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诡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067章 那条玄色的布幔

[字数:6694 更新时间:2018/7/12 0:55:00]




  大汉从恒帝开始,就基本上一路奢靡颓废,已经算是沉寂了许久。那些曾经闪耀无比的人物,似乎都已经远去,只剩下些碌碌无为之辈,混吃等死,不说汉代开国之时那些名臣名将,就说那些班超,卫青等璀璨的明珠,似乎也和汉朝无缘了,不管是猛将还是贤臣,也都相似没有了任何踪迹,直至当下。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的荣光,更像是大汉帝国的回光返照,就像是将生命当中仅存的哪一些潜力和底蕴,全数在这短短几十年内爆发出来一样,然后就陷入了无比的黑暗当中。

  不过在这个阶段,处于长期青黄不接的阶段内,斐潜当下的声名鹊起,就是如此的引人瞩目。

  因为恒帝、灵帝期间,正对于西凉羌人之间的起起伏伏的叛乱,多少还有些战事,因此勉强还有几名经历过战阵的将帅,比如董卓、朱儁、皇甫嵩等等。卢植虽然也不错,但是其出身其实是大儒,算是兼职。

  但是现在,董卓已死,皇甫嵩已亡,朱儁病逝,卢植也在前两年就已经离世,老一辈的将帅全数离开了大汉,剩下的这些将帅当中,有的是已经废了,既没有血勇,也没有什么本事,只懂得自夸自满,实际上什么都做不了,既不懂得兵事,也不懂理政;有的则是偏科得厉害,或许在战场上能够独当一面,但是一旦上了朝堂,就被人耍得团团转。

  灵帝时期,在文臣当中,袁隗和杨彪无疑是顶尖的人物,但是现在袁隗也已经身首异处,杨彪虽然现在不错,但是似乎除了在朝廷政事之上,党争揽权的本事纯熟无比之外,似乎其他的方面却有些不足。

  从光武帝时期到现在近两百年的时间里面,养出了这样一群口若悬河的儒家子弟,习惯了富贵升平的奢华生活,习惯了人五人六高人一等的政治地位,习惯了动辄就以圣人言语来为自己叉腰助阵的这样一群人,习惯了无处不在的腐朽味道和日渐僵硬的身体躯壳,现在却骤然看见了如此鲜活,充满了生气的一只军队。

  一只由大汉征西将军统领着的军队。

  一只骑术精湛装备精良,各个兵卒都显得那么彪悍精壮的军队。

  一只以强硬的姿态出现,然后将杨彪的部队像是收拾孙子一样收拾了一顿的军队。

  若是将这个事情放在十几年,或者说是几年前,根本就不敢想象!那个时候袁隗和杨彪两人代表了全是斐潜带兵击溃了杨彪的部卒,就连言语上稍有一些不敬,恐怕已经是许多人就会跳将出来,自动自发的将斐潜人道毁灭得渣渣都不剩下……

  但是现在,兵卒静默着,百官静默着,眼睁睁的看着杨彪被斐潜堵到了墙角,却仿佛是根本听不见也看不见一样。

  杨彪当下也是极端的为难。

  拦着么,拦不住,而且又找不出什么借口来;不拦着么,鬼知道见了面又会捅出什么篓子出来……

  沉吟了片刻之后,杨彪脸皮上终究是扯了扯,勉强笑了笑,说道:“征西将军欲觐见陛下,某岂有阻拦之理?然山间窘迫难行,还是请陛下到山下较为方便……来人啊,让开道路,有请陛下下山!”

  杨彪也没有等斐潜接话,便自顾自的喊道:“诸位公卿,陛下就在前方,请随某前去觐见!”说完,便下了马,在护卫的簇拥之下,整理衣冠,抚平衣袍,摆出了一副正经的模样。

  斐潜眯眯眼,微微笑了笑。这个反客为主之计,杨彪在平阳做了一次,难道还想在这里故技重施?

