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宋末之乱臣贼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剧本不是这么打开的

[字数:2784 更新时间:2019/4/15 16:37:00]




  合不勒听了点点头,击败眼前之敌也是他想做的,只是想要击败眼前之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敌人的兵马多是骑兵,粮草众多,一旦发现事情不对,立刻就撤出大营,将大营焚烧,阻拦大军的进攻,这种情况,在伯颜手上会已经发生过了。

  “现在执掌大军的是伯颜的儿子,孔温窟洼,此人作战经验不如伯颜,只要稍微挑衅一下对方,对方必定会主动进攻我们的,那个时候,我们就能轻松消灭眼前的数万大军。从容布置草原上的任何一场战斗。”刘萼轻笑道,他根本就没有将孔温窟洼放在心上。

  “的确是如此,不知道如何挑衅对方?”合不勒顿时笑道。

  “送一件女人衣服给他,告诉他,孔温窟洼就是一个女人一样,胆小怕死,孔温窟洼肯定会勃然大怒的。”刘萼很有信心的说道。

  “哈哈,就依先生。”合不勒听了哈哈大笑,说道:“若有人给本可汗送了一件女人穿的衣服,本可汗一定砍下他的脑袋,做了夜壶。在草原上,没有哪个勇士能够接受这样的羞辱,等先生将女人的衣服送过去,本可汗就等着对方上门了。”

  中军大帐,孔温窟洼看着眼前的红衣,脸色抽动,最后哈哈大笑,旁边的将校们面面相觑,一个大将,忍不住越众而出,大声说道:“少将军,合不勒太过可恶,居然送女人的衣物来羞辱我们,简直是奇耻大辱,不如让末将领军攻打一番,就算不能攻下敌人的营寨,也要出出气。”

  “是啊!是啊!”众将纷纷出言,在草原上,这种情况是要和对方进行决斗的,双方不是你死就我亡的斗争,没想到孔温窟洼居然发出一阵哈哈大笑。

  “我是笑合不勒已经愚蠢到了极致,连这样粗浅的激将法都用出来了,说明他已经奈何我们不得了,大将军的作战方法是正确的。”孔温窟洼看着面前的衣服,笑呵呵的说道:“现在双方局势很简单,决战的地点不是中军,而是在两翼,谁的两翼先行突破,最后就能取得胜利。合不勒激我出战,就是想在陛下到来之前,吃掉我们数万大军,然后再吃掉我们两翼的兵马,将战线继续向南推进。我们这个时候若是出兵了,那就是中了对方的计策。对方几十万大军压过来,你们认为我们的骑兵能抵挡的住吗?”

  众人纷纷摇头,要是能抵挡的住,大家早就开始进攻了,哪里需要在这里等候,还要蒙受敌人的羞辱。当下有人询问道:“少将军,那现在该如何是好?”

  “穿上衣服,让敌人看看,然后准备撤军。”孔温窟洼看着眼前的衣服,苦笑道:“敌人若是分兵,我们就进攻,若是他们进攻,我们就继续后撤,若是按兵不动,我们自然也是按兵不动了。”穿上衣服,忍受羞辱,一切还不是因为自己身边的兵力较少,否则的话,哪里需要如此做法的。

  “真是奇耻大辱,等陛下的兵马到了,末将一定第一个冲上去,狠狠的教训合不勒。”众将听了脸色一红,双目中喷出怒火,孔温窟洼虽然不是统帅,但是伯颜指定的领军之人,现在遭受如此羞辱,那是整个唐军的耻辱。

  孔温窟洼看着众将的脸色,心中的一丝怒火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军连续后撤,避而不战,将会影响大军的士气,若是能引起而激发起将士们的士气,将是一件很不错的买卖。

  “走,我们去会一会合不勒,让他们见识一下,本将军穿女人衣服的模样。”孔温窟洼猛的将红衣套在身上,他本身就是高大魁梧,面色凶狠,现在穿上一身红衣,变的更加丑陋,更加的滑稽,众将面色涨的通红,强忍着笑不出来。

  孔温窟洼却是不在意,就这样出了大帐,翻身上马,领着亲卫冲出了大营,众将见状纷纷紧随其后,等出了大帐的时候,才发现大营一片呐喊声。声音之中充斥着愤怒之色,堂堂的唐军大将,居然穿着这样的衣服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人惊骇。

  孔温窟洼骑着战马,在大营前飞奔了一圈,猛然之间又将衣服取了下来,扔了过去,大声喊道:“合不勒,今日本将军也送一件衣服给你穿,看,本将军都已经穿过了,不知道你可有这个胆子穿上?”

  身后的众将闻言纷纷发出一阵欢呼声,这才是最有力的还击,偏偏让合不勒无话可说。

  而早在孔温窟洼冲出大营的时候,早就有人将消息禀报给合不勒,合不勒领着刘萼等人出了大营,站在辕门之下,看着孔温窟洼穿着女人的衣衫在飞奔,脸上还露出怪异之色,正待耻笑对方,没想到,对方立马还击,让合不勒也穿上女人的衣衫,在大庭广众之下,其中战马走两圈,顿时勃然大怒。

  “该死的家伙。快,快,兴兵,杀过去。他居然敢羞辱本大汗,我要砍下他的脑袋做成夜壶。”合不勒气的耳朵冒烟,忍不住大声吼了起来,这是对他的侮辱。只是他浑然忘记了,这件事情,还是他自己鼓捣出来的。

  “什么时候,草原蛮子也知道用计了?”刘萼长叹了一声,没想到,孔温窟洼这个野人居然不上当,反而穿着红衣在战场上耀武扬威,洋洋得意的模样,这下让刘萼像吃着苍蝇一样难受,什么时候,剧本变成这个样子了。这些草原人脾气不是暴躁的很吗?一点就着,什么时候像这样了,甘之如饴,让人费解。

  他哪里知道,孔温窟洼虽然是草原人,但也是经过了武学培训过的,一些计策玩起来,未必比中原人差到哪里去。激将法,只要不上当,也就没有任何用处。

  反倒是一边的合不勒听了勃然大怒,恨不得现在就起兵,向孔温窟洼发起进攻。一个计策,敌人没有上当,反而自己人上当了,刘萼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剧本好像不是这么打开的。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