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鹿鼎记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0750 朱由校让韦宝读奏本】

[字数:6019 更新时间:2019/10/9 1:11:00]




  说是这么说,但韦宝一点把握都没有,只是让杨雪和熊欣儿二女宽心罢了。

  吴雪霞、王秋雅和贞明公主倒是对韦宝很有信心,同声安慰杨雪和熊欣儿,都说总裁答应了的事情,肯定会尽力做到的。

  “多谢总裁。”熊欣儿善解人意的看着韦宝。

  韦宝微微一笑,握了握熊欣儿白嫩的小手,“烦心。”

  熊欣儿粉脸一红,这是韦宝第一回这样握她的手。

  韦宝本来也想碰一碰杨雪,但是杨雪比熊欣儿稍微冷淡一些,而且韦宝与杨雪认识的时间也没有与熊欣儿认识的久,再加上想到自己不一定能救出她们俩的爹,有点负疚感,就没有碰杨雪。

  当晚,韦宝睡的很沉,的确是累了。

  而这个晚上,东林党的大臣们却都睡不好觉了,尤其是东林党当中的铁杆大臣,他们都被各种各样的方式通知,让他们明日一大清早去宫门外‘闹事’,闹着见皇帝,闹着陈述杨涟弹劾魏忠贤的二十四条大罪。

  虽然很疲惫,但韦宝还是于次日清早起来了,支撑着去上早朝。

  与韦宝设想的一样,早朝的确很热闹,上百东林党铁杆大臣不停的大声疾呼要见皇帝。

  阉党大臣们见东林党被抓了好些人,仍然斗志不减,不由的忧心的议论纷纷。

  魏忠贤之所以一直不敢过分的将东林党往死里打,也正因为此,一个存活了很久的团体,已经树大根深了,不管是在京城,还是在地方,都有很强大的势力,没有那么容易低头的,打压的越厉害,反弹的就越强烈。

  “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加上宫外还有好些国子监和翰林院的生员声援咱们,陛下一定会有所耳闻的,我们今是什么样的一种影响。

  如果说这种话语权是归于有知识的精英分子,那么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发展。

  一个拥有良性机制的国家,他的话语权权重应该是怎么分配。

  媒体、民众到底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明朝的政治的混乱,到底多大程度上与言官制度有关。

  明朝政治的混乱,原因是多方面作用造成的,言官制度造成多大程度的影响,韦宝目前还说不好,但可以明确的是言官制度是造成明朝政治混乱,人浮于事,党同伐异的主要原因之一。

  其实韦宝觉得言官制度本身还是不错的,只需要稍作修改,比如说禁止风闻奏事。

  弹劾,提议,都必须给出证据来论证。

  有理有据弹劾有奖(晋升,资历等),风闻奏事无凭无据受罚。

  但韦宝现在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韦宝并不想把明朝的问题都揽上身,而且凭他目前的力量,他也没有资格揽上身。

  明朝的法律规定是,只要被言官弹劾,首先立即要写辞职报告,然后在家里带着,听候调查审讯。

  如果被弹劾的官员罪状属实,自然是准备接受处罚。

  如果最后证明此官员的确是清白的,皇帝就下旨慰留。

  但是无论结果如何,言官是不受任何处罚的。

  所以,言官风闻奏事,杀伤力很大,要是存心整你,就算到时候要不了你的命,也能让你体面、尊严、意气、朋友、亲人尽失,不死也得脱层皮。

  奏折一上,皇帝不留中的话,就得上疏自辩,证明自己的清白。不死也得脱层皮。

  即便魏忠贤此时已经权倾言官制度,最足坏事。故前明之亡,即亡于言官。此辈皆少年新进,毫不更事,亦不考究事实得失、国家利害,但随便寻个题目,信口开河,畅发一篇议论,藉此以露头角;而国家大事,已为之阻挠不少。当此等艰难盘错之际,动辄得咎,当事者本不敢轻言建树。但责任所在,势不能安坐待毙。苦心孤诣始寻得一条线路,稍有几分希望,千盘百折,甫将集事,言者乃认为得间,则群起而讧之。朝廷以言路所在,又不能不示加容纳。往往半途中梗,势必至于一事不办而后已。

  后世的民间历史讨论中,有一个广泛的误解就是言官代表正面的、清廉的进步力量,皇权代表反动封建**势力,他们之间的斗争是革命与反革命的关系,是民主与独裁的关系。

  这是长期受话本杂剧熏陶出来的好人坏人二元史观,非常片面。

  事实上御史、言官这种岗位,其设置初衷就是“监察百僚”,是皇权用来制衡文官集团的产物。

  历代的谏议大夫、御史中丞、都察院都御史等职位在组织关系上都是和宰相、中书、内阁平行,而直接对皇权负责的。

  所谓风闻奏事、弹劾官员就是行使这种权力的手段。

  被弹劾的官员无论官位高低,若无来自皇帝或者同党的回护,很有可能面临政治声望甚至权力受损的结果,因为背负弹章而离开朝堂职位的大臣,历代皆有。

  君主**程度高,意思是集权程度加强,也就是说决策权更加收拢,然而囿于古代的技术手段落后,主要是信息传递手段落后,绝大部分君主都无力把所有事务亲力亲为,甚至连直接对执行者下指令都做不到。