  没错,斐潜的兵马确实强悍,要拦也是拦不住,要打肯定打不赢,所以杨彪很干脆的便认怂了,但是并不意味着杨彪在其他方面上也举手投降。

  同样是觐见陛下,也有分别。

  杨彪下马,整理衣冠,然后步行前往山前迎接刘协,而被杨彪携裹而来的百官,在这样的情形下,不管怎么说也会先将个人的小情绪抛到一边,礼仪上总是要到位的,自然也会跟着杨彪一道前往迎接陛下……

  如此一来,杨彪就通过这样的举动,暂时性的摒弃了斐潜的兵卒强悍带来的压迫力,转而利用自己的百官上面所做的文章,对于斐潜形成了在官吏数量上的绝对优势。

  一边是杨彪带着数量众多的百官,另外一边是斐潜孤零零的几个将校兵卒,不论是谁,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是会下意识的往杨彪这边靠拢一些。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刘协犹豫不决,在小范围之内百官人数上面的优势,也可以对于斐潜这样一个人单影只的征西将军形成压制。

  就算是加上种劭,斐潜这一侧的人数必然依旧是少的可怜,而杨彪此举,一旦在陛下心理上面形成了优势,就足够抵消掉斐潜带来这些兵卒所产生的影响了。

  就像是平常朝会一般,以杨彪为首,百官熟练的,下意识的站在杨彪身后排成了队列,然后一个个整理着自己的衣冠,神情肃穆的等待着刘协的驾临。

  真是有意思。

  斐潜垂下眼睑,略微思索些一下,然后微微笑了笑,招手叫过身边的一个护卫,低声吩咐了一下,然后便带着些许亲卫,往前走去。

  种劭此时也是心乱如麻,思维有些混乱,一时之间竟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这也难怪,种劭毕竟年龄大了,这两日熬夜没有休息,长途奔波又加上跌宕起伏的转折,巨大的情绪变化导致一时之间身体负担过重,大脑养分供应不怎么上来,所以纵然下意识的察觉到有些不对,但是也一时间没有办法做出什么举措。

  三方齐聚。

  杨彪领着百官,乌泱泱一帮子在左侧;斐潜带着几名护卫在右侧;双方的兵马都在外围,隔着百余步相互对峙;而种劭陪着刘协正从山上一步步的往下走来。

  场面诡异之极。

  不得不说,汉代毕竟还是传承了春秋战国时期的一部分礼仪,前一秒打生打死,后一秒就可以相安无事,这并不是只在斐潜和杨彪之间表现出来,在这个华夏的大战场之上,依旧是一种主流。

  当然,反过来也是一样,上一刻还是盟友,下一刻就可能会亮出刀子也是有出现过,只不过这样的做法,难免会遭人诟病,然后或许絮絮叨叨几十年都不会轻易的消散。

  就像是袁绍和公孙瓒,两个人正打得如火如荼,相爱相杀,结果朝廷派了个使者约个时间坐下来唠唠嗑,结果双方真的就停手罢兵了,先前死伤便算是重新归零,一切回归原位……

  汉帝的颜面,在这个时候,多少还是有一点的。

  这个时候,整个大汉的政治环境,也逐渐的显露出末世的气象,放眼望去,当下的百官当中,竟然看不到一个让人眼前可以一亮的,就连方才还在和杨彪拆台的董承,现在似乎也服从于规则之下,乖乖的站在队列当中,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刘协一行渐渐的走到了山下,杨彪见状,便轻轻咳嗽一声,正准备领着百官向前迎去,不经意的微微用眼扫了一眼斐潜,嘴角顿时扯动了一下,身体也僵硬了起来。

  任何一个有经验的人,都会下意识的选择最合适自己的战场,将对手拉到自己熟悉的战场上来,然后用自己在这个战场上丰富的经验,来压倒击败对手,这个策略,不管是对于聪慧绝顶的人,亦或是愚钝痴呆的人,都是一样适用。

  杨彪在军阵上,自然是不如斐潜,这一点他自己也是知道,但是在另外的一个属于朝堂的战场上,杨彪还没有怕过谁,不过……

  等等,这个斐征西,要干什么?

  就在此时,杨彪的眼角余光看见从斐潜身后走出了两三名护卫,各自手里都捧着几卷巾帛,然后走了几步,弯下腰,就这样将手中的巾帛铺在了地上,沿着道路推滚着摊开……

  这是什么东西?

  不,不,这是什么意思?

