”

  “老子开心个屁,你小子怎么来了?”杜构此时终于从刚刚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看着兴奋异常的杜荷无奈的说道:“我开心个屁,你不是在定襄城么?什么时候回来的?来我这里父亲可知道?”

  “哎哎哎,大哥,我可是千里迢迢过来看你的,你这样可就有些没意思了。”杜荷把手里的扇子再次打开,轻轻的摇着,脸上带着满满的鄙视。

  要知道,此时的杜荷因为李承乾的关系也有着从四品的官身,虽然没有杜构那么大权力,但在品级上可是完全不输于他。这次受了李承乾的命令来到这里来配合杜构进行食盐售卖,有一半的原因还是想要来这里向他的这个大哥炫耀。

  杜构其实早就已经在与老头子的书信沟通中了解到了杜荷身份上的变化,心中也是为他高兴,骤然见他之后只是一时间有些无法适应他的到来,等缓过劲来若说不高兴那是扯蛋。

  在这样的情况下,心中自然生出了逗弄二弟一番的心思。

  于是,杜构板起脸孔,拿出长兄的架式,沉声叫了声:“二弟!”

  “得,我怕你了成么!”杜荷一看杜构板起脸,立刻怂了,再次把折扇收起来,嬉皮笑脸的说道:“小弟我来这里一路奔波可是累坏了,大哥你身为地主,难道就不请小弟进去?”

  杜构在登州做了数年的刺使,什么样的刺头没有见过,当下哼了一声说道:“你这小子,自己非要留在外面不进去,此时却来怪我,若是更敢多言,当心为兄拿家法治你。”

  “我……”提到家法,杜荷再次怂了三分,蔫头耷脑的跟在大哥杜构的身后走进了刺使府。

  “你的那个扇子是从哪里来的?”走在前面的杜构边走问道。

  “自然是从父亲那里顺来的!”杜荷回答的理直气壮。

  “那是父亲心爱之物,你莫要给他弄坏了,否则我也帮不了你。”杜构看着二弟将扇子不断开开合合,忍不住提醒他道。

  结果,杜荷却浑不在意,挑了挑眉毛说道:“没关系,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给父亲留了字条,说是这扇子是帮你拿的。”

  “……”杜构能说什么呢,扭头看着无赖一样的二弟,苦笑着摇了摇头。

  “哥,其实这次我过来主要是配合你搞那个售盐的事情,秦王殿下有些话不好通过书信传达,所以就让我亲自过来走这一趟。”杜荷与杜构开过了玩笑,终于把事情扯到了正题上面。

  “秦王殿下是怎么说的?”杜构带着二弟来到自己的书房,命人关上房门之后问道。

  李承乾既然没有写信的方式与自己沟通,那就说明这件事情应该是需要保密的,所以杜构才会谨慎的将所有人都打发出去,等到房间中只有杜荷与自己的时候,这才开口相询。

  “殿下说他在信中让你以正常盐价的七成出手必然会引起你的反弹。”杜荷一边打量着老哥书房中的布置,一边随口说道。

  “然后呢?”杜构问道。

  “然后我就出现在你这里了呗。”杜荷转过头,看着杜构:“哥,你可是真像殿下说的,有什么不满的心思?”

  “你觉得呢?你觉得我在这里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弄出一点盐容易么?现在却要以个于正常价格三成出手,你让我怎么跟登州百姓交待。”杜构到底还是个书生性子,杜荷一问便梗着脖子把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

  “呵呵,果然跟殿下猜的一般无二。”杜荷听完杜构的话之后,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笑容。

  “你小子有什么话就说,别在这里卖关子,秦王到底是让你来干什么的,如果不说清楚,今了些过头的话,想必也估不到李承乾的耳朵里去。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