  因此君权还是要依赖于文官集团去执行自己的决策。

  所以明清**加强,只是说在决策环节本身,从程序上讲,文官集团的发言权重较之宋代有了明显下降,但实际上在执行层面,集权的效率是有顶点的,是会衰退的。

  明末清末都出现了文官清流把持决策的情况。

  言官的活跃程度和君主集权程度既不是正相关也不是负相关,因为所谓的御史弹劾本质上是个斗争手段,君权与文官斗争,会要用到它,文官集团内部的派系斗争,更会用到它。

  言官的活跃程度只和斗争烈度有关,和谁把控斗争方向,完全无关。

  杨涟弹劾魏忠贤的二十四条大罪,大意是高皇帝下令,宦官不能干涉朝政,只能打扫掖庭,违反的人不容赦免。

  皇命在上,还有人肆无忌惮,干涉朝政,像东厂太监魏忠贤。

  魏忠贤擅自责批大臣,坏了祖制。

  魏忠贤剪除异己,亲近乱贼而仇视忠义。

  伤害宫中妃嫔。

  伤害龙嗣。

  搜刮民财,贪图享受。

  饲养家军。

  东林党众臣在殿外闹的翻东林大臣联合起来要将你置于死地,只要陛下肯相信你,再多人告你也不怕,还有我从旁给你敲边鼓。”客巴巴如是对魏忠贤道。

  魏忠贤想了想,觉得是这么个道理,而且他也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法子了。

  只恨东林人太难缠,他都把杨涟左光斗等人关押,这帮人怎么还敢如此放肆?

  尤其现在韦宝还在拼命弄那什么文字清查,京城官场已经有多少人倒霉了?这种人心惶惶的时刻,这帮东林人居然还有力量来给自己找麻烦。

  这是魏忠贤怎么也想不明白的。

  “陛下,救救老奴吧,陛下,呜呜呜呜。”魏忠贤不得已,使出了最后的技能,大哭着跪在了皇帝的寝宫外面。

  朱由校正要去做木工活,看着今他自己的过往功勋,以博取朱由校的同情。

  万历四十八年七月至九月一日,万历、泰昌两帝相继而亡,新帝即位之事关系着国家的命运,成为当时朝野关注的焦点。

  选侍投缳,其女投井,并说“皇八妹入井谁怜,未亡人雉经莫诉”,指责朱由校违背孝悌之道。

  朱由校在杨涟等人的支持下批驳了这些谣传,指出“朕令停选侍封号,以慰圣母在事,当初杨涟他们的功劳的确是极大的!杨涟到现在也只是个正三品官,朕还顺了你的意,把杨涟左光斗等人下了大狱,你还说什么?”朱由校不高兴道。

  “陛下,杨涟左光斗虽然下了大狱,但是他们的同党不服气,还要继续整死老奴啊。”魏忠贤哭道。

  朱由校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你说,你到底有什么把柄让别人抓住了?否则你怎么会如此惧怕、”

  魏忠贤闻言大惊,觉得自己做戏是不是有点做过头了?皇帝难得如此精明,看出了什么破绽吗?

  “老奴没有什么把柄,都是他们子虚乌有诬陷老奴。”魏忠贤急忙辩解道。

  “魏忠贤,那朕来问你,到现在朕也不知道杨涟弹劾你什么,他弹劾你的事情,是不是都是实情?”朱由校大声责问道。

  朱由校原先对魏忠贤的态度不是这么急躁的,那是因为在韦宝到皇帝身边来之前,朱由校觉得朝政上的事情,只能与魏忠贤商量,若是自己想躲清闲,想抛开纷繁冗杂,且自己没有能力处置的政务,只能倚重于魏忠贤,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

  朱由校有了‘备胎’,有了替代魏忠贤的‘提拔’了。

  虽然韦宝年纪尚轻,又是外臣,与魏忠贤不是一类人,不可能完全取代魏忠贤,但是皇帝经过韦宝解释许多朝政上的事情,兼之觉得韦宝这个人很聪明,很有能力,所以皇帝逐渐也对秉政恢复了一些信心。

  这一切都导致,在短短一段时间内,朱由校就不再像过去那样倚重魏忠贤了。

  也导致了魏忠贤下定决心,听从徐大化等阉党重臣的建议,要将韦宝逐出京师,把韦宝赶到地方上去,赶到辽东去。

  “不是真的,都是假的。”魏忠贤急忙道。

  朱由校哼了一声,“你莫非真的当朕什么都不知道,杨涟的二十四罪书闹的满城风雨,大臣们弹劾你的奏本铺没有?”

  魏忠贤支支吾吾道:“确实有杨涟参劾老奴的奏本,但都是子虚乌有,诽谤老奴的事情啊,陛下千万不可相信。万望陛下明察。”

  “杨涟的奏本呢?朕要亲自看!”朱由校站起身道。

  魏忠贤只觉得轰就可以怎么说,皇帝也不会去核实他说的是对还是错。

  现在皇帝要亲自看杨涟的奏本,这让魏忠贤如何不害怕?那二十四条,只要有一条被皇帝听进去了,可能今得上话。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