  哎呀……

  随着几个斐潜护卫的动作,一条长长的,以巾帛铺就的道路就从斐潜的面前,不断的向前延伸,一直铺到了刘协的脚下。

  这个……

  坏了!

  自己怎么没能想到这个!

  可是在这个荒郊野岭,为何偏偏这个该死的征西斐潜却能想出来这一招!

  杨彪目瞪口呆,看了一眼这一条用巾帛铺成的道路,然后扭头看向了在这一条道路另外一段的斐潜,却看见了斐潜脸上那不知道是什么含义的笑容。

  汉朝经历了三个不同的正朔,也从五德轮回当中从水德变成了土德,后来又变成了火德,相应的汉朝所崇尚的颜色也经历了从黑色到黄色,然后再到红色的过程,不过呢,正朔的改变并未使前一种颜色消失,随着时间的推移,三种色彩通行于汉朝,得到汉人的普遍接受。因此,黑、黄、红三种色,也是当下汉代人所接受,所使用的颜色。

  行军打仗,自然军中常备布幔,特别是斐潜的护卫们,这个布幔肯定是少不了的必备物品。每到了一地,若是临时扎营,不必架设帐篷营地的话,那么就取些木棍,将长条的布幔拉扯支撑起来,就可以给斐潜隔离出一个单独的空间,不管是议事还是休息,都是十分的方便。

  所以当斐潜吩咐的时候,兵卒立刻就从后面取来了布幔,现在铺在道路之上,立刻就形成了一条玄色的通道。

  可惜啊,不是红色的。

  斐潜吧砸两下嘴,因为行军打仗的关系,玄色,也就是接近于黑色的布幔比较耐脏,而且遮挡阳光什么的也比其他颜色要强一些,同时也不像红色、黄色那么的显眼,招人惦记,因此一般情况下,都是带着玄色的布幔巾帛为主。

  不过用来对付像杨彪这样从来都没有见识过什么红地毯的人,足够了……

  斐潜微微偏头,像黄旭低声吩咐了两句,黄旭点点头,便抬头挺胸斜斜往前一站,站到了这一套玄色道路的尾端侧面上,然后朗声高呼道:“大汉陛下,文成武德,仁义英明,恩泽苍生,千秋万代,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后其余的斐潜兵卒,也都跟着高呼了起来,虽然没有经过提前训练,但是喊了几遍之后也渐渐的整齐了起来……

  嗯,差不多这几句吧。

  斐潜看着另外一边一群目瞪口呆的杨彪和百官,心中不由得多少涌起一些纯粹恶搞的畅快感,反正这几句似乎放在这里挺应景的。

  走到了山下的刘协,看见眼前的这一条玄色的布幔,然后又听到这样的高呼之声,自然注意力全数都被斐潜这一侧所吸引,原本还略有些绷起来,尽可能显得庄重沉稳的小脸,也不由得瞬间破功,露出了浓浓的笑意,便一脚踩上了才刚刚铺就好的这一条玄色道路。

  完了……

  眼见刘协踏出了这样的一步,杨彪不由得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无耻!

  吾竟然从未见过如此无耻之徒!

  杨彪磨着牙,心中还在有些犹豫,琢磨着要如何应对的时候,其身后的有一些大汉官吏,为首的便是董承,已经开始行动起来,用脚投票,离开了队列,走向了斐潜的那一侧……

  毕竟皇帝刘协都走到那一边去了,那么留在这里还算哪门子的觐见?

  不!

  不能就这样放弃,还有希望!

  杨彪大步向前,无可奈何地向斐潜这一侧靠拢,随着他的行动,绝大多数的官员也不得不提着才刚刚整理好的衣袍,赶了过来……

  斐潜上前几步,根本不管赶来的杨彪等人,径直向刘协拜下,山呼道:“臣,斐潜,参见陛下,陛下万岁!”

  一时之间,斐潜周边的诸位兵卒也一同下拜高呼万岁。

  匆匆赶来的杨彪等人也来不及整理什么队列了,只能是跟着斐潜的拍子,连忙下拜,同声山呼,一时之间,万岁万岁的山呼之声震荡四野。

  斐潜低头行礼,心中却微微一动。周边的这些兵卒,这些汉民,或许不仅仅是在参拜皇帝,也许同样是在参拜从周朝开始华夏的传承……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